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征服芝兰

第一百五十四章 征服芝兰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打了个电话给子寒,想让她看看资料来着,无奈,公关公关,被派出去应酬,做经理时,至少可以指派别人,当了小丁,这些破事,当然越破的事越是轮到小丁去干了。

    靠在椅背上抬头看头上的天花板,悟出来了一首辛苦上班的打油诗:投身事业英勇无畏

    工作行业看似高贵

    其实生活极其琐碎

    为了生计吃苦受累

    鞍前马后终日疲惫

    客人投诉照死赔罪

    点头哈腰就差下跪

    日不能息夜不能寐

    老总一叫立即到位

    一年到头加班受罪

    劳动法规统统作废

    身心交瘁暗自流泪

    屁大点事反复开会

    逢年过节家人难会

    分分秒秒不敢离位

    迎接审核让人崩溃

    接待应酬经常喝醉

    不伤感情只好伤胃

    工资不高自己交税

    走亲访友还得破费

    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身在其中方知其味

    不敢奢望社会地位

    全靠傻傻自我陶醉

    崩溃崩溃……

    然后打在q上,发给魔女。

    魔女回给我一首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

    工作忙死欲断魂。

    借问奖金何时发,

    老板笑说再等等。

    好好工作,别再发呆!

    靠!我看似向她诉苦,实则想要讨回奖金,就是想笑话她,她也看出来了。

    浏览网页时,看到一个帖子被疯狂转载:你忍心蜗居在不到10平米的小屋里吗,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友和你奋斗一辈子还供不起一套房吗,你忍心看着你父母缩衣节食把仅有的一点养老金帮你还房贷吗,这里才是实现你梦想的地方。加入我们,待遇从优,装备齐全,食宿全免,一条大裤衩,一双人字拖,一把ak47,800美元底薪+提成,全天移动式海景套房,多劳多得,只要大干一票,在大都市买楼不再是梦想,干两票,跻身上层社会,直接与奥巴马对话不再是距离。别再犹豫了,给你一片海域,换你一生奇迹!做海盗,至少生命辉煌过-索马里海盗人力资源部。

    这帖子的确不错,假如真有人来招聘,估计排队报名的人排成一条长城。

    下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准备出发,去见什么客户代表去,为什么呢?见的这些人为什么都是猥琐的色魔呢?干嘛不让我碰到一个女色魔呢?

    到停车处取车,唉,想到去应酬,***就烦,看着那些人不可一世的嘴脸,还要陪酒陪笑,就差没陪睡觉了……

    开出了停车处,却见身材窈窕大墨镜的魔女一头波浪长发,对我招招手让我停车。

    我停下车问道:“怎么,特意拦车给我发奖金啊?”

    “今天的工作完成了,陪你去见见客户。”魔女上了副驾驶座。

    皇城酒店餐厅餐桌上,那个客户代表一双贼眼滴溜溜的在魔女身上转:“这位是……”

    “姓王,业务员。”魔女自我介绍道。

    “业务员?业务员怎么看上去那么像老板娘……长得真漂亮。”

    “谢谢,过奖了。”

    我倒想看看魔女是如何谈生意的,要她出卖自己,应该不会的了,看她那副冷冰冰的酷样,又不给人斟茶倒酒,也不刻意讨好。

    “黄代表,开门见山,如果你想要回扣,多少个点,你自己开口,如果你是你们老板的忠诚员工,那么,谈价格。”魔女从我手上拿走资料。

    “其实……我不太相信你是个业务员而已……”那家伙怀疑道。

    “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钱。”

    “是是是,贵公司真直爽,那我也直点,百分之五,回扣!”

    “百分之三。”魔女拉下来。

    “百分之五!”那家伙坚持道。

    魔女顿了顿:“如果你去找别的公司,愿意给你这个回扣,我可以给你百分之十。既然没有诚意,那就不谈了。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倒……

    这样也算谈生意?又不像求人家,根本就是**裸的威胁。

    “嘿嘿嘿……人嘛,总想要多一点。那就,百分之四……”

    魔女拿走桌上的资料:“我没闲时间跟你瞎扯!百分之二,如果你再跟我计较,可能就是百分之一了,跟我们亿万谈生意的代表人,有谁出过事?就是保密工作都不止这点钱了。”

    那家伙见魔女欲走,急忙说道:“好好好,百分之二百分之二。林小姐先坐下来嘛。”

    那家伙可能又有点想不通,说道:“百分之三吧……”

    魔女突然骂道:“你三岁小孩子啊?“

    “是是是。百分之二百分之二。”

    一单生意,极其容易搞定。

    出了酒店门口,我纳闷道:“为什么呢?那么简单?”

    魔女对我说道:“你跟人家谈生意,要学会察言观色,就像去商场去买衣服,先摸清对方底牌,直接杀价。然后,察言观色,欲擒故纵。你不是说,话不在多,有用则行,整天就知道研究女人,你有研究过这些吗?我让你看资料,除了看我们这边的,还要研究对方的。明白?”

    “明白了。跟圣人谈十句话,胜读十年书……”

    “少捧我……周末,你今早跟我说请我去哪里?”

    我低头沉思了一下,芝兰又跟我说要和我出去旅游一趟,这边的魔女又叫我去看电影,时间安排有点……不过来啊:“周末档的电影票很难买到,今晚我就披上被子去排队买……”

    “敷衍我?”

    “不是……我去买票。”心里还是比较乐意跟芝兰出去旅游的,一则散心,二是那个骚婆极其放荡,跟她在一起,说话都能延年益寿,跟魔女呆一块,不仅没意思,而且老是那副口吻说话,听着都难受,比锯齿锯在钢条上的滋滋声都难忍。

    她从包里掏出一千块钱:“够没有。”

    “说了请你看电影……怎么好意思让你付钱呢?”左手推脱右手把钱放进口袋里……原谅我小人一个,还有很多地方要用到钱。

    “这钱,是上次我借你车,弄坏了赔给你的。”

    “对哦,我倒是想知道,那加油员为什么给你加汽油的?”

    她没说话,瞪了我一眼,嘴巴微微抿着,笑了一下。眼如丝,心如酥,腿儿软软,全身真正成了水做的妙人啊,太美了……那一夜,我们**蚀骨醉仙欲死。不好意思,口水差点没滴下来。

    天已经黑了,送她回去公司拿车,魔女说道:“晚上去哪儿玩?”

    “晚上去哪潇洒?不就这样,在宿舍趴下等死……”

    她张口欲要说什么,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看,芝兰骚婆的,挂断!

    又响,再挂断!

    再响,没办法,我很佩服她的坚持:“喂,怎么了?”我不想给魔女知道我和莫贱人老婆王华山情人勾搭上了,后果自负……

    魔女的听力,和察言观色的能力,可以说达到了人类的极限。

    “亲爱的,死在哪个女人床上了?”芝兰荡笑着问道。

    我急忙把手机放过左手边:“现在开着车,等下我再打电话给你。”

    “十分钟……今早你这个没良心的自己说要找我的,我推掉所有约会洗干净等吸gan你,十分钟之内不给我电话,我就去公司找你!”她挂了电话。

    真恐怖啊,万一被她缠上,咋办?突然产生了一种自掘坟墓的自责……

    “呵呵。”对魔女讪笑了一下,加油门往前奔了。

    魔女下了车之后,赶紧的,马上的,假装开车回去宿舍区,开到宿舍区门口,掏出电话给芝兰拨过去:“在哪?”

    “今天逛街了一天……腰酸背疼,在市中心的鑫达酒店,8053。”

    车子开往市中心的路上,我在想,我这到底是干嘛呢?偷情?或者报复?或者说喜欢干?

    门一开,那骚娘们一把拉我进去,一脚把门关上,把我推倒在床上,烈焰红唇就贴了上来,吻了几下后,她吃吃的笑着问道:“想我吗?”

    “不知道。”

    “想日我吗?我帮你答,想!”她用额头在我额头上撞了一下,“那来吧。”

    开始脱衣服,她很疯狂的主动,把我压在身下,吻脖子,耳垂,舌头,嘴唇。诉说般的轻柔气音,徘徊缓进的简单节奏,婉转似水的女子柔情,她沉浸在自我陶醉的孤芳自赏中难以自持,也难以自拔。优雅的身段和慵懒性感的声音,让我不得不沉浸其中。

    “要我。”她把我翻转过来,让我压在她身上。

    我伸手指了指床头的东西:“套……”

    芝兰双手绕过我的脖子,深情款款却又带着丝丝怨气:“为什么?怕我带病的?”

    “不不不……怕你中奖……”我的最大担心,当然是怕她带病,第二就是怀孕,这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你一定怕我带病,竟然说出我和一个男人yi夜欢了就在大腿上烙上一个印这样的话来,不是担心我带病?”她很聪明睿智。

    “怕你中奖,真的。”

    “别怕……都弄进来吧……给我。”

    你要,我当然不会不给。我要了她两次,换个角度说,给了她两次。她身上带着柠檬香味的清新甜美,叫的声音又像诗歌的轻轻吟唱,有一点嗲,但不会甜得发腻,令人感到极为放松、慵懒。洗完澡后两个人筋疲力尽,搂在一起昏沉入睡。

    半夜我口渴得醒了,起来喝水。我端着水杯站在床前,而月光照在她洁白的肌肤上,仿佛微微呼吸的玉器。

    多么美的造物,如果我能永远拥有,岂不也是好的?不过我和她都知道,我们两个人在干嘛,也不知道维持多长。有人说没有爱的性,只能说是交配,不能说,我倒没这么觉得,两个人在运动中都很深情,好像一首情诗,娓娓倾诉着自己对对方诚挚的感情,以最纯洁和率真的方式,俘虏心灵。

    每天早上在太阳照在床头之际,抽一支烟,是极度幸福的。

    她看着我,问道:“要上班?”

    “废话……”记得以前的苏夏,总会叫我不要去上班,说一些要养我之类的话。

    “给我一支烟。”她也坐起来靠在床头,还不忘拿着杯子盖住锁骨以下的雪白身体。

    “不想给,等下你拿过去了烙奴隶印。”

    她笑起来:“你心疼啊?蹂躏王华山的情人,莫贱人的妻子,感觉那么畅快,还想滴蜡烛呢?你会心疼。”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