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闭上眼

第一百七十五章 闭上眼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她闭上眼笑了笑:“说什么都晚了。你能陪我去看看以前我们租住的房子么?我想回忆回忆。那时候,生活是苦的,心里是甜的。现在的生活好了,心里全是苦水。”

    我们开着车到了以前曾经住过的地方,一个小区,都是私人建房。

    物是人非。

    牡丹说:“那个小吃店还记得吗?我们就老是在那里吃的,天天吃。”

    我点点头。

    “看,你最喜欢的范记馄饨,还开门。”牡丹高兴道。

    两个人吃了馄饨,接着上车送她回去。:“住哪儿?”

    她说:“勇哥跟他以前的小弟租了一套三房两厅的。在富源小区。”

    我问:“租的?”

    她说:“以前他有别墅,全卖了。如果没有人保他,可能现在也在监狱里。”

    我伸左手出车窗外弹了弹烟头说:“为非作歹的人,不进去监狱蹲着。还在社会上浪费粮食做什么?”

    牡丹顿了一下说:“勇哥不去做,也会有人做。你学营销,你也知道,有需求就有供应商。”

    我说:“以后呢?打算继续跟着他?然后,等他给你钱用?”

    牡丹说:“勇哥得罪不少人,开店也难。店名租的店面全是用我的名字。谈生意我也要出头。人家看到他身上的刺青,还会有人乐意跟他谈么?你已经原谅我了,我希望我们能像以前一样的做朋友。”

    牡丹言谈举止中掩饰不住与我的亲近。

    人生便是如此,有的东西你错过了,就会永远失去了。不可能也不可以再要回来。

    送她到了富源小区门口。小区门口路灯下,程勇交叉双手阴沉着脸靠在君威上。

    我问:“程勇等你?”

    牡丹说:“不知道。”

    牡丹才下车,程勇怒着脸大踏步上前,直接狠狠给了牡丹一个大耳刮:“***的,biao子就是biao子。永远都不可能信得了!一来市里就迫不及待换衣服投进老情人怀抱!我说怎么打电话不接的!”

    接着左手又甩了牡丹一巴掌。

    我下车指着程勇:“你别乱来!”

    程勇又踢了牡丹一脚,牡丹哀嚎一声倒在地上。程勇挑衅道:“我管教我老婆,轮到你来指点?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倒先来教训我?老子乱来又怎么样!死biao子!”接着又给了牡丹一脚。

    我冲上去和这家伙扭打了起来……

    程勇高大我并不怕他。让我吃惊的是,他似乎练过,才过去开打我就被他反手擒住了。反扭住我双手喝道:“小子!我要不是看在你对我有恩的份上,我扭断你手臂!牡丹当年来跟我,你能怪我吗?这biao子现在又跑去跟你,我又能怪你吗?你说说你现在是她什么人?”

    他放开了我的手。

    我甩了甩手臂,去扶牡丹起来。牡丹捂着脸哭着,对我说:“别跟他打架,他是退伍兵。驻过港。”

    程勇揪开我的手,拖着牡丹上了君威。开进了小区。我搓了搓自己的脸,眉头紧锁上了自己的车。

    今晚牡丹有得遭罪了,我却无能为力。我先是冒出解救牡丹的想法,后来又想,或许她自己还喜欢这种身份。虽然被程勇欺凌,但牡丹在外可是风光的老板娘。我解救她呢?我还等人来解救。

    只是想到她经常被家庭暴力,有点心酸无奈。当年说好携手迎接人生中的每次暴风雨,去拼出我们两的一片小天地。计划永远不及变化,但我也绝没想到演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回来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已经很晚了。打电话给魔女,怎么了呢?她没有接。

    刚才和牡丹聊天,就把手机关了。可能她闹了情绪吧。

    去了她家,她给我了钥匙密码。随时出入,让我当成自己家一样。但我总觉得是在住酒店一样。

    轻手蹑脚开了魔女房间房门,她不喜开灯入睡。一点点的光都会影响到她的睡眠。

    我没有开房间的灯,悄悄洗了个澡就躺在了她身后。她转过来抱住了我,均匀的呼吸声。已经睡死了。

    我没打扰她,抱着她睡了……

    次日我起来,她已经去上班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的,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猪头一样。

    我笑笑,起来刷牙洗脸。魔女并没有李靖想象中的恐怖,牙膏为我挤好。早餐也买好,是外卖的。尽管不是很惊天动地,却也让我感到暖意绵绵。

    在店面晃悠到了中午,抽了半包烟。烟瘾近来很大。

    魔女给了我一个电话:“店面门口等你。”

    又看见了我的宝贝,头伸进车窗抱了她一下。她推开我:“满身烟味!”

    吃午餐时魔女问道:“昨晚去哪儿了?”

    我把话题往其他方面扯:“还戴着墨镜做什么?”

    她抬起俏脸直视我:“问你昨晚去哪儿了?”

    看她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口气,原本打算大声质问关你什么事的。自觉做错了,低着头说道:“跟牡丹吃了个饭,她说感谢我们帮了她。后来又一起去逛了逛。”

    魔女没说什么,看着窗外。这一刻我感到冷飕飕的。

    片刻后,她转过头来问:“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么?”

    我讪笑着:“那倒不是,就是跟她聊着,心烦。心烦了不想跟你说话,怕冲着你惹你生气。你脾气不好,我也脾气不好。”

    她又问:“如果是我这样呢?你会生气吗?”

    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说:“别生气了,对不起嘛。下次不会这样了。”

    魔女似乎没生气,掐了我一下:“昨晚几点回来?”

    我说:“十二点左右吧。生气了。”

    她摇摇头:“我信得过你。”

    我摘下她眼镜:“来,给弟弟亲一下眼睛……”

    她说:“不要脸,你比我小?”

    我愣了,看着她的眼睛下的脸颊一块青色。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疼着啊的叫了一下。

    我问:“这是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不说。

    我凝视着魔女问道:“别告诉我是你自己摔倒的。”

    她把眼镜戴回去说:“我说了,你徒增烦恼,不如不说。”

    我大声道:“你说的这什么话!”

    她安慰我说:“没事的。”

    我说:“对,我是没事。有事的是你啊。我比你还疼。是王华山下的手吧?”我猜到。

    她点了点头:“昨晚去了他办公室,我想撤了枣瑟。他不依,和他吵了起来。”

    难怪她说,说了让我徒增烦恼。就是看到我也无力保护她的事实。

    我心里的火噌的就冒起来,攥紧了拳头。该死了老王八蛋,老打我女人!难道?我也该去打他的女人?拖芝兰出来暴打?妈的那我还不如拖王华山出来一顿暴打。

    心里这么一想,越想这么干。

    魔女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摇了摇我的手:“怎么了?”

    我轻松笑道:“没事。昨晚对不起哦。”

    你被人打了我还在跟前女友去曾经的老地方物是人非!我狠狠的锤在自己大腿一拳。

    魔女轻轻抱住我:“你别这样……”

    我摸了摸魔女的脸:“疼么?”

    魔女笑道:“你的手也有魔力,碰一碰我就不疼了。”

    魔女把我送回店面,我下车的时候她说道:“今晚等我去吃饭哦!”

    我笑着说:“好的。”

    她刚离开,我马上上了自己的车。飞到了公司总部,上了王华山的办公室。王华山秘书挡住了我:“请问……”

    “问什么问?叫王华山龟儿子出来!”我怒道。

    直接闯了进去,王华山的办公室很大。他没有在办公室里,我进去转了转。办公室角落还有一个门,我冲了进去。

    这个房间比他的办公室还大,放满了古兵器。王华山可能喜欢收藏这些。有站着的兵马俑,有放在桤木桌上的重剑,有挂在墙上的铠甲等等。甚至天花板上还挂着两只巨大铜制的雕。

    刚开始装修的,还是一派乱乱的。

    王华山就在雕下面擦拭着一把长矛。

    我过去怒吼道:“王华山!”

    他愣了一下,站起来,看见我也怒了:“你敢乱闯我的办公室。”

    “我何止乱闯!为什么打王总!”一拳过去。

    他马上还手。

    两个人扭打着滚成一团,我骑在了他身上,几拳头砸了下去。他掐住了我脖子……

    天花板突然听到嘎啦一声,那两只雕轰的砸了下来。我和王华山同时愣了半晌,刚才若是两个人还站在下面。现在都死啦死啦见鬼去。铜雕很重,这里根本没装修好。

    两只雕把桤木桌砸得稀巴烂,地板被两只雕砸出坑来。

    我们两先是愕然,回头过来目光对视时。我又打了几拳,他没有还手。

    他没有还手,我就没再打了下去。

    保安冲了进来,每次都是被保安打。我真是越来越恨保安,拔出一把剑:“来啊!”

    剑拔弩张。

    王华山躺着,挥挥手:“别动!”

    保安们停了往前的脚步。

    王华山站起来对保安们说道:“都下去。”

    我怒视着王华山。

    保安们,秘书们都撤了以后。王华山走过来:“无意中,居然被你救了一次命。”

    我冷冷说道:“刚才我若是没来,你被活活砸死那多好。”

    他说:“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说:“巴不得你死了才好,好好说话做什么?你凭什么打她!”

    王华山拍拍我的肩膀,拿着我手上的剑扔去。说:“来,我给你泡茶喝。慢慢聊。其实我现在很生气,我很想跟你好好打一场。可无意中你竟然救了我?我很想不承认。可的确是。”

    我说道:“少废话!你命中不该死,我也不该死……”要是没把他拖出来打,或许他现在已经被压成了肉饼。再或者如果我和他在雕下厮打,现在我们都躺在去医院的路上。

    平日里开玩笑说死。现在突然与死神擦肩而过,心里才有了点怕。我的魔女,我的家,我的朋友,我的车,如果突然与他们拜拜,我不愿意!

    王华山取出壶来煮上水,然后温杯,投入茶,倒入将微沸的水,顿时,室内浮动着一股清雅的茶香,推到我面前:“正宗龙井。”

    轻咂一口,温和清新的茶意直入脏腑,舒服啊!茶在杯中渐渐舒展,袅娜的身姿在清亮的茶汤中,恍然如在红尘外。

    王华山带着自豪的口气问:“怎么样?”

    我自己倒了一杯:“我不会品茶,但喝了一杯心情全舒畅了。”

    王华山笑了:“送你一盒!”

    我推到:“不需要。”

    “杨锐,我们两个认识多久了?挺有缘分的对吧?”他问道。

    我说:“我只想问,你干嘛老是打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