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奖金加倍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奖金加倍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王华山看着我说:“你们做的销售策划,确实不赖。为了表示我本人的感谢,以后你们的奖金我会加倍给。”

    李靖尊敬地说:“谢谢王总,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公司好我们才能好,责无旁贷。一定会更加的努力!”

    王华山说:“好好好。年轻有为!年轻人就应该有这股干劲!”

    魔女自信能赢了王华山。王华山也着急,专注把心好好放在省内这些辖下或者加盟的店面。这段时期,对于每个下属,都要关心爱戴。尤其我们这种直接关系到公司业绩的员工。

    王华山这餐饭,用的口气,跟地方晚七点半新闻上领导抚慰灾民似的。问寒嘘暖,还要说给我两安排更大的宿舍。我们婉言拒绝后,又提出在假期可以享受高层的旅游待遇。

    饭毕,王华山陈切地送我们回了公司宿舍。

    李靖对着远走的车恭敬的拜拜着。

    我踢了他一脚说道:“像个汉奸看到皇军似的!”

    这家伙转过来,媚笑还带在脸上:“辛辛苦苦一天天,终于得到了老总的一丁点赏识。能不兴奋吗?”

    我跟他说了王华山和魔女要一山不能容二虎的事。

    李靖说道:“难怪这家伙突然对我们这帮人这么好!那我们现在不是反戈矛头对准你老婆了?”

    我说:“不知道魔女怎么想,她总是很自信,总觉得自己能赢。还让我们都努力,说反正以后全会是她的。”

    李靖托着下巴问道:“为毛这么自信?”

    我说:“天知道。”

    李靖笑着说:“今晚哼哼哈兮的时候,一边运动一边问啊!她会说的啊!”

    我掐住他脖子:“以后再说这种话,我扭断你脖子!”

    去了仓库看一下,见到阿信坐在门口那儿。我和李靖纳闷了,都十点钟了,这家伙还坐在门口?出事了?

    阿信倒是先迎了上来,憨笑道:“老大,靖哥。你们来了?”

    我说:“废话!出事了?坐门口等什么?等地震啊?”

    阿信说:“今晚我妹生日,我要请大家去唱歌。为我妹妹庆祝生日。”

    李靖笑呵呵道:“走走走。刚才我们吃饭也没喝酒!去活络活络筋骨去!”

    我问:“谁看仓库?”

    阿信说道:“我培养了两个下属,比我可老实。放心了。”

    我的手机响起来,是魔女的。“喂?什么事啊?”我问。

    她说:“在哪?”还是领导的口气。

    我说:“仓库。”

    她说道:“走过来公司大楼门口,这样。十分钟后见。”

    挂了电话,我拍了一下手机,该死的那么拽!

    我用很阳光的笑容,跟这帮人说道:“兄弟们,你们先过去。俺随后就到!”

    李靖淫笑mimi上来:“老婆大人叫过去帮忙洗脚?”

    我摊开手:“想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从。但那个人没有给我说这句话的时间。”

    李靖哈哈笑着:“兄弟,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先去吧,如果你不能来,我替你唱你的那部分,喝你的那部分。”

    我迈开步子走向公司大楼,听见阿信在后面问李靖:“靖哥,老大是去哪?”

    李靖说:“接老婆下班。”

    阿信又问:“虹姐嫂子?子寒嫂子?”

    李靖说:“妖婆嫂子……”

    阿信两手捂着嘴巴:“啊……?”

    我摇摇头,走得更快了。等等……

    我研究起我刚才的步伐来,脚尖先着地?再走几步,又走几步。还是脚尖先着地?

    轮到我双手捂着嘴巴了。步履轻盈,我的步子很快乐。惨了,我被俘虏了。

    远远的,就看见了昂首挺胸的她笔直的站着。就是在那么远的地方看过去,你依然能感受到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按抑不住的美丽。很漂亮,这种漂亮是慑人的、咄咄逼人的。

    我走到她面前,她指了指,意思让我上去开车。一刻不见,如隔三春。我深切的理解到了这话的意思,我的心脏是突突突跳着的,像在打鼓。

    我问:“那个……额。那个……”

    她慢慢的斜过头注视我:“哑了?”

    我说道:“不是。看到你,就是很高兴呵呵呵。”

    她怒嗔道:“我说,跟虹姐说话你倒是很会说啊。跟我说话却哑了?”

    我辩解道:“你也不看看你那张脸……冷却了整个夏天。”

    她问:“你的脸能温暖起整个冬天?”

    我说:“我的脸不能。但你的笑容能融化掉整个冬天的雪。”

    我说完这句话后,她突然飞速转过身子,不让我看见她的表情。

    我探着头想看看她是怒是笑,猛地她又转回头来:“叫你去开车!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我不依了,两手插进口袋:“下班时间,请别是用颐指气使的口气跟老子说话!”

    她一见我脸变色,无辜的抿了抿嘴。赌气似地上了驾驶座,笔直的坐着,手拿着方向盘。

    自觉这话也重了些,我没打算要走路走人的。上了副座。

    长城哈弗车厢里,有一个半岛铁盒贴在挡风玻璃下,正是我和李靖在她的陆地巡洋舰上看到的那个。

    我指着半岛铁盒问道:“这个是干嘛的?”

    她说:“见到你宿舍里的那个太孤单,在你车里放了这个。你看到的时候也会温暖些。”

    这话,听起来,很是让人感动。收放自如!收放自如!

    我冷淡道:“哦。”

    她问:“你不喜欢吗?”

    我还是淡淡道:“哦,喜欢。”

    啪一声,她手拍了一下那个贴好的半岛铁盒。手拿起来直接飞出窗外去。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我瞪大了眼睛问:“你这是做什么?”

    换成她冷淡了:“你不喜欢我送你的东西,不扔了留着做什么?”

    我的心突然一疼,喊道:“停车!停车啊!”

    她还是没停,假装没听到。

    我又喊道:“你给我停车!”

    这次停了。

    打开车门狂奔一百多米,在车流如织的马路上捡回了那个半岛铁盒,刮花了不少……

    回到副座上,她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啊?还是假装的?”

    我不知说什么好,把半岛铁盒好好放在了盒子里。

    除了她的身份,还有她的脾气。我跟她,一点也不等同于一个世界里!我气得牙齿打颤。

    她用指尖搓了搓我的手臂,笑了一下说:“其实,我很感动。”

    我说:“魔女,我想要对你说。我们两个人,是不……”

    她打断我的话:“走,饿了!”

    我很无语的靠在车窗上。其实,我也有想过李靖的话,我们根本就是孽缘,前世的孽债修来今世的孽缘。

    手机响起来,我无精打采接道:“喂。我现在还在路上。”

    “哥们!王朝夜店!靓啊!快点!怎么样,恭送老佛爷走了没?”李靖那边有点吵。

    我问:“什么?皇朝?”

    李靖大生道:“王华山的王!就这样,快点!蛋糕等你这个恩人来切呢!”

    我说:“哦。”

    有气无力的放下了电话,继续着刚才的思绪。看来,这段孽缘从一开始就是错,错得离谱。早死早超生,长痛不如短痛,早点说两人不配也好。省得到时纠葛得要死要活。

    心里想得极其潇洒,可真的让我说我能说得出口么?我扪心自问,得到了一个不是结论的结论:魔女惹恼了我,我就一定能说出口!

    手里翻转着那个半岛铁盒,上面两个搂在一起跳舞的小人。小人的后面有点疙瘩,我仔细瞅了瞅。男的后面刻着一个小小的然,女的后面刻着一个小小的魔。

    我心颤了一下,这么说,这字,是她老早就刻上去的。

    她爱我么?她是真的爱我么?我问我自己问不出来。

    车子在王朝酒店门口停下来,我抬起头来才知晓。我疑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在这?”

    她怒视着我说:“去吧!去吧!去玩死你吧!给我下车!你不下,我下!”

    我咬咬牙,懒得理这种人。下了车,关了车门。她若是下车打的回去,我就开我的车进停车场。

    魔女,你为什么就不能待人细致一点呢?带着一腔怒火,上了王朝,繁华盛世,今晚,就让美酒代替佳人了。

    透过包厢门上的小玻璃,瞅见了我们的部队。我推开了门,有一只手挽住了我的手臂。我侧过头去,跟我一样高的魔女,给了我一个赌气的微笑:“生气了?”如电影中幻变来去如风的妖精。

    这个微笑,融冰千里,让悲伤都一起化成了蒸气。

    我想吻吻她。哪知那帮家伙哗啦冲过来:“小洛来了!”

    高高兴兴的,看到魔女。一帮人先是惊愕,接着默然。调皮的小学生看见了威严的校长,顿时间空气凝固成了果冻。

    魔女温柔着声音说道:“我是小洛的女朋友,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的。”

    一帮人假着笑脸坐回位置上了。

    我悄悄问道:“你这样光明正大的,不怕人家闲言闲语?”

    魔女说:“你说的这个怕。是你怕,还是我怕?”

    我说:“你是公司的老大,当然是怕影响了你的声誉。”

    她说:“没有男朋友,被人叫做老妖婆,声誉影响更大。”

    我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人家说,魔女,王总这样高贵的女人,竟然跟一个小职员在一起。瞧不起你。”

    她问道:“我干嘛要给她们瞧得起我?”

    我噎住……

    她说:“这些都是你的人,对你可死心塌地呐,你不信得过他们?”

    我又问道:“王华山呢?那你就不怕王华山啊?”

    她反问道:“他是我爸吗?他算个什么东西,他那种下等人凭什么管我?”

    我瞪了她一眼:“什么都是下等人。”

    李靖站起来说道:“各位各位,首先呢,我要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的王总,相信大家都认识了。但是今晚呢,王总和各位一样,怀着无限欢喜的心情来参加安澜的生日会。大家要放得开高高兴兴,王总才高兴。首先呢,我们先敬我们王总一杯。“

    魔女笑了一下,端起酒杯给了我:“大家开心就好,别老是王总王总的。叫王瑾就好。这样给我敬酒,我感觉我自己好老。像个老长辈。这杯酒,敬祝你们的恩人好了。”

    王总发话,无人敢说不,都敬了我喝。

    恩人?我看看,阿信,安澜,李靖,子寒都算吧?还有几个同事,当然这几个同事不算。

    趁着魔女拖去外套拿去挂的时候,李靖凑到我耳边紧张道:“刚才我打电话跟你说什么恩人,她都听见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