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零二章 栽了

第一百零二章 栽了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明白,我欠了你那么多,我的确应该好好报答你的恩情,可让我想到我与别的男人共用一个女人!你知道我有多难受?……而且,我总觉得我们就像两只动物一样,见面只为发泄着原始兽性的激~情。如果我选择甘心陪衬你,那又如何,不出三个月,你一定会腻了我这个平庸的男人。”人怕出名猪怕壮,男怕没钱女怕胖。女人选择男人,不都是要挑一个自己仰视的么?又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平平淡淡的与一个她俯视的男人过日子?

    “对,你说的对。付出多少感情,就等着将来收获多少痛苦。这是我们轮回的宿命。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一无所有,我累了倦了,我会像小鸟归巢静静躺在你的怀抱中。或许你有一天一鸣惊人,名利位权兼收,能让我有安全感,我会毫不犹豫的走进你的世界中甘愿做一个平凡的小女人。”苏夏的安全感,那是金钱积累起来的感觉,我给不起,这辈子也不必奢望,可能永远都只是一个梦想。

    我笑了:“呵呵,别那么多愁善感。咱们又不是生离死别,是吧。”

    她慢慢的用嘴唇在我脸上柔柔的亲了一下:“仓央嘉措有一首诗: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活佛尚且要问:世间安得双全法?更何况,更何况红尘世界,我等芸芸众生。一切都有定数,不可强求。我,喜,欢,你。”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莫贱人他们真的把钱打进了我的卡里,三万五,终于相信‘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这句古语了。

    王瑾的阴谋是:将莫贱人这些人的罪行用我偷偷装上的摄像头录下来,待到合适时间合适机宜,让王瑾在公司内部高层中广而告之,令其与其同党们被打入十九层地狱永不复生,甚至还能恐吓恐吓他们,假如你们敢对我不敬,我马上与政府机关沟通沟通,让他们去那儿吃上十年八年公家饭,住上公家房子戴上公家手表。这招的精妙之处在于,就算不能彻底清掉这帮蛀虫,也能抓住他们的把柄,钳制住这些家伙。

    但我却没想到的是,王瑾摆了我一道……

    自从有了一次成功的仓库货物大挪移之后,莫贱人越来越肆无忌惮,更以为有钱能使磨推鬼,以为我也掉进了钱眼中。

    莫贱人笑嘻嘻的给我点着烟:“陈老弟,当初老哥同你说发家致富时,你心里一定在打鼓,现在相信了没?”

    这老乌龟,还不知要大祸临头了。“那是,有莫老哥这样精明的人带着,不想发家致富也不成啊。”殊不知,俺的几个摄像头可是把这些个家伙的罪行详细录下,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陈老弟,世上没有绝对永远的敌人,你说是吧?”

    正谈着,突然一群警察冲进仓库里来:“站住,都别动!!!”

    莫贱人、黄建仁若干人,包括我,都傻了眼……

    一群人全部被拉进了警察局,立案调查。

    在警局里面蹲了半天,是蹲着,蹲在墙角,不能站起来,不能坐在地板上,蹲得脚发麻至没有感觉,莫贱人,黄建仁等人轮流被叫出去录口供,一出去就问上好几个钟头。

    一个警察进来指着我:“你,跟我出来!”

    我意识到,我是被当成了莫贱人的同僚带进来的,不然警察怎么会这样严肃对我?摆明了把我当成共犯了。***王瑾到底搞什么鬼!

    “姓名?”警察摆好一份a4稿纸,开始录我口供了。

    “警察大哥,我不是……我不是跟他们一起的。”看着墙上的‘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八个大字,一股严肃压抑的气氛在办公室漫延。天呐!要是莫名其妙的成了共犯,假如王瑾不出来为我辩护,我真的是共犯了,我可是为他们开过绿灯收过黑钱的!这可是要坐牢的,我有些慌了,连忙为自己辩解。

    这个警察一怒,瞪着我:“我问你名字,没问你跟谁一起的!给我身份证!”

    我恭恭敬敬递过去身份证,他抄下了名字地址身份证号:“什么时候进的公司?在公司中任什么职位?”

    “几个月前吧,仓储部副部长。”

    “几个月?到底是多少个月!”

    我哀鸣道:“警察同志,你们冤枉好人了,其实,其实我是卧底。”

    警察冷笑两声:“卧底?是皇家警察派进去的么?小子,最好合作些,老老实实把你们如何转移仓库货物的犯罪事实交代明白,这对你以后的处境也有利些。”

    “请问,这对我以后的处境也有利些?这是什么意思呢?”

    “可以少判几年吧。”

    这下我脑袋真的大了,嗡嗡的响……妈的!王瑾该不会见死不救呢?难道,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我与她形如水火,而当我回到公司的这几个月来,自从她知道我是王华山的人后,对我的态度突然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步一步引我入瓮。妈的!我怎么那么容易相信人啊?要是真被判刑,以损失货物金钱来计量的话,估计十年八年都出不来!

    王华山!可我干这事是瞒着王华山与莫贱人他们私底交易的,王华山难道不把我当成同伙么?死了死了!我双手插进头发中挠着头。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七窍生烟……

    警察的问话我根本听不进脑中,脑中只呈现出成千上百个问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过去接了电话,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狗急能跳墙,当时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大胆子,起身就逃出那个办公室!我要找到王瑾,要她帮我澄清一切!哪怕是给她磕头!!!

    才跑下楼,楼上的那个警察对下面的警察喊道:“有人逃跑!抓住他!!!”

    我不顾一切的要往警察大院外面跑,迎面就冲过来了几个警察,也没抓着我,突出重围跑出大院,一个警察掏出了枪:“站住!!!”

    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假如他掏出的不是枪,我一定不会站住,可是,那可是枪啊,一颗子弹就结束了我的。我站住了。

    一警棍落在我头上,接着是一顿拳打脚踢,我咬着牙承受着重拳重脚带给我身体的巨疼。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和眩晕让我站立不稳,眼前的黑暗裹着我一路狂奔坠入地狱,我想杀了这些人,和自己。

    直到打得我没力气抱住了头,他们停了下来,解开我的鞋带,绑着我的双手,带回了刚才的那个办公室。

    我浑身无力,他们将我反绑在桌脚,让我蹲着。那个录我口供的警察走过来给我一个大耳刮:“跑啊!继续跑啊!”这个耳刮子,让我的两眼都冒出了星星。

    “我是……无辜的……放了我吧。”我哀求道。

    “你无辜的!?无辜你会做贼心虚的跑!?”一皮鞋踢在我身上。什么尊严什么身份此时在我身上都没有了价值,我感觉我就像个古代的奴隶,任人宰割,任人贱骂,任人捶打。

    办公室的电话依旧响着,一个警察过去接了电话,转身对后面的人说道:“快去把局长叫来,局长的电话。”

    他们的局长来了,接了这个电话……

    局长挂掉电话后,问旁边的警察道:“我们抓的这些人,哪个叫杨锐?”

    “报告,就是蹲着的这个!”警察指着我道。

    “什么!?这个……这个可是,可是他们公司的所谓线人。怎么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局长大吃一惊。

    “刚才他企图逃跑,所以……”

    “别说了,快松开,快快。”

    我被送往了医院……

    在警车上,我问了刚才审问我的那个警察,到底是怎么了?

    报警人却是一个公司里不起眼的小职员,那小职员说他看到莫贱人这些人吃里扒外,就找到了杨锐,与杨锐同仇敌忾,让杨锐在仓库里装上了摄像头,把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拍下来做证据。

    就这样,我能全身而退了,我知道,这是王瑾的人。

    从警察那儿拿回了手机,我马上给了王瑾电话:“王总,这什么意思?不是说待到合适的机会再把这些资料给公司高层抖出来,不到万不得已不报警,为什么骗我!?”

    王瑾悠悠道:“杨锐,我辛辛苦苦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到枣瑟是这帮团伙的头的证据,扳不倒枣瑟,一切努力对我来说都是徒劳。与其我自己劳劳碌碌无功而为,还不如让警察帮忙。对了,我听说,你在警局出了一点小事?”

    “小事!?差点闹出了人命,还是小事?”也对,对于我们这种下等人的性命大事,上等人的王瑾自然不会挂齿。

    “你现在哪?有些事情当面跟你谈谈。”

    “医院!”我没好气说道。

    “哪个医院?”语气中,总算有了些急促的意思。

    x光照完全身后,医生表示并无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也难怪,咱这样的皮厚肉硬又经常挨打,自然抗打了。

    靠在医院走廊等着医生开药,用手机光滑的镜面照了照自己的脸,没成猪头。

    我到医院十几分钟后,王瑾也到了医院,她走进走廊来,死沉肃静的医院登时变成了王瑾的独角电影背景。一种高贵的青春的美,像一束灿烂的阳光从淡淡的雾霭中透射而出,奇彩而瑰丽的基色闲静从容,清风徐徐一般均匀地涂抹开来。在一片温柔羞涩宽厚的明亮中,千岩万壑舒展而迅速地在背景中隐动和升起。

    急促的高跟鞋与地板的撞击声,噔噔走到我面前,微微弯腰看了我,见到我挂彩,她愣了一下:“那么严重?”

    唉,还好,王瑾没是我刚才想象中要陷害我把我弄得永不复劫之地。此时我一身轻松,要感谢她还来不及,也不想与她斗嘴了:“不严重,皮外伤。”

    “干嘛要逃?”

    “怕你陷害我……”我说的是实话。

    “对,我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幸好,这近段时间来你没有严重得罪过我。不然你现在一定还蹲在里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