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新生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新生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躺在手术床上,医生们随即围了过来,头发已经被剃光,我突然觉得自己和一头猪一头羊一头牛没有区别,反正是砧板上的肉,死就死吧!

    手术开始前,医生看我很是紧张,终于一改冷峻的表情,开始温和地和我聊起来,但我现在根本没心情跟他聊天。

    李道玄呵呵笑着,永远都是这副处变不惊的样子,这时候看到他我就烦,什么时候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年轻人,别紧张,这个手术不是和以前一样要开颅,这次是开一个小口,然后用微创手术刀探进去去除肿瘤。”医生开始安慰我。

    李道玄又拿出了他那旧布袋,一排银针再次展现在我眼前。打下手的助理帮我把袖口和裤脚都挽起来。

    “李老,可以开始了。”威尔利医学团队这边的翻译在一旁说。

    于是李道玄开始给我下针,一针一针下去,我的身体开始有些麻木,好像身体的感觉满了,麻木了。

    “这是干什么?”我问。

    “别说话,别打扰任何一个医生,手术中每个环节都很重要。李老先给你下针封锁一些脉络,等一会儿就用微创手术刀一点一点吸出肿瘤。”

    随后,麻药下来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医生们的说话声音渐渐远去,我逐渐闭上眼睛,失去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有了些意识,只是眼睛睁不开,听觉也很弱,好像有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女人的声音,跟着又是一片混乱,紧接着世界又安静了……

    一道强光照到我脸上,努力睁开眼,啊,太亮了,睁不开。

    我试着微微睁开双眼,眯着,然后闭一会儿,再睁开。好一会儿,我终于适应了这刺眼的光线。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旁边的桌上,放着一个插满绿色植物的花瓶。窗外的大树十分茂密,但强烈的阳光还是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进病房。在一片寂静中,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蝉鸣,一声一声格外响亮。

    我是?哦,我是杨锐。我在?嗯,在医院。我做了一个手术,脑部手术。

    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白痴,这些事情都要一点一点回忆,感觉睡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醒来之后精神倍儿好,只是这手脚不怎么灵光,动一下都觉得不像是自己的,那么不自然。

    有些口渴,找点水喝。

    “哐当”一声巨响,我吓得浑身一震。一个小护士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一地的医疗用具,连盘子都摔得翻了过来。

    “你醒啦!”说着,这个小护士尖叫着扑向我,然后又飞奔着出去。没多久,一群人就闯进我的病房,像看外星人一样围着我,看打扮,都是医生。

    “小杨?你感觉怎么样?”一个医生问我。

    我想了想,好像身体没有不舒服。“挺好的。”

    于是医生转身告诉那个小护士:“快通知他的朋友。”

    “我是不是睡了很久?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医生们围着我又是翻眼皮又是查伤口,最后终于有一个医生回答我的问题:“你是睡了很久,从春天睡到了夏天。”

    差一点成植物人啊!好险!

    很快,又是一群人疯狂地冲进了我的房间,尖叫着,喊叫着,哭着,笑着。

    “记得我吗?”

    “子寒。”

    “我!我!”

    “李靖。”

    “我呢?我呢?”

    “胡珂。还有,钟一贤、苏夏、安信……额……王……魔……王瑾。”好熟悉的脸,每一个人我都认识。

    李靖兴奋得涨红了脸:“太好了!睡了三个月,终于醒过来了!”

    胡珂在一旁抹着眼泪,又哭又笑,真是个傻妞。

    钟一贤搂着苏夏,帮她擦着泪水;安信背对着我,面对墙,肩膀微颤;王瑾抱着手臂,红着双眼,看向窗外。

    “都别难过啦!我又活过来啦!又没死,哭什么。谁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睡了三个月?”实在不知手术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毫无印象。

    李靖吸吸鼻子,擦干净鼻涕眼泪,跟我一一讲述当时的突发事件。

    “那天你进手术室之后,我们就守在外面,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突然医院就停电了,手术也无法进行,但偏偏那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刻。我们一开始以为医院有应急电源,可谁知道威尔利包下的这一半是新区,医院平时做手术都不在这边的,所以一时间大家陷入混乱。”

    听李靖这么一说,此时此刻的我心跳都加速了起来,虽然知道危险已经过去,但还是心有余悸。

    “然后呢?是不是我差一点就死了?”我追问道。

    子寒带着哭腔,说:“当时你有那么两分钟真的是呼吸都没有了,王姐冲进去对着你一顿喊。后来紧急把你转到有应急电源那边的手术室,也就是这个过程中,你的手术耽误了,创口受到影响,医生最后是把你抢救过来了,只是你迟迟不醒,大家都傻了。”

    “好一阵都觉得,你是不是一辈子就这么躺着了,要是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胡珂也边哭边说。

    我无奈地对这群女人说:“唉哟,别哭了!这不好好的吗?”

    苏夏擦擦眼泪,整理好情绪,对大家说:“好了,大家都先出去把,几个人去找医生问问具体病情,另外的人给小洛买点吃的,让他和王瑾好好聊聊吧。”

    大家都准备听从安排的时候,我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啊?你们怎么把王瑾单独留下来了?”

    顿时大家脸上有些错愕,病房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怎么了?”

    李靖在床脚那边拍拍我的腿:“你小子睡傻了啊?这是王瑾啊,你跟王瑾什么关系?”

    “啊?应该有什么关系?”我越来越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听到这里,子寒也急了。“说什么呢你!王姐这三个月每天都来看你,照顾你,你这人缺心眼儿啊!”

    “不是,你们这样什么意思啊?搞得我跟王瑾好像有什么一样,这么久以来,我和王瑾就像和你们一样,都是好朋友,你们不要趁我睡了三个月头脑不好使就想整我。我又不是失忆!”

    时间就像静止了,不,他们的时间和空间就像静止了,一个个都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怎么了?一个个都傻了似的。”真是的,想整我,没门儿,我可清醒着呢,我跟王瑾不过是朋友关系,他们想撮合我也想个好一点的法子啊!真是太小看我了。

    苏夏让大家都先出去,她关上门,坐到我床边。

    “小洛,跟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对王瑾啊?”

    “还装啊?他们都走了,别演了。”

    苏夏紧皱眉头,着急地盯着我,好久都不说话。

    “你怎么了?小洛,她是王瑾啊,王瑾!你的魔女啊!”

    “我知道啊,她是王瑾,是魔女,但是,我又不喜欢她,我一直当她是朋友,你们不要瞎撮合好吗?”我有些生气,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

    苏夏的样子好像要被我的话气哭了,颤抖着声音问我:“你真的不喜欢王瑾了?”

    “一直是好朋友啊,我们一起共患难,一起做生意,她对我来说,的确很重要,但是没有像你说的那样,好像我跟她是一对似的。”

    苏夏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喂,别哭啊,怎么了啊?莫名其妙的。”看到苏夏哭,我不知所措,好像是我的错一样,可是我知道,是他们一厢情愿了。

    门忽然被推开了,王瑾冲了进来,站在我床边,冷冷地看着我。“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记得啊,王瑾。”

    “啪”!王瑾扬手一巴掌打到我脸上。

    “喂!你够了!我好歹是个病人,你怎么上来就直接动手啊!”

    王瑾疯了一般对着我咆哮:“你谁都没忘记!偏偏忘记了我!”

    “都说记得你!你是王瑾!不要像个泼妇一样好不好!无理取闹!”我再也压制不住怒火,对她回吼道。

    门口的大家见状都冲进来阻止我们继续争吵,由于刚刚过于激动,这时候我的脑部开始一针一针收缩着疼痛,我抱着头,痛苦地将脸埋进膝盖间。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痛了?”苏夏担心地问。

    我摇摇头,让他们不要担心。

    子寒说:“刚刚我问了医生了,医生说,他的肿瘤的确是已经去除了,但是创口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恢复,情绪不能激动,饮食也要注意,其他就没什么大碍了。”

    “那他失忆这病呢?”李靖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认为我是失忆。

    “没问,一会儿我们再去找医生吧。”

    我休息了一阵,感觉舒畅了许多。

    一直没有反复问我问题的钟一贤终于开口问:“杨锐,你是不是真的忘记你和王瑾的事了?”

    见我皱着眉头又要不耐烦地发作,忽然王瑾起身,对大家说:“哈哈哈,别逗他了,到此为止吧。哎,小洛,你这脑子真是一点事都没有,我们在你昏迷的时候就一直想,你醒了之后要用什么方法试探你,整蛊你一下,最后就想出了这个。哈哈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