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如意郎君?

第一百六十八章 如意郎君?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她和王华山的故事,公司里流传上百个版本。我并不想去探究,光听都很纠结,纠结得头疼。

    我拿着餐巾纸给她,说道:“西餐厅的餐纸算不算下等的?”

    她擦掉眼泪,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恨你,后来就变质了。我以为这种异样的感觉是恨。可我从没爱过,我不知道原来爱是跟恨一样的刻骨铭心。”

    我局促不安了起来,挠了挠头发站起来:“想吃什么?我去那边拿过来。”说完转身就去了自助餐那边。

    她后面的两句话,根本就像是表白。我的心脏,嘭嘭嘭的强烈跳着。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感觉,魔女喜欢我?先是有种兴奋得意的感觉穿心而过,可高兴了没几秒。我就慌了,她会喜欢我?以前我曾经感觉到一点,可我不敢确定。

    我想,她喜欢我,也局限于我的身体。无论是智商,成就,相貌,都不是吸引她的地方。这还不是跟苏夏的想法一样?

    我拿着食物盘子回来的时候,她要了两瓶红酒。打算长谈了……

    废渣服务员收拾了,换了桌布。上点点心,红酒。窗外灯光正美,音乐轻扬优雅。适合谈情。

    魔女端起高脚杯,浅浅饮了一小口。与生俱来的高贵,怎么看都不觉得饱。

    她端着另外一只杯子给我,说道:“别老是抽烟。”

    我张口欲要说什么。她截断道:“抽吧,抽死去吧。”

    我呵呵笑道:“你又不是我老婆,管那么多做什么?”

    我怕她等下又要谈起什么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之类的话题,问道:“魔女,你有多少钱?”

    魔女摆一下头,说:“谁知道。就是一串数字。”

    我自嘲的笑道:“我卡里也有一串数字。”

    她用手指轻轻敲着高脚杯杯底,问道:“你的钱是跟陈子寒共用的吧?”

    我呵呵道:“她是我妹妹,这没什么奇怪的。”

    她思索了一下,又问道:“你们买了新房?打算结婚?”

    我大笑了:“是啊,打算娶你进去呐。”

    她剜了我一眼,说:“我是在问你,你们买房是不是打算同居?”

    我不悦道:“能不能工作之外的时候,不用领导的口气跟我说话。”

    她瞪着我。

    我嘿嘿的笑了一下:“没事没事,我就开开玩笑。你用什么口气都可以的。我们没同居啊,我都说了把她当妹妹干的……不是当妹妹看的。不不不……我是当妹妹看的。我们之间是很纯洁的友谊。”

    如果不是魔女借钱给我,子寒的房子,可没那么容易搞定。这对魔女来说是九牛一毛,但对我们来说,十几万真的是很难找。

    魔女说:“打算还完我的钱,就考虑买房。再追求虹姐,是吧?”

    我乐了:“魔女,你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很八卦了。”

    她说道:“我相亲很多次了。”

    我更乐了:“找到如意郎君没?我认识的朋友,都跟你配不上号的,要不我就介绍给你了。”

    魔女无奈说道:“从来都是看一眼就没了感觉,起身就走人。”

    我说道:“看一眼就有感觉了?还没说话就拜拜?”

    她说道:“第一眼都不喜欢了,还说话做什么?说话也是浪费时间。”

    我问道:“想找一个跟你一样的身份,难啊。”

    魔女说:“我不在意他有没有钱,什么身份。”

    我问:“你风华正茂,那么急干嘛?”

    她说:“我也需要有人疼的。我没你们想象中坚强。病了连一个安慰的电话都没有。”

    我开玩笑道:“你也会生病啊?”

    她注视着我,我也盯着她的眼睛。那颗碧绿的眼眸很撩人,搅得我心神荡漾。

    她说道:“我想找一个像你这样的。”

    我笑了:“我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对了,阿信,李靖他们都是我这样的人。你可以去试试跟他们相亲。但是我个人反对你去跟他们的。”

    “为何?”她问道。

    我说道:“你跟了其中某个人,谁还敢带你家男人出来玩啊?那我就等于牺牲了一个好战友了。哎,看你这么认真。难不成你还想真的跟他们相亲?”

    魔女说:“原来,你怕我像个母老虎管住啊?”

    我摇头说:“母老虎不怕,问题你是魔女啊。”

    她瞪了我一眼问道:“我有这么可怕?”

    我反问:“我们办公室的几个小姑娘说,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就全身发颤。”说完我自己大笑了起来。

    她茫然的跟着冷笑一声,端起酒杯。

    时间过得很快,三个钟头悄无声息。

    坐在车里,我送她回家。问道:“今天出来,什么也没拿?”

    她回答道:“今天在他的办公室,和他吵了一架。以前在我父亲面前,他发誓说会好好待我。以前的谦谦君子,转身就忘了自己的诺言。被他打了两巴掌。我父亲还在的话,他一定会保护我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我有点心疼,但我也很无奈。我是不可能保护得了她的。

    酒喝了太多,既想上卫生间,头又有点晕,眼睛也有点花。

    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前无意识的直开了过去,一辆从右侧过来的车子嘎吱一声一个急刹车吓了我一大跳。

    差点就被那车拦腰直撞了,我惊出一头冷汗。那车子还按了好几下喇叭表示愤慨。

    魔女盯着我半晌,说道:“你喝醉了。”

    的确喝醉了,今天开了好长路途的车。头有点晕晕的,喝一点酒下去,就醉了。

    她家小区离这儿很近,转过两条街就到了。

    在小区门口停车后,魔女却没下车。我看着她,沉默了好久。可能她还有话想说。

    “哎,到你家了。”我说道。

    她问道:“你怎么回去?”

    我说:“怎么回去?不是开车回去吗?”

    她说:“你这样的精神状态,怎么回去?把车放这里,打的回去吧。”

    我拒绝道:“我这样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的啊。”

    她握住了我的手,期期艾艾说道:“在我家睡。”

    我愣了半晌。

    挠着头说道:“我还是,打车回去。”

    “下车。”她赶我道。

    “那,我睡你这算了。呵呵,天那么黑,我……”我自己也对这个女人有所期待。

    把车放进车库,走出来后我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洗澡?”没想过要去她家睡,这辈子也不敢想象能进她的寝宫睡。洋洋得意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走在我前面五米左右,居然还能听到我这声轻轻的自言自语。转过头来,回眸一笑百媚生,佳丽三千全跳楼。说道:“超市还没关门。”

    魔女在超市里,要了很多日常用品。只选贵的。

    我思索着,她这是打算让我常驻在她家了?究竟安的什么心呢?

    幸福来得太快,我无可适从。再者,你能想象眼前的她是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王总吗?她自己说了喜欢我后,好像在演着一场独角戏。

    她可能认为我接受了她?但是……我喜欢她么?我在问我自己,我喜欢过她么?我想……自从那一夜后,我从来不曾忘过。她这样的女人又是如何让人能忘掉的呢?

    只是一眼,便能终生记挂。

    有时我甚至会邪恶的幻想,假若她是我老婆。那么曾经的谁谁,谁谁谁们给过我的伤,无关痛痒。

    幻想之所以叫幻想,是因为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结账后,走过我身旁轻轻扯了我一下。然后继续走了。

    我回过神来,买了一包烟。老板指了指货架上的杜蕾斯避孕套:“水果味,有颗粒的哦。”

    我指了指我自己:“还没讨到老婆的哦。”

    买什么套啊?买去套着自己打飞机啊。

    女人是大脑指使身体出轨,男人身体指使大脑出轨。魔女的思维可够清晰,她不会无缘无故这样整。只能说,她真的是爱我了,这不是梦。

    “走啊!”她在超市门口对我喊道。

    事情发展太突然,没有预感的凌空而降。我还没有做好接住的准备。

    接住?想到这个词,联想到了非诚勿扰里葛优对舒淇说的话:接不住。是的,我接不住王瑾。

    在她家里,我看了看鞋架。会不会像苏夏那里一样,有留着给其他男人专门穿的拖鞋。

    没有。

    她从塑料袋里掏出刚买的拖鞋丢给我:“换鞋。”

    我穿上拖鞋,到处看了看。这里我并不熟悉,却也不陌生。今晚,我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进来睡的?

    她打开电视机,说道:“喜欢欧冠吗?国际米兰的。”

    李靖猜得对,这样的女人。对于那种哭得稀里哗啦的电视剧不感冒。喜欢看体育。

    “你喜欢国际米兰?”我问道。

    “穆里尼奥。”她说道。

    “那个狂人的确有个性,跟你一样。”我笑道。

    她瞪了我一眼,去冰箱拿饮料了。

    我坐在沙发上,环顾了四周。魔女对职业和社会工作有着比家庭生活更大的兴趣。她的家居然也会一尘不染白净堂皇。

    “请保姆?”我问道。

    她回过头来说:“请过,没一个对胃口。就没请了。你要喝崂山绿茶还是爱尔兰咖啡,或者红茶?”

    “红茶是现泡的茶包?”我问道。

    她帮我泡了红茶。倒热水的时候看了我一眼,一双绿色的大眼睛深邃得像一湖清水。美丽得直截了当。不经意间就会让我惊艳得不能自拔。

    她把茶递给我,坐在旁边看我喝。

    瞬间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这是现时吗?我不敢想象假如我跟她在一起后,未来的日子会怎么样。突然就有了摊牌的想法,我应该告诉她,我们两是不可能的。

    或许她并不爱我,只不过外表比鲜花光鲜,却比烟花寂寞。找我玩玩罢了。就像苏夏芝兰这些女子。我决定要把话挑明了。

    茶喝了一半,我却不知如何开口。她问道:“是不是不够冰?”接着起身拿几片薄冰放进茶杯里。

    “我进去那边房间铺一下你的床。”她起身袅袅婷婷的身影,让我很难把现在娇花映水的她与平日里那个大步走路,双脚交叉踩在一条直线上,目不斜视,长发飘飘,美丽而傲慢的王瑾想象成同一个人。

    宽屏液晶电视,这么大要三四万块钱吧。电视机柜和家具全都是豪华品。我逛过红星美凯龙,都没见过那么好的电视机柜。

    电视机柜上有几本家具介绍的,可能是她买家具时商家给的。我拿过来翻翻,和她的这些家具对照了一下。愕然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