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献爱心?

第一百六十七章 献爱心?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一个钟头后,到了那个小学。放眼望去,风景很好。空气很清新。

    首先,看看那个女人的车,有没有在。那个女人,当然是苏夏。

    一排车子,没有见到。

    魔女跟着我走向学校操场。这个学校没有围墙,没有大门。车子直接开进了里边。

    聪明的魔女只看了一眼,说道:“献爱心。”

    “没有横幅,你也看得出来?”我问道。

    “看到有人穿着某某公司的制服,还有摄像头。能不是顺便献爱心顺便给自己打广告吗?”魔女反问道。

    “说得倒是好听。你怎么不也派自己的下属参加类似献爱心活动?”我冷着讥讽道。

    “忙。”

    走了几步她又说道:“只是听说哪个学校多贫困,也从来没到过没看过。”

    跟基金会的志愿者握手。接着就开始仪式了,记者扛着摄像机。时不时的给这些善良的好心人一个特写。

    “你捐了多少?”魔女问道。

    “每个月两三百块钱。”我说道。

    魔女走回车上,翻出我车上的几千块钱。我纳闷道:“我藏得那么好你都找得到啊?”

    “我没带现金,先借用你的。”她拿着钱塞给憨笑的小学校长手里。

    这个小学,几间教室。不大,七八十个学生。

    戴上基金会给的红袖章,去发书发学习用品衣服了。

    给魔女也弄了一个红袖章,但她似乎不太喜欢。把红袖章贴回我胸膛上。

    这多光荣啊,不戴算了。

    以为以后可能都不会见到苏夏,不过。我来参加这种活动,一个目的是献爱心,另一个自然就是能够再次见到她。

    她没变,依旧风情万种。站在远处看到我,眼光在我脸上停留了一秒马上掠过,假装看不见。

    她走向基金会的志愿者,基金会的人很多都认识苏夏的。像这样的富婆,开着豪车,出手阔绰。见过一面当然忘不了。

    我走到她身边,问道:“苏夏……好久不见。”下一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很专注的看着她,满心以为她至少给我一句话。她直接背过身子,戴上红袖章,上台去了。

    我自嘲的笑笑。最熟悉的陌生人?路人甲都不如。

    曾经上过,伤过,忘过,如今再次见过,却没了以前的熟悉。

    我暗自嘲笑自己,人家什么身份呢?说了要养我,就是要把我当成鸭子一样的养。既然咱不同意,那她不可能还要围着我转。假装不认识,或许是个最好的结局。起码留给对方都有美好的回忆。

    魔女也见着了苏夏,走到我身旁深沉地问道:“你此行的目的,献爱心?”

    她可以看懂我心事,我皱眉道:“献爱心是第一个目的。”

    “是第二目的吧?”她的嘴角闪过一丝看穿了我的冷笑。

    “你别把我看得这么肤浅,就算她不会来参加。我一样会来。”我继续给小朋友发东西了。

    发东西的时候还一边往台上看苏夏。

    苏夏在台上说了几句话后,就要走了。

    我想,她会径直走向她的车子。然后关上车门,很潇洒的不看我一眼,自此又是无影踪。

    下台后,她走向我。伸手给我旁边的魔女说道:“亿万公司的大股东,你好。”

    魔女象征性的几根手指头碰一下苏夏的手。

    苏夏剐了我一眼,冷笑道:“现在比以前幸福了?”

    我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魔女温婉的挽过我的手,头轻轻靠在我头上。她太高了。

    魔女很幸福的笑道:“谢谢他受伤那段时间你对他的照顾。”

    苏夏假装没听到。摆摆手:“先走了,再见。”说走就走,目光中不再会有纠缠。动作也没有丝毫的诱惑。

    我想追过去,魔女一拉住我。我回头过来问道:“你以前跟她说了什么?”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么问。人家耍你啊,我不过是帮你出气!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吗?你以为她的心里就只装着你?”魔女指着我的胸膛问道。

    “这关你什么事!”我气愤地说道。

    魔女也生气了,胸脯快速的起伏:“你以为我想管你吗!我就是想不通我干嘛要去管你!”

    说完她气冲冲的走向车子。

    我管你。我走向苏夏的车子,我想问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杨锐!你给我回来!!”魔女喝道。

    我愣住了……

    她是吃醋?嫉妒?还是她和苏夏到底在斗什么?

    我愣着的时候,苏夏走了,没有任何一丝的眷恋。

    我走向魔女,问道:“她到底跟你说过什么?你们一定有什么秘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现在你去追她啊!假如你的长城可以追上她的跑车。”魔女得意的闪现一丝笑容。

    我又问道:“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她不敢联系我躲着我?”

    “你又知道我有这么大的能耐?”魔女顿了顿,挑着眉毛得意地反问道。

    我看不懂也看不透这个女人,深如她的绿色眼眸。

    在工作方面,她有着很高的思想觉悟、很强的综合素质、过硬的创新实践能力、敏锐的政治意识和顽强的工作作风。在这方面,我只有自叹不如。但是在工作之外,她依旧那么的深不可测。你永远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我只想知道,你这样做。想要得到什么?”我无奈的问道。

    “我怎样做了?”她反问得我无话可说。

    在那个黄昏,我的无奈让我的手在颤抖,就当是离开时她望着天空的那一刻起,缘分也随她的目光飞向了天外,只剩下,颤抖之后微微的无语的阵痛……

    曾经与她的过去犹如上世纪的童话,浪漫美妙,但已经越来越淡。

    回去的路上,我左手拿着烟放在车窗外,右手方向盘。心里的火依旧没降,脸色沉着。

    魔女说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做这些,是为了你好。”

    “是么?我很感动。”我装作恍然大悟说道。

    魔女说道:“将来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或者等你改了暴躁的脾气,我也可以告诉你。”

    我冷笑一声,摇了摇头。扔掉烟头,又掏出一支烟点上。点不着,有点风,另一只手抓方向盘不能挡风。又划了几下,***,李靖送我的那个打火机我丢宿舍里。

    魔女摘走我嘴上的烟,我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怒道:“我在我车里抽烟你也管!?”

    她把烟放进嘴里,点上,抽一口,咳了……

    然后把烟放回我嘴里。

    我的一团无名火,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熄灭。愁绪开始弥散。黄昏的阳光穿过绿意盎然的树叶斑驳的从我们的身上,车上爬过去。黄昏了,天依旧很清澈,形状各异的白云朵朵,颜色都是透明的。

    原来不过是明朗的淡淡哀伤而已。一切还是很好,我什么也没得到过,也没有失去什么。

    她说道:“我跟王华山打了赌。今年内,如果外省的营业额比省内的高,他走。如果省内的营业额比外省的高,我走。”

    我问道:“请问你说的这个‘走’。是如何走法?”

    “净身出户,亿万公司的一分钱都不能带走。能留下的那个人,股份全归一个人所有。”她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

    我吓了一跳,说道:“这么大的赌注,谁输得起?”

    “谁都输不起,输了的那个人。甚至有可能还会欠下一身的债。是我提出来的,我已经不想跟那个人有任何的纠葛。”王瑾说道。

    我思索了一下后,说道:“省内的营业额,这么说来,我现在做的销售策划就是在帮着王华山的啊。”

    “这么多年来,省外跟省内的营业额基本都是相同的。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你现在的确是帮着王华山,但如果是我胜出来呢。那么这一切,都还是我的!”她说道。

    信曾哥,得自信。信魔女,更自信。

    “小洛,新开了一家西餐厅,我带你去。”她深情款款的看着我。

    我急忙哦哦了两声。

    心里暗自想着。魔女和我一起走过的日子,那叫什么个事啊?我们没有快乐,而且小心翼翼地保持着某种距离。可又在躲闪中继续着。两个人接触的时候,我根本分不清这是什么感情。

    魔女惊艳了整个西餐厅,她走到哪里都是光芒四射的美景。

    像所有的恋人一样,我们坐在靠窗位置。点餐。

    一份牛排八十八,在湖平市,算是较贵的了。如果吃一百一十八的牛排,可以免费吃自助餐。

    我拿着账单看着:“那么贵?”

    从心底嘲笑了自己,人家这叫做过生活。我们十块钱的快餐,才是生活。

    我对牛排没多大兴趣,要了两分一百一十八的。然后跑自助餐那边拿来几盘吃的。

    我咳咳两声,说道:“其实我很想跟你做好朋友。从你身上,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我们早就是朋友了,不是吗?”她浅浅说道。

    她说的这个意思,莫非是以前我们就是朋友了?如今,想更近一步?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到她,除非她也是个喜欢身体愉悦的女人。那一夜,她叫得很欢。

    我不假思索道:“靠!我们以前斗得你死我活的,叫做朋友?”

    魔女想了想,轻轻说道:“我误会你。觉得你这人心机深,会怀有什么目的。我喜欢用我自己的想法去猜疑别人。”

    魔女在这种环境里生活着,也只能用这种多疑去猜测身边人的用心。

    魔女对我的态度,从冷酷残忍到脉脉含情,是突然间的,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无法接受,甚至无法理解。到我去猜疑她是什么目的了。

    她低下头,轻轻拨弄了头发。也撩动了我的心弦。她继续说道:“从小我父亲就教育我,高贵的我们是跟那些不知所以无所作为的下等人不一样的。他把我改造成了一个成功的事业女强人。我骨子里透着傲气,看不起别人。却忘了原来我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不能老是生活在自己臆造的商业皇宫中做女皇,我也需要爱情,我也需要男人。有一天,我也会老。我也要嫁人生子。”

    “你们都是下等人,不配得碰我。我一直这么认为,所以才会恨。恨到想杀了你。我自己真的很傻,按有钱没钱来分人等。傻了二十多年,我现在才知道。这个世界只能按人品来分人等。王华山,才是真正的下等人!”她说着说着,泪水顺着白里透红的脸颊流下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