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捂头睡觉

第三百一十四章 捂头睡觉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转身捂着了头,睡觉!

    这人啊……就是这样,你理她她看都不看你一眼,你一不理她她反而又来讨好你。

    魔女转过来摇了摇我:“哎……”

    “哎什么哎!”我不高兴道。

    “你犯我了你还比我有理啊!”她更不高兴。

    我说:“我那时真的是,情势所迫……”被情势逼迫去**……

    她不说话了,轻轻呼吸着。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洗刷罪名!

    从床头把手机拿过来,放了那段爆乳女的声音给她。

    “杨锐,出事了!……王华山,王华山……”

    魔女听了这段对话后,奇怪道:“好像是……我的声音?我什么时候有说过这段话了?”

    我解释道:“我让那个陪酒女的出来,说了这一段话,把她的声音调成你的声音。蒙骗了他们几个,刘晓东他们相信我们是王华山的死敌,才跟我袒露的心声。”

    魔女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是在假装生气……”

    “假装生气有这样的?”我说道。

    魔女柔着声音说:“别生气了好吗?”

    “能不生气吗?我打从心底就没有想过要去碰别的女人……我知道你心里对我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我脱口而出。

    魔女说:“我是心有芥蒂,可我不是耿耿于怀。偶尔想起,我会难过……可是……我们谈的是现在和未来,不是以前。”

    我说:“好!就说现在,我现在不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吗?我今天碰她那里,也都是演出来的!”

    “我相信你。”

    “你相信我?你在兴师问罪呐你相信我!”我很不高兴。

    “我刚才是有点生气,可我转念一想,你再怎么做,你都是很有分寸的人,这点我深知啊……”魔女说道。

    我说:“魔女……你觉不觉得,我们两,其实有太多的不平等条件……”

    她抱住我的头封住我的嘴,久久才分开,说道:“别说这个……”

    一会儿后,魔女又说道:“程勇没和我说什么,只是说你和大英的人在一起,相处得和和睦睦。接着又说还找了几个小姐,谈得很高兴。我自己才乱说你是不是和人家什么了……又乱说你碰了人家……谁知道你真的碰。”

    “还生气么?”我说道。

    “那你也还生气吗?”她问道。

    她轻柔着用嘴唇掠过我的嘴唇,这样柔情万分的举动,我心都酥了,还谈什么生气呢?

    “不生气了。”我说道。

    魔女说:“抱着我……我好困哦,睡了哦。晚安……”

    “嘿嘿,晚安。”

    她沉沉睡去了,她真的累得够呛了。累得身心憔悴了,方寸大乱。

    我却睡不着了,起了床,走到阳台外。搬了个凳子坐下来,看着启明星抽烟。其实,晚上遥望星星,真的能有过滤一个人心里杂质的作用。望着星星,想着乱七八糟的人。

    没有王华山,老子也没有今天。最好是……放过他吧,招安。他要不愿意,那就得考虑b计划,整死他咯。

    静下心来,好好想了这些事情,收拾起一点一滴。想破脑袋,这些事情依旧没有明朗。暴龙叔叔的不安分眼神依旧历历在目,谆谆教诲依旧动人心魄:如果再闹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最好就是,大家都和和气气平平安安幸幸福福不要再闹下去了,再闹下去,全***都没有一个人活得了。空有万贯家产,屋有娇妻,外有美人,都不得享受了,有个球用!看来,要改变政策才行,软交往……不能老是硬来。就像石头打石头,硬碰硬,双方都内伤了。

    天渐渐亮了,就这样,坐在阳台上看星星渐渐消失,看太阳慢慢升起……

    回到床边看着睡得香甜的魔女。白皙精致的脸蛋,长长的睫毛,粉嫩红唇,我俯下身子轻轻亲了她一下。

    她手一划拉,发现没有抱住我。眼睛慢慢睁开,慵懒地问道:“老公,起来了呀……”

    我说道:“起来了……天已经大亮了,我们,去把卖地的事情办妥了再回来接着睡吧。免得夜长梦多……”

    只要钱全部到手后,咱去睡个三天都无所谓的。

    魔女握住我的手,拉进被窝里贴近她暖洋洋的胸部,压在她软绵绵的胸上她突然吓了一大跳。我急忙道:“怎么了?”

    魔女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你……的手怎么那么冷?昨晚没盖被子?”

    接着她想了想,又说道:“好像我摸了整晚都不见你,你是不是没睡啊?”

    我点点头说:“你睡着后,我没有困意。坐在阳台上,想东西想了三个钟头。”

    “你真是的!你也不怕伤风感冒了!你快点进来!”

    魔女拉着我进了被窝里,给我好好盖上了被子。温香软玉包裹住了我的身体,她用她的身体给我温暖……当她暖暖的**抱住我时,那种美妙的感觉真是无以形容……

    “想什么想了一个晚上?”魔女暖洋洋地对着我耳边吹气。

    我说道:“没想什么,就是睡不着……去看了星星。”

    “笨蛋呐你……你怎么这样啊你?”

    “干嘛呀……嘻嘻,我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啊?”

    “你是这个世界上让我最揪心的人了……”魔女叹着气说道。

    我说:“你也是让我最揪心的人了。”

    闹铃整好响了,我对她笑笑:“宝贝,起来吧。我们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做……”

    魔女嗯了一声,起来洗漱了……

    “今天去医院检查吧?”我问道。

    她一边帮我穿着衣服一边说:“检查什么呀?都好得差不多了。”

    我说道:“别这么信誓旦旦的,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知道?不去检查不行。”

    魔女说道:“医生也不够我了解我自己的身体啊。”

    “别帮我穿衣服……我自己能穿。你是个伤员,让我帮你穿才是啊。”我推着她的手。

    她固执说道:“我就是要!”

    叮的一声,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魔女捡起来,奇怪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那个白胡子给我的金卡,我说道:“这是……昨晚跟他们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白胡子。白胡子是乐潮,龙门酒楼,绿花这些娱乐场所的老总。刑达跟他有点过节,以打黑扫黄为由,带着人横扫了他的娱乐场所。刑达跟白胡子对上了,我用了三言两语,让他们和气生财了。白胡子为了表示感谢,给了我这枚名片,说有困难就找他。”

    魔女吃惊地说道:“湖平竟然有这样的人?这枚名片价值上百万,湖平会有这样的人?”

    我说:“刘晓东也说这名片,纯金镶钻,贵重得很。那人是隐身富豪,湖平的第一有钱人。我看,应该是真的。”

    “湖平市里,能排前十的我都见过。可是你说的这个白胡子,我没见过……”

    “要不怎么叫隐身富豪呢?刘晓东江小英那帮人,在湖平混迹多年,就是刑达也没见过那个人啊!”

    魔女郑重说道:“从这枚名片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人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可我竟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唉,想那么多做什么,兴许人家并不喜欢出风头呢?”

    “对……”

    我笑道:“认识了他,咱以后要是有个什么困难,还能让他帮一帮呐。”

    魔女说道:“哪能那么简单……让人帮你你就欠了人家人情,礼尚往来。最好不要欠别人的好。”

    我说道:“对……”其实觉得那白胡子说话很情真意切啊,如果真的有什么困难,或许真能找找他啊。

    我垫了垫这块沉沉的金卡,卖了能换一部奥迪q7,爽啊……

    “孔空?”魔女说道。

    我说:“嗯,怎么了?”

    “这名字很奇怪啊……”

    “孔空?哪里奇怪了。”

    魔女说道:“听得不像是原名啊……”

    我说道:“管他什么名字……人家行事低调呐,要不怎么叫做隐身富豪呢?”

    魔女摇着头说:“这个人,不简单。在我们不知道他是正是邪之前,少惹为妙。”

    “那是……”

    给了刘晓东一个电话,我和魔女,李靖子寒过去了,又是龙门酒楼。

    刘晓东拉着我到一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着我,我问道:“干嘛呢?”

    “看你身上有没有抓痕啊,昨晚没事吧?“刘晓东关心的说道。

    我说:“没事,我老婆是很明智的,她很相信我,嘿嘿嘿……”

    “哥们,有一套啊!”刘晓东锤着我肩膀。

    入座后,就是和他们滔滔不绝地讨论细节了。大部分双方都同意,就是有些小细节还存在一定的争议……由李靖和子寒,还有魔女谈了。

    我犯困着,走出走廊点了一支烟……

    巧的是,白胡子今天竟然在这里。他往我这里路过上去上面办公室,后面跟着一大群保镖。牛啊,个个都墨镜西装,搞得像是电视里国家政要般巨头。

    他走过来,对我打招呼道:“陈总,又过来了?”

    我笑着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三百天在龙门酒楼了。不是又过来了,而是为什么会天天会在这里见到我?”

    “哈哈后生讲话可有趣,怎么样,今天是不是又来谈大生意了?”

    我说:“对……谈一宗生意。”

    “嗯,马到成功啊!我还有点事要忙,不能陪你高兴了,再见!”白胡子说道。

    我挥一挥手。

    他走过去了几步,往我们包厢里面看了几眼。突然间他像是被电到了一样,急忙的退后走回来,看着包厢里面。

    我走过去问道:“孔董事长,嗯,怎么了?”

    他不知道在看谁,嘴唇颤了颤,一会儿后又仔细看了几眼,说道:“没什么。”

    接着他又往前走了,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陈总,记住,有什么事给我电话!”

    “谢谢孔董事长。”

    收了卖地钱后,还要落实厂子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跟王华山摊牌的事情。

    正抽着烟,我的手机响了,我接道:“阿信,怎么了?”

    “老大……出事了!”

    我急忙问道:“又怎么了?仓库被烧了?”

    “不是……仓库被烧。是市监督局,质监局,工商局,税侦支队等等部门的人都过来仓库了……”阿信急道。

    我问:“他们做什么来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