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友情?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友情?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跟她们拜拜后,去了办公室。

    处理了一部分事情后,我软塌塌地瘫坐在老板椅上,难以想象,魔女以前每天都要处理这么多东西……得活活把人累瘫。

    点燃一支烟,翻出手机看着,有很多条未读短信:你出门要小心点!有人想要你的命!

    短信发送的时间正是我和魔女被撞的那天,是谁发给我的呢?我拨过去,已经停机。

    是不是何静呢?何静帮了我几个大忙,会不会被她父亲活活整死了?一想到我浑身发颤,急忙给了她一个电话,她慵懒的声音:“杨锐大官人……今天舍得给小女子打电话了?怎么样,是不是皇后娘娘不在,打算临幸小女子?”

    我笑道:“没有呐,好久没见过你了。”

    “想我了?还是想日我了?”

    我说道:“什么话啊!”

    “嘿嘿嘿……是有事情想问我吧?”

    “你怎知道?”

    她幽幽说道:“陈总现在管理那么大的公司,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突然打电话给我,除了问某些事情还能是什么?我倒希望你想日我了呐。”

    何静外表的放浪形骸……让我瞠目结舌,但是联想到她的父亲会杀死老妈,我想,是谁都忍受不了这样打击的。变态也就正常了……可我也没发现何静在别的男人面前会放浪形骸。只是在我面前,她才如此疯狂。

    我说:“有时间吗?见个面,吃个饭?”

    “那你晚上回哪睡?”

    “跟王瑾睡。”

    “那算了……”

    她挂了电话。

    我叹了口气,跟这奇怪的女孩交流是件难办的事情啊。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一些工作的事情。

    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挂了电话后接了。只听见她大叫道:“你就不会骗骗我!”

    “怎么骗?”我问道。

    何静咄咄逼人说道:“你说你以前怎么骗我,怎么骗我父亲?”

    我沉默。

    她说道:“你以前怎么骗,现在就怎么骗咯。”

    我说:“对不起……以前的……”

    她打断道:“说对不起没有用!有点诚意吧,送我一件礼物讨我开心就成。”

    “那好。”

    “约会地点?”她问道。

    我说:“随你挑吧。”

    “咖啡厅,我今天鬼使神差的想静一点。”

    “好的。”

    送礼物给她?

    去了步行街,买了一只漂亮的水晶手表,表里面写有:友情……

    何静坐在音乐悠扬的咖啡厅等着我,一身休闲,干净利落洒脱。长长的头发飘逸而下,神采依旧。

    我走过去,坐在她面前,两人也不说话。我从精致的那个盒子中拿出手表,握着她纤细白嫩的手腕,给她戴上了手表。

    何静看着手表,我想,她应该明白这个意思:友情……

    她笑了笑说:“好啊,做朋友总比陌生人好。我没利用过你,你却利用了我,但是呢……我的姐妹胡珂利用你。我们扯平。可是……我们姐妹可没想过要害你。”

    我说:“我针对的不是你……是你父亲,他一心想要我们死。我也很无奈。”

    何静叹气,说道:“对不起……其实,他就一直是那样的人。我也听说你们被撞了,这事,的确是我爸做的。我也很无奈,我曾经劝过他。”

    我问:“为什么要帮我?”

    何静端着咖啡抿了一口,说道:“我不喜欢看到有人死,我讨厌你们这样的残害。可我又不能坐视不理,看着你们都死了。我爸已经快疯了……你知道吗?从几年前开始,我嘴里叫他爸爸,心里早就不承认了。”

    我说道:“为什么要帮我?”

    “干嘛老是问同样一个问题呢?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为什么不帮我父亲呢……可能,我觉得我父亲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们被撞,就是他安排的,他要王瑾死!我爸就是这样的人,虽然我不承认他这么坏,我不承认他这样残忍,可的确就是他要这样做。”何静怒道。

    我说:“何静,谢谢你,不过……你应该远离这场战争。你也知道,闹成这样的地步,不是他死就是我死了。”

    “我劝过他,但没用。”

    “不讨论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对了……你们现在过得还好吧。还有胡珂。”我问道。

    何静笑道:“你是向我打听胡珂?念念不忘呀?”

    我说:“没有,你们两姐妹我都很念念不忘。你们对我很好……”

    “杨锐,你也是个好人,只可惜,我们有缘无分。我和胡珂,在找工作。嘻嘻……我想试试去打工,给老板骂的感觉。”

    我笑道:“哦!有志气,再也不想做少奶奶,每天懒懒的睡觉了?”

    “这种日子很腐,还是找份工作。踏踏实实找个老实人嫁了吧!”何静嘻嘻笑着。

    我说:“那不如给你父亲打工……做个小接班人。”

    “不喜欢,想找一个公司,没人认识我的。然后在里面工作在里面闹,跟老板吵架跟上司顶嘴。那多好玩。”

    有钱人,就知道玩……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了。要不然那天晚上在医院,可能……我们都被砍死了。”

    何静说:“你万事小心一点吧,你死了,没人陪我玩了。“

    “你那么漂亮,找谁玩不行呢……”

    “就喜欢找你玩!就想跟你玩!”她磨着牙说道。

    我说道:“你的表情真可爱。”

    “我今天想跟你去工作!”何静说道。

    我说:“好啊,我等下要去跟个客户谈生意,身旁正好缺个带得出门的秘书。”

    “真的呀……我真的可以去呀?那以后是不是都可以跟着你去啊。”

    我说道:“只有今天,今天见这个客户,是某个县的代理商,想要代理我们的产品。等下呢,我让你谈,考验你的工作水平,看你是否合适替人打工。”

    “怕你呀!谈就谈!”

    上了车,何静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说道:“结婚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去民政局领个结婚证,比上菜市场买菜还简单,一点神圣感也没有……”

    “你去过了?真的去过了?”何静好奇道。

    我说:“去了。”

    “真的啊?”

    “真的!”

    “哼!结婚不请我!”

    我笑道:“以后我会补请的,放心了,时间仓促嘛。”

    “补请,烛光晚餐吗?”

    “何静小姐……在下已是有妇之夫。”

    何静撇嘴道:“切,有妇之夫就不能玩玩出轨游戏咩?”

    “你喜欢啊?”

    “我就喜欢勾引有妇之夫,尤其喜欢把人家家庭搞散!”何静笑嘻嘻道。

    “行,你勾引我吧。”我也笑了。

    “现在啊,现在勾引不了了,以前你有目的性,所以能勾引。”

    在上岛饭店里,那个客人已经等候多时。原本这种小单子,让那帮家伙去做就成了,不过,他们今天都抽不出时间来。我也就跑跑龙套。

    这种单子,已经不能同日而语。这种单子算是小单子了,我也不放在眼里。权当打广告吧,赚的钱也不会太多,一年几十万。

    我让何静谈,何静伸手给那位客户说:“您好,我是陈总的秘。”

    “陈总这么年轻啊!还有这么貌美的女秘,真令人羡慕啊。”客商伸手过来。

    我笑了笑坐下来,对何静说道:“直接说生意,免得浪费时间。”

    不料那个客商说道:“陈总,我们前日来到省城这里。那个天使通讯马上派人去接我们,服务周到。可我们要约你们负责人出来谈谈生意,你们亿万总说抽不出时间来,不知道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小县客商还是另有原因?”

    我推了推,让何静说话。我以为她会圆滑一点,谁料她却大声道:“我们亿万,只有别人求我们的份!哪有我们求别人的份?你放眼看看,湖平周边城市,我们亿万的名声响彻……”

    我捂住了她的嘴不给她说完:“你再搞什么啊……”

    那个客商果然怒了,站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好另求他人了!”

    我伸手过去说:“哎,别走啊……喂……”

    “我们是在高攀不起,就此别过!”那个客商一团火似的冒出透顶,走了。

    我有点不爽……好好的一单生意,就这样被她轻易整没了。

    我盯着何静,说道:“不错不错……我是让你来谈生意的,你一开口,人家马上走了……瘟神啊。”

    “这种人,有什么好谈的呢?一开口就说什么别的公司……既然那么喜欢别的公司,就去跟别的公司合作呀。”她还振振有词了。

    “我靠!你这样做生意,谁见了你都走啊!我郁闷……”

    “别郁闷了,来,吃饭。”她拿起筷子给我。

    我说道:“这什么?好像挺贵的吧,那家伙可真会点菜的啊!留着我们来买单?”

    “别喋喋不休了,来,吃这个……这个是什么呀?哇好好吃,他一个外地人也知道有那么好吃的东西啊。”

    我说道:“什么喋喋不休啊?你知不知道你破坏了我一个单子?”

    “要我赔钱么?”

    我拿她无可奈何:“算了,吃饭!”

    她拿着汤匙给我喂饭:“啊……”

    我说道:“恶不恶心啊?”

    “快点嘛,人家知道你受伤了,才想对你好点呐。来,啊……”

    我张着嘴,过道两个人路过,站定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喂饭。

    我推开何静的手扭头过去,枣瑟和李瓶儿手牵着手。

    何静跟枣瑟打招呼道:“老秃子。”

    枣瑟说道:“何静,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我说道:“怎么?不可以?”我边说还边抱住了何静。

    何静笑道:“对啊,为什么不可以?”

    “让你父亲看到,可让他活活气死啊!”枣瑟咬牙切齿。也不知道他跟王华山关系如何了,最近几天他没有什么心情跟我斗啊。

    何静说道:“怎么好像是你会先活活气死呀?”

    “我们走。”枣瑟对李瓶儿说道。

    李瓶儿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眼神复杂。

    他们走后,何静问我道:“这个……是谁呀?

    我说:“哪个?“

    “那秃头旁边的女孩。“

    我说:“谁知道,不认识……大概是他的小蜜吧。“

    “她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哦。”女人就是女人,感觉比我们男人细腻很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