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多多麻烦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多多麻烦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叔叔,那就多多麻烦你了!”我说道。我真的很怕他突然有事或者不帮……那么,魔女如何出来?想着如果她要在里面受苦,可能还要被判,我心里酸楚一阵一阵往脑袋冒。

    “杨锐,我还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王华山像是被别人整的,目的是铲了王华山,而且,很像是特地盯着王华山突然给王华山来了一个大浪。这个大浪,不仅想要掀翻王华山,甚至把刑达这些人都给翻了……”

    对于这些大风浪,我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我只要我的魔女平平安安走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叔叔,你一定要让她早点出来,那里的环境……不是很好。”我说道。

    叔叔说:“我不会让人伤害到她的,先委屈几天吧……谁也不喜欢闹出这样的事情啊。”

    “叔叔,拜托你了。”

    “我来湖平那么长时间,隐身出入,今晚,破一次例,请个新来的代理公安局长吃饭。”叔叔说道。

    我急忙问:“刑达被……”

    “双规了……严重的违纪问题,湖平风云突变。似乎有人早就预谋着这一切,一切有证有据……”

    “太乱了,双规了对亿万也没有好处……”我说道。

    叔叔说:“有可能,永芳休闲庄都不能保住了。”

    我大声道:“叔叔,其他的咱不去管他那么多了。只要王瑾平安回家,这个最重要。”

    “你跟永芳的老板娘说一说,现在这事,不像是以前一样我一句话就解决了……我可能过几天也要调往其他地方打黑了。年假,都花在这里了……”叔叔说道,“可你放心,王瑾不平安回来,我坚决不会离开。先这样,我去忙了……有事电话联络。”

    他挂了电话……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胸口如有一个千斤坠压着,口不过气来。挥手一拳砸在车子的挡风玻璃上……

    玻璃没事,手抽回来一会儿后,血慢慢流了出来。

    子寒急忙抓住我的手,拿着餐巾纸擦了,然后用丝巾包起来:“你干嘛啊?这样折腾自己,又有什么用啊!”

    “王华山,该死的王华山,老是闹得出那么多事情来!天杀的王华山!”我恼怒道。

    “你不要这样伤害自己,这样没有用!”子寒抓着我的手,生怕我又要砸一拳过去。

    我闭上了眼睛:“想着她现在在里面,被人审讯,住在牢笼,我一点也不爽!很难受很难受!”

    有个人开了后车门,提着东西上了车后座。

    我回头过去,李靖看着我……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子寒说道:“我跟他说的。”

    李靖说道:“公司都安抚完了,军心动荡……如果形势不能好转,人心就要垮了。”

    “你告诉他们,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这钱还上的!让他们放心的做下去!”我说道。

    “已经说了……”李靖拿着一支啤酒伸过来,“喏,稳定情绪。”

    我愣了一下,对子寒说道:“开到江滨去,到江边去喝酒……看月亮!”

    “好。”子寒说道。

    一路上,我浑身非常的不自然,千百只蚂蚁挠着我的心,我从未有过那么强烈要抱着魔女的感觉……

    我又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唐龙叔叔:“叔叔……我想求你个事。”

    叔叔说道:“说吧!”

    “你等下跟那些人说一说,能否让王瑾给我打个电话,哪怕是一分钟都行……”

    叔叔说:“哦,这事好办,没问题。”

    “谢谢叔叔。”

    车子到了江边,我们下了车,坐在河堤草地上。

    我开了瓶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一瓶……气太强,一下子又从嘴里鼻孔里冒出来,呛得我眼泪直流不停咳嗽。

    子寒拍着我后背:“小心点。”

    李靖递过来一只超市买的烧鸡:“吃点东西。”

    “没胃口……拿烟过来。”

    李靖递给我一包烟,我看了看,笑道:“还喜欢抽这烟啊?”

    李靖说:“是啊,那么多年都没变……比对女人还忠一。”

    “子寒你吃点东西。”我对子寒说道。

    “你吃,我就吃。你不吃,我也没胃口吃……”子寒说道。

    “哦,那你就不吃吧……”

    李靖拿了一只烧鸡给子寒,说道:“你管他!他不懂,真不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我是他,好好吃饱喝醉,睡个好觉,养足精神明天周旋去。这算什么啊?现在不是哀声叹气的时候!”

    我愣着一会儿,说道:“你这家伙说得有道理啊,现在确实不是哀声叹气的时候。来来来,吃烧鸡,喝酒!子寒你吃烧鸡,别喝酒,一下你开车呐。”

    “放心好了。”

    我拿着烧鸡咬了起来,说道:“其实,一亿多,有是有。虽然花掉了,我们就没有了地,没有了办公楼,也没有了新厂,但是如果能换得魔女出来,我是义无反顾的。”

    “没有过不去的坎,这句话谁都懂。这个坎我们也一定能过得去,不过是所有遇到的难题中,最难的一道了。”李靖叹息道。

    我咕咚咕咚又喝完了一瓶:“公司倒闭,不要紧,没有钱,不要紧,只要她能出来!平安出来,就是用我的命去换,我也愿意!”

    “你手机响了。”子寒推了推我。

    还真是魔女打来的,我大喜,接道:“魔女!你怎么样了!”

    魔女淡淡说道:“没事啊,就是问一些问题。”

    “他们说什么时候能放人?”我急忙问。

    魔女说道:“放人?哪能那么容易……”

    “那你吃饭了没有?今晚睡哪里啊!”我连珠带炮似的问。

    魔女回答道:“吃过了,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叔叔罩着我呐。睡在一个小房间吧。还算干净,你别担心了。”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我现在好怕你受罪。”我说道。

    魔女安慰我道:“别胡乱担心,我一清二白,他们查清楚就可以放人。”

    “什么时候?”

    “可能明后天吧……放心了,有叔叔在呐。就是……公司……”

    换到我安慰她了:“魔女,只要我们能团聚,比任何一切都重要。”

    “我都很好……就是想你了,有点难受。我不喜欢离开你身边,习惯了有你在身边的每个晚上……”魔女伤心说道。

    我说:“没事没事……忍忍就过去了。”

    “手机他们没收起来了,刚才他们给我手机,只能让我说一分钟的话。首先安抚好公司员工的情绪。缴税,这个是一定不能少得了。不能让公司员工们军心涣散,我们还要做生意啊……先动用那笔新厂新地的钱吧,这些不交也不行。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我说道:“好的。”

    “喂,时间到了!”有个女声对她说道。

    我直接在这边就骂了:“***!又不是坐牢!她有病吗?”

    “我爱你……”魔女深情说道。

    “我也爱你。”

    那边嘟嘟挂断了电话……

    踏实了许多,一分钟,原来,跟她在一起,哪怕是说话而已,时间都走得那么快。

    “小洛,别生气了……”子寒安慰我道。

    我怒道:“怎么能不生气,她又不是犯人!”

    “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这些麻烦事情给理顺了,让公司走得一如既往的顺利。”李靖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说道:“今晚我不喝醉我一定睡不着……”

    两件啤酒,我不知道喝了多少瓶,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扯下拉链就飚……

    李靖拉着我说道:“喂……子寒在呢,别这样!”李靖也晃悠悠的,他酒量比我差。

    子寒转头过去不看。

    我放完水,笑嘻嘻对李靖说道:“心情不好,一喝酒,心情就好了。咱去**吧不如?”

    “这不好吧……你趁着王总不在,乱搞可不行。”李靖劝道。

    我说:“我是想带着你去的……”

    李靖嘻嘻道:“好啊……不过要改天晚上了,我今晚不行了……就是梦露来我也不行了。喝太多了。”

    我说道:“开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说完啪嗒一声趴在地上,子寒和李靖费了好大劲扶起了我。我又推开他们说道:“我自己能走,看吧,自己能走。”

    歪歪斜斜地走向车子,一路走就一路吐,还一边喊着:“魔女魔女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没有了大米,人生没有了乐趣!你不回来,我死了算了!”

    上了车后座,直接扑倒就沉睡过去……

    到了公司宿舍,李靖摇醒了我:“喂!起来,没力气扶你上去,自己爬上去。我不行了……我想吐。”

    他噔噔噔跑上了楼……

    子寒扶着我上了楼,开门进去后,她帮我脱了一身衣服。

    我躺倒在了床上,这个女子,拿着湿毛巾给我擦干净身子。不过那时候,我已经沉沉睡去。

    半夜被尿憋醒,发现她是睡在沙发上的。宿舍的这个沙发很小,子寒的双脚缩着,盖了一层薄薄的毯子。

    我摇摇晃晃,起身上了厕所。接着回来,蹲在她旁边,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长长的睫毛,灿丽的脸庞,愁眉深锁,冷艳如霜。

    我抱起了她,她突然的醒来,睁着一双丹凤眼看我:“怎么了……”

    夜凉如水,一层薄薄的毯子,让她冰凉的身体更加冰冷。我塞她进了暖和的被窝里,说道:“跟我睡,怕我非礼你呐?”

    “我不怕……只是怕我自己情不自禁。”

    我笑了笑说:“你会情不自禁?”

    “你有老婆,有些东西,还是注意点好。”

    我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我们没有鬼事发生,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就行。没必要拘泥于事……”

    我钻进了被窝,给她盖好被子,我自己盖了毛毯。我对她说道:“我真佩服你啊,冰凉的木沙发,薄薄的毛毯,你也能睡着。笨蛋!真笨蛋!”

    “你才笨蛋!”她说完把她身上的被子也盖在了我盖着薄薄毛毯的身上。

    “谢谢子寒。”

    “以身相许吧……”她开玩笑道。

    “好。”我装模作样伸手过去。

    “好了,别玩了!对了,我刚才想到了一个事情。”子寒说道。

    我急忙问:“关于王瑾的?”

    “是的。你跟大英集团的刘晓东关系不是挺好嘛?还有苏夏,你明天起来了,首先要给这些人打电话,问一问,或许能有人帮得了我们呢?我们拿着钱交了税,也要求刘晓东不要那么急收回现在的这块地,不然我们没有地方去了……”子寒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