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四百零三章 开始还是反抗的

第四百零三章 开始还是反抗的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让你说清楚过程,判定你是强x还是她自愿的!强x罪名你担待得起吗?这个罪名又难听又恶心!怪不得没见她来上班,该不是报警去了吧!”

    “刚开始她是反抗的……后来就……”

    我又问:“有没有撕碎衣服?”

    “没有。”

    我轻松道:“那就算不上强x了,你没打她没拿着菜刀威胁吧?”

    “也没有。可我感觉就是自己……是我自己强x了她。”李靖小声说道。

    我拍了他的头一下说:“神经病啊!你要是这么想,你就死球了!等着进去监狱把牢坐穿啊!”

    李靖说道:“那就当做不算是强x吧。可是……”

    “可是?还有什么可是?唉,服了你了!可也算正常,你都跟金莲分开一年多了吧,也得找个女人来解脱……就小潘吧。”

    “我内疚啊……而且,还是个处子。”李靖细细说道。

    我来精神了:“妈的!早知道她是处子,我就去泡她了,让你这厮捡了大便宜了。”

    “滚!”他生气道。

    “是。”

    走了几个店,都很繁忙且正常。到了中华店,李靖一眼就瞅见了站在收银台的金莲,低着头说道:“我不进去。”

    “你怕见到她?没出息的东西!算了,我去把她开除了!”我下了车。

    走进店里面,我问金莲道:“今天的营业工作进行得如何?”

    金莲恭恭敬敬说道:“陈总好,很正常。”

    “金莲啊,有件事我要私自跟你说一下……“

    正要开口,李靖在我身后推开了我说道:“金店长,你的辞职报告我们不予通过,好好做吧。我们商量后,认为你是九个新店中做得最好的一个店长,正在讨论关于给你加薪的问题,你好好努力。”

    看起来,金莲非常地高兴:“是。”

    我摇摇头走出了外面,李靖跟了出来。我问他道:“哎,李经理,咱什么时候讨论过金店长的加薪问题了?”

    “我还是心软了……”李靖无奈道。

    我说:“不,你是唯才是举啊!是吧,爱才心切啊!”

    “是是是……我是爱才心切,唯才是举。不在乎她的出身地位学历……”

    李靖没说完我打断了他的话:“是个毛!”

    “我承认我无能,行了吧。心里明明恨她,可要我做对她做绝情的事,我又做不出来……我真的是太无能了。”李靖叹息道。

    “无能不要紧,性无能才要紧。不说了,转了半天,眼睛花花的,先去茶艺馆搞两壶茶醒醒脑。”我提议道。

    李靖赞成了这个伟大的观点:“对,醒脑要紧。”

    子寒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一点多了,也是午休的时候了。”

    “要不要那么古板啊?我们现在是公司的最高领导人……还要看时间休息呐?”

    子寒说道:“还有几个店没有去啊,对了!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我问道。

    “就是跟张少扬办理店面转让的手续啊!”子寒提醒道。

    “呀,我竟然把这事给忘了。”我如梦惊醒,“赶紧给他电话。开车吧,找个茶艺馆喝点茶,吃点东西。”

    我打电话给了张少扬说了这事,他自己也惊道:“昨晚喝太多了,今早半瘫痪状态去上班,现在整个人跟鼻涕虫似的软绵无力啊。这事我更是忘到九霄云外,你在哪,我过去。”

    “我也是半瘫痪状态,去茶馆喝茶醒酒,你也过来吧。”我对他说道。

    他笑着说:“好想法!”

    在茶艺馆,等到他来了,他一坐下来,就说道:“昨晚知道是谁把我们搞醉的吗?”

    “我们自己。”我说道。

    他笑着说:“刘晓东那家伙,我们要走了,死拉着我们灌酒,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他还没起得来。自从毕业后,我真的没有这么喝过酒了……”

    “我虽然经常喝醉,可以前只能算是小醉,像昨晚一样,还真的是第一次。”我笑着说道。

    喝了茶,还真清醒了不少,下午去办了转让手续,又走了几个店,一天就那么容易的过去了。

    傍晚六点多钟,我给魔女打了电话:“回来了么?”

    “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魔女生气道。

    我说:“昨晚喝醉了嘛。”

    “打了你整晚的电话,要么就不接,要么就是子寒接!什么意思?”魔女生气着。

    我解释说道:“昨晚……因为开业,要摆谢宴,而且昨天张少扬免费转了一个好铺面给我们。太高兴了,所以喝多了一些。”

    “现在在哪?”魔女问我道。

    我说道:“今天跑了一天,刚回到办公室!”

    “一会儿过来我爸这边,今晚在他这里吃饭。我姑姑姑父,祖父祖母,叔叔家族里所有的人都过来了。”魔女说道。

    我点着头说道:“好的。”

    “先这样,一会儿见。”

    “好。”

    挂了电话,却见到门口有一个人影倚着门边,有人偷听我说话!我马上蹑手蹑脚轻轻走过去,要抓住这人。

    他听见办公室里没有了我说话的声音,马上轻轻地走了。我出门口去,他悠悠然在前面走着,我跟在他后面,掐住了他脖子:“转过身来!”

    “陈总……怎么了?什么事?”那人转过身来。

    是人事部门的人,我问他道:“你偷听我说话!说!为什么要偷听我说话!”

    他颤抖着说道:“陈总……我没有偷听啊!”

    “你说不说!不说都扔你到楼下去!”我拖着他进了会议室。

    他要反抗,一拳砸过来,他拳头没碰到我我就一膝盖顶在了他小腹上,抡起左手……本来想抡起左手给他来几拳的,无奈左手软塌塌的,抬起来就疼。算了,这一膝盖已经让他痛不欲生了。

    我拖着他出了会议室到昨天把孙部长扔下楼的那个地方威胁他:“不说老实话,我扔你下去。”

    他急忙大喊道:“我说我说!”

    “说啊!”我又一膝盖给了他。

    他捂着肚子喊疼着,我骂道:“我数到十!一!三!九!十!”

    “有这么数的吗……”他痛苦着说道。

    我说:“你管我怎么数!”

    “是孙部长……孙部长说如果你在办公室,就经常让我来监听你的对话,听到什么都要上报。”

    果然,鑫总和孙部长要等我犯错啊!

    我问他道:“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每个月……给给三千块。一天一百。听到有用的价值能得到更多一点。”他回答道。

    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刘吉。”

    “行了,你走吧。”我松开了他。

    刘吉如获大赦,急忙跑了。

    鑫总鑫总,我看看你能抓我什么把柄办了我!我冷笑道:“真是不自量力。”

    晚上,到了魔女的父亲那里,魔女的妈妈和王霸天还有他们家族几十口人已经在餐桌那里吃饭,她妈妈还是怕我。我只能坐在大门边长椅那里等她妈妈吃完了离开了桌边才能过去。这种感觉说实话,真是挺复杂的,就像一只小狗,已经很饿了,等着主人吃完了自己才能吃。

    我抽着烟,极其不爽地踢飞了脚下的石子。那颗石子飞到了往我走来的魔女脚下,魔女走过来,站在我面前,问我道:“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我说道:“去哪?都说喝酒了!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以为她会过来给我一个快乐的拥抱,哪料到她现在是相当的气急败坏:“我怎么不能问?我一打电话过去,总是无人接听,你干嘛关了了我和你手机的对讲功能!还有,要么没人接,要么就是子寒接……”

    我发火地打断她的话:“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和子寒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是吗!?”

    “是!”没想到她理直气壮地叫了出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我站了起来怒视着她:“你!你神经病了你!”

    她骂我道:“我神经病?谁不知道你每次喝酒了就做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的事情来!跟这个那个睡觉,无论是苏夏何静还是谁,你都是喝酒了之后就开始……”

    我指着她的脸说道:“我警告你别诬赖我!我昨晚什么事都没做!”

    “什么事都没有做?什么事都没做吗?你是不是不要承认!好,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我爸爸还有事情跟你谈谈,你跟他聊完,我们出外面去再谈这个事!”魔女竟然是眼里噙着泪。

    这……这怎么回事?她到底怎么了?莫非我昨晚跟子寒奋战过?没有啊!绝对没有的事!要不然就是子寒骗魔女说昨晚我和子寒上了床或者是说了什么让魔女误会的话出来了!?也不太可能啊!

    魔女转身就要走,我抓住了魔女的手:“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鑫皇的总经理跟你说了什么!?”

    魔女突然甩开我的手,凶巴巴地说道:“别碰我!”

    “你什么意思!?”我又抓住她的手。

    她又用力一甩,拳头恰好打在我手上的手臂上。

    “啊!”我低吼一声,没了力气。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心里除了我,还装了谁?背着我,你还干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你跟哪个女人嘻嘻哈哈玩玩闹闹,我都忍了!你开苏夏的车子,我也忍了!可我的忍耐换来的却是你更加不要脸的得寸进尺!”魔女骂我道。

    我很无辜地说道:“你究竟在说什么!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你还装?你为什么还装!?”魔女哭了出来……

    我很不解的说:“我装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怎么装了我!”

    魔女一边哭着一边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扔到我手上,我看了一眼差点没把我吓死!***,那段视频是我和子寒在湖州市某个饭店包厢接吻狂脱衣服的视频……

    那一晚,在湖州,王华山和魔女去了湖州分公司办公室办理一些手续,我在包厢里被那个卢所长灌了春yao,接着和子寒在酒店里干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事!一定是卢所长搞的,前些日子见到卢所长和鑫总这些人在农家菜馆里吃饭,卢所长把视频给了鑫总。怪不得鑫总说我有把柄在他手上……

    这段视频,真的是不堪入目,我强吻子寒,把子寒的衣服都脱光了,抱着子寒扔上了桌上,而且,视频截断到了我挺枪就要进入子寒的那刻。视频的时间,竟然是昨晚凌晨!我又从头开始播放,急忙解释道:“魔女!你看你看!开头的包厢,根本不是农家菜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