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十章 霎那的感动

第八十章 霎那的感动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这个……没办法的,数量有限,销售部门的人又特别的多。大家为了这个宿舍,都打得不可开交了,咱虽然是领导,可也不能乱来嘛……”

    “唉……”我轻轻叹了口气。只拿到一套,这么说,陈雨寒和安澜要同住一块了?

    “不过呢……我倒是可以要到一套。就是太麻烦了……”莫贱人皱着眉头道。

    “莫大哥,那就算了。”

    “没关系,老哥说了能拿给你就拿给你!咱是什么,好兄弟啊!对不?”莫贱人笑着端起碗敬我。喝了一口后问到正题了:“老弟,听说你把一个偌大的仓库管理得井井有条,连王总都对你刮目相看,把你给找了回来!可见,你也很有本事呐!公司仓库一下子损失八十万,我们这些属下都为王总心疼啊。王总把这个重任落在老弟肩上,不知王总是跟老弟你谈了些什么?”

    我急忙假装听不懂:“这个重任哪里落在我肩上,都是黄建仁黄部长说了算!我只能负责看守货物而已了。”

    “老弟,仓储部虽小,但仓库乃重地啊。王总一定对你信任有加吧,啊~~哈哈哈哈……话说白了吧,老哥我这般巴结你,也就是为了能多多靠近王总啊。”这家伙说话,真他~妈的够圆滑。

    “的确是王总让我来守仓库的,他那天请我来,说给我加工资。我就来了,其他的,他就说了如果仓库少了什么东西,我照价十倍赔偿……他还说,给我一个月几千块钱的薪水,够他请好多个保安了,让我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反正就那个意思……”我边说边假装露出鄙夷王华山之色。

    “几千块钱?能干嘛呢?对不,哈哈哈。老弟,你这身行囊,可不是普通人穿得起的,是不是王总开了小灶呐?”莫贱人早就滴溜溜的怀疑着我这身价值不菲的装备。

    “王总对我那么好的话,我就天天不出仓库,当个比地鼠还地鼠的人了!这几套价值不菲的装备,还不是为了泡虹姐,为了在虹姐面前像个人样些,一回来后,马上花去了我全部存款,购买这几套行囊,害得我现在欠债累累。就是干到明年今天也未必还完啊……”

    莫贱人越听越开心,他也没有挑明了和我说话,只是打着一些擦边球,譬如问我想不想发大财之类的话。最后,他醉了,我也装醉了,扶着他上了的士……想不到一餐酒,从下午喝到了天黑。

    喝酒时手机调了静音,某个女人打爆了电话,我回拨过去:“什么事?”

    虹姐,问的事情是关乎她,可语气总淡淡的仿佛与她无关:“我知道我很烦,可是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帮我。”

    “怎么帮?”虹姐还没知道,今天早上已经把这事办了。

    “杨锐,虹姐做好了晚饭,你过来陪我吃个饭,再谈好吗?”

    “几点了?你才做晚饭。”

    “八点了。”

    “哦。”

    看这个温婉柔顺娴静秀慧的家庭主妇,如果能是自己老婆,那就是让我天天跪搓衣板也乐意啊。虹姐开了一瓶红酒,倒给我一杯:“别只抽烟了,吃呀。”

    “刚刚我吃过了。”就这样叼着烟看着她,一动不动。

    “那你喝点红酒……昨晚,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刚刚发现虹姐的睫毛很长很长,虽然不像别的女人长睫毛就妖~冶,可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很容易就把人带进了她的世界里,让人心跳怦然。

    “我才让你见笑了,我可比你虚伪多了,明明心里想嘛却又不敢做,明明自己爱嘛却又不敢说,明明舍不得你哭嘛却又不敢帮你擦眼泪,明明不敢拒绝你嘛嘴上却又那么硬。”

    “你真的答应帮我了!”她这甜心一笑,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已经帮了你了,今天早上我让她过来面试了,而且她也愿意留下来了。”

    “真的?那太好了!她真的愿意留下来了吗!”

    “虹姐,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做过什么吧?”我若有若无的问道。

    “你叫我虹姐了?谢谢你,杨锐。”

    “我从来就没忘记你对我的好,可你从来只记得我侵犯了你,就算是我偷看你,你至于这么对我吗?”和莫贱人喝了很多酒,尽管装大醉,但也有六分醉了。“好了,不说那些尴尬的事情了,以前的事,已经发生了,除了遗忘,我们也无能为力。可是,心上的伤,无论岁月怎么苍老,也不能将她掩盖了……虹姐,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陈雨寒做什么工作了?”

    她点了点头:“陈雨寒的父亲这两年几乎都是在医院特殊病房度过的,陈世美出事后,没了钱治疗,她就跟高利贷借了很多钱,结果还是撑不下去。之后到处被高利贷追债,心高气傲的她不肯向别人低头,也就走上了卖身的路。后来我知道了这事,想给她钱,可她都不受。如果不是我,她也许还是学校里天真无邪的少女。每次想到她四处飘荡,连灵魂也无处安放,我就觉得自己罪不可赦……”

    “虹姐,这也算命中注定,恶有恶报善有善报。陈世美一开始做这种事早就想到了日后的报应,他这是跟自己命运在赌。”

    虹姐突然抓住我双手:“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杨锐,你说,我会有什么样的报应呢?”

    “虹姐,你做的又不是恶事,怎么会有恶报呢?”

    “我做的不是恶事?我直接害死了两个人,还害得一个人生不如死……我这不叫做恶事吗?”虹姐紧紧抓着我的手问着。

    “你怎么是做恶事呢?虹姐你想想,倘若是谁遇到你这样的情况,都会报警的啊。他们骗了别人几百万,害的人还少吗?也不知道多少家庭为了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迟早都会有那么一天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你救了很多人你知道吗?”

    她握着我的手颤抖着:“我也总是这么安慰自己,可是我一闭上眼睛想到这件事,晚上我会做恶梦,梦见他妈……我真的无法从我自己给自己造的阴影中挣脱出来,我好难受……”两行清泪,她那张白皙的脸上,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嘴唇翕动着。白居易《长恨歌》中那句‘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说的,不就是眼前的她么?

    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那身紫色的长裙把她衬得如同魏紫的牡丹高贵而忧郁。

    一直到现在,我才有了拥她入怀的勇气和资格,虹姐在我怀中哭了一会儿。坐好拿起酒杯,擦掉眼泪:“杨锐,来,谢谢你。”眉似初春柳叶,蕴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

    我那颗不安分的心又乱跳起来,虹姐与我,现实吗?四周环绕一下这房子,我就泄气了。人家一听咱是农村出来的娃,连个房子都没有,转身逃走还来不及……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必须建立在,前者在后者面前足够强大足够优势的基础上。这种强大和优势,既体现在年龄、身高、体能上,更体现在权势、金钱和心理上。如果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处处自卑,时时汗颜,他雄性的征服欲就无从释放,就会产生一种严重的不安全感,甚至在生理和心理上出现双重“阳~痿”,从此一蹶不振。

    所以男性的择偶自古都是一种“俯视心理”:年龄得比我小,个子得比我矮,学历得比我低,收入得比我少……这么一想,就给自己暗暗加把劲:总有一天,我会用比她高的姿态拥有她的!

    “对了虹姐,我想让陈雨寒到业务部或者综合部上班,毕竟仓库不太适合她这样心高气傲的女孩,工资又低,万一做不了多久她可就没了那份耐心。可是我担心她跟你相遇。”

    “真的吗?真的可以吗?这倒没什么,我可以辞职……”

    “辞职?”虹姐辞职了我在那综合部上班还有啥乐趣可言?

    “杨锐,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还有,我会分到一套宿舍,我也会让给她,到时你来安排。”

    “你辞职了还有一套宿舍的指标吗?宿舍我已经帮她安排好了。至于工作,你倒不用辞职,让她在别的楼层部门工作就成了。”当领导就是好啊,想怎么玩下属就怎么玩下属。

    “你腾出你的宿舍给她?”

    “算是吧。我是不能离开仓库的。”阿信和我,无论何时,都必须要有一个人在仓库里守着。有时离开仓库一个晚上我就放不下心。

    “杨锐,你跟虹姐说,这些忙,是不是莫贱人帮你的?”

    “算是吧,没有他们我现在还不一定混得这么好。”

    “杨锐,听虹姐一句劝,你跟他们往来,可要有分寸,他们对公司可是有二心的。我怕你这样跟着他们,会不小心踏入深渊中……”

    “我以前才是活在深渊中,现在,管它什么深渊,还有比以前更深的吗?”

    虹姐也喝了不少,醉颜微酡,腮晕潮红,鹅黄色灯光将她那张脸照得,莺惭燕妒。我控制不了自己了,探着身子过去,想要吻她,手不小心碰到桌上的红酒瓶子,摔到地板上碎了一地。我也没理那么多,就要碰到她温润的嘴唇时,虹姐的眼睛避开了我的眼神,手轻轻在额前捋了捋秀发。这个熟悉的动作,我想起来了,以前她曾经这么看我一次,那时,是我闯入公司的女换衣间,她把我当成了色~魔……顿时我气不打一处!在她心里,我是色~魔的阴影更是难以挥去了!我看着她这个眼神,心痛至极,发狂的掀起了桌子:“原来,你一直到现在,还认为我是那个偷~窥的变~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