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八百五十九章 便宜我了

第八百五十九章 便宜我了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每当跟女生亲密接触时,我总喜欢闻女生的体香,而这个过程总是从闻女生发香开始的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虹姐的黑色直发没有一丝头屑,纯天然的感觉;皮肤白皙洁净,让我忍不住咬上一口。

    她没有反抗,甚至还挺享受,我开始亲吻她的耳朵和脖颈,同时深吸气,不让任何她的体香从我鼻子旁边泄露。

    她感受到了我的吻,配合地用右手抓住我的头发,深深地吐气,享受着我的吻。

    她身子往后仰,使我能看见她的脸。这时候,傻子都知道她想让我做什么。

    于是我张开嘴,紧紧贴住她的嘴唇,然后伸出舌头,迫不及待地去跟她的舌约会。

    她的吻技一流,娴熟,经验老道,跟这样的女人接吻,你会觉得一切都是如此水到渠成。

    于是我开始抚摸她的身体,但是刚要触碰她的**,就被她推开。

    她说:“你不觉得这样很别扭么?”

    我以为她是要离开我,但没想到,她转了过来,面对着我,双腿叉开,坐在我的裆部之上,抱住我的头,像饥渴的野兽一样吮吸起我的嘴来。

    霸道的强吻原来并不是男人的专利。

    她在吻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下颚那巨大的咬力。

    她用双手紧紧扣住我的面颊,贪婪地吮吸我的唇舌,就像一头母狮在撕咬她的猎物。

    每一次从我的嘴离开,她的牙齿总会咬住我的下嘴唇,往后长长地拉扯,仿佛能将我整张皮撕下来。

    火辣辣的痛感让我不禁叫出声,这时,她再次把嘴贴上来,堵住我的声音。

    我从未有过这种猛烈舌吻的经历,疼痛挟持着快感一并袭入我大脑。我的xiati因此一跃而起,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长度和硬度,几乎要突破重重束缚,从裤子里弹将出来。

    她似乎也觉察到我xiati的反应,往后稍微挪了些。我急忙解开裤带和钮扣,让我的命根喘口气,否则它会被憋死。

    虽然早已是精虫上脑,但我也并未失去理智。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奸情随时可能暴露。

    两人坐好后,我在她耳边说:“今晚去宾馆还是我那里。”

    虹姐没有说话,只是笑,于是我接着说:“那就去宾馆吧。”

    我们的房间在18楼,需要坐电梯上去。刚一进电梯,我便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身体。

    她并没有反抗,反而是紧握我的双手,头微微倾斜,一副陶醉的样子。

    我便轻轻地用舌头舔她的耳垂。

    我能感觉到虹姐一直在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是她那逐渐加粗的呼吸声告诉我她已经快完全受不了这种挑逗。

    我得寸进尺地将右手伸向她的裙底,结果被她迅速地推开,同时说道:“不要,电梯里有监控!”

    半分钟的电梯时光对我们而言简直成了煎熬,好不容易到了目标楼层,我立刻拉着她的手奔向电梯外面,一边跑一边说:“房间在哪边,左边还是右边?”

    她无奈地说道:“瞧把你急的,右边啦,你跑错方向了!”

    一边说,一边摆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拉着我的手,不紧不慢地寻找着房间。那样子,好像今晚我们俩是来这里谈心而不是**的。

    我心想:你就装呗,待会看我在床上怎么收拾你。

    进入房间之后,她并没有显示出多么强烈的zuo爱冲动,而是坐在床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我刚才在电梯里燃起的熊熊欲火瞬间灭了一半,于是我也坐在她旁边,问道:“怎么了,你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捏了捏我的脸,说道:“没有不高兴啊?”

    我说:“那你怎么显得那么冷淡呢?”

    她说:“不都应该是你们男的主动么?”

    我瞬间明白了些什么,于是立刻把她扑到在了床上,一边吻她,一边将手伸进她的xiati。

    这次,她并没有推开我,而是发出了粗犷的呻吟声。

    我把虹姐抱在怀里,轻轻地亲吻她的脸颊,亲吻她的额头,她的长发,她的发端有种淡淡的香味,让我流连忘放。这就是我喜欢长发女孩的原因,感觉长发增加了几分女性的柔美和妩媚,也增加了几分高贵和端庄。

    然后慢慢地亲吻虹姐的耳垂,时而把她整个耳朵含在嘴里,时而只含着她的耳垂,这可是虹姐的敏感地带,刚亲了一会儿,虹姐的呼吸声就加粗了。我的唇滑向了虹姐的鼻子,在她的鼻尖上蜻蜓点水一般亲了几下,然后就用嘴封住了她的唇。她的唇很柔软,很温柔,她的回吻也是那么地强烈,我们的舌头搅在了一起,直到喘不过气来才慢慢地分开。

    我的手早就伸进了虹姐的衣服里,握着女人的胸,是心里最安定的时候,那种柔软和细腻的皮肤,让人欲罢不能。我喜欢把玩女性的胸部,一点一点地刺激它,看到它由小变大,由软变硬,特别是樱桃慢慢地膨胀开了,是最让人兴奋的事情。

    虹姐的胸在我的手中一点一点地更加直立了,樱桃也慢慢地树立起来,像向我的唇邀请的样子。我学着a片里的举动,用舌头在她白嫩的胸上,从下到上,蜿蜒前行,一圈一圈地向上,很慢,很轻,虹姐的身体在这样的刺激下不断地颤抖着,开始发出“嗯嗯”的欢快声了。我把平生所学完全用在了虹姐的身上,她的“嗯嗯”声逐渐变成“啊啊”的声音。我知道她想要了,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一下子摸到了很多的水。用手指在她的小沟里肆意地滑动起来,虹姐再也受不了了:“快进去,我要不行了。”

    我对虹姐说:“你想要多少次呢?”

    虹姐面带桃花对我说:“你想要多少次,我都给?”

    我想试试自己到底能一口气做多少下,就让虹姐帮我数着。感觉蛮有意思的,我插得越快,虹姐数数的节奏也越快“1,2,3。”

    当时,还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感觉到窃喜,因为虹姐的数数声和她的“啊啊”声一样,深深地刺激着我的性腺激素,让我变成了勇往无前的战士,戴盔披甲,杀入敌阵。

    很出乎我的意外,竟然一口子做了3000次,到最后累得胳膊都酸了,没有力气支撑在虹姐的身体两侧了,浑身大汗淋漓,虹姐也是,最后的数数声也几乎听不清了,被我折腾得气喘吁吁的。幸好她一直在下面,不需要多大的体力。最后,脑子一片空白,一股激流就射在了虹姐的肚皮上。

    事后,抱着虹姐,她静静地躺在我的怀抱里,我用手在的后背上轻轻地抚摸着,让她和我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下来。虹姐的两颊红扑扑的,很陶醉的样子。看到自己的女人被自己征服,是男人最幸福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问了一个让人不齿的问题,我问虹姐我和她男人相比怎样。不知道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和别的男人相比,都喜欢问自己的性伴侣这样的问题,很傻但还是乐于如此。

    虹姐看着我的眼睛:“他怎能和你相比呢,今天都快把我弄死了。”

    聪明的女人,往往会给出这样聪明的答案。

    我也搞不清楚也不想去搞清楚虹姐的话是真还是假,但男人的那种征服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对于女人来讲,如果事后你的男人问你类似的问题,不管他刚才让没让你得到极大的快乐和满足,你一定要鼓励他,千万不要打击他,否则对他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原来看过一个新闻,很久以前的了,只有大概的印象。讲述一个嫖客嫖了以后,女人骂他不行,嫖客感觉受到了莫大的耻辱,竟然把她杀害了。说男人不行,几乎是对男人最大的羞耻!

    我们开始聊天,虹姐告诉我她和她男人最开始还是蛮恩爱的,后来他们之间的房事都变成了例行公事,一个月难得有两次,即使有也是三分钟解决。她也查了他,没有**也没有其他的女人,但就是和她不行了。当时我很不理解的,心想怎么可能呢,一个美丽漂亮,一个身体强壮,怎么会在这方面持续时间那么短呢?

    这也许是结婚或同居很长时间夫妻或男女朋友之间的通病吧,不知道有多少的家庭,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很多夫妻感情破裂,导致离婚,很多男女朋友之间关系变得冷淡,都出在一个共同的方面:性。尽管为中国人所不齿于表达,但它确实危害到千家万户,危害到大部分的中年甚至青年家庭和情侣之间。以前,我也很痛恨那些出轨的男男女女,但当自己也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当自己也对于身边的女友没有那个的时候,我才领悟到性的真谛,理解了那些宁可为了性而背弃世人辱骂的人的苦衷。

    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因此,作为世间的每个个体,我们应该互相了解,至少不要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相互辱骂,这样只会增加别人的道德枷锁,让别人忍受非人的感情折磨。

    很多人会说,如果性不和谐,可以分手可以离婚呀,但分手和离婚,真的像嘴皮子一动那么简单么?毕竟我们是社会中的人,具有社会性,我们活着,很多时候并不是为我们自己而活着。如果只是为自己而活着,何必走在大街上,外表看着光鲜而实际上内心疲惫不堪?去找个和尚庙或尼姑庵,生活将会多么地简单而没有任何的压力!

    通过和虹姐的交流,我大概了解了虹姐和我之间这两条直线之所以相交的原因。虹姐和她男人性的不和谐,让虹姐得不到满足,而对于性充满了渴望和需求,更多的是因为各种原因离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