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七百零五章 头像黑白

第七百零五章 头像黑白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既然手机不回复,从网上聊很明显是比较更加理智的。打开qq,魔女的头像依旧黑白着,没有任何曾经上过线的迹象。

    倒是另一个我们曾经共用过的号码变换了位置。

    当然,头像也是黑白的,不过,却已经不是了原来的名字,变成了她的头像和她的名字,静静的呆在那里。

    好久以来,自己都没有刻意的去关注过这个号码,总以为那只是一个在我们之间可以互相都能用的号码而已,从申请开始到我们结束都没有用她命名过。

    但就在此时,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和那个在我心里镌刻了很久的名字,王瑾。

    天已经全黑了,窗外开始飘起丝丝小雨。

    调转椅子,我将自己的上半身交给了窗台。

    有些冷,因为我打开了窗子,想让那些从无尽黑暗中落下的雨轻轻的洒落在我的身上,虽然并不将希望寄托在那些小小的水滴会激起什么涟漪,只是希望着深沉而又无际的夜空能感受自己的那种迫切。这个南方的城市,雨水是那么的多,多得烦人。

    肚子一点也不饿,但也一天没吃东西了,烟抽的太多了,以至于自己呼吸都能够闻得到那种呛人的烟臭味。

    记得房间还有酒的,这个时候喝点酒不光能暖和一下,也能让自己更加的适应这个难得的情境。

    一口酒,一口烟,一段文字;

    回忆着,兴奋着,也幸福着。

    不知不觉中,一瓶白酒就这样变成了一只酒瓶,烟灰缸里的烟蒂也堆积如山。

    让自己有点喝醉了。

    心里有种**,想要听听魔女的声音,越是压抑这种**,就越是止不住的要去按下她的号码。

    那段录音已经听了无数遍了,以至于自己都能背得下来了。

    在这种已经醉了的状态下,这些已经远远的不能满足我了。

    我知道,曾经的默契告诉徐菲儿也告诉自己不能再去打扰她,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也一直默默的遵守着,尽管再想也不能去违背。

    可实在是忍不住了,尽管把自己的这种想要违背归咎于醉酒有些牵强,但毕竟是喝醉了。

    **在支配我去按下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电话通着,我的手在颤抖。

    兴奋,非常的兴奋。

    自责又爬上心头,为什么我要遵从那个默契的约定而不去联系她,如果我放下那个所谓的默契是不是就不会让魔女苦苦的等待我的联系呢。

    都是自己不好,太不了解她的心了。

    电话依旧通着,但没有人接听,也没有被挂掉。

    最后的盲音来自于无人接听。

    再打,依旧。

    接连几次后,我放弃了。

    对照时间,除了魔女故意的不接电话外,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解释得过去的理由了。

    ‘魔女,你还好么,想听听你的声音,接电话好么?’原本的兴奋就像是泰坦尼克慢慢的沉入海底一样。

    是自己太唐突了么?

    ‘魔女,我知道是我不好,希望你能接听我的电话好么?’再一次的请求,同样石沉大海。

    记得从一个手机论坛上曾经看到过可以进行某种设置然后掩藏自己的手机号码,于是翻来覆去的百度那个教程。

    好长的教程啊,看着都晕,何况又喝了酒,眼睛都有些模糊了。

    需要好多手机软件才可以,一直以来都没有耐心去捣鼓这些东西,可现在确出奇的有毅力。

    好不容易弄个差不多了,找了一个死党的电话试了试,还真的就不显示了。

    挨了一顿骂,半夜三更的打扰人家肯定没好气。

    反正是能行了。

    再打,还是不接听。

    快十点了,还打不打?

    最后一次吧,如果再不接,那我实在是没招了。

    注定的一个失望而又失望的不眠之夜。

    翌日,红红的眼睛和满身的烟酒味儿,从床上爬起来。

    手机上的设定的提示,车子今天该保养了。

    也是,上次保养是什么时间自己都忘记了,一段时间以来只顾着开了。

    昏昏沉沉的开车去服务站。

    刚迈步进客户休息室,魔女的短信就冷不丁的来了。

    ‘你不是又打电话又发短信的找我么?说吧!有什么事。’没有任何的温度在里面,冷冰冰的。

    尽管如此,自己还是心跳加快,手心里一直都在冒汗。

    这有些唐突,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备来迎接魔女的这个质问。

    魔女的话里透出的不光是冰冷,感觉还有一些隐隐的不耐烦。

    大概昨晚也让我的短信和电话折腾的够呛,没有休息好。

    想到这里,心里面蓦得升起一阵心痛和自责。

    但不管怎样,终归魔女还是跟我联系了,无论这短信的内容和质问的口气是否是属于自己想要的。

    已经够满足了。

    而当真的魔女要问起的时候,我原本的那种对她想要说的却在这阳光照耀下偷偷的躲到阴影里面去了,大脑中几近空白。

    ‘王瑾,我想知道你的近况……可以么?’这是我最想知道的,里面包含了太多,有对她的思念,有对她的关心,有对她的担心,还有对她的那种迫切……总之都融进着几个自以为可以完全代表的汉字里面。

    ‘想知道我的近况?还是好奇心太重了?对不起,无可奉告!’魔女的回复不紧不慢,但更加的冰冷,似乎并不打算给我一缕阳光的可能。

    ‘魔女,你别误会,我不是好奇,更没有别的意思,我希望现在的你能过得好,过的幸福,只不过是一种问候,但我没有恶意。’魔女的回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可也结结实实的打乱了自己的思绪,尽管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心跳已经加快到让自己有些虚脱,自己内心想要表达的任何在此时都混乱了。

    没有任何心情去搭理前来推销汽车用品的顾问,但又不好意思去生生的拒绝,走来走去的一边躲避一边虚脱着。

    ‘如果你真心希望我的日子能过的好一些,就请你别在出尔反尔,别再时不时的问候了。’魔女冰霜依旧。

    ‘魔女,我只知道都是我不好,害你这么久,都是自己的错,所以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我只希望能够得到你安全而幸福的消息,不奢望别的。’

    连续的冰冷已经使得自己沉入了看不见任何的深海,到处都是黑暗,就算自己有着再好的心理素质也无法接受这种直面的拒绝,是怪自己不懂她的心理,但这样的话自己无论怎么看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我梗在喉间,消化不了。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没有谁好谁不好之说,我自认为没有欠你什么,你也一样,所以别让我感觉也欠了你的,我想安安静静的生活,请你,也求你别再打扰我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交流,因为我不想知道别人的任何事,更不愿意告诉别人我的任何事情,我一定会心存感激的,谢谢了。’

    长长的汉字组合在一起构成了魔女的回复,看着这一个个满含绝情和冰冷的文字,就像坠落到深海里被那些还不为人类所知的食肉鱼类一口一口的争抢着撕咬我,而后,只剩下一副带血的骨架慢慢的沉入最深的海底,永远都不可能再飘上来了。

    看了一遍又一遍,尽管并不相信这是魔女那漂亮的手指按下的文字,但确确实实的存在与我的面前。

    ‘王瑾,我说过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段真爱,我不会忘记的,我会永远的记在心里的最深处,最后,尽管我很不情愿,但也答应你,不会再去打扰你,不奢求你对我的任何,但我保留给你祝福的权利。’

    这是最无奈也最无用的回答了,除了这些我想不出别的话语来应对魔女的这种冷落冰霜。

    ‘我跟你没有故事,好了,我一个字都不会再发给你,更不想收到你给我的半个字,今天我能在这里主动给你短信不是任何的暧昧关系,而是出于我对你的一种尊敬,更重要的是一种信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相信你比谁都明白,还是保持住彼此的尊严吧,别让美好的东西变了质,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是魔女给我的最后一个短信,对于此我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了,魔女说的再明白不过了。

    想起几周前,张少扬的一个公司开业而赶去庆祝时还接到魔女的电话。

    为了鑫皇,她去了谈判一个项目,也许是那个过程并不顺利,她也许碰壁了,所以才给我电话。

    隐隐的她流露出希望此时的我能在她身边,或者能够帮他一起去面对那种尴尬和承受那种被拒绝的不堪。

    电话中的她,又想让我去,又怕让我去。

    想是她内心的希望。

    怕是她内心的挣扎。

    当然,自己的希望也是迫切的,尽管自己是在朋友那里帮忙,但如果魔女答应,那么我会放下这里的一切跑去见她,为她做一个坚强的心理后盾,一个温暖的避风港湾。

    可,魔女拒绝了,拒绝的很巧妙。

    既不想让自己失望,也不想让自己担心。

    尽管已经过去几个月,但她那惯用的口头禅和那熟悉的声音,直到现在还萦绕在耳边,让我如何去接受和面对现在她的这种冰冷?!

    判若两人。

    她已经是比我痛苦了,我还能责怪于她么?

    极度的懊恼。

    这是一个伤口,心底最深处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