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总相谈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总相谈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瞥见了一个长发飞扬的女孩,似曾相识?脸泛着红光,唇彩迷人。

    那个,那个不就是给了我两万块钱,演她男朋友,搞同性恋的芝兰么?

    本想走过路过,装着错过,偏偏她不给我这个错过的机会。“嗨。”她举起手摇了摇打招呼。

    “嗨。真巧啊。”我也打了声招呼。

    打完招呼当然闪人,她都不尴尬,我倒是尴尬了。

    谁知坐在芝兰的前面的男人转脸过来看我。

    “王王总……”芝兰和王总坐在一起!?

    “哦!杨锐,真的很巧,你们也认识啊!?正好!过来坐下一起聊聊!”王华山招呼道,其实我知道他有很多话想跟我说,但他一直没找我,我也不想去惹毛他。

    芝兰噔噔过来在我耳边说道:“上次那事,你千万别给我说出去!”

    “我没说过。”

    “那就好,记住,等下如果他问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就说以前我去酒吧认识的!其他的,都不能说!明白了么?”说完后苏夏转身对王华山笑笑,“嗯……我去买只唇膏。”

    我揣摩着,莫非芝兰就是传说中莫贱人那龟毛的女人?然后莫贱人将其赠与王华山当日用品?妈的,假如确是如此,芝兰这个女人原本身体条件已够出彩,轻轻扭动腰肢再加几句言浪语,天下男人,莫敢不从。

    她怀中还抱着一只比她双拳稍大一点点的珍珠狗,彰显了她的温柔可爱,我想,那对挺拔的胸有着深不可测的胸沟,把这只珍珠狗藏里面应该能藏得了的。倘若是她来勾我,我想……我这样身经百战曾抵挡了无数糖衣炮弹的老同志,也把持不住的。

    美貌这东西,若不能够换来幸福,不能够换来自己所爱的男人的倾慕和宠爱,若不能够使自己比别人生活得更幸福点过得更好点,就毫无意义,甚至是徒添烦恼。女人美貌的优势没有利用好,往往就会给她带来几倍的烦恼。生人漂亮是资本,经营不好就会让自己破产。

    又是王华山……

    富人和穷人的区别,同样都是来这儿消费的,同一个店,咱在大街上,人家就在精致的厅里。级别总会比咱高,以前见过一哥们给俺总结富人与穷人的各种不同点:欠个人的钱是穷人,欠国家的钱是富人;喝酒看度数的是穷人,喝酒看牌子的是富人;写书的是穷人,盗版的是富人;吃家禽的是穷人,吃野兽的是富人;耕种土地的是穷人,买卖土地的是富人;女人给别人睡的是穷人,睡别人女人的是富人。贫穷时养猪,富裕后养狗;贫穷时种稻,富裕后种草;贫穷时想娶老婆,富裕后想找情人;贫穷时老婆兼秘兼老婆。

    很精辟的概括,郁闷的是,我好像占全了穷人的那点做法。

    王华山很严肃。

    我想我应该没有什么事惹到他了的,除了那件,让他知道,我会死得很有节奏感。

    我坐下来:“王总好。”

    “杨锐,最近挺忙吧。”王华山的眼神,比芝兰的胸沟更加的深不可测。

    “是,挺忙的,呵呵,多谢王总关心。”我忙啊……每天都很难保证有十六个小时的睡眠。

    “杨锐,说说最近都做了什么大事?”

    到底想问什么东西?最讨厌的就是和自己的老总坐在一起喝茶了,哥品的不是茶,是郁闷加恶心。

    我木讷的装傻着:“啥事啊,就是最近,被高压电电了一下,然后休养生息了。”装傻这事,如果干的好,叫大智若愚。木讷这事,如果干的好,叫深沉。

    看着芝兰长发飞扬的纤纤背影,在心里感慨道,男人,选择女人的标准就是漂亮。至少也是漂亮第一,但是真正找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并且幸福生活的有几个。漂亮的女人不是俺们消费得起的。请原谅我的直白。当然如果你有个有钱人就不在此列。因为这年头,美女是市场化的。难怪王华山枣瑟等牛气冲天的有钱佬,身旁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靓。

    当然,咱去追求芝兰这种高质量的女人,是不可能滴,就在这电光火石迸发的刹那间,我突然悟出来一条道理:追女人从来都是件简单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你追得很艰难,多半是你追错人了。如果一个女人,你费尽力气才追上,那么还不如费尽力气也追不上。因为,这样艰辛才拥有一个女朋友,你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她之所以犹豫不决迟迟不答应你,原始意识里就是觉得你配不上她。

    虹姐的原始意识中,不就是我配不上她么?所以才会有没有来电感觉之类的长篇大论,假设有钱有车有房,那我深深的相信,虹姐马上会换一种方式看待我。美女……都市场化了的。

    “你受伤,与枣瑟有关吧。”王华山说道。

    服天不服人。若是天的安排,我承受;若是人的践踏,我奋起反击。枣瑟便是如此,你要我不好过,我同样也让你过不好。

    我挠了挠头:“什么呢?我不知道啊。就是拿着两条线,就是这样,刷一下的,谁知道,那火花,啪啪啪啪的就冲出来,然后我就被霍霍的冲飞……”

    王华山不耐烦摆摆手:“够了够了。我是说,你觉不觉得有人在陷害你?”

    “啊?莫非是……王总?”我继续扮傻。

    谁知他来火了,啪一声拍桌子上:“你还好意思说王总陷害你!?你跟王总都整到一块去了。亏我当初那么信任得你,你怎么对我的!?两边都收钱,还装着什么也不懂!?还好你没出卖我!不然你现在就没有好好坐在这儿了!”

    王华山骂人的时候,敞开喉咙骂,餐厅里好多人看过来,那个尴尬的可怜样子,我就不多说了,我的脸能有多红就有多红。忍……

    “我说事情怎么会发展得那么蹊跷!还以为你自作主张报了警!谁知背后还有人指使你!居然也不跟我说一声!?你放我在眼里吗!?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总吗!?”说完又继续狠狠乓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忍,忍,忍无可忍……重新再忍……

    服务员过来打岔道:“先生,您这样拍会拍烂桌子的。”

    “烂?烂了我赔你两张!!!-你瞧瞧你,玩的什么,瞒天过海?我那么信任你,让你去查王瑾的事情,你倒好,跟她合到一块了?为什么?她给你的钱比我给你的多!?幸好你们合谋对付的是枣瑟,要是反戈对付我,你这条小命,我早捏死你!!!”王华山边说边咬咬牙。

    “王总……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事出突然,我们也不是酝酿已久,莫贱人进仓库搬东西的时候,王瑾跟我说假如不报警,过了这个村就没了下个店。又说给我一些钱什么的,当时我就想,钱倒是次要的,主要还是说抓了这帮蛀虫,他们给公司造成了多少的损失啊?您说对吧。我就说如果我告诉了您,当时情况紧急,他们人都在那,万一弄不好,我向您透露风声,给他们抓着我还不是死啊?谁知道莫贱人那些人有多黑啊。加上王总这么一个电话过来说了两句,我马上不假思索……”

    当我说到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公司财产时,王总的脸从严肃慢慢变为平常,我继续说道:“早知道惹来这么严重的杀身之祸,让我在床上睡了几个月,打死我我都不干这种事情呐!”以受伤之事博取同情……

    然后我继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终于说得王华山收回了火气。

    “这件事上,你也算大功一件,虽说你倒戈跟了王瑾,不过当时是我判断错误在先,把王瑾当成了敌人,错怪了王瑾。我也实在想不到啊,我最铁的兄弟,会是这样的人。但你拿我钱,一边又拿王瑾的钱,耍我啊?我早就想找你谈谈这事,谁料到枣瑟向你下了毒手。本该去看看你,不过我实在走不开。”王华山说这破话,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关心,唉,说这种话又不用钱,好像又给人一种关心的错觉。我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他一番,假设他真关心我,那为什么我出事那段时间,没有一个电话?

    现在叫我过来,也只不过骂我耍他这事嘛。也不算是玩他的啊,就是有些事情发生时没有事先告诉他而已。我一边收了他的钱,如果出卖了他,我还是人吗?又没有对付他,自然不能算是出卖了。

    他继续说道:“你以后的日子里,自己小心些,你捅了一个马蜂窝。幸好我没有还在被蒙在鼓里。以前我跟你说钱的事情,你不会还对我有所期待吧?”

    我嘟囔道:“要是我知道用我的命换来的,我可不会去干这种事。”

    王华山立马假装咳嗽了几声:“现在也不是雨过天晴了嘛,听说你搞了一些销售策划,弄得有声有色的,把店面销售业绩提高了近十个百分点,现在还在继续攀升,这点提成,都有得你花了,好好干吧!以前我也没看出来你是块做生意的料子嘛,之前的事情,咱不提了,我现在专心对付枣瑟,你好自为之。至于王瑾,我算是错怪了她。”

    听王华山的口气,并没有显出对王瑾有一丝丝的懊悔,相反,甚至脸色看上去还好像因为对手不是王瑾而是枣瑟而显得有些不快。真有那么恨王瑾吗?他与王瑾的仇恨,不仅仅只是因为莫贱人的女人而已吧。

    我并不想搅进这趟浑水里,他们搞什么东西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想好好扩展我的业务,搞我的销售,从中获取利润,老板之间的这些争斗,你死我活,关系到越多的金钱就越容易弄出人命,我差点就搭进去了,好不容易抽出身来,我可不愿意去受这份活罪。不过当初,也不迫不得已的事情,既想在公司混下去,又想弄点钱搞定两个妹妹的学费生活费,又想给父母一点钱盖房子,见钱眼开,不知天高地厚做了这些事情。假设我那时动动脑,想到后果是被枣瑟暗杀,那我决计是不会干的。虽然经常挂那句‘只要留点钱给父母就是枪毙了也值得’这话,可现在越来越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莫不是俺就值那几十万块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