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五十章 新的生活

第五十章 新的生活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们双眉紧凑,一脸悲哀,平时一副期待机会降临的忧心忡忡,但是逢人我们都会释放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带一点青春廉价的谦和与坦然,功利心在眼睛里,好胜心在脸上。

    我拐进一家商场,很冷清,一群老人坐在免费的椅子里蹭冷气,从前,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他们,此刻我才恍然明白,他们这群一定是从午后就已经来到了这里,各自占据习惯了的位置,然后,就这样坐一整天,坐到太阳下山。我仿佛看见了一片大沙漠,寸草不生,荒芜得只剩下大片的时间白花花铺展,他们手上廉价的手表和手里握着的拐杖都比他们的时间值钱。

    好像我已经疯了,用这种叙述来念叨,换一种比喻吧,七颗八颗九颗头颅,垒着,垒得很好很保龄球,垒成梅超风练九阴白骨爪的整整齐齐,不过,要说明一下,这些头颅的身躯因为肉太老,没人稀罕吃。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再往商场的另一个角落望去,两个青春时尚的姑娘,正坐着开心的喝茶,阳光透过那颗一半是黄色叶子一半是绿色叶子的树洋洋洒洒的照在她们身上,给她们镀上另类炫目的金色。世间还有如此美好的一面,我干嘛要把自己弄成像一具从冷冻柜里拉出来冒着冷气的僵硬尸体?就为了一份工作吗?就为了几个贱人吗?还是为了几个想要而又得不到的女人?

    ***!老子必须想办法活下去!

    商场里有一块牌子写着长期招聘兼职人员,牌子可能放了很长世间了,连颜色都褪了很多。

    反正也没工作,兼职一些时日,等到找得正式的好工作,再做下一步打算,应聘的很顺利,原以为是商场内的兼职工作,人事部的人把我带到了商场一楼停车场边,指着停车场边一个洗车店面无表情的问道:“洗车工,一天六十,早上九点到晚上六点,加班一个钟五块,你愿意做吗?”

    “不签订任何的劳动合同吗?”

    “不用,愿意来就来,当天晚上结当天的工资。”

    还有这么好的事?居然被我碰到了,看上去是辛苦了些,不过总比每日在地牢里叹人生要强。

    后来,我就去了,每天穿着制服,当了一名洗车工,虽说没有仓库搬货那么辛苦,但是与自己大学时的理想越来越背道而驰了,在学校时,老师们的谆谆教导让我们总觉得社会是那么的美好,我们都在憧憬着走出校门,迎向更光明的未来,没到毕业同学们都恨不得学校早点发了毕业证,毕业那天的摔盆砸锅并不只是为了告别幸福的校园生活,更是以为凭着自己的奋斗,从一条暖洋洋的小溪中奔向了炫彩美丽的海洋中。

    现在想来,越来越觉得可笑。

    一边擦干净车子,一边沉溺于往事的回味中,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回过头来,是那枣副总,就是这个!头发绞成几缕像个八爪鱼似的那男人,枣副总?那个用一大沓纸摔在我脸上的家伙。

    我把帽子往下压了压。

    “你快点成不?我们车子放了差不多一个钟了!”枣副总对我叫道。

    我点了点头。

    “那个那个那个!过来!!车底这里,怎么洗的!?”枣副总朝着我大喊。

    我过去趴下看了看,已经洗得很干净了,但是不知道枣副总想要让我去擦哪里?我不明白的看着车底,他用手指了指某个干净的地方,我也只好把半个身子钻进去用毛巾擦干净。

    “洗一次车要二十块,还弄不干净,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做什么吃的!?我的车可是很贵的!”枣副总没认出是我,却这样的挑剔,难道他也认为他是上等人?

    望着疾驰而去的奥迪a6,姓枣的还故意碾过一个水坑把水激起扑向一位路边修自行车的大爷,大爷浑身滴水好不狼狈,的别有一天栽我手上,叫你也不得好死!

    我走过马路对面去,拿着一条干净干毛巾帮大爷擦他被打湿的衣服,大爷一边谢谢一边喃喃着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开车。走回来时见洗车房的店长叉着腰看我,一双眼睛冒出火:“那些擦车的毛巾,都是从上海买的!谁让你拿去擦人的!?”

    “你***给我去死!!!”我指着他的头咆哮。

    他一震,继而咬牙切齿:“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没再说话,走向另一部车,擦了起来,他气愤的奔回办公室里面,我想我的洗车生涯很快就要结束了。

    手机终于响起来了,扔了好多个应聘的资料后,终于有用人单位找了:“您好陈先生,请在今日四点钟到万达公司四楼人事部应聘。”

    记起来了,万达公司,应聘的是个蛮不错的工作,是物业管理处的,进大公司最起码看得到慢慢爬得上去的希望,像这种临时工,人家一脚就可以飞了咱,不是久留之地。

    请假后回到地牢打扮整齐,坐上公车往万达公司,在公车上,手机又响了,还以为是其它用人单位打来的,一看见号码我就想把手机关机了,是王瑾打来的,死八婆,还找我干嘛?我灭掉,又响,我又灭掉,如此折腾了几次后,我不耐烦了,王瑾也够坚韧的,我干脆就调成无声的,给你打爆吧。

    见我不接电话,她换了策略,发了个短信息过来:你给我接电话!

    就连求人接电话也要用命令的语气,令人生厌得很。谁娶到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真是家门不幸啊。

    我没理睬,到了万达公司,手机屏幕上显示,她已经又拨了二十一次了,还有一条短信息:你想让我死吗?

    拨过去,她接了电话,却不出声,怎么?想让我先开口问你什么事吗?我也不开口,就这样僵持。

    “你死了吗!!!”突然的啸叫让我浑身一颤,审判官审问犯人似的,我差点没跪在地上叫大人饶命。

    “有什么事就说!我没时间和你说电话!”这时我才记得起来我早已不是她手下的小职员,我早就被她给踢出了公司,印象中王瑾虽不是和秦寿笙莫贱人等草马流寇沦为一伙,但我对她的厌恶不甚于那个土匪团伙。

    “病历单呢?”她的声音幽幽的,冷冷的。

    “什么病历单?”哪个病历单?是不是去人工流产的那个病历单,记得是我带着的,不过不知道后来扔去哪里了。

    “病历单不是你拿的吗!?”她有点急了。

    “是,是不是~~做完人工流产后有后遗症?”看报纸经常见到有些女人做完人工流产后就啥病啥病的,王瑾虽强势,遇神杀神见佛杀佛,毕竟还是动物,不是铁打的机器人。

    “谁跟你说的我已经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她又急又怒。

    “这个?上次咱一起到医院,不是做的人工流产手术吗?”

    “你自己去看病历单!!!你给我把病历单带过来!!!我在医院!!!”她用啸叫结束了对话。

    什么东西啊!?死八婆!上次做的不是人工流产手术?那她进去那个医务室那里那么久做什么鬼?日!我懒得理你这妖女人!我的未来要紧!看了看手机,两点三十分,距离四点钟的面试还有一个多钟头。

    在万达公司楼下找了个长凳,点一支烟,从包里拿起一本《成功面试的诀窍》,病历本就夹在这本书里跟着掉了出来,我捡起病历本,打开来,研究医师的师体了。什么什么炎症,什么什么感染,什么什么宫……

    没办法,实在太龙飞凤舞。6号什么什么……13号点点,20号点点……6号是我上周跟她去医院那天,13号正好是今天,这么说来,这个游戏还没玩完?孩子没打?这下我头可大了,这死医院,搞什么东西,做个人流手术还要像打狂犬疫苗一样一周去一次……

    我徘徊在去与不去之间,不去的话,麻烦还没完,甚至以后更麻烦,万一去了赶不及回来,谁来等我面试?抬起头来恰好见到对面马路有个小诊所,不耻下问,不耻下问!!!鼓了好大的勇气走进诊所里问医生,一脸慈祥的老阿姨医生拿着病历单看了一阵,然后推了推眼镜看我:“唉哟,你女朋友检查出来好多妇科病。”

    “啥病?”我现在紧张的是打胎的问题!生下来了就是铁板钉钉……这辈子就钉在棺材板上了。不是我没有责任,而是想到要与王瑾共守一生,撇开性子不谈,那副模特皮囊的确能让我欲仙欲死,但是想到那个性格,让人不寒而栗。

    末了她还加了一句:“女孩子啊,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啊。”

    这话让我想到了好多个意思,随即问道:“她不会是之类的吧?”要知道被梅毒性病传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曾经某个朋友中过招,那个也不算是朋友,就一个萍水相逢我们宿舍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经常打牌打升级的牌友。那家伙,其人荡无比**旺盛,家里又有钱,妞却不泡,频繁往来于各条红灯街。

    有段时间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吃辛辣,也不去闯荡。问他他只是淡淡的说他准备要出家,法号‘不得不戒’,戒烟戒酒戒女人。他没戒赌,假如剃个光头可以用烟头点上六个圆,用鸡油擦亮光头,法号‘六筒’也可流为笑谈。逼问之下他说了实情,喜欢嫖又不肯戴套,说戴套还不如自己解决,我没用过那个薄膜,我无法了解他这份感受。没戴套的结果他也想过,甚至做好了视死如归写好遗嘱的准备,原本以为病毒还嫌他恶心,谁知病毒也深谙杀鸡儆猴的道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