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芝兰的疯狂

第一百四十七章 芝兰的疯狂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莫贱人?你也认识莫贱人?!”

    我真是难以想象,莫贱人那猥琐,垃圾,老鼠脸样的家伙,怎么就娶了一个这么美貌的女人。“对啊,你老公……你老公没跟你说过吗?”

    “哦……他,他很少跟我说公司的事情。”

    我比划着:“对了……你,你那些女朋友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事情,能不能不要在提起?”

    “是是是,不好意思。”同性恋,真够郁闷的,应该说是双性恋。

    “今晚,陪我喝醉吧!”她举着一个大杯子,神态迷离。

    “就是不陪你,我也喝醉。”

    芝兰喝了一大口:“听说你女朋友,是一个叫做陈子寒的女子?”

    “哪有……我穷,讨不到老婆,没人愿意跟我呢。”

    “是嘛,有多穷?”

    “我跟她说,嫁到俺们村吧,俺村条件不赖:穿衣基本靠纺,吃饭基本靠党,致富基本靠抢,娶妻基本靠想,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吓得她转头就跑!”

    芝兰哈哈大笑起来,那高挺的胸,跟着大笑的节奏噌噌直跳,害得老子的手都跟着她胸部的颤动抖了起来。

    “好久没笑过了,哎,我以前男朋友也跟我讲过一个好笑的笑话,一天他等着上菜,对着服务员小姐喊道,米饭,我的小姐怎么还没来,快点!让老娘我笑得差点没断气。”

    “呵呵,这的确搞笑……你以前男朋友?你以前跟的是男的嘛,早分手了?”

    谁料她的脸色一变:“想分就分咯,有什么,别问我他在哪,大概死了吧。”

    我马上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举起酒杯:“来,今晚我请客,不醉不归。”

    莫贱人还说等哪天有空让他老婆给我打电话,唉,莫贱人,你在外边风花雪月,你老婆也不是个省油之灯。

    芝兰带着七分醉意的笑道:“喂,小帅哥,听说你在亿万,可是个人物啊,搞了不少女人啊。”风骚香艳的一笑,眼光露骨,言语大胆,媚态尽现,但无论如何却掩饰不住她思想的苍白、情感的虚弱和匮乏。

    我想,这样的女人,适合当炮友。今晚,原谅我放纵一次。

    “喂,小帅哥,害羞啊?瞧你那样,装纯情吧?今晚,也让我开心开心?”见我双眼时不时掠过她领口低低的胸前,芝兰突然大笑起来,抓住我的手:“你说,这儿能不能夹住你那儿?的……心。”

    你要开心,我也要开心,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就是让我缠上五六种性病,我也要义无反顾了。

    我终于知道王瑾为什么会败给这样的女人了……放浪形骸,色而不,而不荡,荡而有度,此种荡实属古往今来的千般佳话,孜孜追求。

    我没有那么纯洁,面对虹姐,面对子寒,面对后来的魔女,我都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可是面对这个女人,我根本无法招架,只能用一个词来说她:尤物!

    火爆的身材加上夸张的言浪语和身体动作,撩人至极,和谐社会。

    直到喝得两人都烂醉之后,我抱住了她的腰,两个人上楼去开了房,浪漫气氛,那特定的诱人灯光,动心的音乐,迷人的陈设,性感的内衣。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美,美到极致,极致到天堂。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发现我做的并不是梦,点着烟后,她也醒了,那双媚眼,勿用太多语言去描述。她自己从她的包里拿出来一支烟,点上。问我道:“你经常yi夜欢?”

    我倒是想先问你,你弄反了吧。“没有,算是……第二次。”算上王瑾那次,第二次吧。至于苏夏,不能说是yi夜欢。

    “我第一次,很过瘾,很爽!”芝兰的放浪妖骚,昨晚我是深有体会。真是第一次吗?

    无疑,芝兰这个女人,是很荡的,她外在的荡只是表象的,骨子里透着另外的一股荡。外在的荡讲究的是勾引,内在的荡讲究的是诱惑。外在的荡侧重的是,主攻身体,而内在荡侧重的是荡,主攻心灵。外在的荡看似风光,却是风骚,内在的荡看似风情,却是风景。

    “是不是觉得我很荡,很骚!?”她吸了一口烟,徐徐吐在我脸上:“荡不是生活,而荡却能丰富生活。因为荡,所以精彩;因为荡,所以可爱;因为荡,所以迷人。我够迷人不?”

    我点了点头。

    “很多时候,男人总以为自己泡了个**人,是在玩女人。殊不知,在**人心目中,是女人在玩男人。正所谓:面子是男人的,里子却是女人的。男人应有品位,女人应有风情。”说完她突然的把被子掀开,拿着烟头直接灭在自己的大腿上,双眼却不看,死盯着我,紧咬着牙,痛苦挂在脸上,可她忍着愣是没叫出来。

    我扔掉我手中的烟头,飞快坐起来抓住她的手,拿开她手里的烟头:“你干嘛!?疯了!!!”

    烟头已经被灭了,硬生生用大腿的肉灭的。

    她的大腿上,似乎要用烟头有意烫出来一个很大的字,只写了几笔,没能看出来什么字,但是那一个个练成一撇一捺的伤痕,触目惊心。

    “做什么你!自残啊?!”我赶紧跳起来跑进卫生间,拿着毛巾放水龙头冲了一下,跑了出来敷在她大腿上。

    两滴眼泪从眼里疼得逼了出来,她却诡异的笑了:“很爽。”

    “你真是……真是……”

    “你想说我是神经病是吧?”

    她突然把我推到,,爬到我身上……举手投足间,一颦一笑,气定神闲,优雅得体,

    荡,或许不应完全视为贬义用语,而应该是一种性感,一种魅力,一种风情,一种观念,一种价值,一种极致。

    男人都以征服女人为乐趣,而对芝兰这样荡的女人最喜欢一往无前,情有独钟乐此不疲,君不见风月场所高朋满座,声色犬马,莺歌燕舞,趋之若鹜。怪不得她能打败王瑾,让王华山朝思暮想,悉心呵护,视作阳春白雪,红颜知己,更认为是彰显身份,体现价值的重要标志。

    “要是给王华山知道了,估计得杀了我。”我一边穿鞋子一边说道。

    芝兰抬起长长的睫毛,站在镜子前整理:“放心吧,莫贱人,王华山,没人为了我而去杀了你。”

    “你说,我们,这算什么呢?”我问道。

    “算什么?我算是你的泄欲工具,你算是我的一夜男人,就是这样而已,什么也不算。喂,你的手机电池呢?想给你存我电话号码,存不了。”

    “昨晚,扔了电池。”

    “为了某个女人?”

    我傻笑道:“不知道,说来话长。你不会拿笔写给我吗?”

    “我不知道我手机号码……你说你号码。”

    我说完号码后,她摁完了后,说道:“下次老娘空虚的时候,还得招你来填坑,精神粮食。爱玩就玩,不玩拉倒。就这样,拜拜。”

    她走后,我忽然想到,妈的,老子昨晚没戴套!惨了……

    根据大学时某个得了七种不同梅毒的强人舍友说,一般来说,带病的一方传给了另一方,次日,那儿就开始感到火辣辣的疼,然后你忍!一直忍!直到忍无可忍,这时你就重新再忍!终于你会发现身材威猛的你还是打不过性病细菌……接着你可以去医院扑街了。治疗期内,不得抽烟不得喝酒,不得碰女人,不得不戒!

    想到不得不戒,我想到了令狐冲,令狐冲当年单纯一根筋,被还没有切鸟的岳不群诬陷,离开自己最爱的岳灵珊,而后漂泊在社会上被不明不白的一些人迫害,之后,他就开始学坏了,也不算学坏,而是说:不是在压迫中死掉,便会在压迫中爆发。江湖所逼,后来他学乖了,成了个痞子,成了痞子好啊,认识了天下第二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日月神教的女魔头,有权有实力。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奔向美好的明天。

    我用金庸的这个故事来宽慰我自己的堕落……

    其实我是有理想有朝气有激情的年青一代,我很单纯,我不单纯的话,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人家诱惑进了房间?这正是单纯的体现……

    在仓库里,我一直坐在电脑前,脑子里一直想着是不是中招了?为何越想越有点不爽的感觉呢?

    急电,魔女特急召唤。

    是不是我能回去办公室了?我又可以去践踏办公室那些天天偷菜的小朋友们了?

    王瑾的门口秘书,不是那个可爱的乳娃娃胡珂了,换了个不漂亮的女孩,唉,失望失望。

    “王总。”她正在埋头研究着什么。

    似乎很用功,我走近一看,她正在投资黄金期货……寒啊,那玩意,不是有钱就能玩得起的,门槛高,10万元左右地资金规模才可以尝试黄金期货交易,还只是练手。风险极大,智商不够高的人,很容易会扑掉的。从富翁到负翁,一夜间的事情。

    “黄金期货?强,强!”老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给了人家一个身世显赫的家庭,又给了她一副世所无双的美艳诡异面容,还给了她一颗发达的脑袋。

    她抬起头来,没有表情,问道:“今天早上为什么迟到。”

    早上我一般是在仓库上班,她去查了?今早与芝兰十点才gameover,saygoodbye。回到这儿上班都快十一点了。

    不过历来我在仓库上班,都没有人去管我什么时候上班的。

    “昨晚喝酒,喝多了,起不来。”

    “昨晚,很疯狂吧?”

    “王总……找我有什么事。”不想胡扯,现在累着。

    “现在,想光明正大的推销我们的新产品,打算给你和李靖做先锋,不过,看来你并不珍惜这个机会。”

    挣钱的事情又来了!

    “我怎么个不珍惜了?”我急急道。

    “从早上一直打你电话,为什么一直打不通!?”她反问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