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梦见了她

第七百三十六章 梦见了她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颇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赔笑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没等我开口她又说道:“王总不理你,还以为你很郁闷呢,原来有个小妹妹陪着你呀!”口气像开玩笑,可我明显闻到了一股酸味。

    啊!!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我感激说道:“那里,她刚才是跟我借了点钱。”

    “切!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干嘛?”自寒转身欲走“关我什么事!”

    不关你的事你还那么醋酸做什么啊。我跟了上去拉住子寒说道:“今天晚上我请客,带你去小吃一条街吃好的去!”在夜市里我带着子寒逛遍了水围的小吃街,直吃得她饱嗝连连,真没想到瘦瘦的子寒食量竟然如此惊人,比我吃得还多。当然,我也是顾及伤口,没敢吃太多忌讳的食物。即便是这样她还风卷残云的消灭了很多小吃。而我却只是吃了八分饱。在回来的时候我们转到公园,公园里的还是老样子有大量的青年男女与花甲老人在跳舞、踢毽子、跑步等等,煞是热闹,子寒似乎没见过这么多人在夜里的活动,很是兴奋,拉着我逛遍了公园。纠结啊…整个公园都逛完后送子寒回家后,我也回到自己的小窝里

    那晚上我梦见了子寒。她就想着小鸟一样围绕在我身边欢笑着,梦见王霸天露着慈祥的面孔向我点头,还梦见了魔女…..只是我记不清楚了。对她的形象感觉十分的模糊,在梦里就算靠近她也看不清楚…….

    第二天七点感过,我就收到了何明那个混蛋发来的信息,说是他昨天截取到关于臻总的两通电话录音,他觉得有用,已经发送到我的私人邮箱里。我一看到这信息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哈哈!真是没想到何明这个混蛋比我还急啊呵呵。我以最快的速度打开电脑进入自己的私人邮箱,点击了下载,这两个通话一个是下午三点左右,也就是他出门前。一个是在下午五点左右,也就是在下班后打的。

    我仔细的听了两个通话,心里的疑问虽然解开了一点,不像昨天那样模糊了可是这些还不能起到什么作用。现在离真相还相差很远。三点左右的那个电话是那个叫做刘磊的“黑律师”打给臻总的,并且约了单独见面的时间与地点但是这些对我来说没什么作用。我总不能悄悄的跟着臻总去偷窥他与那个律师吧。第二个五点左右的电话则是霍建雨臻总的通话,内容很平常不外乎就是问问最近过得怎么样啊,在忙什么啥的,没有丝毫关于新计划之类的想法的对话。本来激动的我现在又再次冷淡下来了。这两个电话录音根本就没什么作用。

    公司的新产品计划已经提上日程,接下来就是产品的试产和培训以及线体的规划排布。现在我理所应当的又再次忙碌起来,而且是真的忙碌的那种。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的忙碌。真可谓忙的昏天暗地的啊。

    就着我还要抽出时间吧从臻总那拷贝的文件给了何明,让他为我解开密码后再不阅读的情况下交给我,对于何明我很信任他,因为那个混蛋绝对属于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级宅男。

    虽然现在很忙,但是不论我在怎么忙碌我还是每天抽空打电话给魔女,或者是发个信息给魔女,还有就是陪一小会子寒,这些都是在午后无人的办公楼里,或者是在茶餐厅。这样不会让我感觉工作有多么枯燥。

    每天下班后是我感觉最轻松自在的时候,在下班后就不用再思考那些烦人的东西,离开压力重重的工作环境,感到一阵轻松。虽然一天里空气已经被人们呼吸过,已经变得不再新鲜但是我仍然感觉只是最清新的空气。我带着子寒逛遍了公司四周所有的商场和小吃街,如果我们不说的话,不论任何人都会认为我们是一对。因为在任何人眼里感觉我们似乎就是天生一对完美的情侣,呵呵。如果吧子寒换成魔女陪我那该多好啊。我心里还是依然牵挂着魔女。如果让别人知道的话会不会说我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啊。

    何明终于成功的破译了那些密码,臻能河还真是个够谨慎的人他居然给每个文件设了不懂得密码,同时由此可见这些文件在他眼里是看的有多重要。当何明将所有破译后的文件交给我时我忽然感觉这个本来轻轻的u盘变得十分的沉重!

    这里面到底隐藏的是什么样秘密呢?或许这里面就是我想要的所有信息了。本来每次有一丝进展就激动的我现在却没有着急的去看这个沉重的u盘里的资料。下班后我回到自己的小窝打开电脑插入了u盘。

    或许我真的不该看到这些,开着从臻能河电脑上拷贝下来的每一份文件,我越看越惊讶。当我看完的时候我完全惊呆了。这多份文件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它们蕴含的能量也绝非我能够掌控,我深深后悔自己要去趟这泊浑水,可是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已不能回头……

    在我看完臻能河电脑上拷下来的文件后禁不住的为那个“律师”感到一丝丝的担忧,也许那个律师并不知道他面前是一个怎么样的对手。或许他现在是想把臻能河当凯子,但是这个笨律师现在真的是在玩火,对于这个律师我只能说但愿上帝能保佑你吧。

    在我正在为那个可怜的独行律师默哀时我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下是何明给我发的信息:“晚上九点左右,有三通电话是臻总的。可能对你有用!”

    我赶紧登录邮箱下载何明刚给我发过来的三通电话录音,三通电话我按照顺序一一的听取,在听电话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汗水正在从身体上的每个毛孔里渗出。听完这三通电话后,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阵风吹过忽然感觉背后很凉现在我才知道整个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渗透了。

    有一通电话是那个律师打过来的,说要是约臻总今天下午两点在红树林茶馆见面,但是被臻总给拒绝了,在臻总的话音中充满了愤怒与不屑!给我的感觉好像对方提出了什么很过分的要求似的。

    臻总到底会不会去去见那个律师呢?他们双方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臻总会那么愤怒那个律师到底提出过什么要求?他到底提出来过什么样的要求,而又没得到满足呢?我看了一下表现在是1点20分,离他们见面的时间只差40分钟了!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或许是我改行动的时候了。

    既然要行动了那就不能打“瞎子战”先打电话给子寒向她询问者臻总的动态。还问了她很多的细节上的问题,她对我问题的回答描绘很少,只是说好像听见臻总说过“下猛药”“出绝招”之类的狠话,而且说话的时候好像很愤怒。我得到子寒那边的汇报后一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没来得及多想子寒在电话里跟我说的那两句话。下楼后我急忙拦住一辆的士。上车后给臻总打了电话。还没聊几句他就已在开车而挂掉了。在电话里我我虽然看不到他,但是我能猜到他现在的表情,因为他刚才显得非常急促。现在我更加肯定他就在赴约的路上,既然现在我要去窃听那么我就得在他之前到达那个红树林茶馆。毕竟红树林茶馆是我还从未去过的一个地方,我必须先到那里熟悉一下环境,才能更好的实行我的窃听计划。现在坐在车里我只能在思考一会该如何进行工作,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

    1点45分的时候,我乘坐的的士在靠近红树林茶馆的街道上停了下来,因为这位的哥也不太清楚红树林的准确位置。我服了车费后心里咒骂了那个的哥一句便向最近的居民区跑去,但是这时正好有两个人向着我这边走来,我急忙询问是否知道红树林茶馆,那人给我的回答竟然是想问路的话就得给他个红包,算是劳务费。当时我心里那个抓狂啊。这年头都是什么人,怎么总是提钱啊。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手上却不敢怠慢急忙拿出钱包给了那人50人民币。那小子倒也痛快一看见钱就立刻告诉了我红树林茶馆的位置。我心里咒骂的向茶馆跑去。

    1点50分,我终于抵达这个必须花50元才能知道位置的神秘茶馆了,来不及多想,我四处看了一下,没看到臻总的车子,心里暗自庆幸着,赶紧抢先一步进入茶馆,这是间两层的西餐型茶馆,我点了杯红茶,靠窗户坐下,眼睛直盯着外边的情景。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后,我在等的目标果然出现了,我看见臻总的车子在红树林茶馆的停车位停了下来,直到他进入茶馆前一只都显得很急促。我侧了一下身子背靠着门口的方向。本以为臻总进门后会先看一下这个茶馆里是否有扎眼的人,没想到的是臻总边接电话便向楼上走去,根本没有顾及到身边的一切,更没有顾及到我就在他身后5米左右处一直小心的跟着他。看来他是真的着急了、发火了。看来愤怒真的会会使人的神经变得反应很迟钝。

    茶馆二楼的布局很简洁,大多数都大概两米高的四方格栅隔开的,这种布局方式使我的计划能更好的进行,臻总绕过最后一个屏风后做了下来。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中年男士,那个男的穿戴的都非常的整洁。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叫做刘磊的“黑律师”吧。看见臻总来了站了起来微微笑道:“臻先生,你好。”臻总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不想跟你在这里浪费我宝贵的时间。”我心中做的位置正好是背对着臻总他们所以他们的对话我能听得一清二楚。“臻先生,我先前跟你提出的条件,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这是那个律师的声音。那个律师说话时显得十分平淡。好像很有把握似地。“你是在敲诈我吗?”这是耳边又传来臻总的声音。臻总的声音虽然很平静但是却没有能成功的掩饰了他心中的怒火。“臻先生,请你不要激动。我不是在敲诈你。你可以算算你在哪些民工身上得到的好处应该比我现在向你索要的多得多吧!我现在向你索要的对你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你在威胁我!”“不不不。臻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完全没有要威胁你的意思。我刚才只是说的事实而已,你不需要生气。现在我们先喝茶怎么样,等喝完茶以后你在告诉我你要给我的答案。我知道臻先生是个聪明的人。”那个叫做刘磊的律师话语里带着软刀子的说道。听到这我心里嘀咕道“哇靠!律师就是不一样啊威胁人都不带的有一句难听话。这个律师果然是牙尖嘴利啊。”“你认为你真的能做到吗?你认为你真的能把我告倒吗?你口口声声的说我们搞剥削。你有证据吗!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要是你真的能拿得出来那我管是什么样的仲裁或者是判罚都好。我臻某人都接受,怎么样!”臻总现在已经有点控制不了自己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声音里是带着颤抖的。“呵呵!臻先生你先不要着急。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给你一杯茶的时间思考,好好考虑一下其实你也可以选择付给我提出的一百万赔款,等喝完茶后或许你就在业没有机会跟我谈条件了!”这个律师的口气也太霸道了吧,臻总是什么样的人物啊,他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这样的威胁他。不过反过来想一下高高在上的臻总既然能被一个毛头律师给抓的死死地那不就更能说明臻总有问题吗。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