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左右逢源

第九百四十三章 左右逢源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或许是我过于镇定的态度让王庭有些惊讶,他的气势立刻弱了几分,声音明显也放低了几分:“应该做的事情?什么叫应该做的事情?”

    王庭大概是想到了今天我的所作所为,声音又忍不住提高了一些:“难道你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反过头去帮助李正堂?”

    “当然不是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我立刻否认,然后我冷冷说:“如果你能冷静一些,我可以解释给你听的。”

    王庭听出了我的话里似乎含着一些深意。他立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声音终于听上去冷静了一些了。

    “好吧,你说吧。我也很想听你的解释!”

    我立刻把下午股市上出现的奇异的现象对王庭说了一遍。然后我着重腔调,这绝对不是什么散户或者普通的国际炒家在跟风抛售,而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行动。

    “那又怎么样?”王庭冷冷说:“根据当时的情况,如果你立刻投入资金,或许我们现在已经在股市上打垮了李正堂了。”

    “不是的。”我为自己辩解。为了让王庭相信,我故意还冷笑了几声。

    我缓缓的说:“难道你还不明白么?王先生!你只看到了这件事情的有利的一面,难道你没有想到过这如果是一个陷进呢?”

    我的话果然起到了效果,王庭立刻对我的话进行了思索。我顺势说道:“ok,按照你的分析,或者说,按照那些操作人员的分析,这或许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是你不认为这个机会到来的也太过于容易了么?”

    王庭还在思考。

    我故意放慢了语速,缓缓道:“在商场上,绝对没有什么天下掉馅饼的事情没有无缘无故的利润,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亏损。如果一件好事情来得太容易,难道我们真的能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么?

    王庭立刻就想到了这里面的可能性。其实王庭本身已经是一条老狐狸了,身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他对危机的嗅觉应该是非常灵敏的,只可惜在面对打败李正堂这个老对手的大好机会前,他因为过于激动而丧失了一部分冷静。

    果然,在我这番话的指引下,他果然考虑了一下其中的可能性。

    我继续不慌不忙的说,保持着不快不慢的语速:“今天的事情,在我看来,除了往好的方面去想,还存在了另外两个可能,而我想到的这两个可能,都是对我们非常不利的。”

    “说下去。”从声音上听,王庭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

    我心里一笑,但是言语中却不敢流露出哪怕一点点。

    “第一种可能性,是李正堂自己这么做的他的动机很简单,设一个陷进,诱使我们把手里的资金冒冒失失的砸进去。我们或许可以在今天一下就能把股价压低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但是明天后天,我们就面临了手里没有筹码,只能看着别人玩儿的尴尬局面。很可能李正堂仅仅是用这个陷进,吸干我们的资金,然后他自己还偷偷留了一部分资金,等到明天我们手里没钱了,他在轻易的把股价拉上来那个时候我们手里没有钱,就只能对他干瞪眼没有了钱,我们能怎么办?难道我们还能对他吐口水么?”

    王庭不说话。

    我心里渐渐安定下来,继续说道:“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我故意压低声音,然后冷冷的说:“我怀疑我们已经被盯上了!”

    “盯上了?”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王庭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是皱着眉头,眼睛里又冒出他惯有的那种逼人的目光。

    “没错。”我继续说:“可能是某些国际炒家在从中间捣鬼,但是我更加怀疑,这个在股票市场上兴风作浪的人,和前两次暗杀我的人有关系!”

    王庭冷冷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这两件事情都是有人暗中干的,而且偏偏都牵扯到了我。在我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前,我只能把她们联系在一起了谨慎为好。”我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当然明白,这两件事情绝对不会是同一伙人干的,刚才和李正堂的电话里,我已经分析过我的观点了。但是为了应付王庭,这毕竟还是很有用的一个借口。

    王嗲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后,他忽然缓缓道:“这件事情确实有些蹊跷,你谨慎些是好的。可就算你刚才说的这些都有道理,就算今天的事情是个陷阱,你不去踩它就是了,你为什么还砸资金去护盘呢?为什么还帮助李正堂拉高股市?”

    我一时语塞。这个问题确实是一针见血,一下就打中了我的要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脑子了拼命的转着念头,嘴里却不敢停顿,我用平静的语气回答:“我当然也有我自己的道理。”

    我不敢露出哪怕一点被王庭问得哑口无言的样子。

    我缓缓道:“今天我们的筹码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前面囤积起来的汉高股票,已经抛得差不多了,虽然每天我们也会偷偷的用几个匿名的帐户小口小口的吃进一点点,但是终究没有我们抛售的那么大量。现在既然有人抛售股票,而且把价格压得那么低了,我们不吃白不吃啊。我的做法仅仅是用最低的价格买回最多的筹码而已。我今天趁着股票价格低的时候买进,明天就可以再次大肆的抛出。”

    说实话,我最后这番狡辩实在有些勉强了。连我自己说得都让我自己不满意。

    就算我需要再吸收一些汉高的股票,作为下一轮“盘老鼠”的准备,也不用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下午的事态上看,明显就是如果我不买进,股价早就一路跌下去了。李正堂那里已经束手无策了他根本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王庭居然没有对我的解释再提出什么疑问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声说道:“好吧,我接受你的解释,但是我还是认为,有的时候不要太过于保守了。咱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做‘富贵险中求’。你这么年轻,不会比我这个老家活还要保守吧?”

    我立刻微笑道:“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后,我才发现,我身上的内衣已经汗透了。

    我手里拿着笔,在面前的纸上胡乱的写写画画,脑子里转着无数的念头。我想了一个晚上,想得脑子都疼了。

    我现在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思考的时候,都喜欢用笔把脑子里的疑问写在纸上,然后随着自己的念头在纸上乱画这个习惯是受了李正堂的影响。而李正堂,呵呵,说来好笑,他居然是很多年前看的一部传记里的说法,照着斯大林学的。据说斯大林本人每次遇到难题苦苦思索的时候,就喜欢在纸上乱画,而且特别喜欢画狼,所以每次这位前苏联的元首在作重大决策的时候,他的笔记本上常常是画满了一只只狼的图案。

    想得远了,我赶紧收回自己得思绪,我发现我脑子想多了后,精神觉得非常得疲惫,已经无法再集中注意力了。

    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

    “该死的!”我嘴里咒骂着时间过的太快。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随即就是新的一天问题是这个该死的新的一天,我仍然将面对这个难题,那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难道要我今天再拼着损失个上千万和他玩儿?今天,嗯,不。应该说是昨天了。昨天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下子,从帐面上的股票价值,我已经损失了一千多万了。我忍不住又想起了我上次的那个念头我简直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把上千万的钱扔进了冲水马桶,然后冲走!难道今天我还要再这么干一次?

    我在纸上画了两个问号,代表着我现在心里想不通的两个问题:到底是谁在这么干?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纸上画的一个大的圆圈,代表着我们这次的计划。圆圈里面的两个问号,是我的两个难题,我看着面前的图案,越看越觉得我画出来得这个东西,好像是一个对着我目露凶光的一个骷髅头。我心里忍不住一寒,随即把纸头揉成一团,扔掉了。

    天亮的时候,我立刻召集了手下的三个人,然后我发布了一个更加让拜伦郁闷的命令今天我们什么都不做!

    我放了瑞根和莫妮卡一天的假,然后我拉着拜伦两人直接驱车前往法兰克福的证券交易中心。我决定今天不坐在电脑前交易确切的说,今天我不准备出手了,什么都不做,决定去当一个旁观者。

    上午股市准时开盘,我和拜伦坐在证券交易中心的大厅里,看着股价的波动。

    拜伦明显有些情绪不高,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了他的不满。我很清楚他在想什么。他在来的一路上就和我抱怨了好几次。他委婉的告诫我,身为一个领导人,这个时候不应该退缩不前,应该看准机会出手。对于这点,我承认他说得非常对假如我的目的真的是帮助ibb收购汉高成功,我确实应该出手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