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十八章 虹姐的丈夫?

第八十八章 虹姐的丈夫?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不是我!”王瑾硬邦邦的对廖副说道。

    廖副又转头向我,王瑾又喊道:“也不是他!!!”

    这什么意思?既然不是让廖副向王瑾道歉,也不是向我道歉,那要谁跟谁道歉?

    半晌后,廖副恍然大悟,恭恭敬敬伸手给虹姐:“对不起,是我的错。”

    虹姐愕然好半天,才回话道:“廖大姐,你没有错……”

    王瑾又开骂道:“还不各自回自己岗位上,你们以为公司开工资给你们来这里演戏吶!?都给我回到自己岗位上!”

    出了会议室门口,廖副真诚的伸手给我和我握了个手:“废话就不想说了,以后大家多多照应了。”

    这林妖婆,老子从二十世纪活到二十一世纪,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极品女人。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办公室里空荡荡的,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嗒嗒声过来,陈子寒进来了:“不饿吗?”

    我抬起头来:“子寒。”

    她依旧冷冷的:“我听说了今天的事,我很感动,但你对我的好,一句谢谢是不可能报答得了的。你知道我这人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杨锐……”

    这是她第一次叫我名字,陈子寒很少称呼别人,也不知为什么。

    “你为我做的,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感激的话说多了,倒更像是假惺惺,我走了!还要去应酬。对了,有个女人,在等着你!”说完她就像风似的吹了出去……

    有个女人等我回去?谁啊?王瑾?我靠怎么会想到她呢?几秒后我就陷入了广告创意的沉思中……

    办公室越来越静了,可能所有的人都走了吧。咱们这些飘荡的人和很多同事不一样,他们有好友有家人在这儿,下班了可以回去享受天伦之乐。咱的生活就像画圆圈,每天早上起来,到仓库,然后上去综合部,一下班了,最多到仓库去转转,和安澜阿信聊聊天吃饭,就没啥节目了,只能趴在宿舍里静静等老死。享受了太多寂寞后,就厌倦了寂寞,害怕了寂寞。或许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期待见到虹姐的原因之一吧,这种如泥潭死水的生活,只有虹姐能在上面泛起令人心动的涟漪。

    寄望于女人感激你,不如让女人需要你。也许我和虹姐这样走下去,她会慢慢的离不开我,到时,我就成功了。

    愿望或是想法总是很简单的,但是变为事实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刚这么一想,情敌就出现了。恋上虹姐,情敌又何止十个八个而已?

    “能不能……请你吃饭?”虹姐在我们办公室门口,怪不得陈子寒说有个女人等我,是虹姐等我啊。

    我把那些策划书收好:“走吧。”

    和她下楼,她试着挽住我的手:“我想,我应该不会厌恶自己弟弟的。”

    既然把我当成弟弟看,那干嘛要像情人一样挽着我?她挽住我的手,我们像情侣一样走下静静的楼梯,我心里一阵甜蜜,真希望时间能定在这一刻……

    “杨锐,我的老公,来找我了,你能不能,帮我摆脱他?我想让他死心。”虹姐半哀求的问道。

    “哦。”这种任务,你不求我我都主动去做的。

    在公司大楼门口,果然见到了虹姐前夫,看那人一眼我就投降了,不止成熟稳重,还开着宝马,帅气逼人。让我有点底气的是我这身衣服而已……

    虹姐见到他,扭头便走,我回过头来看那个男人,眼神中全是忏悔……

    虹姐说,其实当日从家里出来后,自己还回去求了丈夫一次,可是丈夫决绝的话和无比坚决的眼神,让她嚎啕大哭了一整天,大病了一场,在病床上,这个丈夫依旧我行我素,去找别的女人睡觉,连去医院看虹姐一眼都没去。

    离婚后,丈夫和别的女孩在一起疯一起狂,慢慢的,他发现他自己一天三顿饭,没有一顿是按时的,而且他身边的女人都很懒散,不愿下厨房。无论什么时候回家,都是冷锅冷灶,连口热水都没,有时还得给人家捎吃的。也许是前些年让虹姐伺候惯了,日子过成这样,他总是忍不住想起以前回到家一杯热茶递到手里的情景……

    最后,肠子都悔青了,前几天虹姐生日时,就开始返回来找虹姐了,但虹姐已经是铁了心的。我想,这样的女人,娶到了恨不得天天揣在口袋里,就是给人家看一眼也不行!她的丈夫何止肠子悔青了呢?这样的女人还能去哪儿找到呢?

    “发觉自己一点儿都不恨他,也不再感到心痛,只是整个心里装的还都是他。”虹姐醉倒在我肩膀上,脸上的忧郁仿佛还在诉说着曾经的幽怨。我带着她回了她家,醉酒中,看着自己的家,她朦胧惺忪说道:“没有人气的房子,就是装修得再精致也不会让人感到温暖。”

    把她轻轻放在了她的床上,她又突然的坐起来:“帮我换上睡衣……”

    看着眼前的绝世佳人,我愣了好久,她又说了一句:“帮我换上睡衣……”

    虹姐穿着裙,我要帮她换睡衣?那我是不是就能看见了她的全部?这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我也喝了不少酒,我不知道看着她那曼妙成熟的胴~体我会不会把持得住自己。要不,趁着她酒醉,享受?

    假如享受了,也至多一夜风流,她醒后必然与我翻脸。那我帮她脱,她要是想要,她要是引诱我,那可不怪我……

    “帮我换上睡衣……”

    我从床头拿出了睡衣,闭上了眼睛,手轻轻触碰到了虹姐的身子,脱下裙子,怡人性感的成熟女人香气撩人。虹姐的皮肤很滑嫩,冰肌玉肤,滑腻似酥,温香软玉抱在自己怀中,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这样不行……我会爆炸的。

    我的理智还是压倒了**,把睡衣套上去给了她,虹姐推了推我:“帮我……倒杯水……”

    倒了一杯水来到床边,她已经沉沉睡去。暮霭苍苍,房间里有着几分昏暗,虹姐的脸上写满了落寞与忧伤,我的情绪也被她所感染。世界上有两种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情感,一种叫相忘于江湖,一种叫相濡以沫。可是如果进不能相濡以沫,退又无法相忘于江湖,对相守的人不能好好相处,对不能相守的人却又无法忘怀,对当事人来说,这无疑是两场灾难。和苏夏那相忘于江湖的浪漫我终身不忘,那是个美丽的烙印深深烙在我心上。

    相濡以沫?男女之间,有时候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捅破了,要么很尴尬,要么该干的那点事儿都干了,最后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对虹姐我宁愿这样“不捅破”,宁愿这样有一点点暧昧,又有一点点**,关系干净,清透,彼此轻松。一旦有了那种关系,美好就全破坏了。

    思绪烦乱,睡意渐浓,看着虹姐,我不知觉靠在她床边睡着了……

    我是被冷醒的,清晨五点多,我竟然靠在她床边睡了几个钟头。虹姐还在沉睡,像一个幸福的婴儿,温暖的抱着被子做着美梦,我真想在她那张粉嫩的脸上亲一口,怕自己弄醒她,就没敢亲。到洗手间洗了一下脸,悄悄的离开了……

    天还没亮,晨雾茫茫,冷风袭人,我点了一支烟,走在空荡的大街上。可我心里很充实很幸福,如果可能,我愿意每天都能守护着她。没有坐公车,走路走到了公司,去了仓库,安信和安澜已经开始忙碌。

    昨晚趴在床沿一夜,睡不好,到了办公室就犯困,看看这帮所谓的公司精英,都在消磨着时光,干啥的都有,认真工作的没几个。是他们没有上进的动力呢还是想要上进真的很难。

    安信走进我们综合部,见我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老大,觉得你最近心情不错呀。”

    “恩。咦,你找我?是不是仓库有事!?”我紧张道。

    “老大,我想问你一个事……你身上的衣服,多少钱啊?”

    我笑着问他:“你也想买吗!?”

    阿信红着脸说道:“刚才我送货到这边,莫部长对我说道‘我们公司任何部门的员工都是代表公司形象的,所以在以后,我不希望看到有人穿着廉价的服装到办公室来。’”阿信尴尬着,仿佛他贫穷是他自己错了似的。莫贱人这个王八蛋啊。

    我想到,以前我也不是像阿信那样的吗?“阿信,看不起你的都不是人,你别和不是人的动物计较。人靠衣裳马靠鞍,在这个以貌取人最为严重的时代,咱可以没车开没地方住,没有像样的行头可真不行。午休我和你出去买几套衣服吧。”

    妈的!这个莫贱人,我有很多事都尽量忍着他,但是他这人实在不知道什么叫做过分什么叫做无耻!这几天他又开始搞一些恶心的事情出来了,很多员工要解决户口的问题,必须要以公司的名义来弄。这事就归我们综合部管,莫贱人这老家伙呢,看顺眼的,收那么一点回扣,看不顺眼的,收多点回扣,如果是女同事来求他呢,给他骚扰那么几下还要陪着他笑。

    我在的时候他就收敛些,我不在时,他简直就恨不得当着综合部同事们的面和女员工现场战斗直播……

    “我让我妹去买就成了……要不要打领带?”

    “打领带?打领带做什么?你看我都不打领带。领带是用来备着自杀的,例如开公司破产啊……身居高职被辞退,想不开就把领带往房梁一悬,了结自己。或者是打着长长的领带,找着个比王瑾还凶悍的女朋友,给她当狗牵吗?”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静好,暖风融融,可是陡然间,整个办公室突然鸦雀无声寒气袭人,我刚才的那句话就十分大声了,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听得见。

    一个同事给了我一个节哀顺变的眼神,我大叫不妙……

    王瑾阴沉着脸:“跟我到办公室……”

    这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