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正版)官网
www.w88125.com > w88125故事 > .漂亮女上司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生离死别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生离死别

书名:.漂亮女上司  类别:w88125故事  作者:西厢少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最近生意上也遇到了很多麻烦,我没有心思去选择。”我的口气中带来点不耐烦。

    我感觉林岚狠狠的看着我,她说:“你这算是在逃避吗?”

    “好了,别再逼我了!”我实在受够了,女人真是麻烦,永远都有问不完的问题。

    林岚可能是被我骇人的语气吓到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四周又安静的像死了人一般。

    “所以,你算是拒绝我了是吧?”林岚最后一个问题。

    我选择沉默。

    “我懂了。”

    林岚一句话没说,将我送回了玛格丽塔的公寓,这一晚,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的,心情实在复杂,我知道林岚的心里是不爽的。

    第二天,不知哪根筋不对,我从醒来后就显得异常烦躁,为了不将坏情绪带给玛格丽塔,我选择一大早去洛天自己清静清静。

    还在开车,李靖就打电话来,我插好耳机接起。

    我还没来的急问候一句,就听见李靖急促的吼道:“我要请假,今天不去公司了。顾诗诗她。”

    我的心不由的慌乱了起来,一种不安的预感告诉我出事了,我问道:“怎么了,快说啊。”

    我脑子有点乱了,各种猜测都让我紧张焦虑了起来。

    “快让大家都来医院吧,诗诗,诗诗病危,快不行了!”我听出李靖的声音里带着伤心欲绝的悲裂。

    “什么时候开始严重的?”

    “昨天晚上。”

    我知道这个时候李靖一定是难受死了,由不得多想,我说:“你和顾宇皓先去,我这就去接大家一起去医院。好了不说了,一会医院里面见。”

    接到李靖这电话,哪还有心思去上班,马上杀去医院!

    不对,现在还早,大家都没上班,于是打给大家,我和钟一贤按路线分别去接大家。

    我迅速拿起电话,拨通了钟一贤,想必他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李靖给你打电话说了吧?快,我们分头行动,我负责接接东北城这边的人,你负责接西南城那边的人,一会医院汇合。”

    钟一贤也很是慌张,听出他那边慌乱的收拾东西的声音和粗喘的口气,他说:“行,现在我就给他们打电话,一会儿医院见。”

    挂了钟一贤的电话,我就翻开电话薄,在玛格丽塔和王瑾之间停顿了一下,但是我还是首先打了王瑾的电话。

    “二十分钟后到你楼下接你去医院,顾诗诗病危,快点。”

    王瑾应该是被着突如其来的电话和消息惊吓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好,好,好,我就下去。”

    下一个玛格丽塔,苏夏,我一个个把他们叫醒,一刻时间都不敢耽误,生怕错过了病房里的顾诗诗。

    相信每一个接到电话的人们都是慌张和不安的,但愿我们的顾诗诗能安然无恙。

    一个小时后,大家都赶到了医院,李靖在病房外看到我们差点哭出来,因为大家都是穿的很随便,女人们素面朝天衣着休闲,男人们头发乱糟糟的,胡子都没来得及刮。

    我搂住李靖,看着他伤心痛苦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能安慰此时的李靖。

    钟一贤看到我的眼神,瞬间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他把大家领到一边说:“大家先整理整理衣服和妆容,一会进去看见顾诗诗,大家一定要笑啊,不要表现出悲伤来。”

    大家都点了点头,都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我开始整理起李靖衣衫一边对他说:“李靖,不要太难过,诗诗会没有事情的。一会看见她高兴点,别让她太担心。”

    李靖的眼眸都已经血红了,他沉重的点了点头。我感觉这场景像是一场生死离别的开始。

    等到大家在病房外整理好了心情,就纷纷换上了乐观的笑脸进去看顾诗诗。

    “诗诗,你看,大家知道你今天好点了,都来看你呢!”李靖一进门咧出一个笑脸对顾诗诗说。

    顾诗诗躺在病床上,蜡黄的脸,形容枯槁,从前那个清纯美丽,清新得体的顾诗诗现在就像朵残花败柳一样躺在那里,空洞的眼神看着大家,我估计她的意识都是模糊的。

    可怜的女人,病痛已经折磨了她太久,但愿她下辈子一定一生平安,长命百岁,幸福安康。

    顾诗诗勉强地冲大家笑笑。

    王瑾走到顾诗诗的病床前坐下,握住顾诗诗的骨瘦如柴的右手,笑着说:“诗诗啊,你今天看起来精神好多了呢,等你彻底好了,我们姐妹几个就一起骑车旅行。”

    “对呀,对呀,我们还要在海边嬉戏,还有一起野餐,让你再尝尝我的手艺,快点好起来呦。”苏夏也凑了过来,说的很开心。

    但是,大家内心里是有一条冰冷的溪水在不停的流淌,可是那悲伤,我们谁都不能表现出来。

    李靖坐在顾诗诗的另一边,将顾诗诗的手放自己的嘴边,说:“诗诗啊,你看大家都想你好起来呢。”

    顾诗诗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很美,她轻轻地扭过头,艰难的对李靖说:“靖,谢谢你,谢谢大家。我现在很好,如果可以,我也很想站起来和大家一起开心快乐的玩耍。”

    “那是必须的嘛,我们都还等着你呢。”

    大家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努力让欢快的言语掩饰住悲伤的氛围。

    “拜托大家一件事。”顾诗诗说着,皮包骨的手伸向顾宇皓的方向,顾宇皓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

    “姐,你想说什么?我在呢。”顾宇皓眼含泪水,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爸呢?”顾诗诗问。

    “爸在家,晚点就来看你。”其实,顾诗诗的父亲如今依然在林岚表哥石多实那里做事,但也不算做事,只是他仍旧认为石多实这个腹黑的男人是他们家的大恩人,现在反过来父亲却不理女儿的病危。大家都没有告诉顾诗诗真相,但这对她来说,不知道好过知道。

    顾诗诗艰难地继续说:“我知道,我的病情.......我快不行了,迟早要走的人的弟弟,拜托给大家了......多照顾他,担待他,好吗?”

    不等顾诗诗话音全落,我们纷纷应声:“好,放心,一定。”

    顾宇皓的泪水终于下来,他拉过子寒的手。

    “姐,你看,这是子寒。”顾宇皓眼睛里又模糊了起来。

    子寒的另一只手也放在了顾诗诗的手上,说:“姐,你放心吧,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顾宇皓抹了抹眼泪,笑着说:“姐,你就放心吧,我和子寒会过的很好。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顾诗诗惨白的脸上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但是那是幸福的微笑,顾诗诗一字一句断断续续的说:“那我就放心了,你们一定会幸福的,姐看好你们。”

    最后,顾诗诗再次颤抖着伸出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支票,没错,是支票!

    她将支票给了李靖,说:“这是......我离开石多实的时候,从他那里偷偷拿走的钱,他至今还没发现他的私人金库已经被我拿走了,哈哈......”顾诗诗悲哀地笑着,感觉十分苍凉。

    李靖接过支票,瞪大了眼睛:“三千万!诗诗,我们不能要这么多钱!留给宇皓吧!”

    顾诗诗摆摆手:“石多实那个人渣......靖,你,你和小洛他们,好好做生意事,带着宇皓,这钱,不能给石多实......照顾好......自己......”顾诗诗说完最后一个字,渐渐合上了眼睛。

    “诗诗!”

    “姐!”

    众人都喊叫了起来。

    李靖扑倒在顾诗诗的身上,眼泪已经留在了嘴巴里,双手紧紧的抱住顾诗诗不放,还不住的喊着:“诗诗,诗诗。”

    顾诗诗已经离开了,无论我们再怎么召唤和呼喊都都会再回来了。或许灵魂还在飘荡的顾诗诗看到这一幕也会心碎的落下泪水。

    顾宇皓跪在顾诗诗的病床前放声的痛苦了起来,亲人的离世是何等的悲痛。

    站在一旁的子寒,从后面努力的搀扶起顾宇皓,然后抱着顾宇皓安慰了起来。

    我看见病房里所有的人都流露出悲伤的神情,王瑾和苏夏都抹起了泪水。

    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李靖,担心他不能从悲伤的阴影中走出来。

    窗外,有一种极其漂亮的鸟儿轻轻地划过,或许那只鸟儿就是顾诗诗飞去的灵魂。

    我走上前抱住了李靖,说:“她已经走了,节哀吧。”

    正当大家沉浸在悲伤的痛苦中时,病房门被猛烈地踢开,大家惊吓地往门口看去,石多实涨红了脸,脸冒青筋地出现在门口。

    “顾诗诗那个贱人呢?!”石多实暴怒地喊叫道。

    见大家没有反应,石多实看向病床,他冲向顾诗诗,一把抓起她的肩膀,使劲摇晃:“你个贱人!还我钱!还我三千万!”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即刻反应过来,本以为他还有点良知,来医院看看顾诗诗最后一面,没想到是来找她算账的。

    “起来!不要装死!还我三千万!”石多实疯了一般抓住顾诗诗的遗体使劲摇晃,眼里全是杀气,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李靖用力拉住石多实,用力的给了他一拳,“你这个人渣,冷静一下了吗?诗诗已经走了,你就不要来打扰她,哼,我们都知道她一定不想见到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