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顺心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顺心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下班时间,人流量大,车流量更大,在这样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有些车依旧横行无忌,有缝隙就钻,见黄灯就抢。一直到我现在买车了之后,我才知道世界上最牛bi的司机,不是汉密尔顿也不是舒马赫,更不是莱科宁,是城市公交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那架势,一踏油门横冲直撞,俺们见了远远就躲着他们让他们先过。

    公交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司机中的战斗机,哦也!

    进度越来越慢,不过我倒是不急,能与心爱的女人在座驾上闲聊,也是一种幸福。

    “怎么这么慢呢?为什么这么慢呢?为什么城管只收保护费不修路呢?为什么呢?”我为了打破尴尬的僵局,打开音乐后无聊的没话找话。

    “你总是这么浮躁。”虹姐轻轻说道,言语中透着丝丝哀怨。

    我马上联想到了与苏夏的这个事,说道:“我不是浮躁轻浮,我去苏夏那儿,有原因……”可一直到现在我能找出什么结果来欲盖弥彰。

    虹姐看着我:“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痛处。杨锐,那个女孩,能让你和你家人都过得更好,你出来漂泊辛辛苦苦的目的是什么?那时候你说是为了让你家人过得更好,不是吗?现在有人能帮你实现这个梦想,我觉得,你应该珍惜才对。”

    我豁然开朗!为什么虹姐知道我住苏夏那儿,一定是苏夏跟她谈过了什么!“苏夏和你说了什么!?”

    “那时你受伤,还在晕厥中,她就已经来看了你好多次,见我就要了我手机号码,她很忙,就想等你醒来了让我告诉她。但你一直没醒,她就一直打电话问你醒了吗?后来,她说她找到一个对治疗烧伤很有效的一个医院……之后她跟我谈起你家庭,说曾经帮过你的家庭……我那时候没有想到过要放弃,女人都一样,一样有占有欲,你爱我我知道,我也希望找一个深爱我的男人过日子,我也害怕孤独冷清。我甚至希望你不要跟她去那个医院……你去了,你还……住进她家里。我一直都在给你机会,可是你又如何对我!?”

    “我和她,你选择了那边,我也没怪你,她可以让你的世界过得更美好,她……”

    我打断了虹姐的话:“你就一直忍着?你一直忍到我自己跟你说吗!?”

    “对,我处心积虑,我一直忍着,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最后酝酿着跟你来一次大吵。”虹姐像是受了更大的委屈,声音更加的哀怨。

    “在她家,我跟她什么也没有,以前有,但是那时候养伤,我觉得我的世界有了你,我不会再对你……”我解释着,虹姐对这样的事情何其敏感,她丈夫总是这样玩弄她欺骗她,她已经怕了,很怕了,想借我的肩膀靠一靠,还没有靠上来,我已经开始‘欺骗’她了,我觉得我有点活该。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我知道你不可能信我。”

    “换成你是我,你会信吗?”虹姐反问我道。

    这倒是让我无语了,对啊,如果换成我是她,你的对方到情敌那儿住了几个月,还口口声声骗你说在老家养伤,要是没有一丁点的暧昧,你信吗?

    “虹姐,我和苏夏,你不能看不起我,我从来没有贪图和眼馋她的金钱,我母亲那时候脚伤没有钱动手术,不动手术她的脚就废了,我很无奈的跟她要了钱,但我已经全部还了她,甚至是加倍还了她。”

    虹姐更加的不信了:“你要了她三十万!你怎么加倍还她?你不要老是骗我行不行?”

    “那钱……那钱……是,是林……”想说是王瑾给的,可王瑾为什么给我钱!?越说越是一团乱麻。

    是苏夏跟虹姐说我在苏夏那儿养伤的,我还口口声声说我在老家养伤,是苏夏不对吗?是我不对吗?是虹姐不对吗?又有谁能说出谁不对,我看,最大的错,就是我自己,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笑话,还搞出一些自作聪明的东西来。

    心里一乱,火气不知从哪而起,也不知道用什么话去解释,油门放松车子放慢速度,我很想很想再牵起她的手,那是我梦里都渴望的幸福感觉。

    可是,手刚一碰到她的手,她突然抽了回去:“我提防任何靠近我的人,做一个女人要做得像一副画,不要做一件衣裳,被男人试完了又试,却没人买,试残了旧了,五折抛售还有困难。”

    心里的这团火不但没有压下去,更像是浇了汽油,轰的一踩油门到底,车子往前直冲,车子飞快的跑起来后,虹姐说道:“杨锐,开慢点。”

    “你怕啊!你怕你就下车啊!”我叫道。我气的不是虹姐,不是苏夏,气的是天意弄人……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就在这时,我更是加大了油门往前冲,可谁料到,车子不知怎的就熄火了,我踩着油门也无济于事,现在还正挂着档,起火也没用,渐渐的就靠着路边停了下来,虹姐还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赶我下车?”

    “废话!要不我停车做什么!亲热啊!?”

    我不去看她眼睛,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哭就哭,我没糖哄你。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如果我与你在一起,你维持的只是三分钟的热度,那么到最后伤心绝望的依旧是我自己。男人一旦不爱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她打开车门,缓缓走了……

    我下了车,她的背影很可怜很可怜,我要追过去,有人拉住了我:“喂,这里不是停车位。”

    远处的她,上了一辆的士走了……

    是不是我跟她的性格都出了问题,她太死气横秋?我太朝气蓬勃。换句话说,我是热血型,她是黏血质和抑郁质?两个人,性格一点也不同,的确很难走到一起,可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性格,而是我们彼此的故事都很离奇,硬是不让我们走到一起的离奇。

    我很想在车上发泄,给这个新车来两脚的,为何新买的就出了问题,打不起火,刚买的难道油路就堵了?或者是油泵坏了?难道是没有油?

    我看了油表,满满的。

    到底什么问题!?

    只能把电话打给车行的人过来了,他们转了半天后,打开油箱盖子,说道:“老板,那时你买车,销售员没告诉您这车要加柴油的吗?”

    “告诉了啊,怎么了?”

    “你过来闻闻。”

    我弯腰下去闻了闻,很刺鼻的汽油味,妈的……我没有加汽油进去的啊!

    于是,很自然的想到了那个人,马上打电话过去:“王总,你干嘛往我车油箱里放汽油!?”她借走我车子,一定是她帮我加油的。

    “你车子没有多少油了,我帮你加油你还骂我?”

    好好好,冲着你这点良心上,我不骂你,我暂时也没敢破口大骂你。“王总,你去加油站加油的时候,加油员没告诉你说我这车是要加柴油的吗?”

    “啊!?”她惊讶道。

    我很不爽的挂了电话。

    而后……

    把车拉到专修店,整个油路、油泵等都要清洗,还清洗油箱和燃油系统,更换燃油滤清器,更换齿轮油……

    “大哥,为什么加汽油进去它不爆炸呢?”我问修车的师傅道。

    “你希望它爆炸啊?”

    “那倒不是,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我见过无数个傻的,真没见过这么傻的,往柴油机里喂汽油的……”师傅们还在笑着,整个修车店的人都把我当成了煞笔……

    “呵呵呵呵。”我傻笑了两声,表示的确如此。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我早习惯这种心疼。修车店的老板看来对人生看法有点造诣啊,在店里面贴上一张大大的画,画上是个修禅的和尚,配有字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婚姻,爱不由己;人在官场,话不由己;人在单位,事不由己;人在世上,命不由己;人生无奈,有何归己?享受生活,善待自己。

    看来,我们人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去改变事情,哪知道,其实是事情把人在改变,很少有能把事情改变的,一切自有定数?

    那晚梦见了被一只奇怪的动物狂追杀,我一路的跑,它一路的追,前面还有随处可见的陷阱,在我跑不过它就要被捉到之时,猛然吓醒了,赶紧爬了起来开了灯,看看床边有没有一个黑乎乎的动物……

    没有。只是一个梦,弄得我大汗淋漓,挣扎了那么久。

    第二天用办公室的电脑查了一下,周公解梦,网络太发达了,什么版本都有,解成什么乱七八糟的。后来上了不知一个什么网站,说是现代科学家研究人类的噩梦,醒来时你可以忍耐压力,但是在睡梦中会流露真实情绪。梦到妖怪追你或许因为白天遇到难办事,你想逃避。

    这倒是有点靠谱,我遇到难办事?我想逃避?

    遇到的难办事多了,没有一件能去好好处理的,甚至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去处理,虹姐的,苏夏的,王瑾的,李靖的,全都一堆麻烦事……

    这日子,就是麻烦叠着麻烦堆成的。

    这个公司的办事效率,符合了奥林匹克精神,更高更快更强,说要举行小型运动会,过了两天就已经安排在宿舍区开战了。

    宿舍区后面的那大块空地,王瑾大笔一签,王华山的钱一到,马山开工建设更高的大楼做更漂亮的宿舍区。唉,也不知道那些栋宿舍楼过个一两年建好之后我还能不能活着进去住。

    我越来越感觉到林,王,枣等人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因为公司里各个派系已经越来越明显,谁是谁的人也基本看了出来,我感慨着,有人说一个公司就是一个江湖,此话一点也不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