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心绪忐忑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心绪忐忑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和玛格丽塔离开酒店去拿手机,留下那两个被揍得爬不起来的外国流氓,好歹房费是他们付的,就让他们在里面躺一晚上吧。

    走出酒店,酒吧街一片喧嚷。玛格丽塔用那标志性的笑脸对着我,问:“你刚才是担心我?”

    “肯定啊,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要是出什么事,我可会内疚一辈子的。”我认真地说。

    “你刚刚看到我的厉害了吧?这样的男人,外什么内什么,我可不怕。”

    我大笑:“你是想说他们外强干吧?”

    “啊,对对。一般人动不了我的。”玛格丽塔调皮地对我眨眨眼,那副得意劲儿真叫人喜欢。

    忽然,她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拉住我,这一次我没有拒绝,或许是被玛格丽塔的女汉子外表所吸引,此时我觉得玛格丽塔分外地吸引人。

    经过这件事,我对玛格丽塔算是刮目相看了,她和之前接触过的女人都不痛,看起来风情万种、柔情似水,但该动手的时候她可是毫不留情,三两下就能把一个男人打趴下,让男人又爱又怕,独特、罕见。

    “看我干什么?”玛格丽塔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头发,微卷的波浪金发柔软地搭在她胸前,女人味十足。

    我给了她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好看。”

    手拉手找到了捡到电话的好心人,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见玛格丽塔没事儿人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她惊讶地问:“这么快就酒醒啦?”

    “哈哈,是啊,多谢你啊,要不我们请你喝杯酒?”我说。

    姑娘赶紧摇手:“不用啦,不用啦,再见!”

    “再见。”我和玛格丽塔齐声和她告别。

    春夏交替之夜,微风吹来,仍旧有些凉意。玛格丽塔往我怀里靠了靠,我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在这繁华的街景里,玛格丽塔这样的充满风情的伊人在我身边一站,路人不免都会多看我两眼,这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一时的满足。

    “今天回医院吗?”玛格丽塔轻声问。

    我笑笑:“今晚回不回去都会被医院的人骂了,还不如明早回去。”说着,我一手攀上她的细腰,搂着她继续走。

    玛格丽塔顺水推舟,将我带回她的住处。这一晚又免不了**一夜,那充满诱惑力的身体让我一次次发起冲锋,玛格丽塔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最后我们一身大汗,沉沉地睡去,澡都没有力气去洗。

    我们睡到第二天午才起身,带着一身疲惫和头疼,我独自回到医院,刚进病房,就看到王瑾阴沉着脸坐在凳子上瞪着我。

    我以为她要问我去哪儿了,可她没有,或许她对我已经失望透顶了吧。

    良久,王瑾开口:“过两天你就动手术了,今天开始不要离开医院了,每天早晚都会有身体检查。”

    “嗯,好的。”见王瑾这样,我自知半夜离开医院是自己不对,像个听话的孩子赶紧点头。

    李道玄进来了,手里拿着他那随身携带的布袋,就像电视里古代郎随身都有一个药箱一样,这个布袋子他也是不离身的。

    李道玄坐在床边,为我亲自把脉、问诊,又说了一堆听不懂的医学理念。

    我想起顾诗诗的事情,忙问他:“李老,我一个朋友,检查出来得了宫颈癌晚期,西医是没辙了,医有办法吗?”

    李道玄还没开口,王瑾叹了口气,说:“恐怕医也没有什么办法吧,已经癌症晚期了。”

    我望着李道玄,希望他告诉我他可以治,但这期望未免也太天真了,李道玄说:“听起来,医真的没有办法治愈,但我尽量和医院的医生商议下,看能不能用我的办法帮她缓解一些疼痛,延长一点她的生命。”

    听李道玄这么说,我赶紧打给李靖,让他马上带顾诗诗到医院。

    很快,顾诗诗跟着李靖来到医院,从她的表情看,她是不相信西医都没办法的事情,李道玄会用医为她解决什么。

    顾诗诗忽然一皱眉,整个人的扭曲地蹲在地上,表情狰狞,痛苦万分。

    我赶紧让李靖将顾诗诗抱到我的床上,李道玄让我们不要围着她,我们退散到一旁。只见李道玄从他的布袋子里面拿出医药包,层层翻开,一包银针呈现在我们面前。

    李道玄温和地对顾诗诗说:“姑娘,治病,你把衣服掀起来,露出你的肚子,可以吗?”

    顾诗诗痛苦地无法回答,李靖说:“都这样了,没什么可不可以的。”说着,他帮顾诗诗掀起衣服,露出了平坦的肚子。

    李道玄医者仁心,根本没有杂念,专心地为顾诗诗下针,一针一针均匀地扎下去,顾诗诗的肚子上很快就扎满了十几根针。很快地,顾诗诗的表情没那么痛苦了,整个人放松下来。

    王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来,拧干毛巾,一点一点为顾诗诗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李靖一直赞李道玄医术惊人:“李老,您看看能不能帮她把病治好?”

    “如果我可以,我一定会治她,但是她已经病入膏肓,我只能说,我尽力。”我知道李靖并不想为难李道玄,他只是太无法接受顾诗诗这个病了。

    王瑾劝李靖:“别为难李老了,他会尽量为诗诗减轻病痛的,现在他和威尔利的医生专家们都合作地很好,我们把诗诗交给他们吧?”

    病痛得到暂时缓解的顾诗诗开口道:“李靖,尽人事,听天命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由得心一颤,现在的我,不也是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吗?命运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还应该庆幸有这么好的医生们为我治病,增加我治愈的几率。

    “李老,我还能活多久?”顾诗诗问出了这句大家都不愿意问起的话。

    李道玄一脸皱纹但并不显沧桑,心怀柔仁真的能让一个人变得不凡起来。他捋了捋胡须,算了算,说:“如果坚持服药和针灸,应该可以多过一年。”

    顾诗诗的脸上浮起笑容,她感激地看着李道玄:“谢谢,一年都够久了。”

    在所有人都看着李道玄的时候,我瞥见李靖背过去抹了眼泪。

    王瑾的电话响了,她拿着手机出去接,不知为何,看到王瑾故意不当着我的面接电话,我有种说不出的预感,不好的预感,会是谁呢?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呢?

    李道玄慢慢撤下顾诗诗肚子上的银针,李靖扶她起来,这时,我们看到了顾诗诗那久违的温柔笑脸。

    王瑾回到病房,说:“洛天有事情要谈,我先回去了。”

    “什么事啊?”我忙问。

    “你就好好歇着吧,别操这么多心了。”说完王瑾就走了,留下我在那儿久久不安心。她这是在回避我的问题吗?还是真的只是不想**心?

    待到李道玄、顾诗诗他们都走了,我打电话回公司。

    “喂?”电话那头钟一贤接了起来,如果是谈生意,王瑾一定会叫上钟一贤。

    “王瑾回来没?”

    “回来了,和客户谈事情呢。”

    听他这么说,我松了口气,原来真的是和客户谈事情。

    “就是上次那个高木。”

    什么?刚刚放缓的心现在又重新纠起来,怎么是高木?

    “他们有相关的业务要谈吗?”我问。

    钟一贤也感到奇怪,说:“好像没有吧?反正我这边没有相关的事务需要谈。你是不是有什么疑虑啊?”

    所以说,男人都是了解男人的,钟一贤很快猜出我的心思,安慰我说:“你就安心在医院待着吧,听说你快手术了。王瑾这边我帮你看着点,有情况会告诉你的。”

    “那就先谢谢你了。”

    “哪里的话。对了,我昨天还跟苏夏说,你进手术室之前,我们都去陪着你,带着孩子也去。”

    看看钟一贤这心胸,这气度,相比之下,我常常自愧不如。长久以来,自知是辜负了不少女人,看来这一劫,是上天给我的考验,也算是负了这么多女人所付出的代价。

    手术在即,我的心情也越加复杂。

    晚上的时候,小萌值班又偷偷跑来陪我,见我情绪不高,她先是人小鬼大地数落我不该半夜跑出去,又问东问西地关心我的病情。

    不过,我始终没有怎么搭理她,心思根本都不在她身上,我心那个忐忑啊,就像等待着别人给我宣判量刑一般。如果我说自己是大老爷们儿一点都不害怕手术,那一定是假的,我怕的要命,我还有这么多事没有完成,说白了,我根本没活够呢!

    想起很久没有给家人打电话,拨通电话一一问候,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对于自己的病情我只字未提,若真的即将结束生命,至少也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开心两天。

    这么久以来,每天的生活都忙碌而过得飞快,为何这两天的日子仿佛是数着分秒过的?每一件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做什么都觉得格外漫长,也许这就是心慌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