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锦上添花

第三百七十九章 锦上添花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好酒量!我锦上添花!”郑经理马上又给我一杯敬我。

    我说:“我来者不拒!”我又一饮而尽。

    接着一大群人轮流轰炸我:“我沙发!”

    “我板凳!”

    “我地板!”

    “我顶……”

    “我也顶……“

    轮了一圈十几杯,我有点眼花了:“不行不行,不能再顶了。老子眼花花舌头开始打结了……休息一下,妈的别老是干我一个人啊!你们不捉对厮杀老是灌我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啊?”

    “那分边!分边划拳喝酒!”

    此时,酒宴已经进行了两个钟头,也就剩那么几桌在喝着。

    又有个人给我敬酒:“陈总,来一杯。”

    我推了推李靖说:“秘书!上!”

    “哎,陈总,刚才我敬过李副总了,来来来……”

    真是拒绝不了啊,那就再喝!

    干掉这杯后,我的胃里有些顽固分子准备造反了,让我很难受。

    我颤抖着手拿着桌上的烟,找着打火机,找了半天没一个打火机。我对李靖说道:“喂!火机火机!”

    “没有火鸡,有白切鸡,要吗?”李靖迷迷蒙蒙对我说道。

    我说:“kao!我要的是火机!”一边说一边做着点火的手势。

    李靖又问我道:“要不要白切鸡啊!也有烤鸭啊!”

    “你喝醉了!”我说道。

    子寒坐在我旁边,拿着一个打火机给我点上了烟,我狠狠地吸了一口,长长地吐出烟雾:“走到哪里喝酒,都是十面埋伏啊……”

    “王总怎么走了?”子寒问我道。

    我说:“工作有点急事,要去处理……”

    “你心情不好?”子寒问。

    我说:“哇,眼神够锐利的,能看得出来啊?”

    “能。怎么了?为什么心情不好?”子寒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了……”为什么心情不好?说来话长,现在又是半醉半醒,能说清楚么?

    子寒轻轻附在我耳边问道:“难道是虹姐结婚,你不高兴?”

    “我能这么西门庆啊?当然不是为了这事,是为了别的事。”

    子寒不悦:“什么事,还不能说啊?”

    “我喝酒喝多了现在,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啊!”

    “你现在不就是说着么?”子寒问我。

    “工作压力大吧,王瑾的父亲是……鑫皇的董事长,你知道了吧?”我说道。

    “这些你都跟我说过了。”

    “他要安排我去一个眼镜店做总经理。”

    子寒说:“做总经理不好么?有问题?”

    “他是在考验我,看看我以前是不是用这张小白脸!用这张小白脸骗她女儿到手的!”

    “所以你不高兴,对吧?”子寒说道。

    我说:“我当然不高兴,有什么好考验的呢?你觉得有意思吗?”

    “小洛,可能她父亲想把重任交给你,但是他又大型你的能力够不够。所以才给你一个眼镜店管管,看看你的本事……干嘛老往着不好的方面想。”

    “呵呵呵呵……对对对对。”我假装很高兴道。

    “你没有全部告诉我听呢!笑得那么假!”子寒说道。

    我说:“我醉了嘛,现在说不清楚,唉,等我清醒一点再说不行么?”

    “是!等你清醒一点再说!好吧。”

    “好。”我答应了她。

    又有人敬酒来了:“陈总……”

    喝多了,天花板开始打转,墙壁打转,桌子也跟着转了。

    不知何时,新娘子坐在了我旁边,给我倒了一杯清茶:“喝杯茶吧。”

    “虹姐……”我醉眼朦胧说道。

    她说道:“很高兴啊?”

    “难道你不高兴啊!?你好不容易嫁得出去了,还不高兴?”我笑道。

    “我当然高兴……你不高兴。怎么,跟王总吵架了啊?”虹姐笑着说道。

    我说:“没有呢,我哪里不高兴,你不见我兴高采烈大口大口喝着美酒啊!”

    “别喝太多了……回去吧。”虹姐说道。

    “知道,去忙你的事吧。”

    “听姐的话……别喝太多酒。”

    “谢谢虹姐。”

    “我们……其实做姐弟,挺好的,是吧?”虹姐咽下一口茶,笑着说道。

    我说:“那你说做什么好?做野鸳鸯更好?”

    “没正经!”她嗔骂道。

    我笑了笑说:“来,我敬你一杯,祝福你们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别再喝了?”虹姐说道。

    我说:“怎么了呢?难道你不想接受我的祝福呢?”

    她只好敬了我一杯。

    我迷离着眼睛问虹姐:“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两走到一起,你说结果会如何?会有很多人要拆分我们么?”

    虹姐想了想,问道:“你跟王瑾是不是出问题了?难道他们家人……不同意。”

    “你没正经!我现在是在问你问题,你干嘛要问我跟王瑾……”

    虹姐看着我盯着她看,低下头玩着手指甲:“其实我觉得我们很登对的,我也会对你很好的。就像你一样,能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最亲爱的女人,我也能。怪我没有福气……”

    “唉,过了就过了!现在想起来,徒增难受……不去想不去问。往前看吧,好好经营你的婚姻,浪子回头金不换,他一定会是最好的丈夫的。”我对虹姐说道。

    “谢谢你,杨锐。”

    虹姐起身去恭送客人之后,我们这桌又嚷开了,大喊着喝酒。喝到后来,郑经理等几个人几乎是被抬着出去的。我和李靖开始是阿信搀扶着出去,最后阿信也顶不住了……

    还好,子寒还在,子寒送李靖阿信上了计程车,接着扶我上了她的宝马。觉得脑袋还挺清醒的,不过……这副躯壳已经不听脑袋的指挥了。

    “喝那么多酒!”子寒帮我把衬衣的两颗纽扣打开,说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高兴要喝酒,失意,当然更要喝酒……你小姑娘一个,你懂什么啊?子寒,烟呢?烟在哪里?”

    子寒发动车子说道:“我哪里有烟?”

    “刚才我明明拿烟出来了啊!放哪里了?”

    “你手上那不是吗!”子寒拍着我的手说道。

    我点上烟,笑了笑说道:“子寒,你说,结婚意味着什么呢?”

    “对婚姻的感悟,因人而异,你的老婆……身份跟我们不同,注定你比任何结婚的男人有压力。”

    “你说能有解决的办法吗?”

    “解决的办法就是,忍。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忍?不错不错,一个字就解开了我的烦恼!我忍!”

    子寒说道:“对,就是忍。做个木头人,不恨不痒不痛不恼不怒,任别人如何说你刺激你。”

    “圣人才能做到。”我打开车窗弹烟灰。

    “我怎么能做到?”子寒突然问道

    子寒怎么能做到?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有为子寒的烦恼想太多,我很自私自利。我开始为自己的烦恼着想了……

    当初辛辛苦苦,和魔女说好干掉枣瑟王华山,还有她两个哥哥。等把这些人弄死后,我们就能过上安心的日子,当然,她父亲如果能回来,那最好不过。

    现在呢?故事非常完美,坏人除了她哥哥,其他都被绳之以法,没有人再伤害到我和魔女。而且她父亲也回来了,完美得让人难以置信。

    那为什么我的烦恼却比以前的多呢?为什么呢?他们家族的所有人,没有人愿意接受我,嫁给我真是掉价啊!

    “小洛,别乱想了,愁眉苦脸的!我想,你该证明自己,让她爸爸看到你是一个人才!”子寒安慰我道。

    我说:“谢谢你。”

    “你要过去眼镜店,我会辞职过去帮你的,你放心。”子寒说道。

    我摇摇头说:“眼镜店规模并不是很大,我自己能做好的。”

    “不!我就要过去帮你!”子寒盯着我,言之灼灼。

    “看路啊开车……等王霸天如何安排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吧。”我说道。

    子寒问我道:“现在是不是有着一种像是寄人篱下的难言之隐?”

    我叹气说道:“不知道谁跟王霸天说我是小白脸,王霸天认为我是靠着王瑾吃饭的。有口说不清,亿万给我的工资,提成,奖金,都成了王瑾的施与。看了看镜子,确实如此,这张脸长得真的像是个小白脸。”

    “所以啊,我们才要证明给他看啊!”子寒给我加油道。

    “嗯,我知道了。”

    子寒送我到小区门口,我下了车,她看着摇摇晃晃的我问我道:“我扶你上去!”

    我转过身子对她招招手说:“不用了!我自己能……能走上去!拜拜,再见,固奶。”

    软趴趴地走到楼下,然后上电梯……在电梯里差点睡着。

    开了家门,脱了鞋后发现,有一双男式皮鞋,很大的皮鞋。我马上想到,王霸天在此,谁敢胡来!?

    我放好鞋子换上拖鞋,果然,王霸天坐在客厅里,抽着一个雪茄,酒气冒上透顶,加上一闻到雪茄那味道,其实那味道很香,可现在一闻,我顶不住了……喉咙发痒,胃部痉挛。

    在王霸天惊愕的目光中冲进了洗手间噗噗吐了……

    妈的,惨了惨了,原本王霸天对咱就不怀有什么好想法,当着他面前酒后大吐,把自己的形象,全都破坏了!我用毛巾洗完脸,接着刷牙,用牙膏洗脸,清醒了许多。

    甩了甩头,走出了洗手间……

    王霸天盯着我看,威严的说道:“过来!坐!”

    我怯怯地走过去,坐了下来:“爸爸。”

    “王董!”他大声道。

    “是,王董。”我咬了咬牙,但还是叫了这个拗口的称呼。

    从他的表情,我知道他对我非常地不满意,从鼻子里哼出来,说道:“你是亿万的副总!就是以这副形象示人!?”

    “对不起……王董。”我忙道歉道。

    王霸天生气道:“酒能误事,难道你不知道吗!?以后不许酗酒!无论有什么借口,酗酒都是懦弱者的表现!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酗酒是懦弱者的表现?第一次听说。

    “我今晚来这里,是想等你回来跟你讨论你去眼镜店做总经理的事!十点二十三分五十四秒,我就坐在这里,我不怪你让我等了一个小时十五分二十七秒,可你晚归,让瑾儿也巴巴等你回来睡觉!这点我要说你!以后,注意点!”王霸天高高在上,一副很让人咬牙切齿的表情对我说道。

    我点头说:“是。”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