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魔女神威

第一百五十九章 魔女神威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牡丹还给我使了使眼色,我看出她的大概意思,这个人惹不了。

    魔女说道:“你恐吓我啊?我捧你两句,你还真当你是湖平市的风云人物呢?”

    “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把你家全烧了!”程勇怒道,显然,这头狮子十分憎恶别人用牛叉的语气同他说话。

    牡丹急忙拉了拉程勇的手,对着程勇摇摇头。

    魔女冷冷道:“去,去烧吧,我家住在哪知道吗?要不我告诉你地址?等等啊,我先打电话给暴龙,让他告诉我你家在哪。”

    我是无所谓的,反正我也不怕这人,倒是这家伙听了魔女一句话,脸色全变了:“你怎么知道暴龙?”

    “你有资格问?”魔女再次挑衅。

    我估计就是老大之类,要不这个家伙不会那么怕呢。

    程勇脸色极其不好看,拉着牡丹站起来一声不吭走了。

    牡丹走到门口,回头过来看了我一眼……

    曾经以为,遇上她,是我心动的开始,爱上她,是我最幸福的选择,拥有她,是我最珍贵的财富,跟牡丹踏入红毯,是我永恒的动力。

    程勇一把扯牡丹出去骂道:“是不是舍得那小子!操!”

    我低下了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魔女拿起包:“走。”

    我傻傻的跟着她到了楼下停车场,牡丹和程勇也在,他们在取车,魔女挽着我的手温柔的说道:“今晚我们去吃西餐吧。”

    我开了车门,上去坐着。看程勇开着君威过去,尴尬之色尽在脸上。我突然害怕他会把火全撒在牡丹身上,那王八蛋不是一个好东西的,暴躁的很,邪气十足。

    很习惯的点上了烟,心里乱糟糟,跟吐出的烟雾一样到处飘散。

    “别在我车里抽烟!”魔女摘走我嘴上的烟,扔出窗外。

    我没说什么,又点了一根。她怒视了几秒后,又摘走,丢掉。我又掏出一根,她拿着整包烟丢出了车窗外。

    我下了车,捡起了烟盒,掏出一支点上,走出了停车场。

    走到大街上,她开着车跟上来,在车里问道:“上车啊!发什么脾气?”

    “我没发脾气,我想一个人走走。”心里其实有火的。

    “我命令你,上车!”她还带着命令的口气说道。

    “你发什么癫?现在我是在下班时间,不要老是摆着上司老总的口气跟我喊话,我很纠结!听到这种口气,就像听到王华山说我开除你一样的纠结!你懂不懂!?”我是很气了,可我还是用比较正常的口气跟她说话。

    “你去哪?”

    “我要发泄,我要去**!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行不?”我很烦很烦!

    走了一段路后,没见她的车跟了上来……

    拐进了一家酒吧,酒吧的乐队在台上唱着beyond的歌曲,很老很能经得起岁月考验的歌曲,每次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从没有听流行歌曲那种会腻歪的感觉。

    想到曾经跟牡丹躺在星空草地上海阔天空的纯美岁月,心里的悲凉更是淹没得让我自己呼吸都呼吸不起来。

    是否青涩的青春,遇见你只在路途,却不知你即将远走。又或许,太过于年少的爱情我们都走在成长的旅途中,盲目的寻找不到方向,跌跌撞撞的奔向远方。一场相遇已是缘尽一如烟光落下的薄凉,一场绚丽的开放已是开至尽头的荼靡。

    有些人,等之不来,便只能离开;有些东西,要之不得,便只能放弃;有些过去,关于幸福或伤痛,只能埋于心底;有些冀望,关于现在或将来,只能选择遗忘。可我遗忘不了,太过美好的东西从来都不适合经历,因为一旦经历便无法遗忘。

    拿着一瓶白酒喝了起来,一桌最低消费两百八,两百八可以上很多东西。

    很多客人,每一桌都热热闹闹的,我像个没了魂的躯壳。

    李靖坐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是吓了一大跳,我只是以为一个长得像李靖的服务员。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我讶异道。

    “某个人打电话告诉我的。”他拿着酒瓶倒酒进杯子里。

    “林?”我猜是王瑾跟他说的。

    他点点头……

    “妈的,喝酒不叫我,真不够兄弟!”他怨道。

    “叫你干什么?心情不好只想一个人过……有没有烟?”我问道。

    他掏着烟笑道:“跟你比赛一个游戏?”

    我似笑非笑道:“你几年前说的?开一个双人房,每个人下面躺着一个妞,然后按下时间,比赛谁的时间长啊?”

    “!我说了那么多句话,你记得最清楚就是这个了!”李靖哈哈大笑道。

    我也跟着笑了:“多么荡的一个有为青年啊。”

    李靖把烟给我,说道:“点上叼着,不能用手碰,一直叼到顶不住,看谁撑的时间长。你赢了,我付账,还带你去会一会我卖手机刚认识的几个豪放肥猪流。长相甜美,身材火爆,没脑子。”

    “操!幼女你也舍得下手……”我指责他道。

    “不是幼女了,满十八了,咱不用,她们也自己去找男人来使。咱们这还算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呐。准备开始了啊!”李靖给我点上烟,给他的也点上了。

    “等下,等我抽完这支烟,下一支烟老子跟你比!”我说道。“李靖,你说,我们是怎么样看待钱的呢?而女人,又是怎么看钱的呢?”

    李靖无奈的笑了:“跟你说一篇文章,是金莲写的,好多年了,我几乎全背得了。”

    “说吧。”

    “很多时候,我想象着自己也可以拥有靠海的全落地窗别墅,开一辆酒红色的法拉利敞篷跑车。事实上,这想法笑话极啦。事实上,我没钱!好不容易忍心网购了一只手表,却在去存钱的时候发现,邮政储蓄里上班了小姐带的是dior。望着路上开奔驰的人,庆幸自己也曾经坐过宝马,但那也只是副座。”

    “终于有钱给身边最亲的人买了一套jack&jones,兴高采烈的走出国际商场门口,突然撞到一个,拿正版古缇皮带去配不起眼盗版lee牛仔裤的人。我的天,我承认,我真的没钱!读书的时候,用我省了一了个月的零花钱买了一个fion的亮皮包包,那天搞活动送了个麦包包的卡袋。我兴奋。就算我连打的回学校的钱都没有了,我还是眯起了眼睛,睡觉的时候梦见的还是fion。过了两天才知道,隔壁宿舍的美女用的是svuitton。”

    “终于,三年前我工作了。假期发了奖金,给个朋友打电话邀她与我去深圳购物,才了解到,人家是周末有时间就去香港闲逛。都是人,她怎么就混到这程度了?去年过生日,收到妹妹邮寄过来的香奈儿,我是高兴,也一直不舍得用。而我却在朋友家发现,mac,ipsa,ck在她们家里摆满了化妆台。我晕倒,因为我没钱。”

    “我什么时候可以开着自己的车,拥有一张金卡,沿着高速路,想去到哪就去到哪。什么时候我才能净身出门,回到家的时候大包小包?笑话,那是天方夜谭。还好,我总算庆幸,生在80后,压力如此大的社会却给了我勤奋上进的心态。我想,我永远也等不到这样的生活,可是现在,不也好好的过了么?命吧,我生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小县城,这样的男朋友……”

    说到这儿,李靖停了下来,说不下去了。

    我的心情一阵沉重,装着笑道:“来来来,比赛,比赛嘛,今晚咱去弄肥猪流,为了社会和谐做贡献。忘掉这些不快乐的东西。”

    “妈的!老子是来安慰你的,反过来你安慰我了。”李靖说道。

    “我也开开玩笑而已,你当真我乐意去残害祖国花儿呢?输了请客就成!”

    点上烟叼着,低着头眯着眼睛,一副八格牙路的样子,我也不想眯着眼睛,眼睛被烟雾熏得不行,用鼻孔呼吸太大又吸进烟雾极难受,用嘴巴呼吸也呼吸不得。顶住……

    泪流满面的时候,李靖先顶不住了,冲去了卫生间洗脸……

    想赢我?再修炼吧你。

    魔女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想,她就像个特工一样,想知道某些人在哪里,很简单就能找到。

    “一个大男人为一个分手了的女朋友,哭得两眼都红了,也不觉得丢人。”她坐在我面前说道。

    “我这是被烟熏的!”我拿着餐巾纸抹去泪水。

    她拿着我的手机给我:“落我车上。”还把车钥匙给我。

    “咦?给我车钥匙?”我疑问道。

    “你初恋女友,发短信给你,让你见她一面,有急事跟你谈。你那么担心她被打,就去咯。”魔女淡淡说道。

    “你又知道我担心她被打?”嘴上强硬,心里却道这女子还真知性。

    她没回答我,起身离去。

    我跟着出了酒吧,问道:“什么意思呢?是不是又想搞一些破坏的事情,让人家躲我远远的?”

    “是。我要妖女,魔女,我看到别人过得幸福,我会很恶心,特别是你!”她转过头来,咬牙切齿,不过挺可爱的。

    “我想问你一个事情,就是上次,你让人家跟虹姐说了什么,让她那么的愤恨我?还有,在苏夏给我打最后一通电话了以后,你同样是拿走我的手机,你又跟她说了什么?直到现在我都没找到她了……”我低着头问道。

    “说了,说了很多,说了像刚才在包厢里说的话。”她一副不关她事的语气。

    “你凭什么老是搅进我的生活中来!”我有点生气,虹姐那儿我是无语了,但是苏夏,我想苏夏,不是为了跟她发生关系之类的,我是担心她,我怕她真的出了事。

    她没有回答我,走到路边拦了一部的士,上了车。

    她的陆地巡洋舰,就在门口。

    我回到酒吧里,李靖奇怪道:“干嘛去了?”

    “林。来了,又走了,给我车钥匙,去见……”

    “牡丹。”我没说完他直接接道。

    他故作严肃道:“去奚落奚落她也成。但我先跟你说另外一件事呐,要是跟魔女生活在一块,是怎么样的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