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四百零六章 自己脱

第四百零六章 自己脱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魔女急忙说:“好了!你别动,我自己脱。”

    她这才徐徐脱下了睡衣,她的后背,有伤痕。我不好当着她的面骂王霸天***,在心里恨恨骂了一句:***王霸天,打老子的女人!

    我摸了摸说:“疼么?”

    她说道:“有点……”

    我说:“抱住我。”

    “嗯……”

    我问魔女道:“和你家族为了我,反目成仇了,很难过吧?”

    “放心吧,他们过一段时间后,会消气的,别担心。”魔女说得倒是轻巧。

    我突然想到,该死的,王霸天身患癌症,要是过一段时间突然暴毙,而魔女才知道的话……那魔女岂不是要内疚一辈子?如果王霸天没有事,这么耗下去,也真的会有一天他们会和好,可如果魔女还在和王霸天冷战,王霸天就死球了,那我……我的魔女可要恍恍惚惚的伤心内疚多久啊!

    魔女用手指戳了戳我:“想什么呢?”

    我说道:“呵呵,没想什么。”

    “你一定想着什么!说不说?”魔女问我道。

    我笑着说:“魔女,我们没有了工作,怎么办?”

    “你怕啊?”魔女问我。

    我说:“放心咯,我们两个,走到哪儿能饿死啊?”

    “嗯,老公……对不起。你知道吗?以前还没跟你在一起,我就希望能有一个男人给我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你做到了,我却总是给你找痛苦和麻烦。”

    我用嘴唇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别说这些,我们是夫妻。”

    “老公……我爱你。”

    “我也是。”

    一连几天,都在家里养病。魔女也不出去,在家好好陪我。李靖这些人,听魔女说,她父亲还没有将他们开除,还留着在公司里工作。

    知道了这些边足够了。我们俩关了手机,不去管外面的风风雨雨……

    只是我心里的压力却越来越重,王霸天的命越来越短,万一真的死球,唉,那魔女会不会恨我?魔女会不会内疚伤心一辈子?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

    ……

    跟魔女每天在屋里,看晨曦,或者想睡到几点就几点,晚上一起数星星,聊天,看恐怖或者浪漫的电影。日子平淡却又幸福真实。

    我犹豫着要不要把魔女父亲的病情告诉她?

    真的很犹豫不决,如果告诉了她,她去了她父亲那里……接下来我可能会永远失去魔女,谁知道不喜欢我的王霸天会有什么方法对付我呢?如果不告诉魔女,王霸天真死了?怎么办?

    见我发愣着,魔女问道:“干嘛不好好看电影啊?是不是不喜欢在家里看啊?”

    我笑了笑说:“当然喜欢,和你在一起,看什么都喜欢。”

    魔女捏了我的鼻子对我说道:“现在我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总经理总裁了,是不是感觉不舒服了啊?你一定浑身不舒服了!”

    我笑着说:“《幽窗小记》中有这样一幅对联: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为人做事能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平常,才能不惊;视职位去留如云卷云舒般变幻,才能无意。”

    “嗯,你倒是要洒脱……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魔女看着我。

    我摇摇头说:“没有。”

    魔女可爱说道:“伊麦爹……”

    “伊麦爹?”我奇怪道。

    这是……这是日语中女优的经常用语。我抬起头看电影,这是个日本爱情片,恰好演到了这一片段,女演员喊了,魔女也就笑着这么说了一句。我呵呵笑了出来,笑完后我搂着她说道:“怎么办?我已经离不开你,离开你比抽走了我的灵魂还让我难过……”

    魔女奇怪问我道:“难道,你还想我跟你分离啊?”

    我摇着头说:“当然不想!”

    “我看看你伤口。”

    木乃伊胶带已经拆了,伤口正在痊愈,当然,现在顶着个光头,跟癞子一般,难看死了……

    魔女轻轻说道:“比前几天好多了。”

    “那是当然,要不然会比前几天坏啊?”我说道,“魔女,明天我们去找找李靖他们聊一聊吧。”

    “好吧。”

    一早,我们起了床,魔女把运动装给我穿上,啧啧赞叹:“你穿这些运动装那么年轻活力,我觉得比穿西装好看多了。”

    “我以前大学就专门穿这些了……久违的感觉。”我戴上了鸭舌帽,戴上了墨镜。不知道鑫恒眼镜店现在怎么样了……

    “嗯,那你以后就专门穿这个吧。”

    我说:“这怎么行啊?做生意,就是穿戴也要有生意的规则……”

    “做什么生意啊?我们两人现在是无业游民呢。”魔女咯咯笑了起来。

    “那你怎么不跟我一起穿运动装啊,多清纯活力啊?”我笑着说。

    她顿了一下说:“那也好啊!”

    “还是算了……”我说道。

    “怎么算了?为什么算了啊?”魔女奇怪道。

    我笑着说:“你穿那些正装,高贵霸气,对我有无限的诱惑力,很深奥……像一本深奥的书,吸引人而又让人难以读懂。”

    “你个书呆子,把我比喻成一本书!”

    “词典!”我呵呵笑了起来。

    “我是词典,你是黄色小本!”她反戈一击,花枝乱颤的笑着。

    “走了!”我说道。

    “手机,先要手机。”魔女说道。

    我说:“不要了!懒得要了……总以为手机是必需品,这几天才知道,没有了手机,生活原来可以过得更好。”

    “那就不要吧,省得你手机响我心慌!”魔女瞪了我一眼。

    “你心慌?干嘛要心慌?”我奇怪道。

    魔女眼珠子滴溜溜转着说:“担心啊,担心不是这个女孩子打过来,就是那个女孩子打过来……”

    我抱住她,嘿嘿笑了一下说:“谁说啊?”

    “好了不说你了,男人讨厌唠叨的女人,我以后什么都不说你!行了吧?”魔女说道。

    我笑着点头:“好好好。”

    “不好!我就要唠叨,我就要管你!”

    “唠叨吧,每天你的话都挺少的,再说了……在公司里,能跟你说上三句话的人有几个啊?荣幸至极啊!”

    “少油嘴滑舌的!”魔女作势要打我。

    魔女开车,我坐副座,她问我道:“先去哪儿?”

    我说道:“去那个数码城。”

    “为什么去那里?”魔女奇怪着。

    我说道:“张少扬送了个价值不可估量的店给我们,作为答谢。我也觉得那个店挺好的,拗不过他,只能收下了。”

    “他?那个人老奸巨猾!会送个店面给我们?”魔女不相信地问道。

    我笑了笑说:“租赁合同都改成了我的名字,能不是真的么?”

    “还真的是这样。那他不可能白送吧?”

    “说是想要我们那个农贸市场入口处的一个店面。”我说道。

    “白送给他?”魔女问。

    我说:“咱这次当然不能白送!他说找个店跟我们交换。”

    “这还差不多。”

    到了数码城,魔女看着那个店面说道:“看来……这个店用来卖亿万的产品,是真的不错。”

    “不是真的不错,而是销售一定会非常好!这个店面,也是老奸巨猾的他盘下来的。”

    魔女说道:“那人那么奸诈,你一定不会是他对手!少跟他来往才是。”

    我说道:“这也不定。那晚上我被鑫总他们找保镖扭断我的手,倘若不是那家伙身先士卒进来帮手,我可能真的遭受断手之殃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暂时消了气。”

    我笑着问:“不想跟那个贺总斗下去了?”

    “既然你跟他们那么好,我干嘛要跟他们斗?”魔女说道,“我现在虽然不是亿万的总裁了……不过亿万终归是我父亲的,这个店我会跟廖副郑经理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尽快来这里装修开业。早点做早点为公司赚多点钱。好了,我们该去鑫恒了吧?”

    “去吧。”我说道。

    到了鑫恒办公室,小潘迎上来:“陈总。”

    我奇怪看着魔女:“看来,你爸爸还没有革职我?”

    “不知道……”魔女回道。

    “小潘,把陈经理李靖经理什么的,统统叫来!”我对小潘说道。

    小潘对我说道:“陈总,李经理出去店面,陈经理……陈经理不是跟你辞职了么?”

    “啊!?辞职!?陈经理跟我辞职,什么时候的事?”陈子寒辞职了?

    小潘疑问着说道:“难道陈经理没和你说?她已经好多天没来上班了啊?”

    “啊?什么时候?”我马上问。

    子寒走了……

    不声不响地走了,没有招呼,没有挥手,没有道别。魔女低着头说道:“我以为会没事,这件事我就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我大声道,“子寒究竟做了什么?”

    “你在医院的第二个晚上,她找我找到了父亲那里,我父亲认出了她,给了她一巴掌……我急忙拦下,子寒跪在我面前,跟我不停的解释。后来我对她说,我已经知道了整个经过,她笑着走了。可我没想到的是……她离开了。”魔女看着我说道。

    我全身一软,瘫坐在凳子上,子寒走了……就这么走了。真的走了,我很难受。

    尽管她走了没有跟我说,可我还是看透了她的心,那天在医院我给魔女发短信息,之后我在安澜的搀扶下去了卫生间,回来之后就见她怪怪的,只能说……她看了我发给魔女的消息。她并不是有意,而是她太在意我,子寒太在意我了……她看了,看到了那些内容,知道我为什么被打的来龙去脉。她低着头反常的吃着东西不理我和安澜,那时候她已经下决心要离开了。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避免我和魔女的纠纷是因她而起。

    打了几通电话,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我马上给李靖打了电话:“子寒呢?”

    “我还想问你!她说累了,想休息几天,跟你请假,怎么一请假就不见人了?李靖急道。

    顿时,我的心如同掉进了冰窟。魔女叫了我好几声我才回过:“去子寒家里看看。”

    魔女乐不乐意我不知道,此时我只想见到子寒,她要走,至少也该跟我道个别。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我的心如同悬在了半空。她能去哪?去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