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百二十一章 这个我不知道

第八百二十一章 这个我不知道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符醌耸耸肩膀无奈的说:“这个我不知道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你的银行账户应该是被咱们背后的那个黑手给阴了。”

    现在的感觉自己好像是吃了一个死老鼠似的。那种恶心的感觉由心底发出。现在我真想把那些背后的黑手给拖出来和谐到连渣滓都不剩下。

    符醌见我以前的那种劲头又回来了便走到我的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现在你的lij虽然被无缘无故的冻结了账户,你还可以去银行询问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了!不是吗!”

    听到符醌这么一说我才猛的醒悟过来,我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我通知子寒去银行问一下冻结我的lij的原因,而我自己却跟符醌一起去到了苏夏的家里,那么多个房子,也只剩下最初的这个了……

    苏夏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她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个“窝”了。看到憔悴的苏夏我的心都要碎了。苏夏啊,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啊。你这样为我做值得吗!?我只是一个不成气候的混蛋罢了。你何必为我搞得自己山穷水尽呢!?

    我红着眼睛走到苏夏的面前,看着这个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女人我真的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我只能紧紧的把苏夏拥入怀里。我是多么想把苏夏直接被抱进我的身体里,好让我能分担她的一些痛苦,可惜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有做到。

    苏夏刚被我抱住的时候还想装着没事人的样子问我怎么了,可她听到我说:“傻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跟我走吧,我来照顾你。”

    苏夏软了!不管怎么样她终究是个女人,苏夏在怎么强悍她始终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苏夏在我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现在我也找不到安慰她的话语,只能是静静的听她的哭诉。苏夏现在是吧他所有的心伤都给哭了出来。看着苏夏的样子我不忍的想起了那首《玻璃杯》那轻轻巧巧的玻璃杯,总是太容易破碎。盛下了泪水就盛不下妩媚,究竟谁湮灭了谁。谁又能体会。这次我又把这个杯子给打碎了。

    等苏夏哭累的时候才慢慢的从我的怀里抬起了头。这时已经不知道符醌在什么时已经消失在我的身后。慢慢的等苏夏的情绪稳定下来我才开始向她询问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多少的事情。

    等我听完后不禁的大吃一惊。因为现在鑫皇最大的股东尽然是--萧桥!就是那个曾经跟王华山还有魔女的两个哥哥一起跟我们做对的萧桥!他为什么会出现?他不是被捕入狱了吗?已经销声匿迹这么久的他怎么会成为鑫皇最大的股东?不管怎么样现在确定的萧桥现在已经出来了,并且已经开始对我进行报复了。如果这样的理解的话,那很多的问题就解开了,最起码我现在知道了那个阴冷的声音肯定就是萧桥的声音。那么把王霸天全家逼到这步田地的肯定也是他萧桥所为了。

    现在虽然我们还是很被动但是我们最起码知道了对手是谁了。这样我们就不会在像一直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的草木皆兵了。鑫皇所欠的那些债务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名义所欠下的,现在看来王霸天其实早就中了萧桥给他设下的借刀杀人之计了。萧桥不需要跟王霸天拼命就轻松的搞定了鑫皇,打跑了王霸天,既然萧桥要跟我们玩这些游戏那我就陪他玩。我就不相信手下败将现在能有多么的厉害。我倒要看看他现在能有什么招式。

    此刻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萧桥!你有什么本事就尽管的用出来吧,让我看看这场商战到底是你死还是你亡。”

    现在萧桥既然出来了那王华山肯定也不会在里面呆着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出来的,可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哪两个不甘寂寞的“活宝”肯定会有所行动。现在他们虽然只是打击了王霸天的鑫皇,但是我能感觉到打击王霸天那只是他们在跟我下战书罢了。他们肯定是要让我们身败名裂。

    知道了这些之后我安慰了苏夏几句便走了。我临走以前苏夏仿佛怕我一去不复返了,非要陪我出去。我只好答应她晚上我肯定会回来,并且告诉她我现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才放我走。

    从苏夏家出来后我立刻给少扬还有晓东打了电话发出了我的“求救信号”。地点约在晓东的办公室里。

    不一会我就到了晓东的公司,这时我发现少扬已经先我一步到了晓东的办公室里。

    晓东和少扬见我来了之后速度的起身走到我身边,诚惶诚恐的看着我问:“小洛!你没事了吧?”

    我茫然的望着面前的两个死党说:“我有什么事情啊?”

    晓东叹了口气说:“现在你从王瑾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我还没接话就看见少扬狠狠的剜了晓东一眼。晓东缩了缩脖子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看着他们这样我的心里一阵暖流涌过。我笑了笑说:“那个是情已经过去了。没事的。可是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出现了。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少扬跟晓东默契的异口同声的问到:“什么事情?”

    两人说完后又同时看向对方。之后俩人都笑了。

    我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现在王霸天是倒了可是现在鑫皇并没有倒下。现在鑫皇最大的股东就是我以前的仇人--萧桥、王华山,还有王瑾的两个哥哥!现在我能感觉到他们正在预谋着更大的阴谋。他们以前之所以选定的目标是鑫皇而不是我的lij那是因为他们感觉如果先搞我的话很可能被王霸天有所察觉,他们是不可能得到好处,甚至还有再度获得牢狱之灾。所以他们接着王霸天的决策错误,借刀杀人的把鑫皇解决了。现在他们肯定是想着再把我的那个小小的lij也给干掉。当然了臻河也是他们的目标。现在我来找你们就是为了能得到你们的帮助来使我夺回鑫皇。”

    晓东、少扬听我说完后都陷入了沉思中。

    最后还是少扬先开口道:“如果整件事情都如你所说的那样的话,那你说的那个萧桥肯定是一个商战高手。借刀杀人这招他能用的这么漂亮,真的非常的厉害。虽然我们也会用这招可是我们真的不一定能玩的过他。你说的这个萧桥借用自己以外的人、事、物,达到自己了自己报仇的目的。并且还会借用社会力量(社会公众舆论等)给王霸天施加压力使其逃走;然后再借助法律条文的规定顺手牵羊的打击到你跟苏夏还有那个符醌;最后他又借助你个人的对王瑾的那份感情,对你进行精神上的打击。现在他已经完全的实现了最后的成功的最终目的。”

    听少扬分析完之后,我不禁的大吸一口凉气,晓东也在旁边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少扬的观点,

    我思考了一会抬头向问少扬询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少扬顺手在晓东的办公桌上拿起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之后说:“现在我们只能做得就是一个字‘等’!”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少扬说:“等!?现在他们都踩到我的鼻子上了,我还等?怎么等啊?”

    少扬没在说话,只是在那里吸着烟思考着。

    晓东想了一下,走到我的身边说:“你好好的想想少扬说的话,再想想这整件事情的全过程你就会明白少扬的意思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对方现在一定是最团结的时候。如果我们现在贸然的发出自己的攻击的话,对方一定会有所防备。现在我们最大的利处就是对方根本不把你的lij放在眼里。现在我们只能给他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现在我们的等,并不是安静的等待对方来吃掉我们。而是要麻痹对方。你还必须的装着根本不知道谁是对手的样子。只有对方晕了,我们才能有所作为。现在我们必须的做出一个傻子的样子给对方看。因为我们现在并不是对萧桥有多了解。现在我们仅仅是知道了对手是他,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他身后有没有什么人在支持这他。现在我们只能用“假痴不癫”之计,掩盖自己的企图,用那种痴痴呆呆的模样惑众人他们,宁可有为示无为,聪明装糊涂,不可无为示有为,糊涂装聪明。你明白吗?”

    我点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说:“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呢?其实我们可以用擒贼先擒王啊。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萧桥是这件事情的主谋了,如果关键人物不存在,鑫皇便树倒猢狲散了。所以,要消灭和瓦解鑫皇,我现在只有攻击的重心是它的首领和核心人物,一旦把他们击倒,组织就会群龙无首。用古人话说即‘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少扬看着我苦笑了一下说:“呵呵,小洛你想的太简单了。玩商战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现在已经被自己的情感完全的束缚了。难道你看不出来现在我们连对手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楚,怎么能可做到擒贼先擒王呢?难道你能肯定萧桥背后没有人支持他吗?现在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而对方却对我们的一举一动完全的了如指掌。现在我们该做的就是好好的查一下对方的底细,只有做到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百胜。”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