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活该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活该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你活该你!你!我……要不是你有伤在身,我真想给你几巴掌!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你和王总在一起,我都很少跟你联系,就怕她吃醋。你倒好!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王总这样强势的女人,占有**多强?你那么聪明你不知道么?”

    魔女强势的外表,历来都会给这些无知小良民这样的变态感觉。实际上她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女子,她也不变态,很通情达理的知性。她也会吃醋,吃很分寸的醋。

    我说道:“魔女没你想象中那么的可怕。”

    “她很好吗?”

    “废话!”

    “那你为什么还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呢!”

    “这也算对不起么?胡珂只不过来这儿……串门。我们……”

    子寒盯着我:“你们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

    “说!”

    “嘿嘿嘿嘿……就是,真的……”

    “你给我说实话!”

    “真的没有。”

    “你骗我!”

    我说道:“不是啊……我很诚实的。”

    “你骗人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别人的眼睛看,生怕别人不相信你。”

    这点我倒是没有注意自己,的确啊,从一开始就骗她,当然是盯着她眼睛说。

    “说啊!你和胡珂到底怎么样了?”

    我笑嘻嘻道:“就是……魔女砰一推门,恰好……恰好看到。看到我们两人都**着上身,不不不是……她是还穿着一件奶罩……”

    子寒手举起来一脸怒气就要往我胸上打。我急忙要挡。

    她没打在我胸口,啪的隔着被子准确无误地击在我裤裆那。我伸手捂住叫道:“痛啊!”

    子寒站起来洗手:“你很强!衣服自己洗!我走了,我去找王总!活该!”

    打在那儿,痛感从小腹传出来。我嗷嗷地捂着裤裆……

    子寒马不停蹄地去找了魔女,魔女很耐心地很有母性光辉地跟子寒坦白了一切。就算是要简单带过,也起码说了半个钟。

    回来时,她提着一袋子水果进来,瞪了我一眼:“活该,连我都骗,废了你才好!做了太监看你还到处乱碰!”

    我笑道:“魔女跟你说了?”

    “说了。我急得都要哭了……原来你们竟然为了那些事情。大概都了解了,苦了你了。来,吃个苹果!”子寒削苹果给我。

    我说:“你哥不是那种人,放心啦。”

    “还疼不?”

    我说:“胸口碰不到,只要不动也不疼。”

    “那儿呢?”

    “哪儿?”

    她指了指被子底下。

    我说道:“要不要脱下来给你捂捂?很疼呢!”

    “你活该!气死你了。”

    “哈哈哈,好妹妹,李靖最近跟你如何了?”

    子寒冷冷道:“没感觉,不喜欢,不想发展。”

    “那你喜欢哪样的?”

    “我以前男朋友那样的,爱就爱,爱到死!哪怕他变心抛下我也要爱!”那双丹凤眼灼灼发亮。

    我举起大拇指说:“对,很有性格。但是他已经走了,他是不可能属于你的。”

    “不属于也没有办法,说了要爱一辈子,就爱一辈子。无论是谁也不能代替他,将来我要和谁处一块了,或许能慢慢的磨掉他的印记。”

    我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欲仙欲死……”

    “你和李靖,阿信都有同一样的最闪亮优点:真诚,义气,可靠。我想……我是不可能与你走到一块了,给李靖约我的机会也不错。”

    “你想开了?”

    “我没想开。但我觉得一个人周末无聊,想找个人陪我逛逛街看看电影。”

    又过了几天,我基本能站起来蹦蹦跳了。很想魔女,可又不能跟她见面,有点苦啊……

    王华山打电话给我,说在市中心新买了一套房子给胡珂,雇工人装修,让我去帮他看看。说话的口气就像是我是他女婿似的。

    我去了那儿,一套很大的房子。工人们正在装修,我纳闷着,到底何用意呢?

    站在窗口往下俯瞰,有钱人就***牛叉啊。一览众山小,往下边看一眼,高高在上,藐视众生。

    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从后面徐徐飘来,我纳闷着:不像是胡珂的香味。

    转身过去,见到了熟悉的她:芝兰。

    风从窗口吹来,把她长及腰的长发吹得飞扬似舞。

    那双漂亮的眼睛搅得我有点心烦意乱。

    “你怎么在这里?”她问道。

    我说:“难不成?是王总给你买的房?”

    芝兰笑了笑说:“死人头……春风得意就忘了我这个女子啊?你太没心没肺了。怎么样,跟王瑾在一起,感觉比跟我在一起好吗?”

    我苦笑着:“还不错……我跟她在一起谈的是爱,和你谈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如果我去跟你的王瑾说我跟你睡过,不知道她会如何对你呢?”

    我吸口烟郁闷道:“无所谓咯,我现在跟她……”

    “跟她怎么样了?”芝兰问。

    我说:“跟她还不是这样……大家都逢场作戏,说爱,谈爱,**,都是剧情需要。目的开心而已。没有什么能永远,对吧?”

    “走,去喝杯咖啡。”芝兰提议道。

    我怎么感觉……都是王华山安排好了一切给我钻进去呢?

    “不行……我在帮王总监工呐。”我笑道。

    芝兰斜着头说道:“监工?监什么工?走了!”

    拖着我出去了。

    “喝咖啡要在这儿喝啊?”站在乐潮的门口,我纳闷道。

    “不行么?想喝酒!今晚你得陪我!不然我就去揭发你,跟王总说你跟我发生了关系。”芝兰不讲理道。

    其实这件事情,我的确也觉得自己做错了……糊里糊涂跟她上了床,后患无穷。我还真有点怕她捅到了王瑾那儿,魔女可恨死这个王华山的情fu了。要是知道我和这个女人有一腿……gameover!

    但是我不能表现出害怕的神情,我无所谓道:“反正我都跟她分手了,随便你咯!”

    “真分手了!太好了!”芝兰惊喜道。

    我装作不高兴地说:“你笑什么啊?幸灾乐祸啊?”

    芝兰很认真地说道:“你都亲口承认了,那肯定是真的咯。那就代表我机会大大的!”

    我疑问道:“什么?你跟着老魔,王华山在一起,还不足够啊?难道他们还不够喂饱你的呢?”

    “说什么话呢!这么恶心!我有机会了就是!你管我说的是什么?走,进去!”

    很巧,就在包厢。

    我很怕魔女会知道了我和芝兰的事情,刚才刚见到芝兰就把手机电池拿了出来……

    王华山到底想做什么啊!

    芝兰点了几瓶红酒,喝了几口后,拉着我出了包厢进了舞池。在舞池中跳优雅的交际舞,一边跳一边对我抛媚眼。

    我的心脏很有规律地工作,看来,古人说的话还真的很对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自从和魔女在一起后,世间的女子,我都瞧不上眼了……

    回到,芝兰媚眼如丝,搂着我的脖子说道:“过足了舞瘾,好久没得跳了。”

    我推开了她,坐下来,点上烟问道:“你可够疯狂的,你就不怕王华山拿你去浸猪笼啊……”

    芝兰坐下来,笑道:“浸猪笼?是不是把人塞进猪笼里面,浸到粪坑里面?”

    “在旧社会,如果发现女子与其他男子关系不正当,或者女子背着自己的丈夫在外面与其他男人**,就可以报给村里或者其他基层的长老会,或者非常有威望的长老,一旦被确认成为事实,男的就会被乱棒打死,女的就会被放进猪笼扔入河中淹死。”

    芝兰笑着问:“那你会打死多少次了?”

    我问:“那你会被浸猪笼多少次?”

    “我啊?我想想啊……不会,我一次都没有。啊,哈哈哈……”花枝乱颤,胸都跟着抖了起来。

    我说道:“笑什么啊?”

    芝兰问:“对了……跟王瑾分手了,有没有又谈乱爱了?”

    阴谋!百分百王华山的阴谋,我现在的身份,是和胡珂相处的,然后派了个芝兰过来引诱我。目的是试探我?

    我说道:“呵呵……我现在和王华山的女儿,胡珂,走得比较近。”

    “哦?你很爱她吗?”芝兰喝了一杯酒,问道。

    我说:“蛮喜欢。我早就当她是我女朋友了……”

    “你早该浸猪笼了。”芝兰笑起来。“哎,喝点酒,不怕影响了你的身体吧?”

    “你知道我受伤啊?”我假意问道。

    “从咖啡广场跳下来,你的勇气真够惊天地泣鬼神的。干嘛不叫我过去看?”

    我说:“万一你站那儿,一个漂亮的甩头,我欲跳出去又欲回头看你。犹犹豫豫中哎呀掉下去,没有瞄准水池……然后听见啊………………拉得长长的,接着是啪嗒一声。没了动静……”

    芝兰摸了摸我的胸:“疼吗?”

    我拍开她的手:“干嘛?你也心疼我?”

    “当然……我为什么就不能心疼?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已经做过你的妻子了!”

    我冷笑道:“哼哼……你做过很多人qi子呐。”

    “嘘……”她竖起食指做了个收声的手势。

    我说:“那不是吗?”

    “我让你猜一个事情……你说,我大腿上,写的什么字?”

    我说道:“好像那时看到的,有三横了吧?还不够三横呢,王吧。王华山的名字。”

    芝兰拍拍手:“嗯啦,很聪明。但是呢,你猜错了!”

    “那是什么?”

    她不回答我,又问另外一个问题:“你说,我来乐潮就两次。每次都恰好遇见了你,你说……是不是缘分呢?”

    我说:“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是在这儿上班的!我后来喜欢到这儿潇洒,有什么缘分呢?”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前辈子也一定修了千年……”

    “对,我们以前都是乌龟王八蛋!和你睡了以后,我后悔了……我很后悔。”我说道。

    “我一个女孩子家,我都不后悔,你后悔什么?或许我们以后能做夫妻呢?”

    我白了她一眼说:“今晚你疯疯癫癫的,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好了!很晚了,我回去了!”

    芝兰不肯,拉着我坐下来,然后坐在我大腿上,胸在我面前晃。这个姿势就像是在ml一样……

    我推她下来:“你真喝醉了!”

    “我刚才问你啊!我来乐潮就两次,每次都恰好遇见了你,你说我们是不是缘分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