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无奈的表情

第六百六十四章 无奈的表情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恩,我明白。爸,你放心,我答应你。”我弹飞了手中的烟头。

    “恩,那就好。走,赶快陪我给你妈买衣服去。”父亲往前走了两步,又转头说道“对了,你说是要什么颜色好?”

    “你怎么和我妈一样了,整天喊个没完。”我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对父亲说道。

    车很快的到了我刚刚随口而出的目的地,道一声春节快乐后,我下来轻轻的关上车门,加入了陌生的人群之中。

    跟着人行道上一行行的路人,走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街头。要去哪里,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我停不下来,只有走,不停的往前走。

    或许,我所要的只是一种在路上的感觉罢了。

    当璀璨的烟花在震耳的鞭炮声中陪伴升空的时候,我知道新的晚上开始,而今天就要过去终将变成一粒尘埃。

    烟花和鞭炮,一对苦命的恋人,他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但却又肯为了爱而牺牲自己。他们爱的是如此的炽烈,如此的义无反顾,每当一方召唤的时候,另一方总是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最美最优秀的一面展现在对方眼前,然后陪着对方迅速的死去,好似稍微慢点就是背叛了爱情的忠贞一般。

    值得么?我对着五彩的天空,轻轻的问出了我的疑问。

    “大哥哥,大哥哥。”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旁边不停的喊着我。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我停住了大脑混杂的活动,低下头看着面前的那个小女孩,微微笑着说道。

    “大哥哥,能不能买枝花?”小女孩可怜兮兮的求着我说道。

    “好啊,那你挑一枝给我。”在跟小女孩说话的时候,我环顾了一下广场的四周,不大不小的广场上至少有十来个拿着玫瑰花在卖的小孩,而负责盯梢他们的人,此时正斜靠在一根电线杆上聊着天,点着个烟看起来格外的轻松。

    “谢谢大哥哥,这是找您的钱。”小女孩很快的便替我挑好了一枝花,随后熟练的把花和剩下的钱放到了我的手里。

    “你一天要卖多少枝花?”在小女孩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我叫住了她。

    “一天50枝。今天我卖的可好了,现在还有不到10枝就可以回去了。”小女孩的脸上再说到今天的任务快完成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那这样小妹妹,你剩下的花我全要了,你帮我算算一共多少钱,可以吗?”我弯着腰,以便能跟那个小女孩保持同一高度的说道。

    “全要了?”小女孩有点惊讶的问着我,因为她知道,她的花卖的并不便宜。

    “是啊全要了,怎么,你不愿意?”我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尽量用温柔点的语气对她说道。

    “谢谢大哥哥。”小女孩在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高兴的说了句。

    “好了,快算算钱吧。这么冷的天,等会早点回去。”

    “恩。”小女孩说完,认真的以本不符合她这个年龄的样子去算着账。

    当我接过从小女孩手中递过来的花转身离开的时候,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像这样靠拐卖小孩卖花和要钱的团伙在这片土地上数不胜数,而我也只能在看见的时候,略微的尽点微薄之力,毕竟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只是一个人,一个不起眼的芸芸众生。

    看着小女孩一蹦一跳的离开,我的视线又转向了空中。空中的烟火还在继续,只是那一道道曾经跳跃的灰烬使我看的了然无趣。将头一低,又随着一行行的行人,走上了街头。

    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累了,找了一处僻静的角落,随便的坐在了马路边的道牙上。

    掏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电话那头,移动的电子语音幽幽的飘来。

    还是同一个号码,压了,在打。

    电话那头的语音声依然如旧。

    压了,语音。继续压了,继续语音。

    就这样,我在这个热闹的夜晚,孤独的坐了一夜,能陪伴我的,只有手边的一包烟和一个火。

    天明的时候,手机几近无电。乘着手机尚自呻吟的时候,我发了一条短信,王瑾,你可知道我爱你。

    当然,她是绝对不会回复的。

    回去的时候,父母对我说:“王瑾这个孩子是非常不错的,虽然他们家有点过分了,可你不能辜负了王瑾。”

    我说:“爸,我压力很大。”

    “唉。”父亲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感情毕竟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只能算是外人。”

    “我明白,那我先走了,再见。”

    ……

    调整好了心情,我回到了湖平市,生活并不会因为一两件事情的出现而停滞不前,那些所发生的事情如同过眼云烟般的在我的生活中渐渐的消散而过,除了曾经的痕迹外再无其它。

    从那一刻起,我和王瑾之间的感情陷入了中断的状态。我知道,她在等,等一个我的低头,等一个她的台阶。

    重新回归到单身的岁月,除了晚上回来时偶尔感觉房子里有点冷清外,剩下的没有丝毫的不适,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上。没有她的日子里,我的生活过的极其简单,也极其干净。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看店外,最多也就加个喝酒应酬,少了很多无谓的纷争和心理上的疲倦。

    “跟王瑾分开了?”苏夏的电话在我回来后的第三天如期而至。

    “还差点,怎么了?”我实话实说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没什么,我就问问,她给我打电话哭来着。”

    “哦。”

    “你俩到底怎么了?”苏夏明知故问的问着我

    “你不知道?说起来这里不是还有你的一份功劳。”我有些烦苏夏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开口直接了当的回答了。

    “呵呵。”苏夏听了我的话后,笑着掩饰了她瞬间的尴尬,不过听得出来这尴尬只是一瞬间的。

    “没什么事我挂了。”

    “别,想请你吃个饭。”苏夏在电话那面说着。

    “地方,时间。”

    “就麦当劳好了,一个小时后。”

    “那行,知道了,我等等过去。”我挺好奇的想听听她能对我说些什么。

    一个小时后的那顿饭里,苏夏在一开始只是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四处随意的找着话题闲聊着,凑活着跟她吃到快结束的时候,她才渐渐的开始把话题转进了主题。

    “听说你们差点打起来了?”苏夏喝着饮料问着我。

    “恩,这句说的挺对。不过不是我和王瑾打,是我和她们家人打。”

    “你打她了?”

    “没有。”

    “真的?”

    “我骗你对我没什么好处,这件事情别再问了,不是你该知道的。”

    “哦。”

    “说起来,我还欠你一个人情,说吧你想要什么?”我对着苏夏说道。

    “做你女朋友。”苏夏放下了饮料对我说道。

    “做梦。”

    “我开玩笑的,你那么正经干吗。”苏夏突然对我笑了。

    “如果是开玩笑最好,要是不是请你收回这个想法,我有老婆。”我严肃了下自己的语气对苏夏说道。

    “哎,说点别的吧。”

    “随你。”

    “哎…哎想什么呢?”

    “没什么。”苏夏在我面前挥舞的那只手掌,我推开她手掌说。

    一顿简单的饭,轻易的被苏夏最后的几句话搅和的不开心的散场。在走出麦当劳大门的时候,我谢绝了苏夏陪我走一段的好意,一个人消失在了苏夏的视野。

    这个月,多事之秋,炒掉了三个管理人员,我其实不喜欢炒人,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极少炒人,但有时由不得自己,我对历史还是喜欢研究的,读史使人明智,对朱元璋的火烧庆功楼比较反感,我认为大肆杀戳功臣的皇帝没有好下场,一个杀功臣的老板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我认为,一个不敢杀功臣的老板也不会有好结局,就如余世维所说:喜欢裁员的老总不是好老总,相反,不敢裁员的老总也不是好老总。

    通用电气ceo杰克·韦尔奇在谈到员工淘汰时说:为什么强者会得到人们的尊重?是因为强者能够带领一个组织不断壮大。领导是什么?如果你不去淘汰弱者,结果就会是弱者反过来淘汰强者,因为弱者想存在的唯一办法,就是为强者设置障碍,然后把强者淘汰。

    淘汰很残酷,但是反过来看,苦难同时也是一笔财富。一个不努力的员工能一辈子躺在企业的温床上,他这一辈子也就毁了。如果你把他淘汰了,他也许就会去思考,我也有两只手,我也有同样的聪明才智,为什么我会被淘汰?也许他由此就会发奋,也许他就会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重新去选择自己的道路,也许就成就了他一番事业。

    凡事就不能走极端,合理且适度,这就是我认同的中庸之道,我研究发现,朱元璋过度杀功臣,一可能是他比较变态有嗜杀的病,二可能功臣当中居功自傲的人较多。唐太宗李世民即位之初,尉迟敬德仗着曾经舍身救主之功,在朝中专横跋扈,动不动就殴打别的大臣,有一次为了争座次,竟然在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把皇叔任城王李道宗的门牙打落了两颗。李世民看到他在大殿行凶后,没有当时训斥他,而是过几天找尉迟敬德谈话:“朕览《汉书》,见高祖杀戮功臣,功臣获全者少。心中常常憎恶高祖的行为。及居大位,常欲保全功臣,令其子孙绵延,与朕之后裔,永享富贵。卿居官,常犯宪法,方知韩信、彭越遭戮,非汉高祖之过。国家大事,惟赏与罚,非分之恩,不可数得!勉自修节,无贻后悔!”李世民的话说得很重,尉迟敬德听后反思数日,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自此行迹大为收敛,不再仗势欺人违法乱纪。李世民简单真诚而又质朴的一席话,既唤醒了尉迟敬德的自知之明,使其不至危害国家和社会,又保全了他的名节,不愧是一位高明的政治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