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十二章 谈感情?

第八十二章 谈感情?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后来还是喝了……

    趁着这几个家伙醉醺醺之际,王瑾把几个加盟商人的合同扔进垃圾桶,拿着她早准备好的合同给人家签了,还从人家挎包里,拿出公章盖上去。王瑾自己弄的合同,对方不是不赚,而是赚得少。这几个家伙这么整王瑾,这次也吃了个哑巴亏,总不敢通过法律解决问题,与总部悍然开战吧,那样做他们就是自己断了自己财路……

    弄完后,王瑾心满意足的对我们说道:“走吧。”

    我是想走,可是我喝了有迷药的几口酒,脚全软了。这药果然够厉害的,跟醉酒的感觉一个样。只有陈子寒知道我醉了,她扶住了我,出了包厢。

    闻着陈子寒身上阵阵熏香,低头看她冷若冰霜的玉貌花容,美撼凡尘。记得那晚,为了刺伤苏夏,我与她大街上相吻,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陈子寒,公关部的工作,会不会委屈你了?”我问道。

    “叫我子寒。”她没有回答我刚才问的,却问了我另外两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想想啊……”怎么回答呢?你既然不回答我的问题,那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呢?“子寒,刚才我见你从长筒靴里掏出红红绿绿的,除了迷药,还有些什么啊?”

    子寒平静着,不说话了。王瑾突然转身过来,对子寒说道:“想不到公关部有这样的人才,你叫什么名字?”

    “陈子寒。”

    “这是你们的。”从包里掏出两千块钱给了陈子寒。

    陈子寒接过钱,扶着我便走,王瑾又说道:“杨锐留下,我有事和你谈谈。”

    王瑾有事和我谈谈?谈什么,谈感情?谈恋爱?

    我示意子寒先走了,这女孩,是家庭意外让她变得冰冷还是她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呢。冷冰冰的,转身,低头,一步一步的离去,让人印象深刻。

    王瑾留下我来做什么,莫不是看到子寒对我好,同美相妒了?

    她上了她的红色陆地巡洋舰,我愣了一下,她说道:“上车啊!”

    上了她的车,四处望了望,王瑾与纱织有很大的差别,纱织喜欢听苏打绿的歌,王瑾喜欢听邓丽欣卫兰等女声粤语歌曲。

    王瑾身上的香水味,与纱织也不一样。最大的不同还是在她身旁的感受,总有一种让我产生胆战心惊的莫名元素。

    “我想,我不应该把那晚发生的事的罪责都怪到你头上。”王瑾说道。

    “无所谓,都过去了……”我应该感激这些给了我伤痕的人,是他们让我学会更加的坚强,把我磨得更加的锋利尖锐。“反正都做了那么久的宿敌,你我都怨入骨髓,视如寇仇,恨不得食你肉寝你皮。突然间要平心气和,我倒是不习惯。”

    “我有说过要与你平心气和么?我告诉你杨锐,这件事全部罪责虽不在于你,但是你始终都直接对我进行了侵犯!你在我身体里造就的伤,会影响我一辈子,你明不明白!?真不知道上帝是怎么想的,让女人受这样的罪。当时造人怎么不把男人也造成可以怀孕的动物!?”她越说越气,连上帝都敢骂了。

    “你找我,就为了让我倾听你对上帝的不满发泄?”她嘴上说不应全怪罪于我,可我也没听到她对我道歉啊。

    “你觉得我就那么无聊吗?找你当然有事跟你谈,不然我怎么可能和你这种人浪费时间白费口舌。”她那高高在上横眉冷对的姿态又出来了。

    我打断她的话:“怎么不说下等人了!?”

    “你这下……你别以为你穿了几套人样的衣服,就自认为自己……”

    “你他女马的!停车!!!”我恼羞成怒火冒三丈。

    车速不快,前无车迎来后无车跟着,我左脚伸过去一脚踏在刹车板上,虽不会开车,至少知道哪儿是刹车哪儿是油门。车子一个急停。

    我开了车门,对她招招手:“上等人,你知不知道我有时候真的很想扒你的皮吃你的肉!!!”

    “你上来!我还有事跟你谈!”我发现她很可笑很可笑。

    “王总,现在几点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有什么事,明天上班再说。我累了,再见。”

    ……

    ……

    这几天,脑子尽是虹姐,为何她还会这么排斥我呢?为何她还用那种眼光看我呢?莫非她性无能?女人也性无能吗?好像不对。

    或许是她一直就排斥男人的,难道她也像那个长发飞扬的芝兰一样是同性恋?

    我又看了镜子几遍,怎么看自己都不是猥琐,更不可能像色狼!

    王华山又找了我,其实觉得他挺烦的,有什么事还非不能在电话里说的呢?

    “昨晚,王瑾为什么让你陪着去应酬!?”他劈头盖脸问道。

    人呐,一做了亏心事,这日子总不能够好好过的,现在虽然没有之前的胆战心惊,可每当面对这个人时,总不能泰然自若。“她……她说我能喝酒,就让我陪她去应酬了。”

    “她跟你谈了些什么?”

    “没谈什么,后来,后来我就和她吵架,她骂我……下等人。就吵了起来。”

    “她没跟你谈一些,例如,关于莫贱人之类的事情?”

    我这才恍然大悟,是啊!昨晚她非得叫我陪她聊天,除了这些事,还能和我谈什么呢?我那时头脑发热,听也没听就跳下车走了……

    “没有。”

    “杨锐你记住,近些时间之内,他们必然会有行动,我怀疑,是像上次一样,搬走仓库货物,区区八十万的货,他们怎么可能满足呢?”真不知道,王华山和王瑾之间有什么血海深仇?

    “王……王总……我想说一句,就是,就是我觉得吧,王总这人虽凌厉凶悍,可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人的。”

    “看!?人心要是能看得到,也就不会长在身体里面了!这帮人,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王总……我总觉得莫贱人和黄建仁的幕后指使是枣副总,因为以前我有一次被他们一起……”我话没说完,王华山的脸就开始变色了。

    “枣瑟!枣瑟与我什么关系你知道吗?小伙子,话可不能乱说,乱说对自己没好处的!”这家伙,对姓枣的那么信得过啊?宁可信任姓枣的都不信任自己情人。难道王瑾经常给他戴绿帽,两情人床头打架床尾斗殴?而后王瑾怀恨在心偷走仓库货物另起炉灶?

    “王总,王总是不是想自己做啊?”

    “是,她早就想自己做了,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总!你好好帮我看着莫贱人吧,这家伙,不好对付啊!帮我拿下他,大功一件,到时别说是个部长,经理都给你做。钱嘛,好说!”

    “是。”

    到现在为止,我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好哪个是坏,莫贱人和黄建仁自然不是善类,可王华山硬说王瑾干这些违法的事,可我觉得王瑾这人虽然凶,可并不是大恶之人,销售部的谁不知道她为人如何。相反,王华山那么看得起枣副总枣瑟,倒是令我起了疑心……

    在办公室里问一些资深老同事,也不知道枣副总这人的来历,就知道是从总部调过来的。更无意间问道了别的事情,办公室里流言四起,说销售某部门内务经理虹姐大美人,与枣副总有染,内务经理这个职位,正是那位枣副总给虹姐开的小灶。

    这真的假的?

    我也知道,虹姐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离异了的美少妇,难免有些人戳脊梁骨,这些说人是非的家伙,除了一些嫉妒虹姐的美貌的女同事外,更有一些追求虹姐不到的男职员,例如莫贱人;还有一些人觉得柔柔弱弱的虹姐靠美色俘获高管,在公司里便可随意自如,内务经理,美差吶。

    日子一久,就渐渐看出了这整个公司销售部门端倪,黄建仁莫贱人等人一派;姓郑的经理带着另一帮同僚又是一派,这些人仇视我,他们以为我与莫贱人一伙的嘛。至于枣副总和王总,就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派的。我怀疑枣副总带领莫贱人他们,王总带领郑经理等人。可我隐隐觉得,还有一些看似没有加入两边其中任一个帮派的同事,却也大有来头……

    小小几个办公室,便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看这帮人,我都替他们活得累……

    虹姐自那天晚上后,也就没联系过我,咱是色狼嘛,总要给人家一些时间慢慢接受吧。日子渐渐流去,思念反而越聚越多,有时很想骂自己为何如此多情,甚至滥情,见异思迁?见一个爱两个……

    后来也就慢慢想通了,不要轻易说爱,许下的诺言就是欠下的债。我不是滥情,而是我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人家一了解咱这样表面衣冠楚楚风流俊俏实质一穷二白的身份,躲避还来不及。回忆起来,当年牡丹与我山盟海誓,说什么就是地老天荒也要相伴至地久天长。跨出学校大门后,开始还是信誓旦旦与我同甘共苦,没过几个月就随人家去了,那些誓言便如风过耳边,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李瓶儿更夸张,一弄明白我这还要供养两个妹妹读大学的农村家庭结构后,当场与我决裂,骗走我卡里的钱后还撒谎说为了她的男朋友才这么干。至于后来遇见的苏夏等人,越来越感觉像做戏了。可现在看来,苏夏比所有人都真。至少苏夏还直言不讳说出喜欢我的身体,给我借了那么多钱。谁说biao子无义?

    人家虚情假意对咱,咱却真心诚意待人,吃亏的,心疼的,还是自己。可我就是犯贱,死不悔改,明知道这样做会令自己难受,就偏偏去做。

    转到虹姐她们办公室门口,见她不停地咳嗽,这样的娇柔咳嗽背影,着实令人心生怜爱。我去买了梨子,一片片削到杯子里,倒上开水,放上两块冰糖,悄悄拿过去给她,对她说道:“凉一凉,喝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