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不想再说什么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不想再说什么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伤和痛都会掩在心底

    因为再多的语言

    都无法表达心碎的酸楚

    虽然说放弃是一种美但谁可曾尝过

    这放弃的滋味是何等的苦涩

    毕竟这是一段自己曾经投入,拥有过的感情

    学会忍受痛苦有些话适合烂在心里

    有些痛苦

    适合无声无息地忘记

    该忘记了

    该结束了也许我会心痛

    也许我会伤心

    有些痛说不出来,

    只能自己忍着,

    直到时间流逝,

    直到慢慢遗忘;

    有种爱不能坚持,

    即使万般不舍,

    也只能够放弃,

    送上默默祝福;

    有些人无法珍惜,

    纵有心智万千,

    也是有心无力,

    不如早早别过;

    有些痛说不出来,

    只能自己忍着。

    内盗事件的处理结果,我自己罚了款,行政人资部子寒也自行罚款,并罚了一些主管的款。事后我查清楚,臻能河老婆本身也参与到了其中,至于臻能河老婆,也就是老板娘违反财务规定没及时要求小竺报销,她是老板娘,,由她自己填补这些钱吧。

    我将结果汇报给臻能河,臻能河也没办法,只好不了了之了。

    内盗事件刚完,又出了一件事,工厂包装车间的一名女员工,进厂15天就死亡了。

    那女员工叫杨细虹,25岁,前几天一直生病,没钱到医院,下午就到厂对面的一个诊所去治,医生给她打了青霉素以及打了点滴。打了青霉素大约两三个小时,大概晚上不到7点,杨细虹又感觉天晕地转,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同宿舍的工友看到了,赶紧通知工厂某个主管,主管赶紧打个的士送到镇医院,刚送到抢救室就断气了。

    后来通过其老乡的了解,原来杨细虹以前就有心脏病,在家怀孕了八个月流了产,流产后才一个多月就到利风来上班。前几天杨细虹生病没钱,是她借钱给杨细虹的,她老公在邻市一个工厂打工,也没来看她,也没给她钱。

    我们问当时打的是什么针,那老乡说是青霉素,我们马上问有没做皮试,她说那医生只问了杨细虹以前是否打过青霉素,杨细虹说打过,医生就没做皮试。手下的人将情况汇报给子寒、我、臻能河,三人马上意识到极有可能是小诊所违法操作导致的医疗事故,通知主管先报警。

    我还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是加班太多,工作太累导致的,许庆功把杨细虹的工卡拿上来,我发现,杨细虹工作15天,加班的时间不到20个小时,每加两个晚上班就休息一个晚上,每次加班时间都不超过3个小时,生病的几天都没有加班,而且中间请了几天假,而且她所在的是包装车间,只需要将产品目视检验后装到纸箱里,看来过劳死、职业病的因素都可以排除。

    后来那老乡说杨细虹的弟弟也在公司,我和子寒找到她弟弟来问,她弟弟比较老实,证实了那老乡说的都是实情。我和子寒商量:如果最后结论是小诊所违法操作,公司协助他们打官司,出于人道主义捐些款给她,据她弟弟说,她父亲去世了,只有一个妈妈。我是从农村出来,知道农村的苦。子寒派人监视那个小诊所,怕里面的人跑掉。

    如果不是小诊所的过错,那是她自身的原因导致,但发生在我们公司,我们公司还是适当救助一下她。第二天,警方告知结论,有没有做青霉素皮试与杨细虹的死亡没有直接关系。看来只能公司协助他们解决这件事了。杨细虹的尸体还停放在殡仪馆,早一天解决就省一天的费用。我、子寒和臻能河三人商量,臻总同意负责殡仪馆所有的费用,并救助他们一万块钱。

    子寒和我两人商议,看来臻总很难再拿出更多的钱,用公司的名义出一万,再发动员工捐些款,尽量让这件事圆满解决。杨细虹的丈夫和弟弟到了,我看不出杨细虹的丈夫有任何的悲伤和哀痛,我从他的表情中感觉他是一个非常冷漠的家伙,看来他对杨细虹的去世早有预见,而杨细虹的弟弟从他脸上的憔悴,感觉他已经经历过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我心里不禁骂死者的丈夫:真他妈混蛋,还算个男人吗?老婆流产一个多月就让她来上班,老天,是怀孕八个月,不是怀孕八星期,而且一夜夫妻百日恩,再没有感情,出于责任老婆生这么重的病也应该来看一下吧。

    如果是自己的妹夫,我一定会冲上去先揍他一顿再说。

    杨细虹的丈夫开口要求公司补偿他们四万元钱,子寒告诉他不太现实,我们工厂里以前也有个亲戚,也发生一件同样的事,老板一分不给,最后闹到法院,只得到3000元钱。我和子寒把公司的想法告诉他们,杨细虹的丈夫不答应,最少要三万,子寒要他回去考虑一下。我把情况汇报给臻能河,臻总非常生气说一分也不给,臻总生气地说:“企业没有责任,救助他们是出于一种道义,现在什么责任都落到企业头上,政府呢?政府到哪去了?人家政府……”

    我觉得臻总说得太远了,我总觉得臻总有时像个愤青:中国当前的现实难道还不清楚吗?你也是20多岁才到国外的呀!我让他发泄完了,还得说服他:“事情总得解决,不管牢骚也好,抱怨也好,中国当前的福利保障制度还没这么完善,这种事想依靠政府来解决是不可能的,早一天解决比迟一天解决好。”

    臻总最后丢了一句:“开厂这么多年没碰见过这种倒霉事。”最后臻总同意最多出一万二。

    我和子寒商量:死者的丈夫,感觉他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们尽量再做做臻总的思想工作,多救助他们一点,公司的救助金让死者的丈夫和母亲一人一半,而员工的捐款直接汇给死者的母亲。经过我和子寒两天的努力,一边做死者丈夫的工作,一边做臻总的工作,终于以15000元解决,在殡仪馆停放及火化的最低费用由死者家属自己负责。公司也发动捐款。

    陈子寒写出倡仪书发动捐款,两天时间共捐了有6000多元钱,按照原来我和子寒的设想,公司救助金杨细虹丈夫和母亲一人一半,而捐款的6000元钱,寄给杨细虹的母亲。

    事情圆满解决后,我和子寒长长舒了一口气,子寒提议,他们以前的公司成立一个员工互助基金,每个月从员工工资中根据工资不同扣除几元到几十元,几年下来会是一个比较可观的金额,万一员工发生了不属于工伤的意外事故,可以从这个互助基金中获得救助。就像李连杰的壹基金。

    这是一个好办法,7随后,臻河的员工互助基金成立,《员工互助基金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互助基金成立专用账户,一个月大概可以募集3000多元,臻总同意从公司划拨等同金额到互助基金账户,这样互助基金每个月就有6000多元,一年下来就有7万多元,除掉平时一些小的互助,也是一笔可观的数额,万一员工发生重大疾病,可以获得一定的援助,这是一件减轻企业负担又有利于员工的大好事。

    曾经一位做老板的朋友问过我一个问题,如果企业碰到天灾**等不可抗力的因素怎么办?我思考了一下,讲出自己的答案:“名者,造物所忌,阳善享世名,阴德天报之,名大于实者,多有横祸,所以古人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天灾**属不可抗力,此类事件其实是可以预防的,多积阴德即可化解,因此,多行善事但莫为人所知,才是治本之道。”

    我曾有一次给管理人员培训,谈到“阴德”时,李卫解释道:“如果上司安排什么工作给你,你兢兢业业做好,有问题及时沟通解决,做完了及时汇报给上司,但不因为自己有点业绩就一天到晚在众人面前炫耀。上司同事如果有困难,你经常主动协助解决,但也不因此拿来炫耀,上司和同事会感觉欠你的越来越多,如果有一天他升职了,他就会提拔你,或者给你加薪晋级,这就是积阴德的结果。相反,如果你帮助上司和同事,但总喜欢炫耀或经常被表扬,你享受到了名声,上司同事也就感觉不亏欠你的了,心理也就平衡了,你就获得了虚名阳善而不会被提拔重用。”

    在下半年的地震中,我让行政人资部组织员工捐款,大半员工捐了款,捐了6000多元,我觉得大部分员工都是比较善良的。我相信,多行善事必有好报。如果公司利润达到10%,我打算和臻总商量,每年拿出利润的5%~10%用于社会福利事业,企业孕育自社会,应当学会反哺社会,这也是为企业积“阴德”。

    “这次总算是没有关机,怎么终于肯赏脸来陪我吃顿饭了?”在街上无所事事的闲逛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后,我再次接到了苏夏打来的电话。

    “听你那会在电话里把事情说的严重的样子,我还敢关机吗。说吧,晚饭准备请我在哪吃?”听着苏夏似是而非的问题,我笑着回答的同时,走到了路边准备找一辆出租车,以便于前往苏夏即将告诉我的地方。

    很快,我便到了苏夏刚刚在电话里所说的那个火锅店的门外。

    “我快吃饱了,有什么事你也可以说了,我洗耳恭听。”在盘子里的菜一点点的被放入锅中直到装菜的盘子隐约已经见底的时候,我挑明了这次我和苏夏两人吃饭的本质意义。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