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剔除出局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剔除出局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所以这些人想甩脱石多实结果还被摆了一道,一时气不过,就拿我出气是吗?”

    “应该是我们两个,毕竟是我们两个人一起邀请他们的。如果那天我跟你一起出来,我也躺这儿了。”王瑾说完,打了个喷嚏。

    “把衣服穿上吧。”我指指她的外套,“现在的情况就是,石多实和我们基本上挑明了杠上了。”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影窜进来,我以为是护士,结果发现是顾诗诗,她来干嘛?

    我下意识以为是李靖醒了,半坐起来问:“李靖醒了?”

    顾诗诗摇摇头,贴着墙站着,也没有靠近。我和王瑾也没有避讳她,看她憔悴的样子,应该是真的爱上李靖了吧。

    “那你来……”

    顾诗诗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说:“我想帮你们!”

    “怎么帮?”顾诗诗冷不丁地这样说,我和王瑾都没有理解到她的意思。

    顾诗诗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照片,说:“这是我从石多实那里偷过来的,还有这个。”她从包里再拿出一个小内存卡,“内存卡也在这里了,他们没有备份。”

    我们接过那些照片,全部是不堪入目的照片,就是之前王瑾提到的,那五个老总被拍的**照片,顾诗诗真细致,内存卡也一并拿过来了。

    王瑾问:“石多实发现了怎么办?”

    顾诗诗回答说:“我要彻底离开他,李靖现在这样都是石多实间接害的。”

    “你不怕他不放过你?”我问。

    顾诗诗倔强地说:“要是怕,我也不会和李靖在一起了。你们放心吧,石多实暂时还不会发现的,他只是存在保险箱里以备不时之需,不会每天都去检查的。”

    看不出,顾诗诗这样柔柔弱弱的外表下,居然有着一颗坚实的内心,这样的女人,让我再一次联想到虹姐,总觉得她身上就有当年虹姐的影子。

    “这些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拿去交给那几个老板吧,让他们没有后患,以后也不会再迁怒于你们了。我去看看李靖,先走了。”

    顾诗诗走后,王瑾和我商量着要将石多实踢出洛天,他的股份由王瑾买下,这一次不管林岚如何反对,就冲着李靖还没有苏醒这件事,我绝对不会手软。

    “小洛,你想怎么踢开他?”

    “他石多实不是表面正经八百私底下又开黑赌场吗?我们设局把他的赌场都掀翻,到时候他一定会紧急缺钱周转,这个时候我们再提出购买他的股份,他一定会答应的。本来他开他的地下赌场和我无关,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断他的财路,但他害得我兄弟这样,这笔账一定要找他算清楚。”我忍着头痛,逐步盘算如何捣毁石多实的地下赌场。

    经过一个周的调查和布局,我、王瑾、子寒、钟一贤总是聚到医院的病房里制定周密的颠覆计划,而胡珂、安信则在我们忙这头的时候,帮着我们稳定着洛天的秩序。

    按照暗查赌场的人回来的资料,石多实的这个黑赌场是一个特大赌场,每天赌博结束后石多实手下的人都会将钱分成相应的份数,分给管理赌场的人一部分,其余的就收入囊。所以,想要直接将石多实一起抓获是不太可能的,他很少去那里,去了也不会直接涉及到分钱的环节。如果想要把这个赌场掀翻,必须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赌场完了,石多实肯定一时受困其。

    不过,黑赌场的“保卫措施”十分严密,进去赌钱的多为熟脸,如果陌生的人想要进去毒,则需要熟人介绍。而且,赌场外围还有明哨、暗哨等等相关雇佣小弟站岗,赌场内部也有不少观察人员,稍微发现不对劲,马上被勒令逐出赌场。

    “这样层层关卡,公安局的人还没有进去,人家里面的人早就收到风一哄而散了。”子寒抱着手臂靠着墙说道。

    我坐在病床上挠挠下巴,“这也是个问题。”

    钟一贤说:“那我们先解决哨岗这个问题?”

    “可每天不同的哨岗都是不同的人,我们很难准确找到全部的放哨人员。”王瑾又抛出一个问题。

    我突然双手一拍:“我想到了!”

    大家向我投来期待的目光:“快说来听听!”

    ……

    又过了一个周,我们的计划进行在即,值得高兴的事是李靖在某一天清晨醒了过来,据他说,其实他每天早上都能够恍恍惚惚听到顾诗诗在他耳边说:“李靖,快醒过来,我要跟你在一起。”

    不管李靖和顾诗诗最终能不能在一起,但他的苏醒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总之,我欠他一条命。

    住院这么久,我的伤势也好了一大半,医生说再过十天就能出院了,接下来的十天是观察期,毕竟上到颅内是要细微观察的。这些日子我也没闲着,上次想好的计划也在进行着。

    我们雇人每天都在该赌场假装可疑人物或者制造可疑动静,假装是不经意间让他们以为有人要来突袭,一点点不对劲里面就慌忙逃窜,久而久之都成了惊弓之鸟。

    我们派去的人到后来并不是每天都去,但隔一两天就会去“逗”他们一下,他们渐渐对这些小动静没有了防范之心,这时候也就是我们要动手的时机了。

    我挑选了我出院这天下手,因为这是我出院后第一件想做的事。我们提前了两天将这个赌场的相关资料信息提供给了公安局,然后就等着看好戏。虽说这些事全都应该交给他们去做,但抱着要一击即的心态,很多他们不方便做或者可能会有差池的事,还是我们自己铺垫好来得放心。

    这一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在冬日里这样的天气会让人愉悦舒心,这也很符合我这天的心境。我特意让林岚邀请了石多实来茶楼品茶,假意向他示好,先让他得意一阵。

    石多实进来后坐到我对面,什么都不知道的林岚微笑着跟他打招呼,我也一副谦卑的样子。

    石多实开口道:“杨洛,你可出院了,医院住了这么久,人都瘦了。”

    我心里想:不用你的假惺惺,还不都他妈因为你,等下有你好戏看。我陪着笑脸回答说:“是啊,公司的事情,让表哥操心了,过意不去啊。”其实他很少管公司的事,去了就知道让公关部的姑娘去给他斟茶倒水然后借机揩油,这些事情安信都跟我汇报了的,我刚刚这句反话他岂能听不懂?

    “呵呵,应该的,都是自家公司。”我去,马上你就没份儿了,我在心里嘲笑道。

    林岚自从帮王瑾两个哥哥成功入股洛天后,就犹如解了燃眉之急一样轻松自在,她也和我们畅聊起来。我看看手表,黑赌场那边应该差不多了。

    果然,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石多实的电话就响了。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只见石多实面部表情极度扭曲,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第一次不顾形象地对着电话大吼:“一帮没用的废物!顾宇浩呢?顾宇浩被抓了吗?那钱呢?混蛋!”石多实使劲将电话摔到墙角,电话碎成了七八块,他整个人也瘫坐在椅子上。

    我和林岚第一次看到石多实这副面孔,我是心里无限畅快,差一点笑出来,而林岚则是惊恐地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石多实稍微平复了一下之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已经大大超出了平时树立的慈眉善目形象,即使已经气到抽筋也尽量克制。

    “岚岚,小洛,我,我有事先走了。”

    “好的,表哥你先去忙。”我马上以最快的度跟他告别。

    石多实走后,林岚问我:“你说表哥遇到什么事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脾气。”我心想,你没见过他做的坏事更多。

    “大概是生意上的事情吧,他应该会自己处理好的。”我假意安慰她。

    “不行,我要先回去找我爸,看表哥究竟怎么了。”说完,林岚也要走了。

    我一个人惬意地坐在藤椅上,拨通了王瑾的电话。

    “事情成功了是吗?”

    “嗯,正要打给你呢。我们在远处观望,刚刚公安已经将里面的人抓走一大半了,一小部分人跑了。”王瑾回答。

    “那石多实的代表人抓住了吗?”这个比较关键,如果这个人抓住了,他很有可能会把石多实供出来。

    “好像没有。不过钱倒是没有带走太多,而且被抓获的人不少是来赌钱的人。估计这个场子算是被我们搞垮了。”

    “太好了。值得庆祝!”我兴奋地说。

    王瑾轻笑两声,说:“急什么,还是等到石多实把股份完全交出来之后再庆祝吧。”

    这次的行动一切都在预料之,没过两天,石多实主动找到我和王瑾以及王氏两兄弟的代表人潘利,表示想要卖出股份,自己的生意急需资金周转。

    但百密一疏的是,潘立想要独占石多实的股份,这又是一场不能避免的“争夺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