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对不起

第三百二十四章 对不起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她握住我的手说道:“对不起。”

    我说:“子寒,别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若不是你踢了我这一脚,恐怕我现在就做完了禽兽之事。我可怜的是你,我怕……给你留下了心理阴影。”

    子寒终于哭出声音来:“对不起……”

    她的脸颊青了,被我打的。我摸着她脸颊:“疼么?”

    “没你疼。”子寒说道。

    我笑了笑。

    她哀戚戚地说道:“还笑得出口。”

    我笑着说道:“这件事情若是被人家知道,我呢,被老婆弹劾。你呢,嫁不出去了……”

    “为什么他们会在杯里放药呢?”子寒问我道。

    我突然一惊:“对啊!他们这样做,不就是想……”

    “想让王总知道?然后让你们两吵架起来,你赌气一走了之,王华山对付她一个人就容易多了……”子寒帮我分析完。

    我说道:“对啊!要不然他们在杯里放药做什么呢?”

    “他们会不会想让我们搞到一起,接着让王总回来一眼看见?这样,不就合了王华山的意吗?”子寒分析道。

    我说道:“对啊!他下药,定是想让魔女和我闹起来的!”

    “别去想那些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子寒问道。

    我说:“头还有点疼,比刚才好多了。”

    子寒说:“要不……先在这儿住院吧。”

    “不行,我要回去。现在魔女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我说道。

    子寒急忙问:“万一……万一我们的事她刚才刚好在呢?我感觉那些人就是在挑好了时间……”

    我打断子寒的话:“我现在最在乎的是魔女!魔女跟他去了,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

    子寒掏出我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我接过来,拨给了魔女:“魔女,事情怎么样了?”

    “你在哪儿呢?打电话也不接!急死我了!你这人!”魔女急道。

    我急忙笑出声:“魔女……等你等太久了,我和子寒出来闹市这边买了点东西。你猜猜我买了什么给你?”

    她不高兴地说道:“吓死我了!我以为王华山拿你们怎么样了。我不想猜!快点过来啊,我还在那家饭店门口。”

    “好好好,马上过去!”我挂了电话,拔掉了针头。

    子寒急忙劝道:“小洛!这样不行!”

    我说:“有什么行不行?”

    “还有一瓶没有输完……”子寒说道。

    我看见桌子上还有一瓶葡萄糖,拿过来掀开盖子,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

    子寒瞪大了眼睛惊愕问道:“这个是用来打进静脉里的……不是用来这样喝的?”

    “没事。”

    “没事?不恶心么?”子寒问道。

    我笑道:“很甜啊,不错。葡萄糖嘛……”

    子寒还在惊愕:“你怎么能这样子?”

    “走吧!回去了!魔女在等着我们……”我站了起来。

    可是……

    看到我这身衣服,我挠着头问道:“子寒,怎么办?”

    子寒看着我的衣服,说:“小洛,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右边衣服全是血,从耳朵里流出血流了那么多,我……我……我不要……”

    “不要什么?医生都说没事!你紧张什么呢?”我问她道。其实真的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血从耳朵里流出来,肩膀胸口右边衣服都是血,真的会没事吧。但愿如此……

    “还是不要回去了吧,在这住院!万一有个什么事情,怎么办啊?”子寒担心地说道。

    我说:“子寒,别担心了!瞎操心呐!”

    “小洛……”

    “子寒!”我大声说道,“走了啦!去街上买一套衣服,然后买点东西给老婆!”

    子寒拗不过我,跟着我出了医院。

    她一边走一边盯着我看,我问她道:“怎么了?干嘛老看着我?”

    “你有没有感觉到难受?头晕眼花……”子寒担心着问道。

    我说道:“没事的!快点了!”

    进去一家苹果品牌的西装店,导购员们惊讶的嘴巴可以塞进去一个拳头。我这身血衣确实太惊心动魄了……

    选了一套尺码合适的,进了更衣间,子寒跟了进来。

    我问道:“怎么了?跟进来坐什么?”

    “我来帮你换……”

    “恩,好吧。”我笑道。

    “还笑得出来……”她更难过了。

    我说道:“别难过了啊,又没事,如果你不踢我,我们现在才有事呐。说不定我就强x了你,接着我们都没有脸面对魔女。每天都活在愧疚之中,之后我们两个人去教堂赎罪,最后因为心结解不开,双双自杀了……”

    “还说这种话!”子寒咬了我的手臂一下。

    我笑着说:“又没死,难过个屁啊!等老子死了,你再难过吧,我现在不喜欢看着你这副表情。”

    她拿开我的外套,衬衣的一颗一颗扣子解下来。像个最完美的妻子,一边给我脱一边不时的看我。

    解下衬衣,接着是皮带,裤子……

    “如果知道是这样,我刚才就不该反抗……”子寒说道。

    我说:“如果是那样,我就强行进入……做完了之后,我们现在正坐在客房里,感叹着。心很疼,比现在还疼,你相信么?”

    我没想过要动她,她很漂亮,很诱人,可我从来没爱过她。没有爱情的xing爱,是不完美的xing爱……

    过程估计会真的很刺激很爽,可结果会是我们两个人都无法承受的……

    只剩下内裤,子寒看着我的肩膀,肩膀上面有血迹。

    她掏出湿巾擦拭干净,然后帮我穿上了新衣服……

    站在镜子前,转了转身,我自夸道:“妈的!又帅了!”

    几个导购扑哧笑出声来。

    我笑着对她们说道:“不错……老衲很满意,能不能帮老衲再挑两套,一套送给我身旁这位师太。还有一套送给远方等待的那位师太……”

    “我不要。”子寒说道。

    我说:“哟呵?难得我现在心情突然间的豁然开朗,你竟然敢说你不要?不要不行!导购帮我找最漂亮的一套女士西装给这位师太……”

    挑好了之后,子寒也没试,只是放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她就说道:“不用试,一定合适的。”

    我说:“那是肯定,咱家子寒前凸后翘玲珑细腰,腿长肤白,只要型号对,那就不会出错!穿上去一定漂亮!这是必须的!”

    “还有心情开玩笑……”子寒心神荡漾,对我念叨。

    给子寒要了一套,给魔女要了一套。

    饭店离这里不远了,我们走路回去。我问子寒道:“那药,挺厉害的呀。”

    子寒说道:“人家这是有意减少了药量,就是在掐准王总回来的时间,所以他才会慢慢的一杯杯敬你。他如果放了很多,不到半个钟药效就上来了。”

    “王华山还想着如何害我们呐。”

    子寒又说道:“药物最大的发挥药效后,你会意识全部模糊,只想着要,一直做到筋疲力尽。做完了之后,第二天醒来根本不懂得昨晚做了什么事情。刚才你还有意识,就是没有了自控力,被**吞噬了。”

    “唉,就是头真的母猪在旁边,估计都要上啊……”我说笑道。

    子寒却没笑:“公猪你都上!”

    “厉害啊,说笑话能说得那么面不改色的!”我说道。

    子寒担心道:“要是王总看见了,那怎么办啊?”

    我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担心:“她看得到的话,她会容忍我们两个爬上去开房?”

    “这个……倒也是。对了,会不会他们偷偷拍下来了,然后拿给王总看啊!”子寒惊恐地问道。

    我说:“这倒是啊,唉,还是看天意吧!我怀疑他们想搞个现场直播,让魔女亲眼看到我们纠缠在一起。如果是拍下来,我跟她解释,她也会明白理解的。”

    子寒问道:“这可能么?王总会理解吗?”

    “放心吧,子寒。王总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办,她还是很听我的话的。王华山这家伙,一边答应着被招安,一边在绞尽脑汁设计我们!实在太可恶了!”我怒道。

    子寒说:“其实我觉得你有点太仁慈,直接去告他又如何?把他弄死!也不要让他这样子整我们了。”

    我笑嘻嘻说道:“你又知道我不想整死王华山呐?”

    “难道你……”

    “对!我们之前想过招安王华山,现在机会很好啊,闹出了这事情,反正这钱无论如何也要开给王华山。那部分是属于他的,把这事压一压后,我们就盯着他如何耍我们,对我们做了什么伤害!他如果做了,我们马上去告他!”我说道。

    子寒点着头说:“对哟……或许今晚他们放春yao,我们就可以把这当借口说他害我们。”

    我摇着头道:“不行不行……王华山又不在场,又都是卢所长的人。王华山完全推脱责任,而且……如果不是王华山做的,而是卢所长看你不喝酒,想要恶作剧整整我们呢?”

    子寒想了想,说道:“你说得对啊!卢所长被我这样拒绝,面子挂不住,直接就在酒里下药了。想想那家伙,也够恶心的。老是摆谱……”

    “唉,人家是官啊!没办法。这么一说来,我倒觉得,是那家伙耍咱们罢了……你想想看,他拿着酒瓶倒酒,开始是倒他自己,也倒给我们。你顶了他几句之后,他又倒酒,咱们都喝了。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在打电话,你心不在焉。我挂了电话他倒酒的时候,就专门拿着那瓶酒倒给我了!我想,一定是恶作剧!”

    子寒回忆了一下说道:“确实是这样。这种人心理有点变态的!”

    “再说,王华山怎么可能玩这么低俗的玩意儿呢?对他来说也没啥好处。”这么一想,也觉得挺奇怪的,王华山够狠毒,不过这么龌龊的东西,总不会是他想出来的吧?

    “对了……之前他们一起出去谈,会不会就是谈这个事情呢?”子寒又问我道。

    我说道:“他们出去那时候,我留意瞄了几眼,我见到他们聊天的时候,那个服务员坐在角落那张桌子后面捡东西。他们那时候并没有看见那个女服务员,他们在那里聊了起来,等下我们回去,给那女的一些钱,让她说一说王华山他们谈了些什么。”

    “一下我们是去开房睡觉?还是回去?”子寒问我道。

    我说:“当然是睡觉了,都那么晚了,又喝了酒。”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