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那点工资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那点工资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她说:“你那点工资……”感觉说下去就会吵架,她没把这话再说下去。

    亲了我一下说道:“这次我付,下回你付。好?”

    我拿着我的卡给了导购小姐:“不好。”

    她生气了,睁着很大的一双眼睛怒道:“你知道要多少钱吗!”

    我说:“知道。”

    魔女蹬脚:“知道你还去开钱!你一个月工资不算奖金就买得起那几件衣服!”

    我说:“对不起,我只有这个能力。出来逛街,我也不想像个侍从,在你挑好衣服买的时候假装看不见。”

    导购小姐刷了我的卡,给回我。

    魔女生气着:“好啊!你以前用得苏夏的钱,现在用不得我的钱?”

    我也生气了:“你去问问苏夏!我有一次跟她借了钱,是因为我妈妈脚受重伤,我只能跟她借!我全还了她。第二次五十万!我全还给了她!如果我用她的钱,我现在还开着十来万的车子!你说的什么话!我是那种人么?”

    魔女扯了扯我的手,想抚慰我平息怒火。

    我说道:“我就说我们两不合适!谁都说我们不合适!”

    她说:“不合适?随便就说不合适?”

    “我知道不能随便说。可这是事实,无法改变。我从来没有去怀疑过我们的爱情。但是古人说门当户对,这是有道理的。”

    魔女挤出了一个笑容:“别气了,好么?”

    “魔女,恋爱是神话一般的美丽。可是我们还有现实去面对。我不想什么事情都去靠着你,以前跟苏夏在一起,我绝没考虑过去花她的钱。我想凭自己的努力,买房,成家。你有想过结婚吗?”我问道。

    “想……”她抿着嘴说道。

    我问:“你等我。我也能买起钻戒,买得房子。好吗?”

    “我以为你只是打算和我玩玩……”

    我笑了:“难怪有人说恋爱中的男女智商等于零。你现在的智商就是个零。”

    “我就是心疼你……你在公司里工资也算蛮高,可这些商品不同。”

    我也知道不可能让她委曲求全的去穿高档衣服,她身上的,全是奢侈品。

    从商店出来,两人心事重重。原本很开心的购物之旅,演变成了沉默之战。

    “小洛,我饿了。”她打破了沉默。

    我说:“我也饿了。”

    魔女在带着我走进一家饭店,中档饭店。她从来不屑于这样档次的饭店。

    我看得出她也在找一个折中的办法。我拉了她进了对面的海鲜城:“魔女,买奢侈品我买不起。平日你吃的,我还是花销得起的。”

    吃饭时,魔女让服务小姐退下去。先帮我打汤:“别烦心了。”

    她抓住了我的手:“只要我们相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只要我们相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但愿如此。

    跟她在宾馆待了两天。魔女处理工作,没有我想象中的繁琐。打开笔记本电脑,跟各个部门的经理视频,听取报告。之后大家一起讨论处理办法。发布会议信息……

    去参加东门店周年庆典,店员店长店助等等人除了忙着营业。还忙着注视传说中的公司总监是如何惊为天人的模样。

    当地分公司一有魔女也在此的消息,大大小小分公司总经理,经理都放下手上的工作。一起来店面叩见魔女女皇。好不壮观。

    总经理大声叩拜:“公司湖州市分公司总经理管正,携各个部门经理见过王总。”

    魔女摆摆手:“见过了,有心了。各自回去工作吧。”

    我在魔女耳边小声道:“丐帮湖州分舵舵主管正,率领湖州各堂堂主参见王总舵主。”

    魔女扑哧笑出声来:“死人样!”

    管正上前一步请道:“王总,我们在湖州最大最好的酒店设下了宴席。”

    魔女说:“管正,你别笑嘻嘻的。去年你说金融危机,营业额不上去,情有可原。如果营业额今年没让我满意,你就去生产部去扭螺丝。”

    管正笑着道:“王总派了杨锐经理下来,我这些天也才笑逐颜开。今年的营业额一定能直线上去,王总您放心了。”

    “饭我不去吃了,你去打包回来给店面忙着的他们吧。”

    管正凑过来小声道:“王总,我们湖州海鲜可是出了名的。”

    魔女说:“你没耳朵?去打包回来。”

    管正说道:“那些龙虾鲍鱼的,打包给他们啊?”

    “怎么,不行么?”

    “行行行。我让他们打包回来给店员们,然后我们再去摆一桌。”管正掐媚笑着。

    魔女看了我一眼,对管正说:“不必了,我要赶回去了。你们也回去吧。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是是是,我马上派人去打包。而且还保证今年的营业额上去!”

    我来出差,公司报销路费。坐火车来,不想开车,嫌累。上了魔女的陆地巡洋舰,一大帮人在车外恭恭敬敬地再见。好不威风。

    我说:“你真像个女皇,好多人都羡慕。我也是。”说真的,替她高兴的表面,是掩藏不住的烦躁。

    她说:“王华山现在对你很好啊。总觉得他除了看重你的策划能力,还有其他目的的。”

    魔女想问题和分析的角度,比我高出何止百倍。很轻易的,她就能看得出来了。但我那时并不知道王华山对我还有什么想法……

    有些问题,例如虹姐,她只在电话跟虹姐说了什么十来分钟。让虹姐对我远远避之不及。还有苏夏,她能用了什么办法让心高气傲的苏夏俯首称臣?我都很想问,可问了又怕她说我念旧。不喜欢吵架,或许她没那么小气。好几次想开口,都咽了回去。

    晚上回到了湖平市,我很佩服她。那天去找我,开了半天的车,竟然还能生气活泼。我开了半天,洗了个澡后。困意沉沉。

    出水芙蓉走到我身旁,我抱住了她滚到了床上。她的手机响起来了,她看了看:“王华山这个时候找我做什么?”挂断了关机。

    她压在我身上,喜欢湿吻。

    门铃响了起来,我很奇怪:“有人催缴水电费?”

    魔女说道:“可能是王华山。”

    我不喜:“他找来这里做什么?”

    开门见了王华山,魔女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华山已经七分醉了,进来。没换上拖鞋,摇摇晃晃走进来坐在沙发上说:“想找你谈谈心事。”

    看到我也在,王华山愣了一下:“哦,不好意思。忘了你们现在是一起的。”

    我不高兴的打开了电视机。

    王华山问:“湖州的工作我听说了,你做得很好。小伙子,不错不错,公司会奖励你。我有点事想和王总谈谈,你能不能回避?”

    我看了看魔女,魔女说:“王华山,我今晚不想谈工作的事情。”

    王华山笑了笑说:“王瑾,我跟你谈谈你父亲的事情。”

    魔女来了精神,看着我说道:“小洛,你回去房间。”

    王华山疑惑对我说道:“你能先回去吗?”

    魔女冷笑道:“这是你家吗?”

    我说:“放心吧,我是不会偷听的。”

    他们之间,有很多故事,而且,故事还没结束。我可能也只是魔女的一个过客,风过无痕雨过无声。

    大概半个多钟头后,王华山走了。魔女走进房间来,躺在我身边,头靠在我肩膀上。我侧脸看着她,她哭了。没有声音,只是流泪。

    她不想说,我也不喜欢问。问了她也不会说,近之则不逊?可能有些事情告诉了我也没用,怕我担心,才会说近之则不逊。敷衍我不让我究根刨底,她的故事太多……

    她轻轻问道:“你爱我吗?”

    我吻了她的眼睛,又吻了她的嘴唇,说:“我曾想过,我们可以组建一个家庭。有我们可爱的儿子女儿,儿子像我女儿像你。”

    她打了我一下:“儿子女儿都像我!像你就完了!”

    我笑了:“成,只要不像你那么凶悍就成。”

    魔女说:“凶不好么?凶了才能欺负别人!”

    我箍住了她:“凶吧,看你如何凶。”

    半晌后,魔女悠悠道:“王华山参加某个酒席,听到了关于我父亲的消息。我父亲失踪了好久,我怀疑他已经遭遇不测。王华山说可能是我两个哥哥下了毒手。”说这话的时候,她全身缩成一团,很害怕的样子。

    我愕然……

    我惊讶地问:“你这是在说武侠故事?”

    魔女摇摇头说:“我的身世很复杂。我爸叫王霸天。爸爸是他们家族的继承人,家族经营的生意涉及金融、建筑、汽车销售、钢铁、矿产等等行业。像公司,我父亲看都不看一眼。父亲先是受祖父母媒妁之约,娶了门当户对的一位名人之后。有了两个孩子,都是男的。后来,父亲遇到了母亲,相知相爱发誓相守。我妈妈是个小学老师,知书达理。”

    “但是他们家族当然是反对的,父亲一怒之下净身出门。与我母亲在一起,自己创了新公司。他有魄力有能力有门道有朋友,短短十年,做得风生水起。这时他们家族的事业出了问题,只能由祖父出面求父亲回去。公司并在了一起……但是我的两个哥哥,就是父亲的明媒正娶之妻的孩子。对自己的爸爸,也是我的爸爸有很深的成见。父亲常年都忙,很少顾及家庭。但是他对我妈妈和我很好很好。两个哥哥越是长大就越是阴毒,他们认为是我妈妈把他们家庭搞得四分五裂。还认为我将来一定要跟他们抢财产,不仅弄得我母亲和我被扫出门。还跟我父亲针锋相对……”

    “当然,爸爸也不是好惹的。两个哥哥也吃尽了苦头。后来我去留学回来,爸爸介绍王华山给我,王华山是个夹着尾巴的狐狸,隐藏着自己的身世。说他没有老婆孩子,只想奋斗拼搏一辈子。我爸很看好王华山,我爸比王华山大不了多少,王华山认了我爸做师傅。爸爸教了王华山很多东西。那时候我并看不上王华山。也就没放在心上,去参加了个模特大赛,出了点名气。有一天我打电话给我爸爸,我找不到了他……就这样人间蒸发。我就知道一定出了事,我们娘俩彻底被两个哥哥打出来。他们巧取豪夺,一边打官司,一边抢。父亲给我们买的房子车子全部收回去。冻结我们资产。母亲与我,只好搬到亲戚帮找的房子住。母亲后来就病了,病了后就疯了……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口里只念两个字:天哥。”

    “从天堂到地狱,一夜之间。我来湖平市,母亲虽然疯了。却死也不愿意离开那个城市。我只好自己来找了王华山,他接纳了我。父亲给过王华山不少钱开办公司,又是王华山的师傅。他收留了我,我天天喝醉,没有精神寄托。有时候去找我妈妈说话,她什么也听不见,只念着天哥。后来我就不敢去见她了,每次见到她,让我难过得几乎昏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