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稍后跟你解释

第七百六十一章 稍后跟你解释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你能不能不要说话?我稍后会跟你解释,你还能站起来吗?我扶你出去吧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魔女妈妈不忍再看,转身把门一摔,出去了。

    子寒吃力的站起来,我扶住她的腰,靠在我的胸口,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大厅走去。

    魔女的妈妈在大厅边等着魔女,边不停给魔女打着电话,但是魔女就是不肯接啊,我扶着子寒赶快去缴费,但是走的很慢,走的摇摇晃晃的,魔女的妈妈脸上闪过不耐烦的脸色,过来帮我扶着子寒就忘外面走,我们走到的站牌的地方,但是这时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奶昔妈妈突然转身对我俩吼道:“快回去,快到站牌后面去!”

    我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王瑾妈妈已经推搡着我和子寒往后走了,我穿过她的头顶,看着出租车来的方向,说:“车子来了,你干嘛……”

    不过,我很快停住了,因为渐渐靠近的出租车上……

    坐着的正是我想见不能见的魔女!我恨不得有双翅膀,但是我们脚步的移动速度怎么能跟车比呢,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车门的打开,我们都愣在原地,只听到魔女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妈妈!姓陈!听到魔女那嘶哑的声音,我仿佛看到我们的之间的感情仿佛柳絮那样随风飘逝了!

    魔女钱都没有给,就那样靠在车门上,眼神狠狠的看着我们,眼神除了不解,迷惑之外。更多的是恨,我看的到,我真的看的到

    此时的我是那么的无奈,这份感情也许就这样结束把,不舍和其他各种的感情充满此时我的心间,一滴滴泪水顺着我那肿胀的右眼滑落,摔在地下,摔的粉碎

    这时魔女的妈妈要跟魔女解释,我看着魔女的妈妈说到,不用了解释了,阿姨!我不想再次的伤害到瑾儿!

    魔女的妈妈回头瞪了我一眼,但是这时我不在乎了,我同样冷冷的看着魔女的妈妈!

    我深情的看着魔女,对着她,我真不的该怎么开口,要怎么和她说这一切,我们就这样谁也不说话的看了好久,但是几天未见,原本就高挑的王瑾,显得越发的削瘦,子寒在我怀里,双手环绕着我的腰间,魔女妈妈背对着魔女,闭上了双眼,摇头叹息!,我就仿佛只能我的听到的声音,就魔女子寒的说了声,王瑾,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我看到那司机趣味的看着这一切,那司机没有收到车钱,但是眼前的一幕,我想恐怕是个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亏我平常还说要自己演一部奥斯卡的经典大片,今天我终于如愿了,都说生如戏,演着演着,已人不是自己!

    王瑾如被炸雷劈过脊梁,微微一抖,阿姨痛心疾首,放开我俩,转身向王瑾跑去,扶住了她顺着车门塌软的身子。

    “瑾儿,不要这样,这个混蛋不值得你这样……”

    老奶昔只是呆看着我和胡珂依偎在站牌上,我心如铁,面无表情。

    子寒想推开我,自己站立,可是双腿毫无力气,又倒在我怀里。

    我被撞得一倒,王瑾则彻底瘫坐在轮子边上。

    “起来,瑾儿,你不要这样……瑾儿……”阿姨边吃力的撑起王瑾,一边回头看我,如果眼光能杀人,我已经被碎尸万段!

    这一刻,我是多么的希望时间能够快速的过去啊,我不想在这样了,这样黑暗的一天我不知道会不会延续,但是我却知道,此时此刻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光莫过于此!

    我想我可以体会到瑾儿此时的痛苦,我何瑾儿就这样的相互望着,只见泪水突然出现在王瑾的脸上.好像张嘴要对我说什么,但是一点声音都什么没发出来

    ,只见头往旁边一歪王瑾晕了过去!吓得魔女的妈妈哭着说道,瑾儿,瑾儿,你不要吓我啊!这回换做我傻把子寒给放开,我只听到子寒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下,但是我这个时候真的是顾不上子寒了,阿姨边恰王瑾的人中,边哭着对我说,你还站着干什么呢,还不过来啊,司机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我对司机说,这个女孩就不劳烦你了,你去扶站台上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女孩子把!

    仿佛又回到了昨晚的场景,我不顾自己的腿软,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往那近在咫尺的医院跑,场景好像又再次倒退了,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但是是不一样的女孩,我又再次重复着,医生,医生,看来啊!我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声音剧烈抖动,病人纷纷侧目。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王瑾躺在车上,抓我的手并不松开,只是死死的盯着我,像要看进我的内心!

    “王瑾,别说话,别说话了,你不要说话,医生!”

    “小洛,为什么又是她?我要杀了她。”她又问了一遍,我将车子推到医生手里,不再看她,转身对墙,狠狠的砸了下去。

    “蹦!蹦!蹦!”不知道砸了多少下,直到痛感变成了无感!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阿姨出现在我们俩面前,她的眼眶发红,头发从帽子里散乱的冲出来,一脸的颓废:“你们走吧,王瑾不想再见你!”

    这就是结果了吗?不,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我不服气,我就往病房里面冲,子寒也跟我一起往病房里面冲,王瑾看到子寒进来了,柔弱的骂道,苏夏……你为什么,为什么……”说不下去了。

    苏夏!?

    这里谁是苏夏!?

    这次换到子寒纳闷了,说到王总,我何杨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你要相信。你让我陪在他身边监督他不要跟苏夏见面,我也是这么做,可我昨晚喝多了,但是我和杨锐真没有任何事情。”

    “你……你不是苏夏?王瑾不解的问道,子寒把头发弄到耳后,只见王瑾当场愣住了,才发现这个女孩居然是子寒,只是子寒何纱织的外表有些想象罢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魔女把子寒当作了纱织,魔女摸了摸子寒的脸说到,对着子寒笑了笑,只是这个笑在我眼中是那么的无奈!

    由于种种原因,在加上金融危机,使中小企业越来越难生存了,外部生存环境也越来越残酷了。

    市政府下达的一些指令,更是使成本大大的增加了臻河从事的是设备铸造,属于基础工业,铸造机、c、钻床、抛丸机、工模车间的车床、铣床、火花机等,耗电量很大,使用柴油发电,臻河的成本无疑又增高了,不巧的是,柴油又涨价了。

    人民币汇率又做了调整,人民币升值,我叫财务测算了一下,人民币的升值,将导至公司平均利率下跌2~3个百分点。

    接着环保部门来检查,有些污水排放又超标,又要建污水处理池等。

    然后劳动部门又来查用工、工资、加班、工资发放等情况,幸亏进行了工资改革,全部达到了本市最低工资线,加班时间稍多点,工资发放时间迟一段时间,但因为对加班时间进行了适当的控制,虽有一些小问题,但比起其他中小企业要更好,不算过份。

    生产安全部门又过来检查,把公司的简易电梯拆掉了,只好再购买一台升降机。

    然后有是海关什么什么的,反正是都给我压在了一起,把我团团转啊,还有一些企业对政策的,做出了很多违反政策的事情,几乎每次折腾都可以发现一些毛病纠正过后,再加上黄副市长等人的帮忙,基本都ok。

    在我感叹企业生存不易的时候,我又不得不从更深的一层去想,那些企业该怎样更好的生存下去,我细细的品位发现了很多问题1同行的竞争、材料的上涨、员工工资的增加、外部环境的严峻等等因素,使得企业利润率不断下降,这也逼得企业要从管理中挖掘潜力,降低成本2一些企业老板的不重视人才,使自己的企业陷入的瓶颈甚至死地都不知道,好像还在过着那种自大的生活,人用一些亲戚朋友,来担当管理者的职业,而不是用一些又才华的,这样下去企业会垮也很正常,走下坡路,那就更正常了!3平市土地、能源、电力等资源都有限,加上民工荒,因此,湖平市前几年就开始调整产业政策,实行产业转型,必须要让一些附加值低的劳动力密集型的中小企业迁出去,因此提高政策门槛,这是必然的,企业如果不练好内功,外有强大对手,加上政策风险,感觉压力大是必然的。

    全世界的一些矿产品价格的飞涨,但是在今年却又很奇怪,以前都是下半年非常旺,但是今年全年都是萧条,上个月的产值我还以为是暂时的,但是连续几个月就不得不使我警惕了,臻河客户ddk公司是生产电动工具的,911事件导致美国电动工具需求大增,ddk就是在911之后得到迅猛发展的,美国新奥尔良州发生强烈飓风,之后新奥尔良州的重建工作应该导致电动工具需求大增才对,怎么反而需求下降呢?

    经过对ddk公司的公关与宣传,我和臻总预计ddk公司的电动工具在下个月月左右需求肯定上涨,公司的订单预计在下月会重新增长,但到了现在,仍没有任何动静。

    我本来想做一些研究了,但是这事那事的,就把这个事情给耽误了,但是听臻总说一些专家认为是日本的一些大型汽车企业大肆垄断性收购铝料导致下半年整个铝合金铸造行业逆市萧条。我也赞同这种看法,估计是一些国际金融炒家和跨国公司在炒高原材料的价格以获暴利,从上半年开始有些材料就在涨价了,导致某些市场萎缩而影响到铝合金铸造业,加上下半年的涨价,这可能是下半年萧条逆市的主要原因,倒霉的就是一些中小企业了,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太低。

    但是订单并没有增加,反而在继续的萎缩,一些公司已经在开始裁员了,我也深深的认识到经验在特定的环境下也许会又作用,但是就是因为经验使得我们麻痹大意了,我根据经验说下半年会很旺,但是却恰恰相反,业的萧条逆市,给我提出一个实实在在的警告:福祸相倚,国际金融炒家随便的一个小动作,足可以给一个行业予以毁灭性的打击,光练内功是不行的,现在的中小企业随时要关注外部宏观经济环境,“华为的冬天”随时会来临,不能高兴得太早,我也感觉,现在的中小企业生存环境比以前恶劣多了,光把内部管理搞好还不行,还得随时预测市场环境的变化以提前应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