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蛋白质高,美容

第八百五十三章 蛋白质高,美容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接下来,搞清楚状况再说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魔女镇静的说道。

    可是我隐隐约约的感觉,事情绝不是一般的简单。

    魔女的两个哥哥是有备而来,目的是要干掉我们,他们应该早有预谋,而现在,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经是相当的危险。

    魔女接了个电话,笑逐颜开的,和对方聊了起来。

    看她这么洋溢的笑脸,很熟悉的,就和我谈恋爱的时候才有的表情,我猛然间察觉,和魔女打电话的可能是个让她动心的男人!

    我马上把耳朵靠过去听,果然,一个男性的声音传来,魔女见我靠过去听她电话,捂着手机马上转身出外面打电话。

    我草有奸情!

    我的心情不爽了起来。

    她一直打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而我,等了半个多小时,心里焦躁得很。

    她回来后,惊讶道:“你怎么还没走?”

    “和谁打电话?”

    “哦……一个,做金融的朋友。”她随口答道。

    “金融的朋友?男的。帅吗?”

    “关你什么事?”她竟然对我的态度跟以前不一样了。

    “你说什么?”

    “我说,不关你的事,好了,你该去忙了,我也去忙了。”

    有鬼!

    可是我又不能一下子问啊,怎么办,好,我就暗中调查,什么做金融的朋友。

    但现在最先该做的,是查清楚到底有没有人在我们公司背面搞鬼。

    让田静去查公司的事。

    田静照办了。

    苏夏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你在哪呀?”

    “我在王瑾这儿,和她谈了点公司的事情,现在就要回去了。”

    “又是王瑾。现在回来吗?”

    “是啊。”

    “快点。”

    “好”

    “慢点。”

    “什么意思,又要快点又要慢点。?”

    “在路上慢点。离开她快点!”苏夏命令道。

    “是!”

    到家了,门居然不锁,我犹豫了一下,轻轻推开了门,屋内灯火通明,空调开着,窗帘也拉下来了。我环视了一下,屋里空无一人。

    我正疑惑的空当,想苏夏是不是在洗手间,正准备去拉洗手间的门。

    就在这时,突然两只手把我给抱住了,我感觉到软绵绵两团肉贴了过来。我伸手往后一摸,摸到光溜溜的屁股。

    我心里一激动,下身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

    我往后一扭头,看到苏夏甜甜的笑脸。我扭身把苏夏往前一拉,心里立刻狂跳起来。

    苏夏一丝不挂站在我面前,胸前的大兔子傲然挺立,我突然想起好久以前别人发给我的短信:“郭靖来到桃花岛,看见黄蓉在洗澡,白白的屁股黑黑的草,中间还有两颗大红枣。”

    不是没看见过**,不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更不是第一次见苏夏的**。但是当苏夏以这种方式,以一种近乎突袭的方式,以一种一丝不顾、赤条条站在我面前的时候。

    我永远忘记不了我当时的激动与震撼,我很难说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当苏夏以这种形势呈现在我面前,我确实是属于大开眼界,我就那样呆呆站在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

    “好看吗?”苏夏脸有点红,媚笑着问我,眼神充满了挑逗。

    “好看,好看。”我艰难的点着头,我感觉到声音发涩。那一刻,我如一个第一次见到女人**的小处男一样,紧紧盯着苏夏白花花的身体,一眼不眨。

    我想那一刻的我,一定像个傻瓜一样,完全不像久经沙场的泡妞高手。

    苏夏显然很满意我的表现,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我看她直盯着我的下面看,我低头看了一下,今天早上洗完澡,穿了条宽松的内裤,此时此刻,我下身的一举一动都让苏夏尽收眼底。

    我下意识扯了扯裤子,想让我下身不那么丢人,可他像受到鼓励似的,愈发昂头挺胸。

    苏夏脸微微一红,手伸出来,直接摸向我的下身。苏夏葱笋一般的玉手触碰到我下身的时候,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苏夏的玉手似乎软弱无骨,但她却似乎有化骨绵掌的功力,隔着我的西裤似有劲似无劲的挑逗着我的兄弟。

    我咽了咽口水,房间的空调本来开得就非常热,此刻我愈加觉得浑身燥热。

    可那一刻,我就像一个懵懂的学童,第一次被人领进了学堂,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我就任由苏夏摆弄。

    苏夏蹲下身来,慢慢拉开我的拉链,樱桃小嘴隔着宽松的内裤轻轻触碰了一下,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苏夏笑眯眯抬起头,满脸潮红,两眼狐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表现给了苏夏莫大的鼓励,苏夏开始开始慢慢扯开了我的腰带……

    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苏夏将我剥个精光……

    很快我就一丝不挂,我站在那里,下身变得面目狰狞;苏夏蹲在我的兄弟面前,两个人就那么赤诚相见,两个人的姿势像极了倭国教育片里的经典动作。

    整个房间安静的可怕,只有房间的空调在粗重的喘息,燥热的空气、淫荡的姿势,使整个空气充满了**的气息。

    “含住他!“我喃喃道,似乎又在哀求。

    但对苏夏不亚于冲锋的号角……

    苏夏樱唇轻启,含住了我的下身,温暖湿润。

    我忍不住又闷哼一声……

    苏夏放佛受到了鼓励,樱桃小嘴如长蛇吐芯一般,在我的下身身上上下翻滚……

    我两腿有点发颤,此刻的苏夏如一个技术娴熟的欢场女子,和上次生涩的动作完全判若两人。

    我有点惊喜,又有点不安……

    长蛇飞快的吐芯,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苏夏媚眼如丝、满面春qing,眼角似乎流光溢彩的看着我,充满了挑逗,但嘴上却没有闲着……

    “啊!“我倒吸一口凉气。

    “嘿嘿。“苏夏抬起头,嘴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吐出了我的兄弟,“你也会叫chuang啊!”说完一脸坏笑,说这话的时候,苏夏手可没闲着,不断在我身上游走。

    “我不光会叫,我还会……”我如一头发怒的雄狮,把下身狠**入苏夏微张的樱桃小嘴,狠命抽动起来……

    我终于明白倭国教育片的经典动作,为什么多是男人站着,女人蹲着或者跪着,当男人挺着命根看自己的命根在女人嘴里上下翻滚的时候,确实容易激发男人雄性的自信。

    苏夏显然没料到我会突然兽性爆发,“啊”字只喊了一半,就受到致命的撞击……

    我像发疯的武松一样,不停的进攻,完全不理会进攻的地方是不是老虎的要害……

    老虎憋得满脸通红,嘴里啊啊似乎要发出什么声音。

    但发了疯的武松焉会给老虎机会,任由自己的**拼命进攻……

    就在那时,我突然暗叫不好,下身似乎很难坚守阵地,准备弃阵地逃跑。

    武松和老虎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这要是就这样丢盔弃甲,岂不是笑煞人也。

    武松刚要将哨棒抽出,突然老虎伸出双手紧紧把住武松的屁股,含住武松的哨棒,拼命摇头,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声音,眼神充满了哀求……

    我心里一动,苏夏不会是要我“**”吧,我心里开始激动起来。思念及此,苏夏渴求的眼神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不由得放松了警惕,任由苏夏撒欢……

    “啊!”我大叫一声,下身开始大吐起来,此刻的下身吐得异常畅快。

    拔出来的那一刻,下身还使了一下坏,把一些蛋白质含量非常非常高的吐在了苏夏的大兔子上。

    我放佛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两腿完全支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一刻的苏夏的神情,像极了空姐,只不过空姐开始说中国话了。

    当空姐降临到人间,虽然我下身没法立刻再上战场,可是我下身的哥哥又忍不住激动起来,我把苏夏的手往她大兔子上一放,拼命揉搓起来,“这个蛋白质含量高,美容!”我嘿嘿坏笑道。

    “你坏死了。”苏夏语气娇嗔,语气似乎不是怪罪而是鼓励。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调笑完毕,我喘着粗气问道。

    “还不是你教坏的?“苏夏娇嗔道。

    “我教坏的?“我不解,我有这等功力。

    “你那些小电影。“苏夏红着脸说道,完全没有刚才风骚的样子。

    我这才想起,上次和苏夏一起学习实践倭国教育片的时候,学习实践完毕,我把我认为非常经典的几个教育片都发给她了,没想到她学习领会能力这么强。

    不过实践出真知,苏夏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是不是真的完全来自倭国的教育片,我有点怀疑。

    苏夏给了我一种从来没有体会的体验,那种体验,我很难用文字去形容,也许只能用老祖宗的一个词来形容——妙不可言!

    我倚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脑子近乎一片空白。

    “舒服吗?“苏夏问道。

    “舒……舒服。“我有点虚弱回答,嗓子似乎要冒烟了,我指着桌子上的矿泉水道:”把那瓶水递给我。“

    那一刻,我真的有点不像个男人,我和苏夏都赤条条坐在地上,我却指使苏夏去给拿水。

    “你喝不喝?“我象征性问了一下苏夏,猛的将一瓶水一饮而尽,我真的太渴了。

    “你干什么总是这么猛?“苏夏看我喝完水,娇嗔道,似乎话里有话。

    “嘿嘿,一会我会更猛。“我坏笑道,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讨厌。“苏夏笑着躲闪,”你还行不行啊?“

    男人就怕说不行,我的自尊心立刻升了起来,抓着苏夏的大兔子说道:“走,上床!“

    可惜说这话的时候,下身一点都不争气,起码配合的意思都没有。

    苏夏笑得前仰后合,“你先问问你自家兄弟再嚣张行不行。“

    我火顿时上来了,猛地站了起来,抱起苏夏就往床上一扔。

    我下身大概也要知道他哥哥决定要维护男人的自尊,重新战斗,所谓打仗亲兄弟,我下身虽然很累,一看他哥哥这个样子,也勉强提起精神来……

    我刻意把下身抖了抖,睥睨着看着苏夏,“张开腿!“我承认zuo爱的时候,我非常粗俗。

    “对不起啊,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们先洗个澡好不好?“苏夏跪起身,摸着我的下身,我不知道是在和我求饶还是和我下身求饶。

    虽然我刚才虚张声势,但我知道下身的反应,体力根本没回复,而苏夏还处在一座待喷发的火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