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颗树下,一条木凳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颗树下,一条木凳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广场的北边,相对寂静但并不僻静的一棵树下,一条木凳。

    还是那条木凳,终于找到了。一丝欣喜和失望同时掠过我的心头。

    两个与我年龄差不多的男女占据着那条木凳,虽然这里的灯光比较昏暗,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两口子。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我自己幻想中我和王瑾走在一起却总是不般配的画面。

    回忆的甜蜜掠过我的嘴角,痛苦的压抑也随后就到。

    并不长的时间,却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原本高贵逼人的魔女似乎远远的消失了,只留给我一个冷冰冰的拒绝。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曾经魔女给了我真诚的不能在真诚的托付,将她自己的未来寄托在我的身上,可却被我的优柔寡断和所谓的理性远远的拒她于千里之外。

    是我伤了她的心,亵渎了她的爱,更玷污了她的身体。强烈的自责和后悔突然间涌上我的心头,我有些站立不稳。就近找了一个台阶坐下,并不是远远的看着那条木凳发呆。

    与魔女的一幕幕在我的眼前掠过,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的清晰。

    魔女真的决定就不见我了?

    还是,她真的没有相信我确实会改了?

    亦或她自己也在那里摇摆不定?

    但愿是后者而不是最后者。

    直觉告诉我,最后者的感觉最强烈。

    ‘还是那样的天气,这个飘满落叶的城市依然凉爽,还是那条木凳,却没有了相见的人。’这似乎是我对此时情景的叹息,亦或是对匆匆而过的感情的感慨,总之,我把这句话给魔女发了过去,期盼着她的回音。

    对面木凳上的男女,大概是因为我的不知趣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临走时留下了一个包含着厌恶语言的眼神给我。

    我能读得懂,但不想对他们的眼神和表情进行深层次的消化,在我看来她们早就该走了,虽然是我影响了他们,但终归那条木凳属于我了。

    木凳的背后是一颗叫不上名字的树,即便是在这绝对属于它们的黄金季节,这棵树也没有一片叶子挂在上面,唯一挂的住的只有我抬头仰望天空时那残缺的月亮。木凳的表面已经被经常来此就坐的人磨蚀的很光滑,漆面早已过了斑驳的年纪,木纹甚至能够隐隐的反射出亮光。

    我坐在了原来我们做的位置,我拿出手机,想给这张木凳拍张照片,但无论如何我也按不下快门。似乎是有些不忍,总觉的如果我拍了这张空凳子的照片就意味着永远也不能够见到魔女了。

    尽管这不是迷信,更不是什么直觉,相信也不是什么忌讳,所有的理由都不是。

    焦急的等待和不知所已然的心情让我发呆也发不成,手中的矿泉水早已经被我喝光了,只有一个空空的塑料瓶被我捏的噼啪作响,似乎是在衬托我此时忙乱而无助的心情吧。

    已经十点了,在这里我不知不觉的坐了接近三个小时。

    手机替代空的矿泉水瓶成为在我的手里翻来覆去的角色,尽管魔女的号码已经烂熟于心,但终究是不确定到底是否应该打给她。

    我知道魔女没有晚上关手机的习惯,也许她现在也在考虑我到底在干什么,毕竟我给她发了那么一条短消息。终于我忍不住了,狠狠的按下了拨出键。

    响了好久,魔女才接听。

    “……”接通了,但没有声音,她在等我说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同样也没有出声。

    三十秒了,电话通着,但都不说话,似乎是都在等待对方。

    我们都没有挂断电话,互相用心的倾听和坚持着。

    “挂了吧!”还是我打破了沉默。

    五秒钟后,魔女那边的寂静终于变成了嘟嘟的盲音……

    我呆坐在木凳里,天气已经很凉了,广场上的人也开始散去。

    ‘魔女,我觉得心中愧疚,没有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陪在你的身边,让你独自去承受痛苦和疼痛,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在心爱的女人最需要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也许,你不会再见我,也许,我会从此失去你,也许,我会变成你心里痛苦的回忆从而把我放在你心中某个深深的角落里再也不提起,也许……有太多的也许,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们经过了这漫长的几年,却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这样匆匆的结束,我的心好痛,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更不敢奢求更多……’

    用了好久的时间,我才将这段长长的短信编好,同样又用了好久的时间才将这条短信发送到魔女的手机上。

    自己要跟魔女说的话真的有很多,但无论用什么样的词汇来修饰,都不能掩盖自己的猥琐和无耻,自责其实一点用处也没有,但现在的我,除了自责还能够有什么呢?

    ‘你跑那里做什么’许久之后,魔女只用了一句简短但又包含太多深意的话。

    快要熄灭的火苗在我的心里重新燃烧了。

    魔女就是这样,无论是接受还是拒绝都有她自己独特而又矜持的方式,可以给你无限想象,又可以让你无限猜想。这一瞬间,我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又看,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魔女的回复。

    手和心同时都在颤抖。以至于手写笔都有些拿捏不住。

    ‘那我回去,马上,你等我……’简短的几个字,我居然用了好长时间才写好发送出去。

    收拾了身边的东西,有些三步并作两步的感觉,匆匆的奔向车子。

    ‘我不会见你’紧追着一条短信跟来,刚刚的火苗变成了腾腾的火焰,却又被魔女泼了一瓢冷水。

    ‘我以为你会来见我的……我等到你。’不否认我的话包含了无限的失望。

    我马上发过去:魔女我不能没有你……

    等了好久,她也不回。大概她已经睡了,我这么想着,也不再去打搅她了,让她早点休息吧。

    发动车子,我来到了我们曾经下榻过的酒店门前。大街上已经没有了车流涌动,偶尔有闪着大灯的车子匆匆的划过路灯下,卷起一些灰尘和废纸。

    我没有走进酒店,而是熄火后静静的呆在车里,默默地望着这座建筑。不能在这里住,我已经向自己说过了,这里有我们太多的欢乐和甜蜜,我想还是让它们保存在这里,而不想让自己这形单影只的丑恶灵魂去破坏那份也许再也找不回来的美好了。

    我选择了另外一家酒店,但也就在对面。最高的一层,洗漱过后,我走到窗边,掀开那薄薄的窗纱,那座承载着我们太多欢乐包含着我们太多恩爱的建筑就在我的眼前,凭着记忆我开始搜寻那个房间的窗户。厚厚的窗帘遮挡住了那个房间中的一切,没有一丝亮光透出,那种回忆的甜蜜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倒也不是我去刻意的体味我们恩爱的过程,只不过让自己的心深深地陷落到那种感觉里再也不愿意出来。

    我拿着酒,在窗口喝着,看着夜景吹着凉风。

    子时,对面那座建筑的环境灯光已经熄灭,只留下用霓虹勾勒的招牌还在独自闪亮,路灯也已经昏黄,很少有车经过了,我关闭了房间内所有的灯,静静的推开窗子。凉意开始慢慢的渗入,渗入到房间,渗进我的身体。

    这是这座建筑最高的一层,烟灰在深夜的冷风里刚刚落下便不见了踪迹。突然间想起遗书,我不会是到这里来自杀的吧?看过很多的殉情故事,也被他们的经历感动着,虽然有些也不过是故事,但自己从未想到过,可能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故事的主人公。

    如果我纵身一跳,那么注定能够激起巨大的波澜,也注定能够让这个城市深深地记住。但,也注定这样会害魔女一辈子。

    可以想象,如果我纵身一跃,那么在稍后的时间里,会有相当多的警车和警察来到这座建筑前,封锁所有的出口,查遍所有人的身份,甚至会关闭这家酒店。

    我身上留下的物品和手机的通讯记录早晚会指向王瑾,到那时,王瑾会被警察盘问无数次,她的未来将会有一个抹之不去的阴影笼罩,她的梦里将会多一个肮脏的灵魂缠绕。没有人不怕死,我也不例外。说自己不怕死的,都是没有真正的走到死亡的边缘而无法体味生死之间的那种折磨。

    尽管如此,自己还是有一种纵身一跃的冲动,只不过这些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景象又将自己轻松地拉了回来。

    我本不该再想起你,因为我不配。可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打败,心被刀扎一样的难受,回想起我们的过去,我无法用文字去告诉自己不可以流泪,你看,我多虚伪,即使丢了泪水心里却一直在为你的离去哭泣。你判我这一生无法忘记你,判我终身监禁,划地为牢。这个时候,你在哪里?难道注定了我们永远都是两条平行线吗?泪水从脸庞滑落到地上,地面上,连影子都找不到。我不敢低头,不敢低头。

    这个夜晚的我,本应如此,给自己酒醉的机会,也只能如此,这个时候,想要燃烧掉自己,让自己在这个夜晚,淋漓尽致地成荫,成林。可是,总是那么迟迟疑疑,犹犹豫豫,朦朦胧胧。常常是这样,渴望又绝望,自卑又自傲,迟迟疑疑,思来思去,总缺少坦然的勇气。但,不能总是这样原谅自己。你,不在是守在我身边的你。为着看一看郊外的月亮的时候,当我们在深夜爬上山顶,默默地拉着手,默默地看山下的人流,灯火……这些,离我们多远啊,好象一个梦,一个好梦,但,不属于我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