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沉默又开始了

第六百九十六章 沉默又开始了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重重的防盗门关闭的声音,使房间里又归于了安静和沉闷。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些什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话题来开口,所以只是闷在沙发上抽烟,等待她来开口说些什么。

    沉默又开始了。

    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

    王瑾大概也站累了,拿起了一个杯子离开窗台转身走进厨房。

    过了好久,她仍旧没有出来的迹象,反而传来了像是要做饭的声音。

    “你别做了,我们出去吃吧!”我推看厨房的门,倚在门框上,在确定了她的确是要准备做饭之后。

    “我不去!”魔女看也没看我,继续她手中的活计。

    这云里雾里的,我都不知道魔女打算要干什么。

    窗外的天色开始暗了,我伸手打开了厨房里的灯。后退了几步,我坐在餐厅的凳子上看着她不停地在厨房里忙碌着,这个身影我已经看了几年了,很熟悉,但也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们像是没发生过什么,很亲近,陌生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厨房里的她的身影。

    简单的四菜一汤。

    都是一些平日里的菜,被魔女一个个的端上了桌。

    “喝点酒吧!”这句话是魔女用一种命令式的疑问说出来的,看情形已经是不容我推辞。

    我搞不懂她到底要干什么,最后的晚餐?心里突然冒出来一种悲怆。

    还是什么?

    总不会是想在里面下点毒药药死我吧?同归于尽?曾说过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不过这么个同死法……也确实有些让人不能接受。爱你爱到杀死你……

    当然,不得不承认,魔女的这些个表现有些反常,虽然说她经过了这几年变了很多,有时候也稍稍的逆来顺受,但本性里的那种倔强和极端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存在并扎根的。她就是那种如果跟我吵啊吵的直接拿起刀朝自己的手腕划了下去痛死也不吭一声的那种人,那决心和抵触是相当的强烈。

    所以,尽管我这么想是有些过于草木皆兵的小人之心,但毕竟这是当时真实的心理活动,因此也就没必要隐瞒,还是实话实说。

    家里的酒很多,就在旁边的酒柜里,她随手拿过了一瓶,打开。

    魔女的酒量是不错的,在我们认识的开始就曾经领教过,白酒可以喝蛮多的,而且我们结婚后她也曾在我的面前展示过。

    两个透明而干净的玻璃杯,满满的白酒,还有满满的压抑。

    魔女脱下了外套,随意的搭在一旁椅子的靠背上,顺势坐在了对面。

    “来吧,咱们喝点!”魔女的表情轻松,并且带着微笑。

    我不知道魔女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这对她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吧。

    “怎么了?不喝?怕我放毒药毒死你?”魔女端起的酒杯就在我的脸前。“是的,我放了砒霜!”魔女的表情没有变,仍旧带着微笑。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躺向椅子,不解的看着她。

    “我没什么意思,就想跟你好好的吃顿饭。”

    不管怎么说,面对这样的魔女我觉得很别扭。她要吵要闹我倒是觉得正常,可现在……

    “原来没吃过饭么!不是天天在一起吃?”基本上我已经懂得了王瑾的意思,但忍不住的自己还是要这样说。

    “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魔女将酒杯放回到桌上用几个手指轻轻的转着。“其实,我最想的是到西餐厅来跟你吃这顿饭,但我改变主意了,还是自己亲手做,至于为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最后的晚餐?!”尽管已经猜出了这个中缘由,却还是没忍住让自己说了出来。

    “最后的晚餐!”魔女的重复轻轻的,但里面的确定之意却又是重重的。

    我端起酒杯,满满的,跟魔女碰了一下,这代表什么?

    代表我同意么?

    确切的说我没有这么想,但我觉得应该这样做,就算是应景吧。

    “谢谢。”她喝了一大口。

    魔女顿了顿继续说:“曾经我跟公司的那些小女孩说,如果你出轨了要离婚的话,我会让你光着屁股走出这个家门,但现在看来这不现实。”

    我没有做声,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真是好笑,我没想到,天天看电视里别人闹离婚,自己也赶上了!”伴随着魔女这句感慨的是她的苦笑。

    我仍旧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这也不怨你,也不怨我,最起码你还是心里有我的。是吧?你讲过带我去日本睇樱花,呢个愿望可能一声都唔有实现。”看我不说话,魔女似乎在引导我。

    “你……”我想说的是你想好了?但没说出口。“怎么想起来要说粤语?”索性我转移了话题。

    “唔可以?白话几好听,她唔系讲白话咩?你都讲过你好中意她讲白话。”魔女抬起眼,但仍旧微笑的看着我。

    “不习惯!”我翻翻眼皮。

    “以后……”估计魔女想说以后你就习惯了。“其实习不习惯的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了。反正以后跟你说白话的女人是她。”

    “你怎么那么自信我会跟你真的离婚?”我重新抬起头狐疑的看着她。

    “你不就是盼离婚么?难道我还说错了?!现在多好的机会啊?多少男人找都找不到的机会砸你头上了!你不谢谢我?”伴着魔女连讽带刺的话语,她又端起了酒,还有很假的微笑。

    我不想喝。

    “不喝算了,随便你吧!”魔女的表情跟她表露出来的真实情感很相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本来想跟你好合好散,但你不给面子,算了,我自己喝。”

    “你少喝点吧!你还那么多事。”这句话是按照一个丈夫的口气说出来的,因为我不想配合魔女的这个游戏,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个游戏。

    “我有什么事儿以后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了,但还是谢谢你的好心,我那么忙我没能照顾你,你不怨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一声冷笑,魔女没放下杯子,而是一只手拿着筷子在盘子里挑来挑去。

    “我是很生气,只不过是在心里也怨你,因为我也是很有压力的,我知道你压力大,可你知道我承受了什么呢?”我点了烟,将心里的话和烟雾一起吐了出来。

    “那真是对不起了!”虽然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妻的表情却是漠然的。

    “是要选择真的离了对吧?”我咬咬牙问。

    魔女沉默,似乎不想说。

    “不说?既然你不想说那你叫我来干什么呢?还费这么大劲儿弄这一桌子菜!”我看到她的表情,气不打一处。那张脸,我深爱的脸,对付敌人的神态,拒人于千里之外。

    还是沉默。

    “算了,我也不问了,爱怎样怎样吧。你自己吃吧,我走了!”等了许久,仍旧没有要回答的迹象,所以不想再等了,索性从餐桌旁站起。

    “等等!”

    “那你说!”

    “能告诉我为什么不像从前爱我了吗?”魔女并没有我想象当中的那样要回答我的问题,仍旧还在坚持着她想要扮演的那个角色,一副已经绝望而又认命的倔强。

    “你……”面对魔女的这种忽略一切的做法,只能是让自己更加来气。

    “我不跟你多说,事到如今我说什么也没用,你也不用说我,你跟苏夏的事情我也没怎么着你,不管谁对谁错最起码我现在是在成全你,而且我也说了,我什么也不要,以后你爱怎样就怎样,再也不用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的,难道这样不好么?你还想怎样?”这大概是魔女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作出决定最简短的解释吧。

    我不明白女人在经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都会这么想,抑或都要经过这样一个思考的过程或者阶段,又或者这是女人需要为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做得什么准备。

    不管怎么说,对于魔女提起苏夏,自己的内心深处总是还有一些心虚的,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

    “知道不知道的也无所谓了,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以后再说吧!”我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要走。

    离开餐厅径自奔向门外,一时间走得急,忘记了车钥匙还放在茶几上。

    走在楼道上就听见了魔女的哭声,她还坐在餐桌旁,杯子里的酒没了。

    拿过车钥匙,我顿了下,心想自己不应该这样走了。

    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又赶上这么多事,即便是她刻意的隐瞒造就了一个可悲的结果,但我想那也是她不想的,何况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脾气又有些极端,后面的我不敢想,更不敢说了。

    静静的我走过去,站在魔女的身边。

    魔女的哭声更大了,大概是这长时间以来的压抑和苦闷都约好了集中在这一刻释放,又像是她终于走到了忍耐和承受的边缘,将这些所有的不快都融入悬崖边的心潮瀑布中,毫无阻挡的倾泻而下。

    想去安慰,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轻轻的抚着她的肩膀,让她知道我没走,还在她的身旁。

    魔女抓住我的手腕,放到她的脸上。或许是是她想让我给她擦去泪水,抑或是想得到我的安慰。在自己还没有将她的需要正确的理解时,她咬住了我的手腕。不说那是用尽全力,也可以说是没有多少保留。

    咬得很疼,很疼。

    从一刹那间的惊异,到刹那间的读懂,相信我的手腕上已经有了深深的咬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