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离不开她

第二百二十一章 离不开她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冲上去抱住了她,我根本离不开她。慢慢的,懂了那份忧伤从哪里来,魔女的身上弥漫着忧伤的气息,让人有一丝发抖,那份伤感伴随着香气渐渐深入骨髓。那种痛无法用言语表达,让人窒息,情景交融的感觉,有种被割舍的痛,思绪被凌乱,似有似无弥漫着让人感受不到的隐忍。轻轻的,坠入到我的心里,然后满藏在我的内心。

    我说:“魔女……我都快崩溃了……”

    她说道:“怎么了?怎么突然跑过来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越要开口,我深深地吻了上她的唇。柔软的唇渗透着丝丝凉意,让我变得不再有那种紧张感。

    好久好久,她才轻轻推开了我:“我也想你……你不要这么冲动好么?会把我们的计划都坏了的。”

    我说:“我很担心你。”

    魔女说:“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我不用你担心我!”

    “你一个人,怀了孕。你让我如何不担心?我就怕你出了什么事情,半夜醒来都是心惊胆战的!”

    “你知道我刚才在做什么呢?”魔女问道。

    “做什么?”

    她牵着我的手进去那个房间,我看见子寒在房间里面铺着床。魔女说:“子寒过来跟我住在一起,有她在这,方便照顾我。”

    子寒笑嘻嘻问道:“刚才想跟你打招呼的,不过,看着你们吻得那么甜。那就算了。”

    “现在放心了吧?”魔女说道。

    我说:“早说嘛!让我这么担心。”

    “好了,你出来,我跟你谈谈一点事。”魔女牵着我的手拉着我到了客厅。

    我说道:“魔女……你有没有恨我?”

    她说:“我恨我自己。以后别老想着给我电话了,知道吗?第四天回来?第四天回来应该就是跟那个代理销售公司的事了。记住,把那单拉到我们这边,不然就破坏掉!别带着仁慈之心,知道吗!”

    我点头:“明白了……”

    “快点过去吧。”

    “我想……我想今晚和你睡……明早在过去。”我说道。

    “你笨呐,万一她醒来,找不到你。跟你闹说你出去幽会别的女人,王华山会可能让你跟他一起去见那些人物吗?当然,有点凭空乱想。但是我不希望出什么岔子!你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以后,我们马上去见我妈妈,然后去你家结婚!知道了么?”

    我说:“这样做了,王华山疯了怎么办?他会要你的命的!”

    魔女说:“暴龙叔叔给我打电话了,他的人在时刻盯着枣瑟。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通知我们。你就不要担心了!”

    我点点头……

    “走吧!”她推我出门口。

    我深吸一口气,抱了抱她,转身离去……

    酒店,何静依旧沉睡。

    点了支烟,抽了几口。何静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懒洋洋问道:“怎么醒了?”

    我说:“对啊。”

    何静抱住了我说道:“那你睡,我给你讲故事。”

    “讲故事哄我睡着?”很想笑,她沙哑着声音朦朦胧胧半梦半醒。

    何静说:“对啊,听么……”

    “算了吧你,好了,我也睡了。”

    她还真讲了起来:“女孩和男孩曾经是大学的同学,他们的开始与结束是那么的俗套而真实,或许这就是普通人的爱情吧。平平淡淡却又甜甜蜜蜜……”

    故事讲了开头,她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问她:“昨晚你的故事,没讲完啊。”

    何静茫茫然道:“什么故事?”

    “昨晚你说了,你现在都记不住了?”

    她说:“昨晚我说了什么呢?”

    “算了,你没说什么。”

    我说道:“你在酒店大门口等我,我去取车。”

    何静说道:“开你的车?”

    “怎么了?”

    “开你的车,什么时候才到那里啊?我让我爸叫人送他的车来了,就在酒店门口。”何静说道。

    我说:“那好。”

    一路上,都是她开的车。超级牛叉,两百多万的车子啊。外形彪悍,开到哪都有人侧目,真是私家车中的坦克……

    我问道:“何静,你爸对你很好啊。要什么得什么。”

    何静说:“要什么得什么?除了钱他还能给我什么?”

    我说:“那还不行了?你还想要什么?”

    “他连陪我过生日的时间都没有!”

    “他给你钱,你找一大堆几十个几百个好友开party,为你庆生。多爽。”

    “我需要的是一家人其乐融融,不是去到哪里都是冷冰冰的物质。他永远给不起我,他亲手摧毁了……”

    我不想问下去,我觉得去揭人伤疤很残忍。到时我的离开,对她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打击?

    到了大乙,代理商们带着我们转了几圈。

    在东西南北四个区,我指定了十一个好的店铺。都圈了下来给他们研究,这几个家伙如获珍宝,马上召集人马开会了。

    坐在了他们办公室最高位置上。

    本来说好,今日选址,明天上营销培训课。一坐在这里,没办法,这帮人一人一本新笔记本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只好开讲了。

    讲完了以后,一群人其乐融融去喝酒。

    我喝了很多,感到有些东西像是一块石头压在心头。却又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压着我。

    醉醺醺地出了饭店,何静迎了上来,手里大包小包的:“怎么喝了这么多?”

    “想喝不可以吗?”

    “我给你买了好多东西……”

    “哦。”

    躺下后,眼前呈现有一张精致华丽的面孔。魔女。

    我叫她:“魔女。”

    她笑了一下,脸变得愈来愈远,我伸手出去,却够不着。

    何静泡了解酒茶给我,我推开了:“不想喝,想睡觉!”

    “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三天,都在上培训课。晚上都是大醉,醉得没有了任何**。不思念谁,不喜欢谁,不爱谁,不知道在做什么……

    何静问道:“你老是喝醉做什么!”

    我醉醺醺说道:“你以为……我想呐?你去问问那帮人,我说不喝,他们就不给我喝吗?”

    何静有点生气了:“你这样子喝,身体也受不了啊!”

    “什么受得了受不了?死不得就是了。我头疼,困了。”

    她重重呼吸两下,欲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我翻了个身,睡了。

    第四天了,一大早我们就要上路。这几个代理商对我们可好,一大早就在酒店的餐厅等着我们一起吃早餐给我送行。

    端起碗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是不断的抖着……喝酒多了的人都是这样……

    很惊喜的事情,出了酒店后,在酒店门口见到了李靖。

    “李靖!”我冲过去抱住了他。

    他冷冷道:“玩得开心吧?”

    看样子他早就等着我了啊,我说道:“你怎么也在这?”

    “专程来等你的。”他冷淡道。

    我说:“干嘛这样的表情啊?吃过早饭没有,我带你去吃……”

    “不用,我看看啊。这里人太多……我可不可以借乘你们的车一起回去?”李靖很奇怪。

    我说道:“干嘛……好像不是你本人似的?”

    上了车后,何静开车的。

    我和李靖坐在驾驶座后排,我问李靖道:“你怎么在这啊?”

    李靖说:“专程来找你的。”

    “干嘛,呵呵,那么古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等出了市郊,我告诉你。

    接着我跟他说什么,他都没应我。

    我心里产生了很多个疑问,不过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从外省回到大乙这边来找我?

    出了城后,李靖看看这里荒郊野岭,对何静说道:“那个……芝兰是吧?停一下车子,我有事情跟小洛说一说。”

    我问道:“什么事非得停车了说?”

    “停啊!”李靖命令道。

    何静把车一停,李靖拉着我下了车。

    打了我一拳,我倒在地上,李靖疯了!继续冲上来就打……

    我怒了,抓住他的手问道:“给个理由!”

    “抛弃妻子!”

    何静跑过来拉着我站起来,对李靖叫道:“你有病吗!”

    李靖指着我说:“我刚到大乙出差,刚好子寒打电话告诉我说你抛弃了王瑾,跟她!这个女人!在一起了!跟王华山的女儿在一起!”

    哦,我听出来了。李靖恰好到大乙办事,魔女让他来演戏呐。让何静王华山父女更觉得我已经跟王瑾这边的全都决裂了。

    我怒道:“李靖!这不关你的事情,我和王瑾发生的误会,你不懂的!”

    “什么懂不懂!你现在什么意思?我们是王总的人!你现在是做什么?你帮王华山啊!”

    “李靖……过来,我有些事情想对你说。”我拉着他到一边去。

    我问道:“到底想做什么?”

    “没事干,刚好来这里出差,王总说让我打你几拳玩玩。”

    我说:“说仔细点。”

    “王华山被我在某个省抢了一笔大单,他火冒三丈,打电话骂我。我很恼火呐,不过那家伙倒挺喜欢咱这样的人,想拉着我入伙。说什么你已经跟王总决裂,我问了子寒,王总给我下了密令。来这儿出差办公事顺便打你几拳演给王华山女儿看。”李靖点着烟说道。

    我说:“我不知道她安排了那么多做什么?”

    “就是演吵架的戏就成了。好了,我走了!我自己拦车回去……”

    “哎你……”

    他跑过了马路对面,拦了一部班车。

    我回到何静旁边,何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

    何静起动车子,看着我说道:“说啊!”

    “恰好来大乙出差,撞见我了。就打我了,说我背叛王总。”

    “你眼角青了。”

    何静碰了碰我的眼角,很疼。

    李靖这家伙,还真舍得下手。

    “你现在过来帮我爸,那些人很恨你吧?”何静问道。

    我说:“恨就恨咯,我有什么办法?”

    依旧是何静开车。我把椅背放低,躺下继续睡。

    何静停车下来,锤了我一拳:“杨锐!”

    “干嘛?”我问道。

    “为什么老是一副无关痛痒死气沉沉的模样啊?”

    我说:“喝酒太多……累。”

    何静说:“你是忘不了她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