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百五十六章 武松打虎

第八百五十六章 武松打虎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没什么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我不想说。

    “说嘛。”

    “你别那么八卦嘛”我说。

    虹姐笑笑:“女人嘛。”

    我当然不说为了魔女吃醋,为了魔女吃醋就和苏夏吵架,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公司最近发生了一些很烦心的事,不知道跟谁说着好,不想她们担心……”

    扯了一堆公司乱七八糟的事情。

    虹姐听完后,问:“还有其他事吧。”

    “哦,还有魔女的爸爸的事情,魔女她哥哥的一些事,我说给你听……”

    不知不觉干了一瓶白酒,虹姐笑了笑说:“说了那么多,好像都不是重点。”

    “都是……重点。”我已经眼神迷离。

    “别喝了!”她握住我纲要再开一瓶酒的手。

    “让开!”我推开她的手,又开了一瓶。

    倒了她满满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大碗。

    两人聊着这些年的经过,物是人非啊。

    聊着聊着,又干了一瓶白酒。

    这下真的醉倒了。

    后面就不知道怎么的,两人都躺在了沙发上。

    晕晕沉沉中,突然我就感觉有人从背后瞪了我一脚,扭头一看是虹姐,可能喝酒多,她比较热吧,腿乱蹬了一下,衣服开始滑落了一下,虽然还没有全掉,但**开始露了一大截,我心跳开始有点加速。

    “我要喝水!”虹姐突然很大声的说,我挣扎起来赶紧拿过她的杯子给她,给她拧开盖了,“慢点喝……”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听虹姐“哇”的一声,天哪,杯具啊,虹姐晚上吃的东西、喝得东西,一点都没浪费,全吐到我身上了,我也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那一刻我对虹姐是充满厌恶的,虽然她腚**圆,但那呕吐的滋味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我不能装的没事人一样。

    “来,来,我扶你去洗手间!”虽然她吐了我一身,我知道呕吐不可能就吐一口的,我不想一会我那个地方没法睡觉。

    虹姐软绵绵的靠在我身上,我却没了刚才的冲动。到了洗手间,我赶紧脱下了上衣,一看,,还好衣服不算太贵,一狠心我就扔到了那个垃圾箱里了,虹姐继续呕吐,**着上半身的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那么自然,也许是让她好受些吧。

    扶着洗手间的门的虹姐,曲线是那么的诱人,我亲密的兄弟有开始蠢蠢欲动,我借着拍她后背的机会,另一只手似无意似无意的滑过她的**,真的是饱满、有弹性。

    “不好意思”虹姐转过身来。

    “没事,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喝得有点急。”呵呵,这还叫没事,要有事,还不知道怎么样。

    往回走的时候,我还要扶她,“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虹姐摆摆手。

    看着她翘着的屁股,酒精精虫一起上脑的我突然,从后面抱住虹姐,就势把虹姐上身摁倒在床上,趁势掀起了虹姐的包臀裙……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虹姐竟然穿了一件丁字裤,丁字裤不是没见过。

    此刻的虹姐,黑色的丁字裤,在灯光下,白花花的屁股格外的刺眼,我咽了一口唾液。

    我朝虹姐屁股打了一巴掌,我承认此刻的我很下流,也很**。

    没想到,我这一巴掌下去,虹姐竟然呻吟了一下,我又来了一下,虹姐又叫了一下。

    号角就是战士进攻的信号,此刻,我还能说什么呢,唯有放猛虎下山。

    饿虎归山,虎啸景阳冈,气吞山河。武都头一身英雄胆,老虎在低啸、老虎在咆哮,老虎一扑、一剪,武都头腾、挪、转、移,狠狠击向老虎的致命处。放开了的老虎怎么甘心束手就擒,扭动腰肢,想把武都头掀下虎背。武都头挥动手中哨棒,一棒、两棒、三棒,棒棒致命,狠狠击向老虎深处……

    哨棒折断了,老虎依然在跳跃,白花花的晃眼。武都头咬着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拳两拳……

    寂静的景阳冈,只有**的撞击声——啪啪啪……

    月光下,武都头和老虎纠缠在一起,风声吹过,老虎在呻吟:“武都头,你弄死我吧。”

    武都头咬牙,拳脚并用。

    月光西移,老虎惨叫一声,不再动弹,武都头也耗尽体力,重重压在老虎身上……

    ……

    月光继续西移,可怜武都头没有明白斩草要除根、打虎要断气。惨叫的老虎并没有断气,老虎慢慢回复了活力,有了刚才战斗的经验,老虎开始主动进攻,一下子被武都头压在下面。武都头暗叫不好,可还没等武都头发出声来,哨棒已经被老虎给吞了下去。

    老虎压在武都头身上,哨棒一进一出,调戏着武都头。

    武都头咬牙坚持,夺过哨棒,一下、两下、三下……

    此刻的景阳冈,只有武都头和老虎在扭打,老虎骑着武都头,傲啸千里……

    武都头虽然武功了得,可武都头显然忘记了一点,这头老虎体格健壮、又是饥饿已久,加上又是成年母虎,战斗异常的惨烈。那一刻,武都头甚至想投降。

    更要命的是,这个老虎有九条命,两个人的搏斗,从山顶到山坡、从山坡到山谷,武都头和老虎就这样扭打在一起。

    武都头衣衫早已褪尽,老虎虎皮被武都头扒了个精光,月光下,白花花。武都头汗如雨下,武都头知道,自己只有拼命坚持,否则会命丧景阳冈,更会为天下人耻笑……

    惨绝人寰,战斗的场面惨不忍睹……

    我躺在地上,身上是虹姐沉重的身体,我推了她一下,没推动,我一点力气都没有。

    枕头在地上,床单也被从床上裹了下来,我的裤子、衬衣、虹姐的包臀裙、胸罩四处丢弃在战场,而那条让我兽性大发的丁字裤已经被我扯断了,就那样挂在虹姐腰间……

    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两个人就那么躺在地上,死一般的寂静。整个晚上,我和虹姐几乎都没有语言的交流,有的只是身体的碰撞。

    饥渴已久的少妇虹姐,拼命扭动腰肢,不停的写着一个字:要!

    而我咬着牙,怀着报复的心理,胯下的虹姐在那一刻幻化成魔女,我拼命的撞击,似乎要将对魔女的怒火全部发射到虹姐身上。

    整个夜晚,虹姐都在嚎叫,我咬着牙,面露凶光,一声不吭,只有一个动作,撞击、撞击、再撞击!我不知道她这里隔音效果怎么样,但是虹姐的嚎叫一定可以穿透房间。

    我终于费劲的从身上将虹姐推了下来,虹姐像条死鱼一样,一动不动,头发凌乱,那一刻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犯了谋杀罪。

    我甚至懒得去碰虹姐一下,我身上也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空气中弥漫着**的气氛。

    “抱我一下。”我听见一个声音在呼喊,声音很微弱。

    我躺着没有动。

    “抱我一下。”我感觉到一具**靠了过来,**温润如玉。

    可此刻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有一丝厌恶,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我都想一脚把靠过来的**给蹬出去,尽管我连蹬的力气都没有。

    虹姐枕在我的肚子上,大口喘着气,“你弄死我了。”

    我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没说话。

    “你弄死我了。”虹姐又重复了一遍,似乎在喃喃自语,也许她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回话。

    “嗯!”我本能的应了一声。

    我感到我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一点交谈的**都没有。

    和那么女孩子、女人ml过,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和魔女激战过,一夜n次郎;和苏夏的战斗搞得我筋疲力尽,可那我觉得还是在zuo爱,起码我还有休息。

    可和虹姐,两个人就是单纯的肉搏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次、两次、三次……像电视剧八路军和日本鬼子的冲锋与反冲锋,双方没有温情脉脉,有的只是你死我活,稍事的休整也是为了更好的进攻。

    “你弄死我了。”虹姐又说了一遍。

    我无意追究虹姐反复说这话的意思,此刻我一点怜香惜玉的动作都没有,我完全没有像平时那样,绅士风度的摸摸虹姐的头发或者抱抱她,我就那样躺在那里,任由虹姐喃喃自语。

    房间里只有空调的风叶在偶尔的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过惨烈的战斗,战斗已经结束,但狼藉的战场在向人们展示着这场战斗的残酷……

    “你是一头疯狗。”虹姐突然在我腿上咬了一口。

    “啊!”我突然大叫起来,真的很疼,“你疯了啊。”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手猛地挥向虹姐。

    挥到虹姐脸边的时候,我手垂了下来,我不打女人。

    “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吧。”虹姐拉过我的手,往她脸庞碰去,“你刚才没弄死我,这次你打死我吧。”

    “对不起,我刚才太粗鲁了。”我有点歉意,不是为刚才的挥手,而是为在床上的疯狂,如果不是魔女的刺激,我没有那么失态。

    “你真变态。”虹姐看着我,脸颊绯红,头发凌乱,汗珠一道道流了下来,虹姐半跪着那里,两个大兔子显得更加大了。

    我伸手过去捏了一下,“舒服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