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缘分?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缘分?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笑着说:“缘分?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天天都在这里,就像我天天上班天天可以见到清洁工阿姨和饭堂的阿姨,你说我跟她们是不是很有缘?”

    “你知道……那两天是什么日子吗?”

    “结婚纪念日?”

    “第一次来这里遇到你,那天是我和初恋男友相识第一天的五年纪念日。那晚我喝了很多,然后走在那条漆黑的街道里。你跟一个人冲出来抢劫我,后来你又帮我抢回了包,你记得吗?第二次,是我初恋男友车祸身亡一年的日子!那晚我把你当成了他,然后跟你睡在一起了!他上了你的身,来找我了……他不愿意看到我这么落寞。”芝兰幽幽说道。

    我一时呆住……这个疯狂的女人,也是一个痴情女子呐。

    “你不是莫贱人的老婆?”我问道。

    她摇摇头:“莫贱人的老婆?我不是莫贱人的老婆,我是王华山的女人!莫贱人的老婆是另外一个女人,不是我。她也和王华山在一起。”

    “对不起哦……”

    她问道:“干嘛说对不起。”

    “呵呵……我一直奚落你,以为你是莫贱人的老婆。但是……但是你自己也不澄清过,我当然不知道你不是。”

    芝兰点点头道:“哦……你问我说是不是一夜情了就在大腿上戳个烟头,是不是觉得,我和一个男人上过床了以后,就会在大腿上留个刺青作纪念?你把我想得够坏的,如果真是这样,我这几十个烟头,岂不是代表我和几十个男人上过床了?”

    我急忙摇头:“不是……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你还怕你自己得病死球了吧?”芝兰逼问道。

    我说:“不是的了!”

    “昧着良心说话!肯定就是!承不承认?”

    我当然不会承认:“不是!”

    “你想听听我和我男朋友的一段故事吗?”芝兰问道。

    我如释重负,就怕她再继续逼问着,我可能就招了。

    “好啊,说说你和你初恋男友的故事也成啊!”

    芝兰拿起酒瓶猛灌自己,喝完半瓶后,喘着气,胸急促起伏:“我今晚不想说,改天会有机会跟你说的……杨锐……我有时候很难受很难受,你以后,帮我分担一些,可以吗?”

    “不可以……我不想被浸猪笼。”我惹祸上身啊我。

    她像条蛇一样地缠上来,附在我耳边说道:“我真的很难受……我比谁都难受。你想……你想跟我**吗?你怀念跟我**的感觉吗?”

    我说:“芝兰,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我不想再提,我觉得我现在没有了疯狂的资本。我必须要顾及到某些人的感受。”

    “某些人?谁呢?”她的脸越来越近。

    “以前,是魔女。现在,是胡珂。如果我没有女朋友,你想玩滴蜡我都乐意奉陪。”我挡住了她要亲我的嘴。

    “伪君子呐……”她嘻嘻笑了。

    “的确是伪君子,其实我很想搂着你亲你摸你**。但是我却要装君子……我很虚伪……好了,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当初当她是老魔的老婆,咱狠狠蹂躏过,没想到却是蹂躏错了人。

    王华山的女人可真不少,都排着飞蛾扑火般一股劲往王华山身上压。要是把王华山榨干了那咋办啊……

    芝兰手突然抓住我那儿:“走啊?我让你走啊!”

    我急忙要抓开她的手她却用力一摁:“走啊?”

    那儿一疼,我怒道:“你惹火我信不信我一瓶子敲破你头!”

    她的手又轻轻地揉捏了几下,整得我很舒服。接着她的嘴唇碰了碰我的嘴说:“敲啊,我就不信你敲。”

    最恨挑衅的,我举起巴掌就要给她一巴掌。她却手快地加重力气一捏,我疼得叫了起来:“啊!”

    “爽不爽?”她邪恶地问道。然后又轻轻揉捏起来。

    我火起,骂道:“我等下杀了你!”

    她诱惑着我道:“来嘛,杀嘛。硬了哦……”

    “硬你妈的!”

    芝兰又在我裆部揉捏了几下,其实很舒服的。力道轻柔,我有反应也很正常。我看着芝兰,飞扬青丝,一眉深锁,几多愁绪。若不是有着不堪回首的往事,一个女人为何变得如此疯狂。

    在她的脸轻轻碰了一下,唇与唇吻到了一起。她的身体慢慢软了,手渐渐放开了我的裤裆。

    我一把推开她,她看着我,似乎要哭的样子。接着她拿起一个酒瓶递给我:“给你,敲破我的头。”

    我起身走人:“芝兰,我们不合适。”

    芝兰笑着说:“没试过你又知道不合适?”

    “好了,我走了。再见。”头也不回的出了包厢。

    回到宿舍,装上手机电池。和魔女通话了,魔女问道:“今天干什么去了呢?”

    我说道:“没干什么,王华山叫我去看看他在市中心那个很贵楼盘新买的房子,去监工去了,正在搞装修。”

    “新房?搞装修?王华山要做什么?是不是想让你和胡珂去住啊。”

    我说道:“也许吧,他都把他的宝贝女儿介绍给我了,送一套像样的房子,还算有点良心咯。”

    “我都被他搅得糊涂了,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啊?”魔女问道。

    我说:“所以咯,继续装下去了。其他我都不怕,就怕他会伤害你。”

    “你还是看好你自己,你都不让我放心了。”

    “公司的工作怎么样了?”

    “子寒处理得很好,放心吧。对了,我把李靖调走,离开湖州了,让他去各个大的分公司。”

    “魔女,我想你了……”我说道。

    魔女没打算和我**,说道:“你现在和那个政府采购的老徐不是直接对接的吗?我怀疑,王华山可能打算把自己的女儿投资下去给你。让你把政府采购那大单拉过去给他。”

    “呵呵,可惜王华山的如意算盘,空了。”

    “那不是没有可能……你想想,你现在的情况,是与我决裂,我不贞,你恨死我了。然后他把他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你,古代打仗时,两个国家想要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用的很多办法就是联姻了。嗯,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基本好了啊,能跑能跳了。肯定很快又能进行激烈的运动了。”

    魔女问:“什么激烈运动?”

    “先是床上吧,然后到球场……呵呵呵。”

    “我困了……”

    我问道:“魔女每天激情四溢,现在身怀六甲了,咱的小孩子在肚子里很折腾你吧?”

    她说:“对,我每天睡眠的时间比以前长很多。所以啊,把王华山铲除了,我们才能好好休养。”

    我茫然起来……唉,我们想整死王华山,王华山又何尝不想整死我们呢?这种日子杀到什么时候才是头……

    魔女说道:“最好你能截到他一些有用的情报,例如商业上的,或者是他的家事。对我们有用的就成,王华山不是个什么君子,睚眦必报方能解恨。我们也不必跟他谈容人之量,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你记住,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手段只是一个过程,没有残忍不残忍。”

    想想也是,王华山这样离间我和魔女,他比起我们两个来,残忍多了……

    “好了,我真睡了。你做什么事情,也不用全跟我汇报,有些事情……我听了也会难受,还不如不知道。”魔女指的是和胡珂情情爱爱的方面,虽是作假,但咱可以换位思考,倘若是魔女出去跟男人卿卿我我,就算作假,咱也无法可忍的。

    “那你睡吧。”

    挂了电话后,我有点空落落的感觉。把被子卷起来,抱住睡觉,想象这个就是魔女……

    一大早起来,收到了一条短信,王华山让我去一家高级饭店的包厢谈生意。

    换了一套新衣裳去了,一进门,我就愣住了。王华山和芝兰在一起,芝兰亲昵地搂住王华山的脖子,撒着娇向我介绍道:“这是我爸,你没想到吧?”

    我大脑一片空白。一头雾水看着他们问道:“那个,胡珂呢?”

    王华山让我坐下,笑嘻嘻地递给我一杯茶说:“杨锐,你别怪我啊,这事是我的馊主意。胡珂呢,是我请来的,这个才是我真正的女儿。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对静儿的终身大事慎重而已。”

    我有点恼火,问道:“胡珂呢?”胡珂是他们请来的,胡珂爱上了我,早就注定了她会是个悲剧收场。

    王华山说:“她走了啊。”

    我说:“你这样做,是考验我?”

    “到底是聪明人,一下子就理解了问题的本质。”

    我问:“这么说,说胡珂是你的女儿,让我和胡珂谈恋爱,之后用你的亲身女儿静儿来考验我会不会出轨?”

    王华山笑道:“通过这件事,充分说明你不是个花花心肠的小人,我也非常感动。”

    王华山亲热地拍着我的肩说:“杨锐,我的眼力真不错,静儿现在已经非你不嫁了。”

    我感到自己好像一只猴子,被他们戏耍着。我盯着芝兰问道:“静儿?”

    “我本名叫何静。”芝兰回答道。

    我摇着头:“非我不嫁?”

    “是!你监工的那套房子,是我爸买给我们的。”芝兰,不,应该是何静说道。

    我说:“为什么你姓何?胡珂也姓何?”

    王华山说道:“胡珂,是我的养女,她出生几个月时被人抛弃在大桥底下,我们捡来的。我本姓何,就给她取名胡珂。后来我一直忙着事业,再者我女儿何静都够我们烦的,就把可儿送到了一对教师无儿无女家中拜托他们抚养,当然,我每个月都会寄钱给她……”

    我怒道:“你是拿胡珂来耍!你知不知道她是这场游戏中受伤最深的精神受害者!”

    王华山笑着:“她装的。我就看上你这点,重情重义!”

    我攥紧拳头,装你妈啊,装不装我还看不出来啊?也不知道胡珂现在怎么样了。

    我说:“既然她是你养女,那你赶她走做什么?赶她跟我们隔离?”

    王华山说:“胡珂去别的城市帮我打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杨锐,你也知道,我和王瑾的斗争已经进了白热化阶段,我不能输给她,谁都输不起。但是愿赌服输!你说是吧?我没打算让你帮着谁,你想帮她也可以,帮我也可以,不帮也可以!不过,王瑾这个女人,那样的性格,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唉……老实说,我跟她走到决裂的地步。一个是她的性格过于强势,我受不起,另外一个就是她这女子,比较喜欢……乱交男朋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