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卖香水的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卖香水的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拿着手机打给刚才的号码,几辆大货车那边有个人影动了动,那个粗粗嗓门的男人问道:“你到了没有?”

    “我在立交桥这,请问你们在哪?大货车边?”

    “对。”

    俺的哈弗停在了那几个人的旁边,下车后,坐在地上的李靖站起来,对我尴尬的笑了笑。

    “干嘛了?”我问道。

    那个有着粗大嗓门的家伙,正如我想象中的,光头虎背熊腰,东北口音:“喂!你这朋友是个骗子啊,跟着我们车子从东北到这儿,给了我们假币,还想逃跑!”

    李靖抱了我一下:“唉,见到你比见了党还高兴。”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到底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钱突然没了,十几万块钱全没了,还被人追杀,卖了手机,凑了车费来找你,就去上了这几个大哥的货车。谁料到那二手手机店主给我的钱,除了前后两张是真的,里面的十二张,全是假的。拿来开给了这几个师傅,就有了这下场。然后打你手机,谁知你这家伙改了号码也不跟我说!害我找得你好苦,先打到原来的朋友问,没人知道。又拨到你家乡区号那里,后来盲目的打,看谁认识你那小镇的人,找到你们小镇的电话后,才找到你家电话,最后,通过你父亲,找到你的号码……”

    “李靖,很聪明呐。”

    帮他付了车费,上了车后,我一直纳闷着:“李靖,你这王八蛋,就是坐飞机从东北飞到这儿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啊?”

    “我怎么知道,这些天,精神恍恍惚惚的,卖了手机后,去火车站,正好遇见刚才几位师傅在兜客,我想火车后天才有,干脆就上了他们的货车,他们那时跟我说车费,我根本没听进耳朵里,后来……就刚才那样咯。喂,小洛,你车子啊?新车啊!浓烈的塑胶味。”李靖饶有兴趣的观察着。

    我懒得理他,有什么事等下再跟他谈,我现在要忙着去见苏夏。也不知她出了什么事情,平时她极少有那种仓皇失措的口气跟我说话的,心里一急,加大油门了。

    李靖那小子忽然问我道:“喂,小洛。你怎么这么有品位,用ck卡尔文克莱恩诱-惑女士香水来喷新车?你小子小子发大财了,这车不错,哈弗四驱2。5tci领先版豪华型,唉,当初俺也想打算明年来一台,不过现在,都打水漂了。”

    李靖是坐在后面的,他一直都在打量车内,没注意看副座有个女孩,子寒惊讶道:“你这么连ck香水都闻出来了,而且还把型号闻出来?”

    “啊!?大嫂?不好意思,小弟刚才没注意看,sorry……我叫李靖,跟拖塔李天王李靖的名字一样的,英文名叫king,也就天王的意思。很高兴认识你。”

    我对子寒说道:“他是卖香水的,别听他胡扯什么天王king的。”

    子寒回头过来对李靖礼貌道:“我是……小洛的助手,不是他女朋友,叫陈子寒,英文名lolita,洛丽塔。”

    子寒介绍完后看着我说道:“小洛?这也是你名字?杨锐这两个字叫起来很拗口。”

    “我小名。”农村娃一般都有个小名,石头呀铁柱呀之类的。这倒不是学古代人有个姓名了还要字,比如赵云的字就是子龙。主要是取小名为了好养,农村人迷信……很庆幸我父亲没给我取石头铁柱大娃之类的小名,他也不迷信,只是说,杨锐两字,叫得别扭。小洛,取自楚辞的及荣华之未落兮。为什么不是落而是洛?我也不懂了。不过长大后,父母倒是很少叫我杨锐或者小洛了,直接喊我儿子。(废话,难道叫我女儿啊)

    “洛丽塔,这英文名好啊。真巧,和我的拖塔李天王都有个塔字。”李靖似乎忘记了适才被人恐吓丢下立交桥的不快,跟子寒搭讪着。

    很少笑的子寒笑了。

    “哇,那么美的女孩。小洛你真不够意思,刚才我上车还不介绍一下。”

    “干嘛,你想向她推销香水么?哎对了,你女朋友金莲呢?”这家伙有个长得不错的女朋友,胸大腿长,从中学跟到现在。

    “呵呵,分了。”

    “不会吧?跟了差不多十年了,说分就分了?”

    谁知我这话好像戳到他痛处,他没说话了。可能有不想提起的回忆。

    子寒开了收音机,电台中一个伤感忧郁的女声讲述着这个繁华都市中每一段不一样的感情故事。

    说到了第三个故事,我们到了公司门口,但是……我看了看手机,跟苏夏约好一个钟头,后来又说半个钟头,现在过了三个钟头都不止了。

    她怎么可能还等我呢?我回拨过去,手机早就关机了,一直就没开。

    “她走了。”我喃喃道。

    “谁啊?”李靖插嘴道。

    “你大嫂。”子寒回他话。

    “啊?吵架了!是不是为了去接我,爽约了?”李靖紧张道。

    “的确如此。”子寒回道。

    “对不起啊……小洛。”李靖急忙道歉。

    “王八蛋我以前跟你说过什么,我们俩是铁打的兄弟,除了老婆以外都能一同享用任何东西的。说什么对不起?你再说一次。”

    李靖没吱声了。

    “子寒,我要去喝酒!你是回去睡觉还是跟我们去喝酒?”

    “你说呢?”子寒反问道。

    踩油门往乐潮疾驰而去,一个目的是为了李靖,接风洗尘,一个目的是为了,是不是能见到纱织,还有一个目的,饮酒聊天,发泄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李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开心要喝酒,不开心更要喝酒。

    午夜时间,乐潮依旧熙熙攘攘,灯红酒绿。包厢寂静漆黑,苏夏今晚没来。我不知道自己该是遗憾还是庆幸没能见到她。

    包了一个厢,和李靖喝起来。子寒从包里翻出合同单,资料看了起来。

    “她这是干嘛?”李靖看着子寒问道。

    “不知道,安排明后天的工作吧。”谈完今晚与陆胖子的那单,我们提成赚了不少,但这只是一只小虾米,后面的大头还有许多。想要谈成业务,不下点功夫确实不行。

    等李靖干完了两大碗面后,我敬他酒:“怎么样,可以喝酒了吧?”

    李靖抹抹嘴,拿起瓶子一饮而尽:“有你这样的兄弟,我没话说,先干一瓶。”

    “谁让你说这个?说说你为什么混成这样,以前不是说当上了什么专柜的什么经理?还跟我说美-女如云啥的。”李靖是个苦孩子,比起阿信,有过之而无不及。自小父母离异,组建了各自的家庭,李靖成了累赘,谁都不肯要,谁都排斥,去哪边都不成,父母每个月寄给他一点钱,他就自己跑到我们那儿读书了,后来大家都上了大学,他没钱读,就跟他青梅竹马的女友金莲出来外面闯世界。

    李靖苦笑道:“我没骗你,我真的做了经理,还想拉你过去。金莲人长得靓,男人追的多,上个月一个男人老是给她送花,当着我的面调-戏金莲,我气不打一处,给了他一瓶子,敲破他脑袋。惹祸了,那个男的,富二代,背景深,说不赔钱就告我,我十几万块钱,没剩下一分钱,赔钱后,又被撤职了。那个富二代,给了当地一些钱,要我一只手,我就跑路。这点挫折倒也没有什么,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金莲跟了他。你觉得好笑吗?十年的感情,一条短信就了结了。哈哈哈哈。”说完后这家伙独自大笑起来。

    也难怪他会疯,金莲当时跟李靖在一起,李靖曾对她海誓山盟,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和,乃敢与君绝。金莲一激动,也发誓道,这辈子谁若是叛情,天打五雷轰。李靖为她生为她死,金莲就是他在世唯一奋斗的目标,让金莲过上好日子就是他的理想。

    酒不醉人人自醉,没有几支啤酒,他就有点晕了:“就是这样,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曾想过一死了之的。不过,后来我转念一想,***我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抛弃我,就只有你这个家伙不抛弃我。要不是想到还能为你做点什么,我真不如去死好了。”

    子寒骂李靖道:“我男朋友跟你女朋友一样,我家人全死了,一下子也没有了钱,他就跑了,我一个女的,我都没去死,你一个大男人你倒是先要去死了?”

    “小洛,那晚我一个人在大排档,喝了很多酒,突然有个声音对我说道,你在这个世界上过得这么痛苦,为何不尽快回到你该回的地方。那个声音对我说死是一种解脱,后来我就冒出来要去死的想法,但死之前,也要先吃个够,吃了一道菜,叫绝代双骄,青椒跟红椒炒猪肉丝,就想到了你,小时候,你这家伙坏到顶了,我们一起去爬山,在山顶时看到一片地种满辣椒,你和一群家伙把我摁在地上,把辣椒往我老二那儿抹,火辣辣的疼……害的我从山顶用了不到五分钟就跑到山下,噗通就跳进山下的小溪里。”

    “就那么点小事,你还那么死记啊?”我笑了。

    “小事吗?我往你那儿涂你才知道那感觉是咋样的。后来又想起又一次有人欺负我是外地人,不会说你们那儿的话,就一群人打我,你拿着一把镰刀跑进教室里帮我出头,那样子比电影中的陈浩南还威风……”说着说着他把话题一转:“什么都没有了后,感觉身心疲惫,突然很多情绪冒出来,厌世,烦躁,孤独,感觉压抑得可怕,很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呐喊不出来,挣扎不出来,宣泄不出来。整个人憋得难受。”李靖摸了摸侧脸说道。

    我安慰道:“别胡思乱想了,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先喝一人三百杯再说!这些不开心的回忆,就让它过去了,哪个人没有一些不能提及的痛苦过去呢?别乱想了,当初我们俩曾说过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没有钱给你十几万,就是我现在有的什么,你就有什么。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住哪里你住哪里,外面那车,是咱们的。那时跟你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话,我一激动差点没说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死那话来。万一你跳楼了,我还要陪着你去死不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