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百九十章 复杂矛盾

第一百九十章 复杂矛盾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要调和好这堆矛盾,复杂得很啊……

    昨晚残留的酒精依旧进攻着我的各个器官,最可恶的莫过于占领着我大脑的。头很疼,大脑处理不得这些高深的问题。

    “去店面。”我说道。

    正如李靖所说,这个店面的店长的确有点牛叉。明明比我矮,偏偏就要故意昂着头仿佛很居高临下地对着我说话:“找李靖?哪个李靖!”

    “他新来。我先自我介绍,我是……”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话:“你谁呢?我们整个店面,都在忙得很!都没空,有什么事情,下班了再找!滚!”

    “哎,你就不能斯文点?”我说道。

    “你是他朋友吧?我们上班时间,规定不能接待任何家属亲人!”

    “那你就不能说话客气点?”我有点不悦。

    “我为什么要跟你客气?我那么忙,你直接就进了我办公室来跟我说你找李靖!你以为你是谁?”

    胡珂适时地递上我的名片,这家伙看了名片,又仔细看了我一下:“洛经理?刚刚上任的副总经理?欢迎欢迎!哈哈哈,属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洛经理海涵。我这就去通报一下。”

    官大一级压死人,就是这死道理。

    李靖过来对我说道:“别看这家伙五大三粗的,做店面销售的确有一套。无论是店面管理制度,技巧培训计划,礼仪,流程,话术。都有他自己的一套另类想法,但是……每次提上去,都被管正压死了。管正老古董,接受不得新新事物,例如他去看了人家noke等名店后,想要把别店的成功模式转套到我们这边来。管正马上批死!”

    “他叫什么名字?”

    “关门。关门大吉的关门。”

    我汗了一下:“这名字……的确有点大吉。叫他来陪我们逛逛。”

    李靖说得对,这家伙在车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他自己的很多策划想法:“通讯器材店面销售是零售渠道的主要销售模式,势移市异,在现在竞争进行到极致再加上金融风暴的影响下,提高通讯器材店面销售技巧成了销售人员把握好自己的最好武器,店面销售技巧也是属于终端销售的一种,具有终端销售的特点,但同量也具备专门针对通讯器材行业的销售特点。店面销售技巧基本上分为以下几大块:一、微笑打招呼,引起兴趣。二、接近客户,了解客户需求。三、向客户促单。四、欢送客户……”

    四个人转了几圈,看了别店的销售形式。在餐厅里我们热烈讨论了很多的问题。如何借促销手段来提升店面销售业绩,员工的技巧培训计划,礼仪,流程,话术……

    我说道:“这些日子,我们一起做一份详细的策划。回去后,我一定让王总把所有的店面改革……员工也需要培训!”

    一个多月过去了,工厂那帮领导拉去培训后,情况已经改善很多。倒是销售部和市场部的矛盾依旧存在,管正这人表面热情听话,实则揶揄着我。该办的事情他不办,老是按自己的想法来走路。我自己有了一套方案,但是那帮本地军团根本不听我这空降军的调度,依然我行我素。我无奈,跟魔女提及。魔女说她会考虑考虑。

    没有魔女的日子真是煎熬,忙的时候倒也无所谓。可一旦沉静下来,惨了……满脑全是她。想抱抱她。

    最苦的是,她现在根本不怎么理我。打电话也是说工作的事情,安排厂里面那帮领导去培训,要不然就是问销售业绩之类的工作问题。儿女私情,她都抛弃一边了。只字不提,我会发短信我想她,她也不理我。在电话中启齿我想她,她只是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我抓狂了!

    又没有脸提什么时候能回去湖平市,她一直用着上司的口吻。就像刚认识一样的陌生。

    是真的么?我得到过魔女的爱么?低头看看妖艳的红戒指,是真的。像一个千里外的星光,我们只能对望。相信爱不会说谎,只是分开收藏。我等候的愿望,总是失望。像流星遥远却会追望,你的爱的力量如何飞向,遥不可及的远方。遥远的星光只能凝望,你是否一样会把爱挂在心上,满天的星光就算给我,一千个愿望我只想换你,一直陪在我身旁。

    想到她的时候,真如千万只蚂蚁撕咬全身皮肤内脏,躺着,站着,坐着,跳着。都不好受。甚至有时候,呆望着某一样东西,烟头烧在手上几秒才回过神来大叫。

    跟李靖那个家伙去逛街,他们店面左边就是一条繁华的街道。一直想要买点什么送给魔女,然后抽出时间回去找她一趟,好好跟她解释,认个错。

    魔女可够刚烈,说不理就不理。好像她不难受似的,可把我折腾惨了……

    李靖从阿迪达斯专卖店拿个帽子戴在头上问道:“像不像刀郎?”

    我说:“想送点东西给魔女,却不知买什么好。”

    李靖安慰的拍拍我的肩:“唉……我也不知怎么劝你了。说真的从头开始我并不看好你们,她送你戒指,你还真当人家要一生一世承诺你了?我不劝你,我让你自己开窍。去买一套奢侈的衣服送她吧,如果很漂亮合身,估计很容易博得美人一笑。如果她不笑,那完了……gameover。”

    路易斯威登,想当年只是个小人物时。在湖平市中心商场五楼看了一眼,吓得我魂飞魄散。

    精挑细选看上了一套衣服,魔女跟这个塑料模特一般高。她那身材,一定适合的。花了几万块,我好像买到了一样自己心仪了几十年的好东东。

    李靖一边笑一边说:“终于在奢侈品牌店里潇洒一回了。你知道我抽的什么烟吗?我现在一般是在外边捡一个五六十块钱一包的烟盒,里面装上十块钱一包的烟。拿出来别人还以为我多有钱似的。”

    “你不是那么穷吧?你现在的工资和提成,鸦片都抽得起。”我说道。

    “不是跟你说打算凑钱买房了么?没有家就没有归属感,没了归属感就觉得生活没意义。再说了,没房子人家乐意跟咱谈恋爱呢?”

    我逼问道:“你小子啥时候谈恋爱了?”

    “没谈,打算谈。但现在还不到时机……”

    我笑道:“看上谁了?”

    “不告诉你。”

    “店面的?”

    “不知道。”

    “说不说!”

    “到时再告诉你,你急什么,万一告诉了你。你又是失恋时期……跟我抢怎么办?”李靖晃着脑袋说道。

    我指着他:“哦……是我们公司的!”

    他笑着:“是!”

    我又说:“你瞒不了我,老是找借口去胡珂房间,是不是跟胡珂勾搭成奸了?”

    他嘎嘎笑着:“天机不可泄露,到时跟你说!”

    “没事,不说就算。”

    上车后,李靖说道:“对了,咱欠王总的钱,子寒还了。”

    我惊讶道:“什么时候?”

    “早还了啊。好多天了,王瑾没跟你说吧?”

    我说:“她跟我冷战,当然不说。魔女收下了?”

    “收下了。”

    不知为何,心里有一点点不舒服。下雨了,只能回去宾馆了……

    雨后的风,清爽而忧郁,能吹走大地的污浊,却吹不走本身寂寞的心情。风比海岸线蓝而寂寞,雨比云潮湿而孤寂;你比我想象中遥远而冷清,我比我自己想象中更常想起你。

    晚上,在宾馆里,坐在电脑前写着报表。看着魔女上不上线,找借口跟她聊聊工作也好。

    今晚她没在线,那么,就打电话过去给她找借口聊聊了。

    大声嚎着歌,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只爱你那一种。我没有豪情天纵,魔女的柔情却已刻在我骨头中。

    门铃响了,不是胡珂就是李靖。胡珂有时候会进来我房间,跟我聊聊工作的事情,或者一些生活中有趣的事情。我隐隐约感觉道,这女孩,真如魔女所说,不太简单。

    但要让我查出胡珂的底,却有点难,想过要灌醉她问话。但这小妮子喝不得酒,半杯也醉几杯也醉。醉了直接扑倒……还问个鬼啊。

    走到门边把门一拉开,转身坐回电脑前:“胡珂,给我泡杯咖啡。”

    愣了半晌,我咦的回过头去。傻了……魔女挎着包站在身后。正凝视着我。

    人生无非就是一些人来,一些人走罢了。开门关门的瞬间,一切都成了决绝。安静地走近,安静地离开。

    原本想装的,装得若无其事,装得我也无所谓,装得漠然。

    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哗啦站起来就抱住了她……

    “是你么?”我用力闻着魔女迷幻般的发香问道。这种芳香,只有梦里才有……

    “我爱你……”魔女哭了。

    “你明明爱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没有错,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不听我解释!”我说道。一阵心酸,一个月间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发了多少条解释的短信。可她全然不理……

    魔女说:“我经常会幻想到你会和胡珂嘻嘻哈哈打情骂俏,我还会幻想到苏夏来找你了,我的自信全没了!突然惊恐的发现,深爱的感觉很折磨人。我想要把你忘记,但我做不到……”

    “为什么!你疯了!”

    “我们不合适,你应该找个为你做饭烧菜的好女孩,而不是我这样的。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定下来跟你好好在一起,我整天要忙,工作的琐事把我锁死了。我根本脱不开身去儿女情长!我们这算什么恋爱呢?我们好好呆在一起加起来的时间够半个月了吗?”

    第一百九十一章什么都没有

    “你报复我!我和胡珂根本什么事都没有,我已经跟你解释几百遍了,你还不相信我!你在报复我!这就是你的风格!”我怒道。

    “我没有。我害怕跟你打电话,每一次挂了电话后,那种恐怖的空虚感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讨厌跟你聊电话,我讨厌跟你上线聊天,我讨厌跟你发短信。总之,我就是不喜欢跟你联系!”

    我一直提着的心,此时此刻……放了下来。

    “别傻了,笨蛋!”

    抱住她的头,吻向魔女的唇。找久违了的那份惊心动魄荡魂欲仙的感觉。魔女热烈的回应着,在我怀中,她渐渐融化了。我的心,也融了。

    所有的一切令人不快的事情,在激情中风消云散……

    **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不仅能使人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愉悦,还能让彼此间的矛盾化了。

    洗完澡后,魔女钻进被窝来,枕着我的肩膀。

    我说:“好多次我都发狂了想要去找你。可我又怕你会生气,口口声声让我坚守湖州市阵地。我心里的防线早就崩溃了……”

    魔女说:“我这才叫崩溃了,万忙缠身还拼命脱出来找你。”

    我吻了吻她的额头说:“傻魔女。”

    她说:“我好累,你给我讲笑话,哄我入睡!抱着我,不许松手。睡着了也不许松开!”

    “我不会松手!为什么突然想听笑话?”

    她带着浓浓醋意说道:“以前你和虹姐打电话,不老是讲笑话给她听么?我要听更好笑的笑话!”

    我点点头:“那成,给我想想哦。哎你怎么来的?”

    魔女说:“赶着下午的班车,不想开车,好累。快说笑话!”

    “嗯,成。一男一女结婚了,男的很诚实,对女的说:我们结婚后,所有的钱都给你,我有什么秘密都告诉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但惟独床底下的那个箱子你不要打开,这个女的很欣然的答应了。几年后,这个女的有次喝多了,就把那个箱子给打开了,但是里面只有四个啤酒瓶还有200元钱,此女很不解,当男人回来后,此女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听你的话,把它打开了,但你能告诉我只有这些你为什么不让我打开它呢?此男叹息道:哎,我跟你说不让你打开,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的箱子啊,没当我出轨有一次外遇的时候,结束后我都喝一瓶啤酒,然后把啤酒瓶放在箱子里。此女说道:哎,夫妻这么多年,人难免会犯错误,四次就四次吧,我原谅你了,但是这200快钱是干什么的呢?此男回答道:哎,这都不懂。这200快钱是我卖啤酒瓶子的钱。”

    魔女吱吱笑了好久……

    “六百公里意味着什么?一个电话,仿佛你就在我身边。哪怕是qq,msn。1%秒可以感到彼此的热热细语,哪怕是开车,六个小时就可相见。仅仅就六百公里,你看不到我,摸不着我了……”魔女在呢喃中睡去……

    爱情到底是什么,让我心里一片模糊。担心这东西不会长久,它确实很美丽,也许过了今夜就不会再有。做了一个梦,魔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风中,我含着泪目送她离去。

    惊恐地醒来,眼角边居然挂着泪滴。

    手往两边扑腾,却抓不到了她的人,空空如也。坐起来东张西望,魔女呢!

    “买给谁?”魔女从卫生间走出来,手里提着那套lv。

    我擦了擦泪水:“当然是你啊。”

    “你哭啊?”魔女问道。

    “做了个梦……梦见你在风中转身离去。风很大,把我的眼泪都吹出来呵呵呵呵……”

    魔女扑到我身上,咬着我嘴唇:“你梦见了谁!”

    “你啊。”

    “那套衣服买给谁的!说不说!”

    “买给姓王的。”我笑道。

    她从我身上爬起来,冷冷道:“哦。”

    “怎么了?买给你的,还不高兴啊?”我疑问道。

    “你买了为什么不和我说?”她撅起嘴。魔女撒娇的样子,像朵花一样的娇羞美丽。

    我站起来抱住了她:“怎么说?你看你,不理我不想和我说话。我都难受死了,你这样折腾我。”

    魔女瞪着我:“你还怪我,我让胡珂来这里监督你少喝酒。你倒好,直接灌醉了她往你房间里拖。”

    “我晕!天可明鉴,我杨锐若是动了别的女人一根汗毛,让我天打五雷轰!”

    “那你就天打五雷轰吧!你不动她她如何进得来?”

    “这个动,是那样动她的意思。”

    “哪样动?”魔女不依不饶。

    我说:“你一定不相信我,所以才这样子对我!”

    “我不会放心你在这了,我要带你回去。”魔女若有所盼地说道。

    我兴奋道:“能回去了?”

    “那时候他们提出的条件是开除出公司……后来他们还真的来公司查你们两走了没有。你在这把这里的问题先摆平,我回去后周旋周旋。我就不信见钱眼不开的!其实一开始我就说用钱来摆平,但那时候那些人都在气头上。坚决得很。回去后我想跟他们说,把你们两个赶走了也没有好处,还不如要点钱,洗把脸忘了好。”魔女说道。

    我点点头。

    “然后你回去,帮我整好身边一大堆子麻烦的事情,我谁都不信了。不在公司又怕那帮人做不好,又怕有人暗算;但不出差又不行。万一输给了王华山,我可什么都没有了。这一年是最重要的一年,必须拼尽权利。等到了明年,你让我陪你走路去天涯海角逛都行。”

    天涯海角?走遍天涯海角?走出这个门了我感觉温暖都没有了……还如何走天涯海角?

    “帮我穿上。”魔女撒着娇拿着那套我给她买的lv递过来。

    慢慢的帮她穿上。一套华丽的衣服。典雅的巴黎气质,亮黑色的长款西装外套充满整体感。西装外套修身的剪裁设计勾勒出完美身型,轮廓分明为造型增添有节奏的力量感。纱质的灰白围巾增添时尚感,提升完美女人味。

    惊艳的衣服穿在惊艳的美女身上,只有天堂才能制造的完美艺术品。

    我忘了赞美,只是一个劲看。这个女人是属于我的?

    “你怎么了?”魔女问道。“干嘛?说话啊。“

    我说:“魔女……你太漂亮了。”

    魔女围着镜子转了一圈:“谁带你去买的?胡珂?”

    这个转身,让我想到了少年时代看的新白娘子传奇,赵雅芝演的那个胡媚娘在山洞中一个华丽的转身。永恒的定格在脑中。

    “哪有。跟李靖去的,那个塑料模特跟你一般高。套上去试了一下,很合身,就买了。”

    “我很喜欢。”她亲了我一下。

    魔女是神态娇媚,肤色白腻,颜若朝霞,双眸灿烂,绝世无双的美。美得让我眼里的整个世界都黯淡了。

    眼神没有了那点诡异的狡黠之色,她的绿色眼珠子闪耀的全是孩童般的天真快乐。

    她的右手指上,蓝色的戒指,我拿着她的手跟我的手放在一起。男左女右,一蓝一红。

    “怎么了?”魔女问道。

    我笑了笑:“魔咒。永远逃不了了。”

    “不给你逃!”她箍住了我的脖子,一脸暧昧春qing。

    最煽情的时刻,门铃响了。我无奈的笑笑:“一定是胡珂,叫我去上班了。怎么了?吃醋?”

    魔女说:“我很信你的。可我现在想跟你亲热……”

    “那成,我们不管她。”

    “可你没刷牙洗脸!所以……不给你亲。”魔女得意洋洋道。

    我失望的哦了一声。

    魔女嘟起嘴:“怎么了嘛?今晚,今晚好么?”

    我亢奋道:“你还没走?”

    她的脸一变:“你想我走?”

    我抱起她转了几圈:“太好了!”

    她推了一下我的头:“死鬼!就是想让我快点走。被我戳穿了,还假装兴奋,还装得那么像。”

    “哪有?我以为你出门就马上赶着回去!太好了。”

    “我得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今天一次性解决。接下来你观察一段时间……”

    我点头道:“遵命王总!”

    手机唱歌起来,是胡珂。我接道:“正洗澡,半个钟头后见。”

    魔女认真道:“你跟她天天腻在一起一个多月,也没有看得出来胡珂的异样?”

    我说:“没有啊。”

    “为什么你们做的销售策划,王华山几乎都是第一时间知道?”

    我奇怪道:“不是吧?你怎么知道?”

    “你们做的策划理所应当先交到我这边,这可把王华山可急疯了,他就怕他省内的销售业绩输给我。你们做的店面销售策划,王华山前几天在省内某个小县城的一个专卖店偷偷做了试验。一定是胡珂!”

    我说:“我跟她在一起,觉得这小妮子很纯的啊。看不出来。而且,对我也很好。莫不是,哈哈哈王华山是从别的途径钻研出来的吧?”

    魔女说:“长得很纯,心地就很纯?”

    “那倒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直觉她不是。”

    “王华山那么怕我,连我自己都想不到。但是他一定会输。什么策划之类的,我也没有打算我自己在外省用。到时候那些也全部是我的!”魔女说道。

    我问:“干嘛呢?为什么你就一定相信你会赢?”

    魔女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相信我会赢?你看看整个亿万,如果少了我。他们想做到现在的一半成绩都不行!”魔女说这话时,一脸的骄傲霸气。

    我呵呵挠着头:“嗯,对对对。”

    “吓着你了?”

    “开什么玩笑,吓到我?”说实话,她那个不可一世的模样,确实太张狂了。

    魔女顿了一下说:“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但我现在最怕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猜着:“输给王华山?”

    她摇头。

    “家庭的事情?”

    她还是摇头。

    “父亲?”

    她说:“我怕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在一起,假如那些女人,比如牡丹,苏夏,虹姐……她们找上来。我怕你会背着我……”

    我打断她的话:“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可我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只要想到你现在会和谁吃饭聊天,我心里就发慌。”

    “傻的你。”

    “把你整理的湖州市关于市场部和销售部的资料给我看一下。我们今天把这事情解决了,下午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第一百九十二章服从!

    “遵命,王总。”

    “我想给你买衣服,把你打扮得帅帅的,让我看到就想抱。”她笑着说道。

    我张开双手:“现在呢?”

    “不好看!是哪个女孩子买给你的?”魔女问。

    我岔开话题:“呀!快点刷牙洗脸,然后出去!”

    魔女觉察出来:“说不说,是谁买的!”

    我只能从实招来,她的眼光太犀利。

    “以前,苏夏买的。很贵……后来我换钱给她,但也没舍得扔掉。这是我穿过的最贵的衣服。”

    “我要帮你扔掉,你有意见么?”魔女上前一步道。

    我摊开双手:“没意见,扔就扔吧。”无所谓的语气,心里却一阵不爽,这点都要开始管了。

    魔女撞了我一下笑道:“我是开玩笑的了。生气了?

    我说:“没有。“

    魔女说:“我真是开玩笑的,走了,快点去洗脸刷牙。“

    我走进卫生间,魔女连牙膏都给我挤好了。我想,这样的女子,不会是那种蛮不讲理管死自己男人的女人吧。不过,魔女的性格,如果野蛮起来,无人敢恭维。

    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先把湖州市这边的矛盾解决了再说……

    ……

    胡珂见到魔女携着我的手走出门时,愣了一下,鞠躬:“王总好。”

    魔女笑道:“胡珂,最近辛苦了。”

    “谢谢王总夸奖。”

    简单地去酒店餐厅吃了一个早餐……为什么是酒店餐厅?魔女觉得那些卖早点的小店不干净。

    我个人更加喜欢的是小店,酒店的早餐不比小店的好吃。但是胡珂也并不太喜欢小店,胡珂这个女孩生活品味也很高,有点不像是平凡女孩子的所作所为。我对她倒也不怀疑,毕竟她工资很高。周末逛街大包小包也正常。

    魔女开车,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已经知道了湖州市销售部与市场部的矛盾,让我说说解决办法给她听听。

    我说:“这是个“剩者为王”的时代。市场竞争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很多企业把精力集中在“管理优化”上,每个企业都已经意识到,从现在开始,谁对市场反应得越快、越准,同时成本控制得越好,谁就更有优势。可以确信,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会看到更多“虎狼之师”的营销故事,而营销故事的主角肯定出自企业的市场部或销售部。这两个与生意好坏息息相关的关键部门,不管以前有多少恩怨情仇,现在都应该“一笑泯恩仇”,面对危机,齐心合力,共同应对市场挑战。部门之间的界限要打破,部门的尊严要放下,一切以生意为核心。要对传统的营销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在营销总监与市场一线销售员之间,所有与生意有关的流程都应该扁平化,策划、销售管理、物流、财务、人事、行政等部门工作的目的只有一个:解决实际生意问题。”

    魔女点头赞道:“说得不错,学会了很多东西。说解决办法。”

    我说:“我提出,这边分公司应该成立一个核心领导小组,在高度扁平化、强调快速反应的营销组织中,此举很有必要。核心领导小组以营销总监为核心开展工作,小组成员包括策划、销售、物流、人事、行政、后勤等部门的总监,将作战指挥部下沉到市场一线,流动办公,及时发现,及时处理问题。”

    魔女问:“你那时候跟管正说成立核心领导小组,他是如何反应的?”

    我说:“本土军团哪会乐意听我这个空降兵的调遣,表面哈哈实则转身骂我傻子。”

    魔女叹气道:“管正这人是从销售走出来的,是一个不错的人才。上位后,没想到他用着老一代的办法来管理现代的公司,事无巨细都想要自己抓,以彰显自己的能力。一直想找个人换了他,可又谈何容易。我很少到这边,派总公司的人过来地方分公司管理,人生地不熟,又有点不太现实。万一走错了,对营业额的影响不是一星半点。”

    我说道:“我有个人才推荐,样子虽然摔了点。但绝对刚正无私,极少拍马屁,空有一身好武艺却不能施展。管正这人很奇怪,他认为不好的报告策划,哪怕是全公司领导表决通过他都要抹杀。久而久之,各个部门的职员都无所谓了,反正再好的策划做出来也是被抹杀。还不如好好窝在自己办公室,人人都是闲职。只有总经理是忙的。”

    “什么人才?”

    “是店面的店长,叫关门,名字很不吉利。”

    魔女说:“他只要真有能力,叫倒闭都行。”

    我说:“这个人的确不错,对整个公司每个部门无论是工作职责和员工能力居然了如指掌。而他只不过是个店长,能有这样的能力,自是非凡人。对于店面的销售,他也有他的一套高明见解,不过,都被管正批死了。”

    “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开会!”

    我问:“你是想,让他代替管正?但是,从一个店长直接跨上总经理职位……这有点太冒险了吧。”

    魔女说:“湖州市的店面比其他县城还多。为什么别的县城比湖州一个市的销售额还高?管正这人,打发回去店面做销售,让关门管着他。如果表现再不好,直接开除!”

    我说:“魔女,这不好吧,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每天忙着像个风火轮一样,说开除就开除?”

    “在商言商,切不可有仁慈之心!明白?”

    那个管正,确实是个草包。但突然的把他弹劾,直接从塔顶重重摔下……不死也残废。这也太残忍了。

    魔女又说:“革职后,按他现在的年薪,付到退休年龄。先让他去店面做店长,如若不行。再调回分公司做个鸡肋官。一下子抹杀可能让他承受不住。”

    “明白。”这招还好些。

    到了分公司,魔女噔噔噔地踏着地板风风火火走向总经理办公室。两边的办公室职员听到这么急促很大地脚步声,都望出来。看着这个墨镜遮脸的女人什么来料。

    我和胡珂走在魔女身后,进了管正的办公室。管正低着老花眼镜,瞄着一份报告,抬起头看见是魔女。立马笑嘻嘻迎上来:“哇!王总!王总大驾光临,管正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魔女指向管正桌面上的报告:“你每天忙什么?上个月我来时,你如何跟我保证?你说一定要蒸蒸日上!可你自己看,上个月的业绩比前个月的业绩还低!我派人下来整治,你倒好啊你,我行我素!把你桌子上的那堆玩意给我看一下!”

    “是是是!”管正点头哈腰着。

    魔女坐在管正的位子上,拿着这堆报表报告策划之类的资料草草看了一遍,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碰!拿起来重重摔在桌面上:“着急所有部门领导,放下手里全部工作,开会!包括各个店的店长副店长,十分钟之内!全部到齐!”

    管正说:“这……十分钟,这怎么可能?有的店不是很近,起码要二十分钟以上才到这儿。”

    魔女站起来冷着脸看着管正:“我不说十分钟,他们又怎么可能在二十分钟以内来到这儿!你给我下命令,十分钟之内!迟到者,扣分扣工资!”

    坐在会议室里,还真的在二十分钟之内,无论是公司办公室还是店面的领导都到齐了。

    魔女冷冷扫视全场一圈说:“我开会的原则是,废话不许说,时间就是金钱,直接说问题重点!好,说主题。亿万辖下各个市县的分公司营业额都在往上升,唯独湖州市分公司的营业额不升反降。你们,谁能给我一个交代?”

    冷场……

    所有的人都在东张西望,你看我我看你。魔女看着一个欲言又止的人说道:“没事,你站起来说话。”

    此人站起来矛头直指管正:“我认为,是管总经理领导不力,导致我们整个亿万湖州公司成了一盘散沙,营业额每日下降,让我们被所有的同行耻笑!所有的优秀策划被他全盘否决,员工们无人愿意奋进!”

    管正哗的站起来:“你造反了你!”

    魔女看着管正说道:“你生气做什么?我都没生气你敢比我先生气?——请问这位是谁?”

    “我姓关名门,是湖州市第一分店的店长。”关门说道。

    魔女把笔放在桌上,双手抱胸,靠着椅子说道:“我不想听到借口,我现在只想听解决办法!营业额我先不谈,先说市场部和销售部的矛盾。你们自己看看,市场部和销售部的争端是什么?为什么老是矛盾不断!谁能说说解决办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