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舒心了许多

第三百二十三章 舒心了许多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这么一想,也就舒心了许多。举起酒杯跟卢所长等几个人干杯:“来!喝啊!”

    一伙人喝了,然后卢所长倒酒给子寒:“这位小姐,长得好漂亮啊。来,干一杯。”

    子寒看都不看他:“不想喝。”

    “嘿嘿嘿,喝一杯嘛。”卢所长尴尬笑着说道。

    子寒冷眼看着他:“不想喝!”

    “这是我们所长,给个面子嘛。”

    “是啊是啊。”

    旁边的人附和道。

    估计他真的有够尴尬的,一个所长,在自己人面前,敬一个小女子喝酒,小女子一点面子也不给。丢脸丢大了……

    卢所长很不甘心,百折不挠:“你们亿万,以后在湖州,有什么事找我!”

    当然,有好处给你才能找你。但是他说这一句话,明摆着也用着他身份向我们施压:我是所长!你们胆敢一点面子也不给?

    子寒举起酒杯碰道:“那我敬你。”

    一口气喝完了……

    卢所长拍着手:“好酒量!来来来……”

    喝完那杯酒,我感到全身有点火热。我拿起酒瓶看了看,四十五度白酒,蛮烈的。卢所长又敬我:“陈总!以后我们就要多多相互照应了哈!记得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先找我老卢!哈哈哈,来,再干一杯!”

    我举起酒杯干了……

    魔女怎么样了呢?

    我打了个电话给关门:“喂,关门,王总呐?”

    “他们还在谈事情,我在门口呢,门口都是我们的人。陈总,你放心吧!”关门说道。

    我说道:“好。”

    “陈总,来,我是工商的xxx,zzz就是我的爸爸。啊?你没有听说过zzz啊?就是以前的某某市市长的秘书兼司机啊……”

    “哦,来,喝了喝了。”

    就这样喝了一个多钟头后……

    卢所长等人以喝醉为由,起身先离去了。

    我从喝了卢所长敬我的那杯酒开始,头就晕沉沉的,糟糕!是不是,又放药了?

    妈的……

    记得第一次吃这种玩意,就是跟魔女在一起时候。喝下去了之后,头晕沉沉的很想吐。不过那次我喝得少,魔女喝多。魔女那晚情不自禁,方寸全乱,毫无自控力跟我这个她极端鄙夷的下等人发生了关系。

    现在的感觉,跟那时候的感觉几乎差不多……

    等我感觉到的时候,药效已经开始强烈发挥作用了。我喝了太多杯酒。怪不得,那个所长那么好客,给我一杯又一杯填着。而那瓶酒倒给我喝,他们喝的却是另外一瓶酒……

    子寒喝得少,好像被那个卢所长逼着喝了一杯多一点吧,看她模样,很正常。

    可是……可是我不行了,拿着手机反照自己的脸,通红一片……

    子寒对我说道:“脸都红了,喝太多了你。”

    她走过来,拿着餐巾纸给我额头上擦了擦汗:“很热啊?”

    子寒……

    那双颠倒众生的丹凤眼,迷离的诱惑,我……已经情迷意乱。这个娇媚的美人,摄人魂魄。

    突然地,我抱住了她,就像第一次吻她一样,狂吻起来。我的手从她衣服下面伸进她的后背里摸着她光滑的背部,风情万种的她箍住我的后颈,骑在我大腿上双腿夹住我的身体,冰凉的嘴唇跟我火热的唇贴在了一起。

    浑身热血涌动起来,下面的高耸直接抵在她那一处地方。我需要……我很需要……我头脑已经乱了。此时此刻,我忘记了魔女忘记了所有,我只想插进这个丹凤眼美女的那里去。

    我扯开她的领口,埋头进她的胸中。舔着她双峰的白皙……很冰凉……

    子寒抱住我的头,配合着我扭来扭去。

    一会儿后,我实在受不了了。把她抱起来,放在了电视桌上,手忙脚乱解开她的裤子。可是她的裤子解不开……我想让她自己解开,可是我说话语无伦次:“给我做!给我!”

    子寒坐起来抱住我说道:“去开个房……”

    “不……不……我受不了了……”我心急火燎地撕扯着她裤头。

    子寒跳下桌子,说道:“在这里不安全,走啊,先去开房……”

    她拉着我出去,对着一个服务员说道:“麻烦打电话到总台帮我们安排一个客房!”

    “好的!”服务员拨通了前台电话,跟前台人员通话。接着拿子寒的身份证开了一个房间,她带着我们上去客房了。

    一进去后,服务员还在给我们说一些注意事项的时候。我已经要爆炸了……

    当着那个女服务员的面,我撕开了子寒外套里面那件小衬衣,扯开了胸罩。埋头进去吻了下去。女服务员捂着脸急忙带上门逃了……

    我说道:“子……寒,子寒,脱裤子……脱裤子……”

    她蹲下来,帮我解下皮带,子寒停顿了一会。

    我抱起她:“快点行不行!”说实在话,那里已经硬得不得了,只想进入,狠狠的抽……

    抱起她扔到了床上,接着我手忙脚乱要解下她的裤子,可是越心急火燎地想插入,手就是越乱……

    一会儿后,就要解开她裤子时,子寒突然翻身下床:“你中毒了!”

    “是……是……不知道,子寒,给我做!快点!”我冲过去要抱住她。

    她一闪过,接着快速去拿着包翻着什么东西。

    我完全不能控制我自己了,意识开始模糊,心跳很快,呼吸急促,浑身发痒。我又扑过去了……

    子寒塞着一颗药到我嘴里:“能解春yao……”

    我吞了下去,接着又吻上了她的嘴唇,子寒这次不再配合着我。她知道我是中毒后,只是冷冷看着我。她熟悉这种东西……

    我从她的耳垂,吻到脖颈,脱开她所有上衣,她的上半身裸了出来。胸部不够魔女大,但无论是胸型和**,都极美……从胸往下,细腰,翘臀。

    我用力地解开她的裤子……

    经过几分钟的搏斗,我终于颤抖着手脱下她的裤子,接着撕烂她的内裤。

    我脱下上衣,脱下外裤……

    要***时,子寒坐了起来抓住我的手腕,看着我的眼睛问道:“喝点水再做……我想和你。可是,要等你清醒的时候。”

    接着她逃开了,我急忙过去追,像一只发狂犬病的狗……原谅我,我实在找不出什么形容词形容我自己的状态。

    她给我倒了水,我从后面抱住她的时候她猛的一转身,把水倒进了我口中。我咕咚咕咚两下喝完。

    抱起她放在桌面上,我要进去了……

    子寒却开始反抗了:“不要!”

    “给我!”我怒吼道。

    她一脚踩开了我:“你不能做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

    “小洛,你忍一下好吗?一会儿后解药开始发挥作用,慢慢你就恢复的!再忍几分钟!”她大喊道。

    她跳下桌子,躲进了卫生间中。

    我的脑海中只有xing欲,只想着xing交……

    我要**,要**她……

    我冲上去狠狠一脚踹了门,门很坚硬,踹不开。

    拧着把手,却拧不开,我又狠狠地对着门狂踩……

    门再坚硬,终究抵不过我这么踢。

    狂踢了十几脚后,那个门被踩开了。

    子寒对我说道:“我刚才以为你是想和我做,我以为你对我有感觉,我也喜欢你吻我爱我。可是你吃了药了……你再忍几分钟行不行?”

    拉着她推出了外边,高佻的身材、妩媚的脸蛋、丰满的美胸,真是美丽挡不住性感又撩人……

    我扑在她身上,脱下我内裤。骑在她身上,她不断地反抗,手乱舞着要挡开我的手。

    突然一巴掌啪的甩在了她脸上,是我打的。子寒却不妥协,这个女子很是强韧,一声不吭,想要摆脱我。

    我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如禽兽般……

    又一巴掌过去,打得她的头都歪过了一边,她不哭,也不叫,紧闭嘴巴反抗着。她怕伤害到我,只挥开我的手却不碰我的脸。

    之后,她成功把脚放在我的胸膛,再一次踩开了我。

    这一脚很是用力,我退后打着趔趄,脚绊在一个凳子上直接往后倒。

    扑通一声,摔了个人仰马翻……

    这一摔,我的脑袋直接狠狠砸在了地板上……两眼一黑,慢慢蠕动了两下。头晕目眩起来,子寒紧张扑到我身上:“小洛!怎么了?怎么样了?”

    我难受得很,很疼,脑后很疼……很重的一撞,耳朵里有嗡嗡嗡的声音。

    “血……血!小洛,血。”子寒喊着。

    那一刻,禽兽不如的我终于没了力气发狂,闭上了眼睛……

    整个人像是在地狱和人间边缘徘徊,疼,疼到麻木……像是晕过去,可还能有点知觉。

    子寒急忙打了前台电话,让前台先找几名有医护能力的人员过来。

    接着她穿上衣服,然后给我穿上衣服,

    刚穿好衣服,那些人就上来了,进来就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一个老阿姨过来。

    子寒急忙说道:“刚才不小心摔倒,血从脑袋上流出来!快快……”

    老阿姨过来摸摸我的头,仔细看了一下道:“头皮破了。”接着她又掐我的人种。

    我用尽全力,颤巍巍说道:“别掐了,疼。”

    “没事,醒了。小伙子,喝酒了吧?喝酒了要注意安全啊!”老阿姨说道。

    一群人把我扶着站了起来,头还是很疼,有液体从耳朵里流出来,我伸手一摸,全是血!

    “这……这是什么?为什么从耳朵里流出血来?”子寒问老阿姨道。

    “快送去医院!摔得不轻啊!”老阿姨急忙喊道……

    然后,我在混混沌沌的情况下,被一群人七手八脚拉到了楼下。接着上了的士到了医院。

    来医院的路上,右耳一直在流血,衣服都被染红了。

    检查,挂水,治疗……

    这一摔摔得可不轻,颅底骨折了。

    医生到我旁边又检查了一番,子寒问医生道:“医生,严重么?”

    医生说道:“不算严重。”

    “这……血都从耳朵里出来了?还不严重?会不会脑震荡了?”子寒赶紧问道。

    医生说:“检查过了,没多大事情。出血点也没有扩大,无须特殊处理。”

    我问道:“医生,吊完这一瓶,能不能回家了?”

    “可以,但是明天一早最好再来检查一次。”医生说道。

    医生出去后,子寒坐在床头,冷冷看着我……大约两分钟后,面无表情的她,眼泪从眼角滑落。

    我擦掉她的眼泪说道:“干嘛了?怎么哭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